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第二十章 收徒樗里子

作者:童此言 类别:玄幻小说
    庶长府。

    “阎大师,柳老师。你们来了。”那男子见来人赶忙行礼问好。

    “久等了,久等了。”童有点不好意思。

    随后那男子将童和柳慕青接待入府。饭菜即可上桌。

    “阎大师和柳老师今日观察我秦国市井有何状况吗?”那男子问道。

    “嗯,都挺好的。疾殿下。”童猜测那男子便是庶长疾,疾殿下。

    “哦?无异象?”疾殿下疑惑道。

    “疾殿下这是何意?难道秦国内有何躁动之事即将发生?”童和柳慕青疑惑的互相对视一眼,随即童问道。

    “实不相瞒,我本居樗里,因我是当今秦孝公庶出,所以身份并不那么光鲜,故而称樗里子。之后父王让我任庶长,是近日分我庶长府,让我身居王城内。而后因职务如此,我本名为疾,便又叫做庶长疾。”疾殿下解释道。

    “您是觉得召您回来是有什么不再明面上的动机?”童猜测道。

    “阎大师果然是有大智慧之人,仅凭我只言片语便得知我心中所想。”疾殿下很满意。

    “那您希望我们帮您什么呢?”柳慕青发问。

    “柳老师,我希望您和阎大师可以将堪舆之术传授与我,也就是风水之学说,一我是想凭它自保,二在自保的同时又能因它而得以重任。”疾殿下说着便要跪地拜师。

    “疾殿下,使不得使不得,您是何种身份,此番不是折煞我等了吗。”童赶忙扶起疾殿下。

    但却被拒绝,“阎大师如若不收我为徒,那便是嫌我身份低贱,那便不用说这些好听却无用之话。”疾殿下坚持着。

    “好,那便受你为徒,传授你我所知道的风水学说。”童无奈,也确实是欣赏疾,便只好收徒。

    “见过师父,见过师娘。”疾欣喜道。

    这一称呼让童和柳慕青二人羞红了脸。午膳也吃的高高兴兴,欢声笑语中结束。

    午饭后,童便决定今天就教受一下只是与疾。

    “你如今擅长或是对什么领域感兴趣,疾。”童问道。

    因为身份已经和见面时不同,所以同直接唤其名字。

    “师父,我现在擅长外交、军事这一块。”疾恭敬回到。

    “嗯,那我便先传授你一些关于此的一些能运用到的风水知识。”童思索后说道。

    “是,师父。”当即疾便命人准备好纸笔,准备把童接下来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录下来,课后反复思索,温故知新。

    童见疾此举动很是满意。

    先是一些关于风水的基础理论。

    “疾,你听好。葬者乘生气也。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聚之使不散,故谓之风水。这句话则是风水学最好的诠释。所以,藏风、得水、聚气,就成为调理风水的重中之重。”童认真讲解着。

    疾专心记录着。

    柳慕青则是看见童此时的认真想起了之间他还是姬昌时,教自己《周易》时的场景,童还夸自己天赋绝佳,一点就通。

    “外交、军事,关系对你有利的时、地、人。天时地利人和则万事大吉。”童继续道。

    “师父,意思是时间和地理地势、我所处的方位以及我所用之人我方则无敌吗?”疾问道。

    “嗯,孺子可教。”童对于疾的悟性认可道。“外交,讲究语言智慧,疾,你本就足智多谋,待人接物能说会道,外交自然不成问题。但是军事,说道军事自然要涉及到行军打仗。那行军打仗自然关系到观察地形,察形,也就是风水地的形貌情意对人的作用的勘察。主要就是需要在行军打仗的过程中,观察天象,勘察地貌,了解地形,分辨地质,从而发现对于自己有利的地势,以其作为营寨。”

    “今日的收获真的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师父,受教!”疾激动的说。

    “那么今天便讲到这里,明天叫你察形所需要具备的一些条件。”童说罢便告辞了。

    回到王宫落榻之处,童将门带上,与柳慕青喝茶。

    “夫君,在想什么。”柳慕青见童眉头紧锁,脸上阴晴不定,不知在思索什么。

    “我在想,如若是疾殿下请我们做老师,那为何我们是住在王宫里,而不是庶长府。”童这句话也引出了柳慕青的思索。

    “对啊,那天的两个接我们回来的仆人说主子等急了,显然他们的主子不是疾殿下。那会是谁呢?反正一定是这王宫里的人没错吧?”柳慕青分析道。

    “嗯,一定是。但是为何迟迟不现身呢?”童疑惑。

    童的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他感觉自己二人一定被卷进不得了的事件中了。

    “阎大师与柳老师回来了吗?”小德子的声音于门外响起。

    “是小德子啊。我们刚回来。”童闻声开门。

    “那便好了,大王晚上设宴款待二位。让我来通报。”小德子说完就告退了。

    ‘秦孝公重用卫鞅(商鞅)实行变法,奖励耕战,并迁都咸阳,建立县制行政,开阡陌,在加强中央集权的同时,不断增进农业生产。对外,秦与楚和亲,与韩订约,联齐、赵攻魏国都城安邑,拓地至洛水以东,自此国力日强。’童闭门落座,继续喝茶思索,‘秦国此时如此安泰,请我们来的如若是他,那想必是身子出现问题。’

    “夫君,是不是秦王请我们来的啊?”

    “嗯,我也这么想。晚上秦王设宴叫我们去,青儿,挑选体面一些的衣服吧。”

    “好,夫君,我这就去挑选。”

    童一人坐在桌前继续思索。‘秦孝公身体出现状况想必是知道自己时日不多,知道我精通《周易》,那就知道我也通医理,如果我猜测的不错,那便是想让我帮他延长些时日,助他完成剩下的心愿。这心愿怕是不好办呐。’

    时间飞逝,小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

    “两位大人,大王命我前来请两位赴宴。”

    “好的,这就来。”柳慕青应门道。

    童与柳慕青打扮的光鲜亮丽,得体大方。小德子见二人出来,便此后上驾。

    “起驾!”

    一众人马便来到了晚宴地点。
欢迎您阅读童此言所写的小说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