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21章 表哥裴临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云良站在二楼的一扇房门前,轻轻叩门,“少爷,您歇下了吗?”

    屋内传出一个听起来懒洋洋的声音,“什么事?”

    “少爷,临川王殿下和王妃殿下过来了。”

    只听屋内的人沉默了片刻,随即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接着房门被拉开。

    房门打开后出现了一个的俊秀男子,他动作慵懒地斜倚在门框上,看着云良身后的苏清墨嘴角含着笑意。

    待一抹不容忽视的视线飘过来后,裴临才注意到苏清墨身后的人,连忙站直身体,“在下裴临,见过王爷。”

    牧元轻声道,“无需多礼。”

    裴临将苏清墨和牧元引入房内,其他几人候在外面。

    他将两杯热茶放在两人面前。

    苏清墨端起茶杯,轻呷一口后才替牧元介绍道:“王爷,这是我的表哥,裴临。”

    裴临道:“不知王爷和王妃深夜前来清水镇所为何事?”

    “找你。”

    裴临不知牧元何意,正要问出口,就听苏清墨说道:“王爷与我今日刚好在外,正巧接了你的信,王爷便决定带我来寻你。”

    裴临眉毛微挑,没有出声。

    苏清墨接着问道:“你信上说有急事找我,是什么事啊?”

    裴临没具体说,反而先问道:“最近你身边可有怪事出现?”

    苏清墨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

    牧元此时却在一旁出声道:“王妃在本王身边的时候,本王总会看见一些东西。”

    裴临用眼神询问苏清墨。

    苏清墨承认道:“你我的事情王爷都知晓,苏家的事情王爷也知晓,表哥,今日我便与你直说罢。王爷是我要托付终身的人,我信他。”

    牧元藏在桌子下的左手动了动,缓缓挪动,握住苏清墨的右手。

    苏清墨的话让裴临的眼中泛出真正的笑,“如果师傅听到你说的这些话,不知会高兴成什么样。”

    语毕裴临从怀中拿出一串莹白色的手串放到苏清墨的面前,“将它戴上。”

    苏清墨拿起手串,“这是什么?”

    裴临直接道:“师傅一直没有告诉过你,待你过了及笄之后,体质便会发生变化,邪祟之物离你近了会被迫现出行迹。”

    苏清墨不觉得这事多严重,“这样岂不是更好,省得费力寻找了。”

    碍于旁边的人,裴临控制住想弹苏清墨额头的手指,“短时间内没有什么影响,若一年之后仍不抑制,你便会招引越来越多的污秽,最后的下场就是怨气聚拢,意外横死。”

    裴临说完苏清墨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那这幅手串是”

    “是师傅给你的,本来打算当做及笄礼送给你,但是耽搁了,这才让我给你送来。”

    苏清墨将手串戴上,眉眼含笑,“回去后替我多谢师傅。”

    裴临睨了她一眼,“谁说我要回去了?师傅让我跟在你身边,直到明年年底。”

    始终未出声的牧元问道:“为何?”

    裴临犹豫了半晌,决定实话实说,“师傅推算出来明年清墨会遇到生死之劫。”

    并且九死一生,这句话他不敢说出来。

    牧元看出了他面色中暗含的凝重,当下做了决定,“本王会安排好,休整一日后,你随本王回去。”

    将手串送出之后,裴临便装出一副困倦的样子,牧元适时提出告辞,裴临将二人送走,躺在床上发呆了许久才睡过去,牧元和苏清墨回房之后也相继歇下。

    第二日苏清墨睁开眼睛后就看见房中除了她和牧元还有三个人。

    确切的说是三个鬼。

    苏清墨有些吃惊,“你们怎么白日里也敢出来?”

    安澜笑了笑,“只一小会儿,无碍的。”

    “是出了什么事吗?”

    安澜看了一眼被宁希控制着的男童,“他昨夜离开过魂玉。”

    牧元眼神一厉,“去了哪里?”

    安澜的肩膀瑟缩了一下,她还是有些怕牧元,于是宁希上前一步接道:“昨夜他离开后我们跟在了后面,发现他去到了镇里的一户人家。”

    牧元看向男童,“你去做了什么?”

    男童面上还带着茫然,他摇了摇头,“我没做什么,我就是觉得熟悉那户人家,所以想去看看。”

    牧元接着问出了一直想问的,“破庙内失踪的人,你可知道他们都去了哪里?”

