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第一姝 第47章 请君入瓮(加更)

作者:秋苑鹿 类别:玄幻小说
    阮思命金铃儿设法寻来一张清河周边的地图。

    银瓶儿回来时,她正挑灯标注县城以西的村子和路线。

    “三十里……”阮思沉吟道,“应有些许出入,但范围大抵如此,那么……”

    “小姐在看什么?”

    银瓶儿也探了个头过来,阮思指给她看,说道:“你看,这个范围内有六个村子。”

    这几个村子依山而建,开垦了数百亩田地。

    银瓶儿知道阮思此举必有深意,认真地点点头,等待她继续说。

    阮思盯着地图,没有接着说,反而问道:“酒坊的事,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我这几日遍访城里的酿酒师傅,有几位曾经给王掌柜干活的师傅愿意来我们家帮忙。”

    “还有酒甑子酒缸什么的,他们那边都有,我们到时候租来用就行了。”

    银瓶儿说完,阮思点头道:“辛苦你了,若是酿成了,顺道再找个酒窖,不要将酒都搁在铺子里。”

    “我省得。”

    阮思终于说道:“我有件事想交给你去做。但你一定要拉着疯子一起去,否则我放心不下。”

    银瓶儿问:“小姐,是什么事?”

    “你过来看。”

    阮思举着烛台,就着烛火一一将地名指给她看。

    “这六个村子,”她说,“你和疯子打着酿酒的名义,每隔几日便去一户村子收谷子。”

    银瓶儿忍不住问道:“难道是要比价?”

    “不是,你家小姐还不缺那几个钱。”

    阮思先是一笑,神情又渐渐凝重起来。

    “你们每日卯时之前进村,在村口公开收谷子,直至辰时以后再离开。”

    依祝东颜的情报,每天送菜进山的村民是辰时到寨子里的。

    那他们至少要提前一个时辰从村子里出来。

    卯时天刚擦亮,山路不算难辨,再早些恐怕就没法摸黑进山了。

    银瓶儿虽然不知阮思的用意,但还是神情慎重地答应下来。

    “你们若是见了卯时前后拉车离开的村民,便仔细留意那人的相貌身形。”

    “不必惊动那人,隔一两日再去一回,直至确认那人是不是每日都送菜进山。”

    阮思想了想,又笑道:“若能真的收到上好的谷子,运回来酿酒也不错。”

    银瓶儿点头微笑道:“小姐放心,我自有分寸。”

    “你一向是个老成持重的,我把此事交给你去办,自然对你放一万个心。”

    阮思突然叹气道:“倒是疯子,你好好盯着他,告诉他,钟家想断我们活路,我们却要自寻出路。”

    “如此一来,让他先把酿酒的营生鼓捣起来,别整天想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

    银瓶儿说:“我也是这样想的,这才会拉着他去学酿酒。”

    “但愿他多少能听进去些。”阮思收起地图说,“也不知他老娘的病情如何了。”

    银瓶儿的耳朵发红,轻笑道:“小姐不用担心,前几日他老娘还送馒头过去,看着好了大半了。”

    “咦?什么馒头?”

    金铃儿捧着壶茶进了屋,问道:“好啊你个小蹄子,居然跑到厨房偷吃馒头了?”

    “才不是。”银瓶儿的脸颊微微泛红。

    金铃儿咯咯笑道:“该不会是你那疯子请你吃的吧?倒像是他做得出来的疯癫事情。”

    银瓶儿的脸红得更厉害了,拧着身子要去撕金铃儿的嘴。

    金铃儿捧着壶往阮思身后躲,嘻嘻笑着到处乱藏。

    阮思笑了笑,说道:“好了,仔细烫了手,都坐下吧。”

    两人总算消停下来,金铃儿噘嘴道:“我刚才听小姐又安排银瓶儿去做事,那我呢?”

    “你替我写封家书回去,到县城里找信使去送。”

    金铃儿疑道:“为什么要找外人送信?家里不是有小厮么?”

    阮思笑而不语,喝了口茶,这才说道:“我这封信……就是要让别人送到别处去。”

    银瓶儿笑道:“你啊,跟了小姐那么多年,还不明白么?”

    金铃儿愣了愣,只得笑道:“是了是了,小姐说什么便是什么。那信上要写些什么呢?”

    阮思的笑容微微发冷。

    “就写我有了身孕,夫家不够上心,要家里送个可靠的婆子过来照应。”

    “啊?小姐何时同姑爷圆的房……”

    “家里有什么女使婆子,值得小姐费心去请的?”

    金铃儿和银瓶儿面面相觑。

    阮思见状笑笑,喃喃道:“至于来的会是谁,我们拭目以待便是了。”

    次日清晨。

    阮思去陪晏老夫人用早膳时,听服侍她的嬷嬷进来说:“老夫人,大少奶奶那边差人来请安了。”

    “嗯,她今日怎么样了?”

    那嬷嬷答道:“听下人说,大少奶奶可以勉强吞咽些粥食了。”

    “好,多送些燕窝过去,嘱咐那边的丫鬟婆子别偷懒,每日都炖燕窝粥给她吃。”

    嬷嬷应了一声,行礼退下了。

    阮思知道老人喜欢吃香甜的东西,便给晏老夫人添了小半碗粥,加了几勺白糖搅匀。

    晏老夫人看在眼里,心里也觉得满意。

    她接过碗,叹道:“你和老大媳妇一样,都是温柔贴心的。唉,可惜老大媳妇平白遭了大罪。”

    说着,她的眼眶微微泛红。

    “都怪我,非要让她去什么观音庙。老天爷啊,要是能让我这老婆子替孩子遭罪,老身一定……”

    “奶奶!”

    阮思赶紧打断她的话,安慰道:“奶奶疼爱我们,我们心里都清楚。但这种话可千万不能乱说。”

    晏老夫人放下碗,眼见着又要抹眼泪。

    “奶奶,您这话要是让大嫂听见了,大嫂又该多伤心多自责?我们也心疼奶奶啊。”

    晏老夫人用帕子擦了擦眼睛,勉强笑道:“人越老,这心啊就越脆弱,反倒让孩子见笑了。”

    阮思劝她多进些吃食,她吃了几口粥,突然想起了什么。

    “老二媳妇啊,奶奶年轻些的时候,比现在坚强得多。先是送走小洲他爷爷,然后是我牧儿……”

    晏老夫人拉过她的手,说:“就是小洲他爹爹。那个时候,奶奶掉的眼泪都没这些日子多。”

    “奶奶,是我们做小辈的不是……”

    不待阮思说完,晏老夫人便摇头道:“傻孩子,哪有祖母和孙儿置气的?”

    “奶奶是怕,怕你们这些孩子过的不好,更怕你们出事,哪怕有一丁点闪失,都跟剜我的心头肉一样。”

    说着,她又开始抹眼泪。

    “别嫌奶奶唠叨。奶奶这几日经常梦到牧儿,又不敢跟小洲讲,只能在你面前多几句嘴。”

    突然,有人挑帘而入。

    “奶奶梦见谁了?”
欢迎您阅读秋苑鹿所写的小说东风第一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