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上之臣 第044章 求个答案

作者:青铜穗 类别:玄幻小说
    院里充斥着他的吼声,奇怪的是再也没有人进来。

    他仿佛也意识到了,目光再度带着惊恐地投向杜渐。

    “你到底是什么人?!”

    杜渐笑了下:“一个你就算不交证据,我想给你定罪也还是能做到的人。”

    程啸闻言如同见了鬼,连吞了几口唾液都未曾说出话来。

    长缨也瞅了眼杜渐侧影。

    虽然知道他是有策略的,可这话恐怕凌渊傅容之流在这里,也不敢轻易说出来,做人这么狂妄真的好吗?

    “好,很好!”程啸咬牙挤出两个字,而后大笑了几声,又望过来道:“你们说的都没有错,那账本的确都是记的一些不可告人的黑账。

    “朝廷只管寻地方官缴税,又哪里知道我们的艰难?

    “这些年朝廷为了夺权,看似是文官把政,但实际上武将掌握着军队实力,军门中人索拿强要不说,还时常耀武扬威,我等若是不生些主意来填补这个漏缺,来日岂还能有活路?!”

    “别强辞夺理了行吗!”长缨略有不耐,目光往廊下一扫,又漫声道:“对了,程大人若死了,这些花可怎么办?”

    程啸闻言怔住。

    “爷!南康卫谭绍带着兵马往长兴来了!”

    恰在这会儿,门外忽有陌生的面孔进内,到了杜渐跟前俯身禀道。

    程啸面肌又是一抖,忽然瞧准了一旁在太湖石,奋力往前一扑!

    杜渐眼疾手快,飞身扬掌将他一拍,随后道:“传大夫!留活口!”

    传话人随即远去。

    程啸虽自戕未遂,但仍被杜渐这一掌打中了侧背,吐出血来!

    动静传到了院门。

    闻知音讯的程夫人早就因为程湄的夜出而未曾就寝,此时更是按捺不住地来到了门口,无奈被杜渐带来的人拦住,惊惶得失了方寸。

    再听闻程啸出事,便尖叫着要扑进来。

    杜渐索性拉着长缨退开,由着他们去呼天抢地!

    “姑娘!”紫缃冲进院门,径直扑过来:“您没事,太好了!”

    这里刚说没几句话,紧接着门口又有一大片紧密脚步声由远而近地响起,又有喝令包围全府的宏亮嗓音夹杂其间,很快院门口就出现了大批将士,为首的悍将身披银甲,威风凛凛如同天神降临。

    “末将见过将军!”

    长缨连忙上前见礼。

    谭绍看了她一眼,点点头,然后走向倒地的程啸那边:“怎么回事?”

    “程啸闻知罪行败露,方才自行扑过来寻死!”长缨跟上去。

    谭绍环场看了看,再看向正瞪大眼急呼吸的程啸,起身道:“抬下去!即刻封锁各处府门,将程啸一家及所有与案人员押解起来待命!”

    杜渐趁着人多退出院子,长缨只觉身边人影一闪,已不见了他影子。

    ……后面这半夜注定忙碌。

    长缨跟随谭绍前后讲述事件所有细节,以及又引路前往镇海帮老巢捉拿匪首。

    又因之这里头涉及的还是太子与皇帝的夺权之争,很多事情还得多做遮掩,以免撕出的窟窿超出了他们的应对范围。

    很明显,程啸此案他们只能上报他勾结匪徒合谋私吞官银,而不能直指他是为背后的主子做事。

    上面若心想查,自然会传人进京顺藤摸瓜,若是不想查,那么你一个小小的卫所就敢指控太子私吞官银,显然是不想活了。

    “这事办的不错。”辰时末刻将属们聚在偏院里用早饭,谭绍对左侧坐着的长缨这么说,“看来我们沈将军对捕捉敌情还是很敏锐的。回去给你记个功!”

    难得向来严肃的谭绍今日还开起了玩笑,大伙都很放松。

    而长缨却知道,作为卫所长官,作为军人,此时此刻他又怎么可能心情不好呢?

    不说别处,只说湖州这片,匪情屡杀屡有,地方官员敛财无度,与匪徒勾结谋朝廷的钱财,拿的却是卫所将士们的性命去拼!

    这回终于把程啸给端了,还撕出来这么一桩丑闻,总算也是为昔日为剿匪出过血受的伤的将士们出了口气,这个时候心情不爽,又什么时候才爽?

    等到她忙完到达杜渐院子里时,已经是暮色四合之时。

    杜渐在擦剑,看到她进来时没多在意。

    “恭喜你啊沈将军,又立了一功。”

    长缨没回话,倚在墙上望着他:“账本还是没拿到,你怎么办?”

    杜渐往剑刃上吹了口气:“虽然有些遗憾,但是托你的福查出了这批官银,也不至于无计可施。”

    长缨笑了下,忽然散开盘着的手,自袖子里取出一小卷布帛。

    “什么?”杜渐疑惑。

    “你要的账本。”

    杜渐目光骤凝,接过来打开。

    看了几眼他又迅速合上!

    布帛上写满了字迹,一笔笔记录的全是江南道参与过与海盗勾结的账目,上面不止有各经手人的印戳,还有倭寇那边的落款及指印!

    杜渐凝视她半晌,放了帕子:“你怎么找到的?”

    长缨望着庑廊下几株油绿发亮的花苗:“程啸其实并不懂养花。他的兰花水浇的太多,我总是很奇怪它为什么还会那么油亮茂盛。

    “后来我忽然发现,他养的并不是同一株兰花,这就值得深思了,不懂养花还一直养花,还总养同一个品种,总像是在掩饰些什么。

    “昨日我与他出了书房后,又倒回去看了看,这一看就发现,花盆底下还有道暗格。”

    杜渐看她半日,忽然想起来她出身贵族,又曾在凌家度过了锦衣玉食的十年,于内宅消遣的事务上成了行家多么合理。

    他抻了抻腰:“为什么要给我?你若自己呈给朝廷,也许官职连升三级都有可能。”

    “我知道。”长缨点头,“但若没有根基撑起这官位,我便总有一日会摔下来。

    她毫无背景,一切靠赤手空拳打下来,若是爬到高位就是胜利,那她何必这么拼搏,努力赚钱掷银子走后门就行了。

    杜渐扭头看向她,暮色下她半阖的眼睫糊成一片阴影,那意境却如水墨,越显幽远。

    “行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她直起身,“之前劳烦你给我解围,这就是我答应给你的交代。”

    她与他又不曾有什么特别的情谊,当时情况下为了给自己多争取一份保障,便让紫缃递了纸团儿给他,上面写的就是事后会给他个交代,如此才能将他请动。

    不然的话,他一个让她“好自为之”的人,平白无故为什么要去救她?

    杜渐对她这番心思不置可否。

    见她走到门槛,他又道:“沈长缨!”

    长缨在门下回头。

    他走到身边,手里攥着不知什么时候拿出来的印泥和白纸,然后不由分说捉起她手指压在印泥上,然后逐个地往纸上印去。

    一连十个,动作又快又利落。

    长缨一头雾水:“你这是做什么?”

    杜渐叉腰勾唇:“求个答案。”
欢迎您阅读青铜穗所写的小说裙上之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