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第十九章 只要我们在一起

作者:童此言 类别:玄幻小说
    二人相拥接吻。

    “咳咳,阎君。”判官的声音响起。

    二人慌张的轻轻推开彼此。

    尴尬。

    “额,判官,何事。”童羞红了脸。

    “额,阎君,是这样的,额,那个,西王母的新指令。嗯,对。”判官也是没想到二人会在阎君殿

    “嗯,好。还有其他的事情吗?”结果指令,见判官还在。

    “额,判官告退。”判官退步出殿。将门轻轻掩上。心中大叹年轻真好。

    童回到阎君宝座,落座。柳慕青自觉的立于童的旁边,静静的看着他认真的阅览新指令。

    片刻后。

    “来人!”

    “阎君!”两名黑袍银甲冥兵从门外进来,行礼。

    “将这道指令交与孟婆。让她准备秘术。告诉她人数为二人。”

    “是!”接过指令,两个冥兵退步出去。

    “那是什么指令啊,夫君?”柳慕青好奇的问道。

    “那个呀,是关于我们俩的使命。你本来是西王母身边的九天秘笈使者,世人唤你为九天玄女。你的使命便是将这九天秘笈中的上古智慧传播与世人。而我便是协助你之人。”童解释道。“但是鉴于之前的方式影响效率,西王母便命你我二人就用真身去完成使命,但身份不能暴露给任何人。”

    “那我们不用转世轮回了吗?是不是就不用喝那孟婆汤?”柳慕青一脸的天真。

    “对呀,你还想忘记我多少次啊?”童宠溺的捏了捏柳慕青的脸颊。

    “我是不是忘记了好多重要的是啊,夫君”柳慕青轻轻握住童在她脸上僵住的手。

    “没事的,你以后都会记起来的,最重要的只有我们在一起。”童轻轻的将柳慕青揽入怀中,让其坐与自己腿上。

    “嗯!我们以后会一直在一起的对吗?转世轮回都没能把我们分开。”柳慕青眼底闪过一丝童读不懂得心绪。

    “安心,再也不会分开了。”童肯定道。

    接到冥兵回报,秘术已经准备好,二人便起身去转生殿。

    “夫君,看着这血红的树,我心里就一阵痛楚,感觉我忘记了特别主要的什么人,或是什么事。”柳慕青捂着胸口,眼泪不自觉的流出。

    “那便不要看它,重要的人或事,终有一天会记起。”童牵起柳慕青的手,走进孟婆准备的秘术圈。

    一道白光乍现,二人的眼睛被晃的睁不开。

    那白光消失,本在转生殿的二人,此时已经在人间。而两人的魂体也经过秘术的洗礼实体化了,看上去与**凡胎无异。

    战国中期,此地为秦国。

    柳慕青与童此时一身贵族装扮。身处秦国市井的一个小巷子里。

    “夫君,我们这是?”柳慕青看着自己的装扮,又看了看童的装扮,感到疑惑。

    “嘘,我们还不清楚状况,你之后就唤我为阎童。”童谨慎起见。

    巷子口,两位仆人装扮的人缓缓向他们走来,“阎大师,柳老师,可找到你们了。你们人生地不熟的,可不能乱跑,如若真的找不到你们,我们哥俩就交代在这了。”

    “两位实在对不住啊,初到贵地,对哪里都好奇想看看。”童示意柳慕青先不要说话,静观其变,试机而言。

    “那我们这就回王宫吧,主子该等急了。”仆人甲说。

    “是啊是啊,马车已经在巷口等了。”仆人乙附和。

    “那我们这就走吧,青儿。”童牵起柳慕青的手,随两个仆人上了马车。

    “阎大师和柳老师的关系还是那般的好,真让人生羡。小的如今还没有妻室。”仆人乙说道。

    “是啊,小的随已有妻室,但是一年也见不到几面。”仆人甲一边驾车一边羡慕道。

    “哈哈哈,不急不急,想见之人远在天边也终有一日能团聚。两情若是能长久,又岂在朝朝暮暮。”童轻轻握住柳慕青的手,一边说道。

    “对呀,我们如今能在一起,也是经历了不少的艰险阻难啊。”柳慕青深情的与童对望着。

    那两个仆人看着这对有情人情意绵绵,你侬我侬,一时之间感慨道:“看不出啊,二位年轻有为,经历了那么多了啊。”

    童和柳慕青此时才意识到,自己二人此时也才二十出头的样貌。气氛霎时间甚是尴尬。

    一路再无交谈,顷刻间便到王宫城门下。

    城门开,童与柳慕青一车人马进入王宫。两个仆人直接将他俩送到他们落榻之处,之后便离开了。

    “这么看来我们应该是给这王公贵族当老师的。”童一边将门带上,一边说着。

    “嗯,但是为什么称谓不同啊?”柳慕青疑惑道。

    是啊,这秘术当真是神奇,不仅朝代的服装可以变换,连身份都可以一并安排?

    “青儿还记得姬昌整理的《周易》吗?”

    “嗯,我记得,夫君你还教了我呢。”

    此时只有二人,所以柳慕青便唤童夫君。

    “那便合情合理了啊。”

    “哦~,夫君你是说,这一世你还是风水大师,而我有点像是你的助手。所以你是大师,我是老师。”

    “青儿聪明。”童宠溺的摸了摸柳慕青的脑袋。

    柳慕青便顺势将童拥住,喃喃道:“这样真好。”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阎大师和柳老师,你们在吗?”

    “咳咳,在的。”童和柳慕青整理好状态,童应门。

    “是这样的,疾殿下希望能与二位大人一起用膳。”那声音阴阳怪气的。

    “好的,我们这就来。”童牵起柳慕青的手便开门走了出来。

    门外等候的人弓着腰,像是直不起来,带着奇怪的帽子,穿着奴才的衣服。童心想:‘多半是宦官吧。’

    “二位大人叫我小德子便是了。”那人说道。

    “嗯,小德子,咱们这便走吧?”

    小德子将二人引至官轿之上,一前一后。

    “起轿!疾殿下官邸!”

    疾殿下?不住王宫里吗?难道是庶出?童的心里带着疑惑来到了疾殿下的官邸。

    庶长府。

    门口一年轻男子相貌堂堂,衣冠楚楚,像是等候已久。但是从神情来看,并无半分的恼怒,想必一定是十分的尊敬他所等待之人。
欢迎您阅读童此言所写的小说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