    男童接着摇头。

    “你若不说实话,便没有人会再帮你。”

    这下男童慌了,他有些急切道:“我真的不知道,那庙内有镇鬼的雕像,平日里我都不敢进去的。”

    牧元眉心轻皱,“之前你是如何上了魏旭的身?”

    魏旭是谁男童不认得,但是近日上过身的人他却记得。

    “那个哥哥进庙里之前曾在外面捡过一个核雕小坠儿,那个核雕坠儿是我的东西,我就是依附在那上面进入庙中的。”

    男童说完牧元没再继续追问,反而对男童身边的宁希和安澜说道:“你们可记得那户人家的住处?”

    宁希点了点头,“记得。”

    牧元看向苏清墨,苏清墨领会道:“晚上可以替我们引路吗?”

    这不是什么难事,宁希和安澜轻易地应了下来。

    虽然还不到晌午,但是过长时间待在外面对已成为魂体的三人到底不好,所以交代完事情之后,三人便消失在原地,飘进了魂玉之中。

    白日里无事,牧元带着苏清墨到街上逛了逛,看了看街边的杂耍,时间便晃悠悠的到了晚上。

    苏清墨叫出安澜和宁希,为了不造成惊动,她被牧元抱在怀中,牧元运行轻功,在二人的带领下往清水镇西面的一户人家赶去。

    白日里裴临知道了此事,这时便也跟在后面。

    路上魏旭问裴临道:“您和王妃师从一人?”

    裴临答得肯定,“自然。”

    魏旭边脚下不停边接着问道:“那王妃和您谁更厉害些?”

    裴临没再出声,魏旭也就随口一问,既然对方不答,他便也不再追问不放。

    几人横穿了几条街道来到一条暗巷中,宁希指着暗巷中的四户人家中最靠里的那户,“就是这家。”

    苏清墨点了点头,“你们回去罢。”

    安澜冲苏清墨点了下头,随后跟宁希一同回到苏清墨包中的魂玉里。

    有裴临在自然不用苏清墨出手。

    他脚下无声地走过去,立在黑漆漆的大门前,手上掐诀置于额间,然后闭上双眼静止不动。

    苏清墨小声解释道:“表哥开了天眼,他正在看那户人家家里有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她的话刚说完,裴临便走了过来,他冲几人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奇怪的,里面干净得很。”

    牧元眼神示意魏旭,只见魏旭轻巧地翻身进入院中,既然屏息等待,不过一会儿魏旭又翻了出来。

    牧元看向他,“怎么样?”

    魏旭小声道:“一家四口,夫妻两个,还有一双看起来和那个孩子同龄的儿女。”

    牧元只得说道:“回去商议。”

    几人像来时一样回到客栈,进到房中,苏清墨从牧元的身上下来,倒好热茶送到三个男人的手中。

    魏旭有些受宠若惊,“多谢王妃。”

    裴临喝了口茶水,为苏清墨道:“你确定那个孩子和那户人家有关系?”

    裴临这么一问,苏清墨也有些含糊,可是想到男童的行为,她又肯定道:“定是有关系的,不然他怎会感到熟悉,又怎会认得路。”

    她的话不无道理,裴临沉默认同。

    这时牧元吩咐魏旭道:“明日你想办法将那户人家的孩子引出门。”

    苏清墨看向他,“王爷可是有什么办法?”

    “即便孩子的年岁再小,有些事大人记不住孩子却有可能无法忘记,我们先从孩子下手。”

    苏清墨明白了他的意思,“王爷是想先接触孩子,看看能否从他们那里得到些线索?”

    几人又商议了一盏茶的时间,最终定下计划之后,才回到各自的房间歇下。

    因为有很多事需要部署,所以几人第二日都起得很早,魏旭安排人照着牧元的计划支走孩子的父母,随后又将两个孩子引到街上。

    这时便轮到了苏清墨出现,她先是走在街上,随后装作不经意间撞倒两个孩子,为了表示歉意,她买来小吃送给两人。

    孩子们被吃食吸引,苏清墨半蹲在两人面前,慢慢引着话题问道:“你们可以告诉姐姐你们叫什么名字吗?”

    两个孩子对看一眼,在苏清墨柔和的眼光之下,男孩率先答道:“我叫阿木。”

    女孩看到哥哥答了,忙接道:“我叫小花。”

    苏清墨放轻声音和他们聊着天,觉得差不多了,便开口问道:“家里只有你们两个孩子吗?”

