诡探王妃 第24章 陈轩再现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苏清墨想要躲开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她慌乱地抬起胳膊想要抵挡,随后被拉入一个怀抱。

    裴临从符界内冲出来,随手往小花身上甩了一张定身符,然后跟身后的魏旭用浸泡过黑狗血的红绳将小花困住。

    苏清墨惊魂未定地靠在牧元的胸膛上,牧元捋着她的背脊,“没事了,别怕。”

    裴临却厉声问道:“师傅这些年教你的东西全被你喂了狗了,是不是?”

    他一手指着被困住的小花,“她已经死了,还是横死,根本不记得你,你还巴巴地凑上去,怎么,嫌自己命长?”

    裴临气得够呛,刚刚如果牧元的动作慢了一点,苏清墨的眼睛就没了,他恨不得指着苏清墨的鼻子破口大骂。

    苏清墨眼神怔愣地看向裴临:“表哥对不起”

    她眼中的伤心难受裴临看得清楚,指责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牧元双手拢着她,开口说道:“我们找出凶手,帮小花和她的哥哥报仇,好不好?”

    苏清墨走到裴临面前,郑重道歉道:“表哥,对不起,我知道自己做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裴临看着她红了眼眶,软下语气,“我不怪你了,你也别哭了。”

    这时站在裴临身后看着小花的魏旭忽然捅了捅裴临,“兄弟,事情有点不对啊。”

    裴临转身,魏旭透过窗户看着黑漆漆的正房,“咱们闹腾的动静这么大,这夫妻俩就一点声儿都没听到?”

    魏旭的话让几人意识到了问题。

    就算睡得再死,院子里这么大的阵仗都没有吵醒夫妻俩,简直不现实。

    牧元小声吩咐魏旭,“去看看,小心些。”

    魏旭领命利索地跳上屋顶,小心翼翼地挪开一张瓦片,随后压低身体趴在屋顶上看了进去。

    屋内黑漆漆的,魏旭什么都没看到,只听见了两抹沉重的呼吸声。从屋顶跳下来之后,魏旭对牧元道:“王爷,里面的情况有点奇怪。属下听声音判断里面的人好像是清醒的状态,但两人要是醒着的话,怎么可能不出来看。”

    牧元忽然抬头看向夜空,看了一圈没有发现月亮后,心底一沉,“魏旭,把门踹开。”

    魏旭依言踹开房门,率先走了进去,他从怀中掏出火折子点燃屋里的蜡烛。

    牧元和苏清墨紧随其后,裴临先是在被捆着的小花身边设了符界,将鬼困住之后,这才跟着走了进去。

    进屋后的牧元没有理会炕上躺着的乔氏夫妇,反而往窗户的方向走去,他站在窗边,随手从窗台上捻起一抹粉尘,先是在指尖上搓揉了几下,随后置于鼻下,眼中的神色跟着变得冷厉起来。

    苏清墨跟在牧元身边,看了眼他手中的粉尘,又抬头看向牧元。

    牧元说了三个字,“离魂香。”

    苏清墨不敢置信地将目光又转向了牧元手上,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离魂香是陈轩杀妻时曾经用过的迷香。

    她想不通,离魂香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不等苏清墨深想下去,牧元又开口道:“清墨,今夜是朔日。”

    苏清墨吃惊道:“难道之前在幕后指使陈轩的黑衣人来过这里?”

    牧元离开窗边,看向躺在炕上被堵住嘴的乔氏夫妇。

    夫妇两人看到牧元之后,脸上带了明显的激动和请求。

    示意魏旭拿掉塞在两人嘴里的白布,待两人呼吸喘匀后问道:“是谁将你们弄成这样的?”

    乔春生脸上尤带着恐惧,声音不自觉地发颤,“大人,草民不认得他。”

    “是男是女?”

    乔春生支支吾吾地形容不出来,还是一旁的乔林氏开口道:“是个男人,全身蒙着黑布,只露出了一双眼睛,身高和这位小兄弟差不多。”

    乔林氏话中的小兄弟指的是魏旭。

    牧元没再追问黑衣人的事,反而状似不经意地道:“幸好你们将孩子送走了。”

    乔春生的面色因为牧元的话变得僵硬起来,乔林氏则在一旁没有开口。

    懒得再和他们周旋,牧元吩咐魏旭道:“弄晕他们,离开这里之后派隐卫看好这里,确保明日堂审之前他们都能乖乖地待着。”

    魏旭举起手刀,在乔氏夫妇震惊的目光下将两人砍晕过去。

    乔氏夫妇的事情解决了,剩下院中的小花,裴临问苏清墨道:“表妹要如何处理那个小姑娘?”

