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第一姝 第112章 做媒(求首订)

作者:秋苑鹿 类别:玄幻小说
    今日,傅韶华和李晗私会时,被李母当场撞破。

    李母手里拎着笤帚,一面骂着“下贱胚子”,一面抡起笤帚往傅韶华身上抽。

    傅韶华何时见过这种阵仗?

    一笤帚下来,她身上便火辣辣地疼起来。

    待李母还要打她,李晗赶紧将她扯到身后,低喝道:“娘!快放手!”

    “你让开,老娘我今日非得抽死这个狐媚子。”

    李母年老力衰,平时做不得重活,但今日满腔怒火,无处发泄,抡起笤帚乱打。

    好几笤帚落在李晗身上。

    她惊呼道:“儿子!你莫不是中了这狐媚子的毒?”

    李晗双手抢过笤帚,怒道:“您糊涂了吗?您在说些什么啊?”

    傅韶华战战兢兢地从他身后探出个头。

    李母“呸”地一口啐了过去,破口大骂道:“不要脸的下贱东西!你再敢勾搭我儿子,我、我……”

    她本想接着用笤帚打人,但李晗死死抓住不放。

    “我就抓你去浸猪笼!让所有人看看,你这样的骚浪荡妇是个什么下场。”

    傅韶华被娇宠着长大,从小到大一句重话都没听过。

    她早已被骂得懵在一旁。

    李母又是个粗俗不堪的妇人,此时尽拣些难听的话骂她,浑然不顾李晗越来越阴沉的脸色。

    “娘!够了!”

    李晗重重一推,松开笤帚,转身对傅韶华说:“傅姑娘,你先走吧。”

    李母被推了个踉跄,但好不容易抢回笤帚,劈头盖脸地便往傅韶华身上招呼下去。

    结果,傅韶华被金铃儿推开。

    李母使出浑身气力去扑,却扑了个空,“啊”地一声跌倒在地。

    “娘?”

    李晗刚要将她扶起来,李母双眼一翻,竟然当场晕厥过去。

    傅韶华掩面痛哭,路过的行人都好奇地看了过来。

    李晗心高气傲,当众被自己母亲一闹,只觉得有辱斯文,丢了天大的脸面。

    他铁青着脸,从地上扶起母亲,快步往家里走。

    傅韶华愣了一愣,刚要跟过去,却被他冷冷瞥了一眼。

    “傅大姑娘,留步吧。”

    她只好抽泣着慢慢转过身,面带愧疚地站在原地,失神地盯着脚边那把破损的笤帚。

    事情说到这里,阮思也了解得差不多了。

    她问道:“那老妇人可伤到了?”

    事后,金铃儿派人去李家守着,找出诊的大夫问过情况。

    金铃儿摇头道:“伤是没伤着,只是她的底子弱,气急攻心所致,需得多吃几天药来慢慢调养。”

    李家家徒四壁。

    李晗靠卖画为生,时常捉襟见肘。

    这次李母一病,李晗为她出钱买药,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李母喝完药,抹了抹嘴,虚弱地说道:“是你娘拖累你了,娘这身子骨,怕是好不起来了。”

    李晗接过碗放在床头,“以后别说这种话了。您好生歇着,我先出去了。”

    说罢,他收拾停当,便携了几卷字画出门去了。

    李母挣扎着坐起来,目送儿子离开,心中又气愤又愧疚。

    要是自己一命呜呼了,岂不遂了那小贱人的意,任由她没脸没皮地往晗哥儿身上赖么?

    她儿子可是考状元的命啊……

    李母心中百般纠结,缓缓靠着床头躺下,突然听到有人推门而入。

    “是谁?”

    她一翻身,正对屋子,恰好看到一抹艳丽的身影,还有一个胖胖的妇人。

    柳如盈娇笑道:“李婶,是我啊。我刚才想着来探望你,谁知在门口遇上了冯媒婆。”

    那个胖妇人咯咯笑道:“老嫂子,怎么还躺着呢?快起来快起来,天大的喜事啊!”

    冯媒婆强行将李母搀起来坐在床边,把张屠夫看上李晗的事向她说了。

    “张屠夫是谁?我们西城谁不眼馋他家凉水里都漂着油星子?那可是不愁吃穿的人家啊。”

    李母微微发愣,想起晗哥儿好几个月没**肉了。

    冯媒婆笑道:“他呀,看上你们家晗哥儿了。他家那闺女生的俊,能干活,又是个老实巴交的。”

    “你们两家要是结成亲家,以后你家晗哥儿中举的时候,他岳丈肯定乐得给每家每户送一刀肉去。”

    李母先是一喜,但心中嘀咕,状元都是配公主小姐的,怎么能娶个屠夫的女儿呢?

    柳如盈笑道:“晗哥儿虽是个有出息的,但这几年他又要赚钱又要照顾婶婶,都没工夫读书考试呢。”

    她的话戳中李母伤心处,李母惭愧地低下头去。

    冯媒婆趁热打铁道:“你给他娶个媳妇回来,尽管当丫鬟使,好好伺候你,也好让哥儿省点心。”

    “而且张屠夫家底厚,自然会出钱给晗哥儿去学堂念书,一门心思读一阵子,还怕考不中状元吗?”

    李母被说得心生动摇,犹豫着喃喃道:“可是,我家晗哥儿主意大……”

    柳如盈道:“婶婶都是为了他好,他日后想起来必然都感动得很。”

    一句“为了他好”,抹掉了李母的所有后顾之忧。

    李母想着,以后晗哥儿去京城做大官,把乡下媳妇休了,再娶个皇帝王爷的女儿就是了。

    她看了一眼床头的空碗,顿时心疼起来,只觉得喝了好几文钱下去。

    “好吧,”李母咬咬牙,“你把他俩的生辰八字拿去合吧。”

    从李家出来后,冯媒婆脸色一变,啐了一口道:“呸!老虔婆!还看不上张家,装什么装啊?”

    柳如盈心情大好,笑道:“好了,只要这桩好事成了,你还愁少得了谢媒的钱么?”

    冯媒婆道:“娘子,我是看不懂了,你为什么要给那穷酸书生撮合姻缘?”

    张家虽不算富裕,但在西城已胜过许多人家。

    那个姑娘不是什么美人,但张屠夫爱女心切,冯媒婆说破嘴皮才答应和李家结亲。

    其实,她拉了几十年的媒,深知谁家姑娘嫁进李家都没什么好果子吃。

    柳如盈目含威胁地瞥了她一眼。

    “你只管拿了好处,照我说的去做。别的,多一个字也不要问。”

    冯媒婆不敢多话,只得顺着她的意思点头哈腰。

    经过傅韶华住的小院时,柳如盈远远看到金铃儿守在门口。

    她冷冷一笑,自言自语道:“好妹妹,我们走着瞧。”
欢迎您阅读秋苑鹿所写的小说东风第一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