    原本正在吃东西的阿木有些戒备地看了苏清墨一眼,没有出声。

    一旁的小花头上顶着两个萌萌的花苞,正要开口就被哥哥捂住嘴巴,挣扎之间从衣襟处滑出一个木坠儿。

    苏清墨眸色一动,她不动声色地指着小花脖子上的木坠儿,“这个坠子好漂亮啊。”

    小花骄傲地挺起小胸脯,“这是阿爹给我和哥哥做的。”

    苏清墨看向阿木,“你也有吗?”

    阿木眼中的戒备还没有消失,可是在苏清墨的注视下仍旧慢吞吞地从衣襟里扯出一个和小花脖间相同的木坠儿。

    苏清墨仔细地打量了几眼,确定了两人脖间的木坠儿跟魏旭在庙外捡到的核雕木坠儿相同。

    她还记得当时魏旭把核雕木坠儿交给自己的时候,她看见了那上面残留着的血渍。

    “木坠儿这么好看,我可以跟你们爹爹买几个吗?”

    不等阿木开口,小花忙摇头,“姐姐,不行的,爹爹只做了三个。”

    苏清墨心跳乱了一拍,正要追问,就听身后传来一个妇人的声音,“阿木,小花,你们怎么跑出来了?”

    随着女人的话音落地,苏清墨明显感觉到阿木和小花的身体僵硬了一瞬。

    她站起来,转身看向身后的人。

    不远处站着一位妇人,她着一身深蓝色布衣,头发干净利索地挽起,见苏清墨看了过来,妇人嘴角抿起一抹笑意,有些不安道:“姑娘,若是我家孩子们有冲撞到您的地方,我在这给您赔罪。”

    她嘴边的笑柔柔的,使她看起来就是一副很好相处的样子。

    苏清墨摇了下头,“未曾。”

    旁边的阿木和小花停下了吃东西的动作,阿木牵起小花解释道:“娘,刚刚是我和妹妹不小心撞到了姐姐。”

    哥哥的话音刚落,小花特别乖巧地点着头,“姐姐没怪我们,还请我们吃了好吃的。”

    妇人心下暗暗松了口气,她看不远处女子的样貌便觉不是常人,若是冒犯了,还不知会惹出什么麻烦。

    她冲兄妹俩招了招手,等兄妹俩来到身边后看着苏清墨谢道:“多谢姑娘,小儿顽皮,我这便带他们回家去,不再打扰姑娘了。”

    妇人说完微微福身便带着兄妹两个离开了。

    待妇人离开了视线,苏清墨这才转身走回不远处的客栈。

    牧元和裴临几人正等在客栈中,看苏清墨进来后,魏旭迫不及待地问道:“王妃可有问出线索?”

    苏清墨坐到椅子上,这才回答魏旭。

    “别看孩子们年龄小,戒心却不小,线索不容易打听。”

    魏旭有些泄气。

    苏清墨却话锋一转道:“线索虽然没有,可是我却确认了一件事情。庙中的男童确实是那家的孩子。”

    裴临好奇道:“表妹如何能确定?”

    苏清墨看着魏旭,“你可还记得之前曾送给过我一个木坠儿?”

    牧元的目光转向魏旭,魏旭只觉背脊一紧,强自镇定道:“王妃是说属下在破庙里捡到的那个木坠儿?”

    苏清墨点头,“没错,那个木坠儿是男童的东西,他正是藉由木坠儿才能成功上了你的身,跟随你进入破庙中的。”

    牧元收回视线轻声问道:“难道是木坠儿有什么问题?”

    苏清墨看向他,“刚刚我在那两个孩子身上见到了同样的木坠儿,小女孩说是他们的父亲亲手做的,而且木坠儿的数量原本有三个。”

    几人明白了苏清墨话中的意思,也就是说破庙中的男童确实是那户人家的孩子。

    既然知道了男童的来历,余下的事便有了头绪。

    牧元吩咐魏旭道:“派人尽快调查出那一家人的情况。”

    魏旭领命离开,前脚刚跨出门槛,牧元又吩咐道:“让隐卫将方慕北接来。”

    魏旭收回门槛外的脚,对牧元颔首应道:“属下遵命。”

    魏旭离开后,苏清墨有些不解,“王爷为何要叫方仵作来?”

    “那副男童的骸骨我们看不出来什么,但是交给方慕北或许可以发现些线索。”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