    苏清墨想了想,说道:“我想等凶手抓到之后,想办法找到阿木的尸体,然后将他们兄妹三人埋在一处,好让他们能够一同轮回。”

    兄妹三人自然指的是小花,阿木,还有被杀害后埋在破庙后面树林里的无名男童。

    裴临皱眉,“她的意识混沌,魂体不知为何受损严重,只怕没那么容易清醒神志。”

    两人边说着边往屋外走去,裴临在跨入院中的第一时间眼神凌厉地看向院子中间困住小花的符界。

    紧随其后的苏清墨愣在原地,看着守在困住小花的符界旁边的男孩,“阿木?”

    阿木的鬼魂先是懵懂地顺着声音传出的方向看向苏清墨,当注意到裴临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红绳以后,他的身边开始快速地升腾起黑色的雾气。

    雾气之中传出阿木凄厉的喊叫,裴临赶忙拿出百鬼罗盘,手指快速地转动罗盘上可活动的字符,手指停下的一瞬间,阿木身上的黑气开始飘向罗盘的方向,随着雾气消失的还有阿木的叫声。

    少了怨气的维持,阿木的鬼魂重又回到那副懵懂的状态,他不顾周遭的状态,缓慢地爬到符界边,脑袋轻轻地贴在符界上,嘴里不停地小声重复,“妹妹,妹妹”

    阿木的身上和小花一样,带着大大小小的伤,脖子上甚至还在往外汩汩地冒着鲜血。

    苏清墨试图跟阿木还有小花沟通,可是效果不大,最后还是裴临提议让两个魂体进到魂玉中,苏清墨依言拿出随身携带的魂玉,让安澜和宁希强制性地将二人带入魂玉。

    安澜和宁希从魂玉中出来的时候,破庙中的男童也跟着一同出现在了乔家,可惜的是他却始终没有认出阿木和小花。

    苏清墨收好魂玉,几人准备离开乔家,进来的时候翻墙,走的时候裴临非要从大门出去。

    裴临的手搭在门闩上正要打开,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声。

    笑声清脆又短促,放到夜色中却有一股恐怖之感。

    魏旭僵住身体不敢回头看,苏清墨也下意识地往牧元身边靠了靠。

    裴临贴着大门,不动声色地从腰间取出一张黄符,嘴唇动了动,黄符在他的指尖直立起来,随后他快速转身将黄符甩向身后。

    苏清墨和牧元也跟着转身。

    四人的身后空无一人,黄符晃晃悠悠地飘落在地,院子中的笑声却没有停止。

    有冷汗顺着裴临的额角流下,他和牧元对视一眼,两人一前一后的将苏清墨夹在中间保护起来。

    “王爷,别来无恙啊。”

    正在四人神经紧绷的时候,终于在院子中间显出一个淡淡的人形,那句话也是从人形出现的地方传出来的。

    牧元眸色微冷地看向前方,总觉得对方的声音在哪里听过。

    裴临不敢放松警惕,眼瞅着不远处的人形渐渐变得清晰,直至最后完整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苏清墨紧紧地攥住牧元的袖子,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真的是那人。

    站在院中的人神色有些古怪地看着牧元,轻声说了一句,“砍头可真疼啊。”

    那人身穿粗衣布衫站在院子中间,面上带着明显的死气,阴凉的目光在牧元和苏清墨的身上来回滑动,眼睛里的怨毒几乎凝成了实质。

    “王爷可还记得我?”

    牧元将苏清墨扯到身后,冷声叫出一个名字,“陈轩。”

    没错,现出身形的人正是已经被处斩多时的陈轩。

    此时的陈轩脸上已经没有了从前了懦弱和胆怯,他直勾勾地盯着牧元的眼睛,嘴角露出一抹狞笑,不知对谁说了一句,“杀了他们。”

    陈轩话音刚落,院中的空地上莫名卷起阴风。一股寒凉透骨的阴风便袭向了他的面门,牧元脚下施展轻功,转身背对那阵阴风,接着背上一疼,人也跟着向前踉跄了几步。

    苏清墨担忧地看着他骤变的脸色。

    牧元咬牙忍住喉间上涌的气血,气息不稳道:“我没事,别担心。”

