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探王妃 第16章 过往记忆

作者:佛吟 类别:玄幻小说
    两人一夜好眠,晨起以后魏旭进内院询问牧元是否要为晚上做些准备,牧元只吩咐永安告诉魏旭不必准备什么,戌时在王府集合便可,永安领命去回复,牧元也在早膳过后出府办公去了。

    刚过戌时初,牧元从外面走进墨香居,苏清墨已经将可能会用到的器物装进了背包。

    “都准备好了?”

    苏清墨点了点头,“只我们三人恐怕不够,所以我打算带上青竹。”

    牧元没有反对,“好,魏旭已经等在外面了,我们出发罢。”

    出门之前苏清墨对守在墨香居内的青荷和青蕊吩咐道:“若是林嬷嬷来了就说我歇下了,千万不能让她发现我不在府中,记住了吗?”

    青蕊用力点头,青荷在一旁忧心道:“真的不用我们和王妃一起去吗?”

    苏清墨笑道:“你们去了能做什么啊,有青竹跟着我足够了,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听了主子的保证青荷这才略微安心下来,目送着苏清墨和青竹出了墨香居后,青荷吹熄了蜡烛,然后和青蕊两人在卧房门外佯装苏清墨已经歇下守门的样子。

    临川王府外,苏清墨和牧元共乘一骑带着魏旭和青竹往苏永戏楼的方向跑去,四人行了一炷香的时间来到戏楼后面的院落,院子里还维持着昨夜的模样。

    苏清墨站在院子中的空地上,从包中取出符纸在一片空地的四周布下符界,魏旭是第一次看这种阵仗,视线好奇地跟着苏清墨的双手移动。

    待符界布置好苏清墨沉下气息指了指脚下,“将这里挖开。”

    魏旭拿着从王府带出的工具二话不说甩着膀子干起来,土质有些硬,所以魏旭挖得并不顺利,花费了些时间后,待到感觉出手底下有些异样的时候魏旭停了下来,将工具随意地扔到一旁,他跳进坑中用手扫了扫,一截白骨赫然出现在眼前。

    苏清墨跟着跳下去开始在坑中翻找起来。

    青竹适时出声道:“奴婢帮王妃一起找。”

    苏清墨没应声,只是吩咐道:“魏旭你先上去,让青竹下来帮我。”

    魏旭闻言身手矫健地翻出土坑,青竹随后跳下询问道:“王妃可是要找头骨?”

    青竹会了解苏清墨的想法是得益于小时候,六岁之后的苏清墨每年都会跟着师傅在府外游历一段时间,父亲苏望担忧她年纪尚小没办法保护自己,所以每一次都让青竹随着苏清墨一起出府。

    这件事除了苏清墨的父母和其余二青没有任何人知道,所以严格说来苏清墨和青竹相处的时间照比青荷和青蕊更长些,在知道青竹的一身本领如何习得的时候也就更心疼她一些。

    青竹从角落里翻出一个白森森的头骨递给苏清墨,苏清墨走到头骨发现的位置蹲下,仔细翻找了片刻终于找出颈骨,颈骨的上面带着明显的刀痕,这让苏清墨确认了尸骨的主人,她拿好手中的头骨对青竹道:“上去罢。”

    青竹不费劲地抱起她,一跃跳了出去。

    被青竹放下站稳后,苏清墨右手拿着头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从包中夹出一张黄色符纸,她嘴唇微动,指尖的符纸竟然挺直的立了起来,她站在院中嗓音有些沉暗道:“安澜,我知道你在这里。”

    魏旭四下看了看没发现任何人。

    苏清墨想起幻境中看到的画面,情绪不自觉有些低沉,“从前的种种,你都想起来了吗?”

    四周仍旧没有变化,苏清墨终于忍不住鼻尖忽然泛起的酸涩,眼中带着湿意轻声问道:“安澜,你可还记得宁希?”

    牧元不知她为何情绪如此波动,只能默默守在她的身边。

    就在苏清墨以为还是得不到回应的时候,符界的正前方渐渐出现一抹白色,不久后安澜站在原地,她仿佛知道无法靠近苏清墨一行人,所以只是远远地站着。

    “你想起来了,是吗?”

