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第十五章 父死继位

作者:童此言 类别:玄幻小说
    姬历的葬礼很风光。那之后,姬昌继承父亲的西伯侯之位,成了姬府主人。

    这几年间,姬府上下逐渐从痛失老爷的悲伤中振作起来,跟随着姬昌这年轻的新主人一步一步的渐入佳境。

    姬昌勤于政事,广罗人才。姬昌的能力才干极为出众,许多外部落的人才以及从商纣王朝来的贤士,都来投奔他。他是都以礼相待,予以任用。如伯夷、叔齐、太颠、闳夭、散宜生、鬻(yu)熊、辛甲等人,都先后归附在姬昌部下称臣。

    之后,姬昌识得吕尚,并拜以其为军师,问以军国大计,发布“有亡荒阅”的律令,规定奴隶逃亡就搜逋,谁的奴隶归谁,不准藏匿逃亡奴隶。

    于是之后诸侯叛纣而往归姬昌。

    随后姬昌遵后稷、公刘之业,效先祖古公、父亲季历之法,倡导“笃仁,敬老,慈少,礼下贤者”的风气,使周国的经济得以发展。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跟这个国家的风气有着直接的关系。

    在治岐期间,姬昌对内奉行德治,提倡“怀保小民”,大力发展农业生产,采用“九一而助”的政策,即划分田地,让农民助耕公田,纳九分之一的税。商人往来不收关税,有人犯罪妻子不连坐等,实行裕民政治,就是征收租税有节制,让农民有所积蓄,以刺激劳动兴趣。

    姬昌生活勤俭,穿普通人衣服,还到田间劳动,兢兢业业治理周国。岐周在他的治理下,周国国力日渐强大。

    姬府。

    “夫君,你回来了,今天好早啊。是不是太累了呀?”太姒见姬昌回来赶忙迎接,温柔的问着情况。

    “明天大王召我入宫,说是让我去观赏些新玩艺。”姬昌解释道。

    “这样啊,那我们吃了饭便早些休息吧。”

    “嗯。”

    笠日,姬昌早早出发去了王宫。

    原来是商纣王发明了名为炮烙的酷刑

    炮烙也就是命犯人走在涂满油的铜柱上,一滑倒就会跌落到火坑里,顿时皮焦肉烂,死于非命。

    看着那一个个鲜活生命的陨落,商纣的宠妃妲己却笑个不停,所以商纣就一直强逼犯人这样做,以博得妲己一笑。

    姬昌很是气愤,诸侯和人民无不痛恨的咬牙切齿。

    于是姬昌便向纣王表示愿意献上周国洛河西岸的一块土地,以此换取废除炮烙之刑。

    纣王答应了西伯的要求,废除了炮烙之刑。

    因此姬昌得到了天下百姓的爱戴。

    回到家后,姬昌将此事告诉了太姒。

    太姒听闻此事落泪连连,心疼着那些为此丧生的犯人,他们就算多么的罪恶滔天也不该被这样对待。

    姬昌一边安慰着太姒,一便心里想着“我妻是天底下最善良的女子,此世能与之结为夫妻,不枉此生。”

    晚上。

    太姒神神秘秘的跟姬昌说:“夫君,今日我听到一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啊?”姬昌见太姒神神秘秘,眼底还显露着根本藏不住的欣喜,样子甚是可爱。

    “夫君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啊?!你是说!”姬昌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哈哈哈。这是真的吗?!”

    “我怎会拿此等重要这事和夫君开玩笑。”太姒娇嗔。

    “哈哈哈,娘知道吗?你告诉他了吗?”姬昌激动的心情难以言状,“我这就去告诉娘!”说着便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呵呵呵”太姒轻声笑着,“不论他于世人眼里心中是何等身份,在我面前他仍然是最初相识的他。”太姒一脸的欣慰与幸福。

    “娘!娘!您睡了吗?”姬昌一边敲着房门一边叫喊。

    “是昌儿啊,怎么了呀,这么急匆匆的,出什么事了?”姬母闻声赶忙开门,见姬昌后一脸关切的问道。

    “娘,是太姒,太姒她有身孕了!哈哈哈!”姬昌开心的像个三岁小童。

    “啊,快带娘去瞧瞧。”姬母轻轻惊叹一声,赶忙让姬昌带自己去太姒身边。

    母子三人欢乐的畅谈到深夜才睡。

    第二日,宫里传来消息,让姬昌去宫里受赏。

    “姬昌,寡人即刻封你为三公,并将雍州之域赏赐与你。”商纣王与朝堂之上说道。

    “王上,姬昌无功不受禄,为何封赏姬昌?”姬昌不解。

    “这不是寡人赏赐你的。这是百姓之意。民意如此。”商纣王解释着,“寡人既然是一朝的天子,那便该向着民心所指之处为我天下子民着想。”

    “既如此,那姬昌谢大王赏赐!谢天下百姓如此厚爱姬昌!”姬昌领封谢赏。

    “嗯。”商纣王满意的点点头。

    那天之后,周国势力扩展到了江汉地区,也就是丹江汉水流域,诸侯归附者有六州之众。

    周国国力不断增强壮大,引来了商王朝的不安。

    商纣王的亲心谗臣崇侯虎,暗中向纣王进言,说西伯昌,也就是姬昌,到处行善,树立自己的威信,诸侯都向往他,恐怕不利于商王。

    姬昌受封赏回家后并没有庆祝或是觉得已经高枕无忧了,懂得先天八卦的他知道,物极必反。

    姬昌陪了一阵太姒,将其安顿好,并再次嘱咐下人一定一定要小心照顾。然后便去了书房。

    姬昌仍然是研究那古书中的先天八卦,那些上古前辈传承遗留下来的智慧。

    就这样看着看着,姬昌突然想起了父亲姬历。

    “父亲的死是因为功高盖主。如今我的功绩更是青出于蓝。如今我这西伯昌比父亲那时只有过而无不及。商王如此封赏与我,莫不是要找一个降罪与我的由头?”想到这里姬昌心里咯噔一下。

    只后赶紧整理着思路,想着怎样能逃过此劫。毕竟太姒才有身孕,自己刚刚才做了父亲,这时出不得半点差池。

    “纣王如何才能不杀我呢?不杀我之后又如何才能让他赦免我呢?”姬昌心中带着疑问回到了房间。

    夜已深。姬昌回房后,太姒已经睡下了。

    姬昌轻手轻脚的褪去衣物,躺下,将太姒温柔的揽入怀中。看着怀中佳人娇好的容貌,脸上浮出温暖的笑容,那笑容中藏着旁人看不出的胸有成竹
欢迎您阅读童此言所写的小说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