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第二十三章 军事风水

作者:童此言 类别:玄幻小说
    这一路上,太史令差不多将他的毕生所学都传授给了疾。疾很有天赋,将那些太史令传授的知识尽数吸收,剩下的只是实践和经验了。

    “师父,前面就到达我秦国前线军事营地了。”疾望着远处的硝烟说道。

    “嗯,好。”童看了看脸色惨白的柳慕青,“青儿,这一路上受了不少罪,一会儿到了军营,安顿好了你便好生休息。”心疼道。

    “嗯,夫君,都是我,让你担心了。”柳慕青觉得自己不争气,不过是旅途劳顿,却显得这么虚弱。

    “青儿,哪里的话,我们之间你还需要如此见外?我是你的夫君,我心疼你,紧张你不是应该如此吗?况且你是个女儿家,我本不该让你如此操劳,是我没照顾好你,如此我心疼你更是理所应当。”童轻抚着柳慕青显得疲惫不堪的脸颊。

    “夫君,有你真好。”柳慕青心中感动,使劲的往童的怀里蹭了蹭。

    疾和那太史令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对天作之合的恋人,心中说不尽的羡慕。

    两个时辰后。

    “莫将魏章,在此恭迎疾殿下,二位仙师!”魏章见到众人赶忙行礼。

    “免礼免礼,还劳烦魏将军先准备出一处落榻之处,内人身体有些不适。”童说道。

    “在下失礼了。来人啊!带仙师和疾殿下去已经准备好的营帐!”魏章叫人将大家分别安排好。

    童和柳慕青自然住一个营帐。太史令与魏章住一个营帐,疾因为身份的关系自己一个人住。

    都安排好后,魏章吩咐火夫们做顿好的,毕竟王城来人了,身份不一般。

    童将柳慕青安顿好之后便与疾一起出去了。时间不等人呐,路上以用了不少时日,所以便马上进入教学。

    “疾,为师现在便教你如何把风水中的气用于军事,以便做到观气便知战事。”

    “师父,所以军事风水要了解的主要是观气吗?”疾问道。

    “对,毕竟,这一路上。地势地质的观察你已经习得,那现在便要学习观气。”

    “把气用于军事,分为十种。”童讲道,“此地地形错综,而且常年征战不断,气场也是极为复杂。所以,在此地教你观气在合适不过。接下来的话我只说一次,毕竟这地方我也不是经常可以来。”

    “好,师父您讲,徒儿一定谨记。”

    “嗯。这十种气:一为帝王气,内赤外黄,或赤云如龙,气游于天;或像城门隐现,或像千担粮仓,常带有杀气。有时带五色,多出现在清晨或黄昏。”

    “师父,现在正是黄昏时分,徒儿怎么什么都看不到。”

    “气,若有似无,变化无常。你看那边,若隐若现,仿佛有一层内赤外黄的屏障一般。”

    “师父,我看到了!”

    “可以判断,敌军将领必定是某国君主亲自挂帅出征。”

    “师父,好厉害啊。魏将军说,敌军将领确实是一小国的国君。”

    “二为猛将气:两军相峙,气发其上,如龙如虎,杀气森森。行前气先发。此气出现,主战事或兵变。前白后青,将弱士勇;前大后小,将怯不明。前赤后黑,将勇猛;气青疏散,将怯弱。气形成山,深谋布阵;气形如蛇,士气高昂。气上冲天,军出名将。”童没理疾的夸赞感叹,继续讲着。

    “师父,我懂了。此气与帝王气不同,此气用来在两军交战之时,及时判断且即使见况做出应变。”

    “孺子可教。”童向疾投去赞赏的目光。接着继续道,“三为军盛气,军营上方布帛似的云。前广后大,正在行军;气如索牛、斗鸡,士气不佳。云气在中天,似华盖,势不可挡。四为军败气:气上黄下白,则有喜庆。气在地行,如潮北退,将士死散;东退为害,西退将死。气如死灰,忽聚忽散,士兵自灭。气连夜照人,将士散乱。气如双蛇,如尘如头,多有伤亡。日色无光,军败如山倒。雨蒙雾风降临,战必胜。五为伏兵气:圆浑长黑,赤气在中,乌气之后有白气;两军对全,赤气所在处,必有伏兵。”

    “师父,这些气都是两军对垒之时可以看到的吗?”

    “对。”

    “六为暴兵气:气如瓜蔓相结,来而不断。气焰从天而降,流入军营,必遭兵乱将死。黑气临营,或聚或散,如鸟归巢,敌方恐惧,终必逃跑。气知白虹,或复现,或入营,或在黄昏出现,皆为败气。”童继续讲到。

    “师父,徒儿需要回去消化一下。”

    “那今日便到这里,天色也不早了。我们这就回去吧。”童看了看天色说道。

    “夫君,你可回来了。”柳慕青在军营外仓惶的等着童回来,见童的身影出现在眼前,赶忙迎了上去,扑进其怀里。

    “怎么了,别怕,出了什么事?”童轻拍这柳慕青的后背关切道。

    “没事,只是我初到此地,醒来后没见到你,心里惶恐不安,我”柳慕青俏脸上写满了委屈。

    “是为夫考虑不周。我与疾出去教导他如何观气。我该留字给你的。”童心疼道。

    “仙师,疾殿下赎罪。莫将没能照顾好柳仙师。”魏章此时赶忙出来请罪。

    “魏将军严重了。”童觉得此事并不至于怪罪谁。

    “魏将军请起。呀,我都闻到饭菜的香味了,该用晚膳了吧。”疾将魏章扶起来,肚子突然咕噜噜的响起。

    “哈哈哈哈。”欢声笑语中,众人进入营帐,享用魏章特意准备的晚膳。

    “魏将军,今日可会有战事发生?”疾一边吃着饭,一边含糊的问道。一点王子的形象都没有。

    “殿下的意思是?”魏章被这么一问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疾殿下是想看看自己的能力如何,还是想冲锋陷阵。

    “哦,是这样的,今日师父传授了观气之法,我想知道今日有没有机会实践一下。毕竟魏将军也知道,我们只能逗留数日。”

    “原来如此。战事吗?那当然是天天都有。只是,殿下和仙师的身份,莫将怕”魏章有些为难。毕竟从秦王来信的语气中可以看出这些人是多么的得到重视,稍有不慎,自己的脑袋怕是不想要了。
欢迎您阅读童此言所写的小说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