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23章 不会独活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用过晚膳后,几人习惯性地聚在了牧元和苏清墨的房间。

    牧元手指敲击桌面,发出轻微的‘哒、哒’声。

    “尸体上有什么发现?”

    方慕北答道:“回王爷,属下仔细地查验过后没有在尸体上发现致命伤,多是些虐打的伤痕,这些伤痕有新有旧。”

    他顿了下,继续道“属下认为导致死者死亡的致命伤应该在头部。”

    魏旭拧眉问道:“所以凶手才会拿走死者的头颅?”

    方慕北点了点头。

    魏旭接着问道:“死者身上被虐打的伤痕该如何解释?”

    方慕北没出声。

    牧元道:“尸体的身上可有关于凶手的线索?”

    “属下在死者的指甲里发现了人的皮屑。”

    “凶手身上的?”

    方慕北迟疑了一下,“这个属下不敢断定,但属下可以肯定的是,皮屑的主人一定是死者生前最后接触到的人。”

    牧元回想起不久前见到乔氏夫妇时的场景,一个细小到极不容易被注意到的细节被他想了起来。

    他看着方慕北,眼中带着寒意问道:“指甲里带有皮屑的手指可是三根?”

    方慕北面上带了些吃惊,“没错,分别是右手的食指,中指还有无名指,王爷怎会知道?”

    牧元嘴角泛出冷笑,“不久前本王曾见过那处伤痕。”

    魏旭想了想便想通了关键,他瞪大双眼,“王爷指的是乔家夫妇?”

    只听他声音平静道:“今日本王问话乔家夫妇,在乔春生扶乔林氏起身的时候,本王在乔春生的手腕处见到了抓伤,不多不少,刚好三道,而且伤口新鲜窄细。”

    苏清墨不敢相信牧元话中的意思,“王爷的意思是阿木的父亲有可能是杀害阿木的凶手?”

    牧元只得继续道:“现在还不能确定,魏旭,派遣隐卫查清楚乔春生大哥家的住址,让人去确认一下另一个孩子是不是真的被乔春生的大哥带走了,若是另一个孩子确实在乔春生的大哥家,便派人将他们一同接过来。”

    吩咐完魏旭后,牧元看向始终未出声的裴临,“本王有一事拜托你。”

    裴临的面上并未见波动,“刚好,在下也有一事想跟王爷求证。”

    牧元顺着裴临的意思遣散屋里的众人,苏清墨不想离开。

    裴临似笑非笑道:“想留下?”

    苏清墨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裴临收起笑意,“清墨,有些话你不该听。”

    她僵在原地,硬撑着没有挪动。

    牧元见状哄道:“你先去青竹的房中坐一会儿,待我和你表哥谈完后再去接你,好不好?”

    苏清墨抿了抿唇,终于离开了房间。

    待人离开后,裴临眼底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没想到清墨不过嫁给了王爷几个月,竟变得如此听王爷的话。”

    “有话不妨直说。”

    裴临笑了笑,带了些玩世不恭的意思,“若是让姑父和姑姑知道了清墨如今的身体状况,王爷可还会如此平静?”

    “何意?”

    裴临敛了笑意,一字一顿道:“红、颜、枯、骨。”

    牧元的神色终于有了变化,他眉心轻拧,“你知道此毒?”

    “我不但知道此毒,还知道这世上唯一一颗解此毒的丹药被清墨吃下了。”

    裴临看着牧元,眼神锐利,“按理说,清墨服下了解药身体便也恢复了康健,可是我如今瞧着竟大不如前,种种症状都向我证明了一件事。”

    牧元不言,裴临肯定道:“你取了她的心头血。”

    牧元垂下眼睫,任裴临继续说道:“在下曾听闻皇上在五年前为王爷请遍天下名医,只为解王爷身上所中之毒,令在下没想到的是,王爷所中之毒竟也是红颜枯骨,在下说的可对?”

    牧元轻声应道:“你说的没错。”

    裴临忽然站起身,咬紧牙关质问道:“王爷可知道,如此做,会损了清墨的寿数和身体?”

    裴临正要再次开口的时候,房门忽然被大力推开。苏清墨站在门口看到两人之间气氛紧绷。

    “表哥”

    裴临心里有气问道:“刚刚的话你都听到了?”

    苏清墨抿着唇点头。

    “你觉得表哥做错了?”

    一旁的牧元无法再默不作声,他上前几步走到苏清墨面前“怎么没去找青竹?担心我?”

