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第一章 柳慕青

作者:童此言 类别:玄幻小说
    楔子

    逃不过生死轮回,故凡人可悲。

    可以与心爱之人常相厮守,故凡人让人生羡。

    你非凡人却要受万般轮回之苦

    因我爱你

    故我愿陪你经历万般轮回

    即使是你我天各一方

    但我们都看同一轮皎月

    我一定会跟随月光找到你

    如若是你喝下了那孟婆汤

    不再记得我是谁

    我还是那个谁

    一如既往的谁

    义无反顾的谁

    不舍不弃的谁

    正文

    童,是阎君的儿子,地府的少君。童的工作是摆渡人,专门渡一些棘手的魂魄。就像眼前这恶灵。

    恶灵,是人们身死时难以咽下的怨气结合煞气化成的,如若在摆渡人面前不听劝阻,害死他人,摆渡人便可不留丝毫情面的将其直接击破,也就是魂飞魄散,不复存在。

    她是被恶灵害死的。

    童做摆渡人以来,她是最特殊的一个魂魄。见到童时,她很温和,并没有童认知中魂魄脱离肉身后的惊慌失措,更没有遗憾,那感觉更像是得到了解脱。而从她的眼神中童读到了似曾相识。

    子时鬼门开,童带她去见阎君。这一路上,却不曾问过她为何自己会觉得她如此熟悉,是否她也有同样的感觉。

    殿内,阎君让童退出殿外等候,之后便问道:”殿下为何人?“判官翻阅着生死簿回道:”禀阎君,此女名为柳慕青,阳寿为二十三年,是被恶灵害死。那恶灵已魂飞魄散。“阎君闻言,心里念着柳慕青的名字,闭着眼思索片刻。

    柳慕青从容的看着阎君,丝毫不惧怕此时身处之地,也不畏惧殿上之人。”柳慕青,你可知自己的身世及自己背负着何种使命?“阎君见状问道。

    “当然知道。”柳慕青平淡回答道,好像她在说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

    阎君闻言有所动容:“那他”

    “他忘记了,这或许是你们干的好事吧。为他好?”柳慕青此时不在是之前的风轻云淡。

    阎君深深叹了一口气,“也罢,你去找他吧,之后的事情便是他的工作。至于其他,你会有机缘知晓。“柳慕青拂袖离去。

    殿门外,童正要推门进去,殿门便打开了,见柳慕青向自己走来,童张了张嘴却不知该从何问起。两人心照不宣的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童便像以往一样,平淡的跟柳慕青讲解被恶灵害死的人,到了这里会在这里被安排做一些工作之后在送去轮回,但如果表现突出,便会接到阎君指派的一些任务,完成后便可回到地府直接做阴差。整个过程童冷漠的态度让柳慕青觉得这地府的冰冷又增加了一倍不止。

    柳慕青在地府的工作是派送一些紧急情报给相关的人员。而这些情报则是从判官那里发放的。那天,童在判官这里又一次的见到了柳慕青,那是他第一次,但他又觉得不像是第一次见到柳慕青的笑容,心里产生了一丝莫名的情愫,很熟悉很怀念。童觉得,那笑容,如沐春风,他从未想过在这冰冷的地府会有什么能让他觉得如此温暖。

    判官见到童,拱手行礼:”少君。“”嗯,判官,阎君有任务给我吗?“童收回目光,问道。”少君,大人是您的父亲,您“判官话音未落,”是吗?原来阎君是我的父亲啊?那我失去的他什么时候还给我?什么时候让我成为你们完整的少君?!“童怒道。是啊,从那个时候开始童的心就被阎君封印了,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童再也不知道何为温暖。

    童再一次问道:”阎君有任务给我吗?“”柳慕青,有没有关于少君的任务?“判官赶忙询问。

    “有,三天之后,带柳慕青去转生殿。”阎君不怒自威的声音想起。

    “阎君!”三人闻声行礼。

    听到这个任务,童的心中莫名的难过,终于他做了一个阎君绝对不会允许的决定。接下这个任务之后,他问判官:“柳慕青今天的工作结束了吗?”判官赶忙说已经结束了。童便带着柳慕青去了连阎君都没有权限过问的地方。

    阎君是地府的主人,是权限最高的人,怎么会有他没有权限的地方?二十三年前,童在渡魂后,被阎君用秘法将童的七情六欲全数封印。为了抚平童的怒火,阎君允诺童可以拥有仅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少君殿。

    少君殿内,童本该平淡冰冷的声音却出现了一丝波澜:“我本该记得你的对吧?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少君殿内阎君都无权过问,你可以放心的全部都告诉我。”

    柳慕青闻言身躯微颤:“不要恨阎君,也不要恨我,我所熟知的你是这世间最美好的存在,即使你是生于这冰冷的地府。”

    童紧扣柳慕青的双肩,情绪在瞬间爆炸,他确定,柳慕青知道所有的一切却不想告诉他,“柳慕青!”

    挣脱童的双手,她着了魔般的用吻告诉他不要再问下去了,良久唇分,童已经恢复平静,柳慕青说:“童,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是的,我们很久之前就认识。可是我三天之后就要忘记你了,就像你忘记我一样,甚至可能再见面后连似曾相识的感觉都不会有了”

    沉默良久,童打破了凝重的气氛,握紧了双拳,像是做了重大的决定:“柳慕青,你以前是我深爱着的人吗?”柳慕青的眼眶仿佛不存在了一般,眼泪决堤了,她不用说什么,童已经明白了。

    那之后,童一直陪着柳慕青工作。

    三天后,童穿着渡魂软甲带着柳慕青去了转生殿。

    在转生殿旁有一颗血红色的树,名为转生树,孟婆在转生树下烹制着孟婆汤。柳慕青在转生树下站立良久,她仿佛回到了二十三年前,“童,这血红的转生树就像你的渡魂软甲一般,散发着鬼魅的危险气息,却又让人无法自拔的想要深陷其中。童,你会等我回来吗”孟婆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柳慕青,随即,又继续烹制着孟婆汤。

    柳慕青端孟婆汤的那一刻,手腕再一次感受到了那来自于他的熟悉的温度,下一刻便陷入那温暖依旧的胸膛。耳畔传来了许久为听过的温柔:“我会等你回来,一定!”童的声音轻柔却似乎也成为了一股强劲的力量,直达灵魂深处,成为了她即使轮回千百次也不会消除的印记,如同伴随着她永生永世的玫瑰胎记。

    喝下孟婆汤,踏上奈何桥,她走了。
欢迎您阅读童此言所写的小说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