    安澜仍旧不说话,视线却死死地叮着苏清墨手中的头骨。

    是的,在苏清墨挖出她尸骨的那一刻,过往回忆便全部汹涌而来,她想起了自己是如何死的,也想起了死后是如何的怨恨,更想起了怨恨之下却仍不甘心舍弃的宁希。

    苏清墨不怕安澜忽然暴起,有符界存在的状况下安澜是无法靠近他们的,况且她的手中握有安澜的头骨。

    化魂符也已经生效,若安澜真的想要和她拼个鱼死网破,她只要将化魂符贴于安澜的头骨之上,便有办法立时让她魂飞魄散。

    安澜的视线终于从苏清墨的手中移到了脸上,她的面上带着说不清是绝望还是怨恨的神色,“你是如何知晓的?”

    “或许是你自身的怨气过重,在你试图上我身的时候我便进到了有关于你过往的幻境之中。”

    安澜没再说话,沉默了许久之后仿佛叹息般问道:“他,过得还好吗?”

    她话中不自觉带上的轻颤让苏清墨的心口有些酸胀,“我不知道,我没有看到他的结局。”

    “他真的娶了文初吗?”

    苏清墨知道,安澜口中的文初就是当时苏永班班主的女儿,也是动手杀害安澜的人。

    没有等待苏清墨的答案,安澜回忆道:“已经好久了,好久没有人跟我提起宁希哥哥了。”

    安澜的声音似叹息似眷恋,在说出宁希哥哥四个字的时候她的嘴角泛起苏清墨从未见过的柔和笑意,好像有关于那个人的任何事情都是她妥帖珍藏在心中的温暖。

    她缓缓走向苏清墨一行人,在无法继续靠近的时候停下,她看着坑中头骨被发现的位置轻声问苏清墨道:“你在这里找到过一支簪子吗?”

    苏清墨摇了摇头,听她接着轻声道:“那是宁希哥哥第一次送我的礼物,是支桃木簪子,送给我的时候他说并不值什么钱,但都是他一下一下雕刻出来的,心意最重要。”

    她的脸上因为回忆起美好的往事泛出柔和的笑意。

    说到这里安澜顿了顿,抬头看向四人,“你们想看看我和宁希哥哥的过去吗?”

    不等几人反应,安澜站的地方就开始弥散出大片大片的浓雾,不知是梦境还是现实,总之安澜和宁希过往的画面一一铺开在几人面前。

    他们身处在一片浓雾之中,青竹面上倒是没什么明显的情绪,反倒是魏旭的表情变得僵硬起来,时常在王府内院行走,所以魏旭和青竹的关系还算熟悉,他怼了下青竹的胳膊,“那女鬼是什么意思?”

    青竹瞥了一眼,声音冷冷清清,“她想给我们看她曾经经历过的。”

    “怎么看?”

    青竹的声音带上一丝不耐,“闭嘴。”

    魏旭碰了一鼻子灰,吸了下鼻子没再出声。

    浓雾之中渐渐显现出两个身影,又过了一会儿,浓雾中的身影变得清晰起来。

    苏清墨将手中的头骨轻稳地放到地上,又收起化魂符,她看着前方浓雾中的两个人轻声道:“他们就是生前的安澜和宁希。”

    安澜利用幻象将过往的相处点点滴滴呈现在几人眼前,随着时间的流动,回忆终将结束,浓雾也慢慢变淡,直至最终散去。

    浓雾散去后安澜出现在了最开始站着的地方。

    苏清墨下意识地上前一小步,“为何还执着于此地呢?”

    安澜垂着头,没出声。

    “你若提早入了轮回说不定下辈子还能遇到宁希。”

    安澜抬起头,眼中含着苦楚亦含着怨恨,“是他弃了我。”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当真见过他和文初成亲?”

    苏清墨的话仿佛让安澜的头脑有些混乱,她面上带了些茫然,“这么多年?现在不是诚德四年?”

    牧元静静地看着安澜,开口道:“如今已经是武安元年,距离诚德四年已经过了三十六年。”

    “不可能,不可能的,我才醒来不久。”安澜的表情有些慌乱,瞳孔也跟着不安地晃动。

    苏清墨终于察觉了最开始见到安澜的违和之处。

    安澜身上的衣裳款式都是旧时的不说,失踪事件也是月余前才开始发生的,若她真是诚德四年被杀的,那么这中间的许多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使得她的魂魄被束缚在这小院之中。

    “你刚刚说自己才醒来不久?”牧元蹙眉疑惑地问道。

    安澜仍旧沉浸在错乱的记忆中,牧元声音微微提高,“将你知道的悉数说出来,或许能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牧元的话打断了安澜的思绪,她有些空洞的眼睛望向牧元,嘴中喃喃细语道:“大概**个月以前,我被人从地底唤醒,我不记过往,不知去路,只能困在这里,但是有的时候我却可以跟着戏楼里的人走出这里。”

    牧元眉头皱得更紧,“你说是有人把你唤醒的?”