    没有再等苏清墨的回答,牧元转身直直地看向裴临,“裴公子说的没错,本王体内的毒是用清墨的心头血解得,十四滴心头血解了折磨本王近五年的红颜枯骨。”

    听到这话,裴临的面色骤然变冷,“表妹的心头血,王爷倒是用得心安理得。”

    “本王没有觉得心安理得,只不过是本王心中早已有决断罢了清墨在一日本王便会爱护她一日,王府内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主人。”

    裴临紧咬不放,“若是表妹不在了,王爷的话便做不得数了?”

    “若她不在了,本王不会独活。”

    其实在得知她的心头血可以解毒的时候,牧元曾经私下问过李大夫,先不说具体会折了多少寿数,光是取心头血的时候就会面临很大的风险,一个分寸上的把握不好便极有可能致使被活取心头血的人丢了性命。

    苏清墨是女子,李大夫不方便操作,牧元有了请宫中的女医官操刀的提议,却被苏清墨拒绝了,她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牧元解毒的真相,最后只能亲自动手。

    那一刻,牧元做了决定。

    她活着,他就陪着她,若是有一日她不在了,他也绝不让她一个人孤单地走。

    裴临因牧元的话面色微变确认道:“王爷的话可当真?”

    “本王从不食言。”

    牧元的话一字一句皆砸在苏清墨的心上,她有些不敢置信地愣在原地,牧元看着她,笑问,“你信我吗?”

    苏清墨下意识地点头。

    裴临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道:“啧,出息,行了,想听的你都听到了,王爷和我还有事要说,你快出去。”

    牧元笑道:“清墨留下也无妨。”

    裴临看向牧元,“王爷方才说有事找在下帮忙?”

    话归正题,牧元正色道:“本王打算让你今夜去一趟死者的家中。”

    裴临不解,“何意?”

    苏清墨想到了某种可能,“王爷觉得阿木的鬼魂有可能留在了家中?”

    牧元默认了苏清墨的话。

    这个忙不算什么大事,裴临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既然答应了帮忙,裴临当下也不耽误便开始收拾可能用到的器物,将器物清点好之后,待时间接近子时的时候,裴临才开始动身,谁知道他正要翻窗出去时却看见窗户下的一楼空地上站了一群本该早已入睡的人。

    裴临的右脚踩在窗台上“你们等在这里做什么?清墨,你想干嘛?身体没有恢复,不许胡闹。”

    苏清墨毫不妥协“前路未知,有我在也好帮衬你不是?”

    裴临不想和她多说,“王爷同意了?”

    牧元只轻声说道:“本王会照顾她。”

    魏旭根本不等裴临拒绝,坚定道:“王爷在哪我就在哪,我得保护王爷的安全。”

    裴临看着一旁正要说话的小厮云良道:“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云良苦笑着伸出手,“少爷,奴才是来给您送东西的。”

    裴临这才看到云良手中一块巴掌大小的金色罗盘。

    苏清墨眼睛一亮,“师傅将百鬼罗盘给了你?”

    裴临轻‘嗯’一声,接过罗盘。

    魏旭好奇道:“王妃,你说的那个百鬼罗盘,很厉害?”

    苏清墨答道:“自然厉害,百鬼罗盘是我师傅的宝贝,轻易不肯示人的。”

    裴临便开口“百鬼罗盘是我和清墨的师祖以厉鬼为燃料,在鼎炉中炼化百日而成,故称百鬼罗盘。”

    裴临翻弄着掌心大小的罗盘接着道:“它可以不顾鬼魂的意志迫其现行,也可以吸收厉鬼的怨气,最重要的一点是它可以制住精怪之物。”

    苏清墨淡淡解释道:“有些物件儿年头久了便会生出异状,寻常法子无法降服它们,唯有这个罗盘。”

    用了一盏茶的时间,四人停在几日前来过的乔家大门前,夜色下的小巷内静悄悄地,寒风从巷子口吹过,卷起地上的砂砾,发出‘呜呜’的声音。

    魏旭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小声道:“怎么总觉得有人在看着咱们。”

    被人盯着的感觉苏清墨也感觉到了,他看着牧元,对方给了她一个安心的表情。

    裴临从包中掏出一个胭脂盒,打开后发现里面装的不是胭脂而是一种赤红色的粉末。

    他用拇指沾了些粉末,随后横向画在额头正中间的位置,接着他又取出一个瓷瓶,从里面倒出四粒黄豆大小的琉璃色玉珠,将其中一粒含入嘴中,另外三粒分给三人,“将珠子含在嘴里。”

    苏清墨给两人解释道:“这是避鬼珠,它的作用是让含有怨气的厉鬼无法看见我们。”