    裴临见势不对从怀中掏出百鬼罗盘,谁知罗盘刚一接触到阴风就开始快速地转动起来,裴临试图收回罗盘,竟不得办法。

    陈轩在不远处,仿佛对他们这幅狼狈的样子颇感愉悦。

    阴风一直在几人的四周打转,并伴随着渗人的笑声,最后阴风在陈轩前面停了下来,然后慢慢凝成一个三四岁的孩童。

    那个孩童的脸上没有五官,身上穿着偏大的衣衫,袖子甚至拖到了地上。

    陈轩摸了摸他的头,“玩够了?玩够了就动手吧。”

    孩童乖巧地点了点头,从原地消失,接着那阵阴风又吹了起来,并向牧元等人移动过去。

    裴临不再管罗盘,随手扔进包中,然后顺手拿出了一个玉瓶,拔开瓶塞嘴中含了一大口玉瓶中的液体,接着用力咬下舌尖,将嘴里的液体和舌尖血混合到一起。

    待阴风近到眼前的时候,裴临喷出嘴里的液体,液体接触到没有实质的阴风后发生了变化,就像有人将水洒在了滚烫的铁板上,瞬间蒸腾起雾气,随后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叫声没有维持多久便停了下来,随之消失的还有那阵诡异的风。

    鬼婴的失败令陈轩始料未及,他握紧双手,眉眼中带着狠毒和不甘,慢慢地消失在了院中。

    陈轩消失之后,苏清墨无法承受身上忽然变重的重量,膝盖一弯,险些跪倒在地,还好魏旭及时出手接过了昏迷的牧元。

    牧元的伤势让几人没有再耽搁,立马回到了客栈。

    魏旭背着人从窗户跳进牧元和苏清墨的房间,将牧元小心地安放在床榻之上,转身问裴临道:“用不用叫大夫?”

    裴临没说话,上前扒了牧元的上衣,接着翻过牧元,让他背对着三人俯趴在榻上。

    一个泛着黑气的手印出现在牧元背上。

    裴临在手印的周围按了按,没有发现别的外伤,松了口气道:“不用请大夫了,只是普通的阴气再加上一点内伤,我就可以处理。”

    他从包中取出恢复正常的百鬼罗盘,转动了几下罗盘上的字符,接着用罗盘靠近牧元的后背。

    罗盘上的字符开始自己转动起来,并且正逆着裴临转动的顺序缓慢地归位,一盏茶的时间过后,罗盘回到原位,牧元背上的黑色手印也跟着消失,只留下一道浅浅的印记。

    见人无碍后苏清墨在魏旭的帮助下摆正牧元的身体,扯过一旁的锦被盖在他的身上,接着起身走到桌子边。

    裴临用袖子擦了下额间冒出的汗水,接过苏清墨递来的茶水,“那个叫陈轩的究竟什么来头?”

    具体的细节详说起来太麻烦,苏清墨只挑重点道:“几个月以前他在京城犯了案,被王爷判了斩首。”

    裴临喝了口茶,“不是什么小案子吧?”

    “他先是炼化鬼婴搬金,后来又试图吞噬鬼婴。”

    裴临闻言眉心紧皱。

    炼鬼搬金之术他知道,可是吞噬鬼婴需要的条件太过残忍和苛刻,没想到竞真的有人自私到如此地步。

    想到今夜院中陈轩周身的气息,裴临快步离开房间,不过一会儿,他手里拿了本书又折了回来。

    裴临翻开泛黄的古书,递给苏清墨。

    “你看一下,陈轩的状态是不是跟这书上写的有些相似?”

    苏清墨捧着书一目十行地看了起来,通篇看完后她的脸上也带了些迟疑,“表哥的意思是陈轩的鬼魂在他死后被人收走进行过炼化?”

    依照古书上所写,十恶不赦的罪人死后魂魄尤恶,若被懂道法之人收走并依据外物进行炼化,便可收服并操控恶鬼,而这恶鬼和平常的恶鬼还有些不同之处,那就是被炼化过的恶鬼会记得生前发生的一切,并且带有清醒的神志。

    陈轩的情况和古书上记载的,相差不大。

    苏清墨又认真地翻阅了一下,没有从书中发现除掉陈轩的办法,这才把陈轩如何杀妻取子炼化鬼婴,后又如何吞噬鬼婴的事情详细地说给了裴临听。

    苏清墨说完之后已经是两刻钟之后了,裴临听完后沉思半晌,问道:“你怀疑今日在背后指使陈轩的人就是当时的黑衣人?”

    苏清墨点了点头。

    裴临继续问道:“可是根据你说的,黑衣人应该有两人,这又如何解释?”

    这下苏清墨犯了难,目前她也还没有理清楚事情的真相。

    裴临眼见时间已经不早了,遂说道:“先休息罢,有事明日等王爷醒来之后再说。”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