    安澜点了点头,苏清墨看着稍远处坑中的尸体,“为何杀了这么多人?”

    “我也不知,只是脑中有个声音告诉我不要停下来,我,我控制不住自己。”

    苏清墨拧着眉陷入沉思,没过多久从院子的正门方向传出声响,青竹压低声音道:“王爷,王妃,有人来了。”

    未等四人及时反应,正门便应声而开,走进来两位老人,他们年龄看上去有五十多岁的样子,两人的脚步都还算利索,老头一手拿着用来锁门的锁链,一手扶着老妇。

    谁知那位拄着拐杖的老妇进门看到安澜之后竟然惊得说不话来,她眼睛大瞪着,布满皱纹的脸上开始不自觉地抖动,连声音都带上了颤抖,“你是安澜?”

    安澜眉间带着疑惑,仿佛在问你是谁,为何认识我。

    苏清墨和牧元对视一眼,想起曾经见过的一张面孔,心下有了一个猜测,“你是文初。”

    苏清墨的语气笃定。

    文初被自己的名字惊得身体晃晃悠悠,还是老头及时支撑住才避免她栽倒在地上。

    在苏清墨说出文初名字的下一刻,安澜消失在原地,随后出现在文初面前,她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的人,声音从喉咙里一个字一个字地挤出,“你、是、文、初?”

    身边的老头终于支撑不住下坠的文初,她一**坐到地上,脸上血色尽褪,连嘴唇都变得惨白,她慌乱地避开安澜的视线,摇着头不停地否认,“我不是,我不是她。”

    安澜已经辨认出眼前人就是当年杀自己的人,不顾她的否认,安澜伸出纤细的双手绕过文初掐在她身后的老头脖子上,远远看着就像安澜在拥抱文初一样。

    “宋师兄,当年是你把我绑住之后拖到院子里的”说完视线又看向前面的文初,“然后是你。”

    文初和宋师兄已经被吓得僵住了身体。

    “你们把我杀了之后,又将我埋在这里。”

    随着安澜的话语,她身上的皮肉和衣物慢慢腐烂,没多久便露出了森森白骨。

    仿佛被扼住颈部的人是自己,文初大张着嘴,却始终没有感觉呼吸变得轻松,她的面前,安澜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副骨架。

    衣裳松松垮垮地挂在白骨上,肥白的驱虫从眼眶中缓缓地蠕动出来。

    “看到了吗,我就是这样一点点腐烂,生蛆,然后化成白骨的,”

    安澜的指骨轻轻扫过宋师兄的脖颈,“下面好冷啊,都没有人陪我,文初师姐,宋师兄,你们愿意下来陪我吗?”

    化为枯骨的手渐渐用力,宋师兄觉得呼吸困难了起来。

    “安澜,你不能杀了他们。”苏清墨见势不妙忙出声制止。

    变成骷髅的安澜慢慢转过头朝苏清墨看去。

    苏清墨看了一眼摊在地上的两个老人,然后把视线转移到安澜身上,“如果你现在杀了他们,就更没有机会知道当年的真相了。”

    安澜放开手中的人,站起身面朝苏清墨的方向,身体恢复成常人的模样,“什么真相?”

    苏清墨看向文初,“宁希并没有和你成亲,对吗?”

    随着苏清墨的话安澜跟着扭头。

    当年模样清秀的佳人在经过时间的洗礼之后已经变成了如今的刻薄老妇,文初萎靡地坐在地上,半晌后,她仿佛已经猜到了自己的结局,索性坐直了身体,眼中的恐惧替换成了嘲讽,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安澜,嗓音苍老低沉,“你想知道?”

    “你若不说我现在便杀了你。”

    文初轻哼一声,拿起撇在身边的拐杖,困难缓慢地站了起来,“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惦记着他。”

    安澜直直地看着她,仍旧默不作声。

    文初拍着身上的尘土,嘴上嗤笑道:“怎么,你在下面没见到他?”

    “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安澜面上的表情变得阴狠。

    文初瞥了一眼,面上的挑衅愈发明显,“你还真以为我会嫁给一个心不在我身上的男人?我今日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就在你死之前不久你的宁希哥哥早就被我杀了。”
欢迎您阅读佛吟所写的小说诡探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