    牧元和魏旭闻言将小珠子纳入口中。

    待苏清墨也含了避鬼珠之后,裴临这才扭头看向大门紧闭的乔家。

    一瞬之后,裴临用带了些兴奋的声音说道,“不过几日,这乔家究竟发生了什么,竟引来这么多污秽。”

    裴临的话引起了苏清墨的好奇心,可是她不像裴临已经开了天眼,她若是想看到裴临见到的情景,必须在眼中滴入老牛的眼泪。

    苏清墨的手下意识的摸向身侧,什么都没有摸到以后终于意识到她没有带着包出来。

    她的眼睛转了转,在视线看到手腕上戴着的莹白色手串时停了下来,正要动手取下,就被裴临止住了动作。

    他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瓶递给苏清墨,警告道:“要是以后再让我看见你试图摘下这手串,我就把你做过的好事告诉姑父和姑母。”

    裴临让三人将老牛的眼泪滴入眼中。

    随着老牛的眼泪入眼,眼前的世界渐渐变成了另一幅样子。

    四人的身边来来回回不停地走过人形,他们没有脸,通身都是仿佛能够吞噬人的暗黑色。

    苏清墨看向裴临,“这是”

    裴临表情凝重地点了点头,“没错,这附近的孤魂野鬼都被引了过来。”

    别说苏清墨,就是连裴临都搞不清楚为何风水如此平常的小巷子竟会招来这么多东西,不过还好只是些不带怨念的孤魂野鬼,并没有什么危险。

    裴临小心地寻找着四周的异样,发现没有用过引魂符的痕迹,为防万一,他拿出一根小指粗细的红绳。

    苏清墨及时跟牧元解释道:“表哥手里的红绳必须在黑狗血里浸泡了十日才可以用。”

    苏清墨这边正小声说着话,那边的裴临已经脚步轻盈的走到了乔家的大门前,他将红绳的一端系在大门左侧,另一端系在大门的右侧,红绳被绷得紧紧的,高度正好到他的腰部,系完后他对候在一旁的三人招了招手。

    魏旭跟在裴临身后,牧元抱着苏清墨,四人轻巧地翻墙进入乔家的院子中。

    院子不大,被打扫的很干净,没有什么多余的杂物。

    抱着苏清墨的牧元和魏旭在裴临的指引下隐藏于院中一处不起眼的阴影处,裴临在四人周围布置好符界,随后从包中拿出一个晃铃,晃铃的铃身是漆黑色的,铃舌确实赤红色。

    裴临握住晃铃的木杆,轻轻摇动,一阵清脆微弱的铃声便传了出去,裴临继续有规律的摇动,不大一会儿,便有东西出现在了院子中央。

    一个小小的身影蜷缩着蹲在院子正中央,发出呜咽的哭泣声,声音被寒风送进耳中,让在符界内的魏旭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符界内的几人均没有动作,院中的渗人哭声也仍旧没有停止。

    苏清墨看着不远处的身影,忽感有些眼熟,迟疑道:“我好像见过她。”

    牧元看向她,“在清水镇?”

    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仔细回想来到清水镇之后有过照面的人,忽然一个身影闪进脑海中。

    苏清墨屏住呼吸小声叫出了一个名字,“小花?”

    苏清墨的声音很小,小到身边的牧元都差点没听到,可是在‘小花’两个字脱口而出以后,院中那个小小的身影却忽然停止了哭泣。

    蹲在地上的身影缓缓地站起身,然后慢慢地抬头看向苏清墨。

    在看见对方面孔的一瞬间,苏清墨用力咬紧牙关,一眨不眨地看着面前面目全非的小姑娘。

    的确是小花,可是却跟苏清墨几日前见过的小花相差巨大。

    小花的身上仍旧穿着之前苏清墨见过的衣裳,身体瘦小单薄的她静静地站在院子中,好似风大些都能吹倒一样。

    苏清墨注意到她的脸上遍布着伤痕,嘴角出血,额头也破了个大口子,鲜血正顺着肿起的脸蛋流下,萌萌的花苞头只剩下一个还完好无损,另一个被打散披在脑袋上,散落的头发中,有极小的一部分覆盖在脸上,让人看不清她的神色。

    苏清墨吐出嘴里的避鬼珠,仿佛不受控制一般地走出符界来到小花的面前蹲下,她用力喘息了几下试图平复心里的波动。

    苏清墨拨开小花盖在脸上的一缕头发,然后轻抚着她因为肿起的脸蛋而被挤得变形的眼睛,“小花,你还记得我吗?”

    小花带着污血的小手慢慢抬起,轻轻地触碰苏清墨的脸颊。

    就在苏清墨以为小花认出了她的时候,小花手上的指甲却忽然变长,并快速地往苏清墨的眼睛刺去。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