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军少有点狂 第20章 赵雯雯上交瓜子

作者:展云香 类别:玄幻小说
    总算是把赵雯雯的思想工作说通了,季小凡也宽心了,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心里松了口气。

    赵雯雯百般不舍地拿出行李里的一大袋子瓜子,越过正在整理行李的同学们,把瓜子放在了物资登记处的桌子上。

    “教官,这是我家自己种、自己炒的瓜子,我上交,但是请您别存库房,给大家发了吃吧,放一个月该坏了。”

    负责登记的教官,看着赵雯雯放在面前的这一大袋子瓜子,也是愣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军训带这么多瓜子来的,听了赵雯雯的话,想了想,还是低头在登记的本子上写明了物品名称和登记日期,然后指着空格的地方,对她说道:

    “这个我们会负责帮你保存的,你在这儿登记一下,签个名字。”

    赵雯雯看了一下教官写的内容,就是写明了她存放的物品内容和存放日期,后面的空格是存放人签名,见教官坚持帮她保存,也就不多说什么,拿起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发放完了军训物资,也登记完毕上缴的物品,张双喜才带着一班的女生们去了宿舍。

    她们的宿舍是在这片三层小楼群的中间一栋,进了一楼大门右转,走廊尽头的右手朝南的房间,门框上还挂着个牌子,写着“侦查一班”。

    对门是朝北开窗户的宿舍,门口也挂着个牌子,“侦查二班”。此时里面进出的女生,正式中文一班分出去的,女生二班的人。

    进了“侦查一班”宿舍,屋里里左右两边,都靠墙摆放着一共六张上下铺,左边三张,右边三张,可以住下十二个人。女生一班一共十个人,所以空下了一张上下铺。

    张双喜让一班的女生进了宿舍自己选择床铺,等大家放好了行李,就招呼大家过来,他在一张空着的下铺床位上,给她们演示了一遍内务整理的流程,尤其着重演示了如何能叠好“豆腐块”的被子。

    被子是刚才领物资的时候,每个人都领了一套,规格和用料,全部都是统一的标准,不会有偏差,所以叠起来只要按照张双喜教的流程好好练习,都不难完成。

    张双喜教了两遍,让张慧先来演练一遍,他给她指导了两遍,看到没有大问题了,便安排张慧监督本班的同学,今天的任务就是练习整理内务,等吃完午饭之后他来检查。然后又嘱咐了一些吃饭需要注意的规矩,告诉张慧监督她们练习叠被子,他中午吃饭之前再过来接他们去食堂,交代完了,他就走了。

    张双喜是带着不耐与烦躁,逃离一般的出了女生的宿舍楼的。

    他十七岁就应征入伍了,当兵前还是青涩的少年,情窦未开,当兵这么多年,跟女生的接触就更少了,所以他不愿意带女生班,也是因为,他觉得带女生班不方便。

    在他的印象里,女生班麻烦事太多,女生娇气,训练女兵,你若说轻了,她们跟你嘻嘻哈哈不当回事儿,说重了点,就哭哭啼啼给你梨花带泪的,这些都是他往年带军训生的时候,那些女生班的班长回来在宿舍里头诉苦说的,当初他还笑人家带几个女生都没办法呢,今年这烫手的山药,就扔给了他。

    越想心里越搓火,他此时急着回去找陈冬生,让班长给他调换了,他还是不太想带女生班。

    新生们来军训,他们这些老兵便把自己的宿舍楼给新生们腾了出来,不参加军训的就拉出去集训去了,他们留下来负责军训的,只能搬到军营靠近食堂这边的一片平房老宿舍来住。

    这里的条件肯定没有宿舍楼那边好,厕所都是那种简易的旱厕,旁边就是炊事班养猪的猪圈。

    张双喜带着火回来,路过臭烘烘的猪圈,听到猪圈里的猪哼哼唧唧地叫声,心里更烦,皱着眉快步跑了几步,到了宿舍,老旧的木门是虚掩着没有关严,他上去就是一脚,也不是很用劲儿,但是门开了,很快撞在墙上还是发出了“嘭”的一声,这一声也给张双喜整得心里咯噔一跳,刚才的邪火立刻就没了,他有些理亏地看向屋里。

    屋里头陈冬生坐在一张小板凳上,趴在自己的床铺前写着东西,刚才张双喜踹门的这一声响,已经惊动到了他,他回头看到了门口进来的张双喜,皱着眉,也没有好气地问道:“咋啦?你要拆门啊?”

    张双喜已经觉得自己理亏了,被陈冬生这么一说,更没底气了,刚才想要质问陈冬生的话,早就给忘了,就是记得估计也不敢说了。

    他嘿嘿笑着凑到陈冬生身边殷勤地假笑起来,问道:“班长,你在忙啥呢?”

    陈冬生见他要坐在自己的床铺上,并没有回答自己刚才的问题,一脸嫌弃地哄着他起开。

    “边上去,别坐我床!”

    “说吧,你刚才对门有意见,还是对我有意见?”

    把张双喜从自己床上轰起来,陈冬生也没有再低头写东西,收起来纸笔,从板凳上站了起来,站在张双喜的面前,他本来就比张双喜高出班头,此时双眼带着询问,直勾勾地看得张双喜,更令他心里发虚。

    “没,没意见……”

    此时的张双喜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气焰,刚才还觉得自己挺委屈、挺有理的,可是现在也说不出所以然来了。

    “给你带女生班你就有怨气是不是?”

    “没……”

    张双喜还想狡辩,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就又被陈冬生给抢白了。

    “军人,服从命令就是你的职责,是首要的职责,分配给你的工作,不管什么理由,都要服从,你是刚当兵的新兵蛋子吗?你要是,我立刻给你开除,给我滚蛋!”

    陈冬生也生气了,不为别的,是气张双喜的不争气,他是自己班里的兵,一起参军这么多年了,他现在还是这种不争气的思想,对分配的任务不满意,在工作中带着怨气如何能圆满的完成任务?这要是在战争中,怎么能让战友放心地将自己的后背、自己的性命,托付给他这种人?

    所以陈冬生对张双喜的批评,毫不留情,一针见血。

    “班长,我错了,服从命令听指挥,这是军人的职责,今后我不敢再犯了!”

    张双喜也认识到了自己态度上的问题,班长说的对,刚入伍就开始教导他,军人,服从命令听指挥,他怎么能对分给自己的任务,因为一己之私,而又怨气呢?这种思想是不能要的,是大忌!
欢迎您阅读展云香所写的小说这个军少有点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