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狠妃 第二十二章 赏花宴

作者:樱染星河 类别:玄幻小说
    李溪带着逸萱穿过花园,七弯八拐的,来到一处非常幽静的院子。这院子的外面是一片竹子,里面是一片桃花,桃花中间有一间竹屋,竹屋旁还有一个简单的练武场。李溪拉着逸萱走到竹屋旁,她放开逸萱的手,拿起旁边的铁锹往竹屋的另一边走去。

    李溪走到一颗桃花树旁,蹲下用手摸了摸,然后就挖了起来。丫鬟见了,“小姐,你别挖了,待会儿少爷就该回来了。”

    李溪瞅了她的丫鬟一眼,“要么帮我挖,要么闭嘴。”说完后接着挖。那小丫鬟没办法,跑去找了个铁锹,帮忙挖了起来。

    李溪做什么,逸萱也不好阻止,毕竟这是她自家,只是怎么看,都像是她趁着她哥哥不在,偷她哥哥的酒喝!

    没过多久,李溪就挖出了一小坛子酒,她拿秀娟把它擦拭干净,如获至宝般抱在怀里。

    她抱着酒走回逸萱身旁,“如若不是你,我都不敢在来这里来,你算是给我壮胆了。”

    李溪一手抱着酒坛,一只手拉着逸萱,往竹屋里走去。竹屋里样样俱全,有一个写作画画的书桌,还有一个竹桌,靠窗的一旁摆着一个大书架,窗子的另一边有个矮几,上面放着一架琴。逸萱坐在桌前看着这竹屋内的装饰,一会儿,李溪就抱着她洗干净了的酒坛回来了。

    李溪来到桌前坐下,打开酒闻了闻,嗯!没问题,然后她给她自己和逸萱一人倒了一杯。

    “你不知道,我哥哥可小气了,他埋了那么多果酒,可每次让他给我点,他都不同意!你尝尝,如果觉得好喝,我待会儿给你挖两坛带回去!”李溪对着逸萱抱怨着。

    “还是算了吧!这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的,我觉得好就行了!”李溪把酒杯端起来又嗅了嗅,怎么感觉倒出来就没酒味了呢!

    她又轻轻抿了一口,砸吧了几下嘴,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歪着头问道逸萱,“你有尝出什么味道吗?”

    逸萱听到李溪问她,也端起来尝了尝,“没味道,感觉像白水!”

    李溪又尝了两口,眉头皱得更深了,“我也没尝到一点酒味,好像真的是白水!”

    逸萱不好再说什么,把手中的酒杯放下,就在这时,从窗外飞进一粒石子,正要打在逸萱的后脑勺上,逸萱本能反应,一个旋身,便把那颗石子夹在了手指,目光有些凌厉的看向窗外。

    李溪吓得捂住了嘴,连忙站了起来,歉意的看着逸萱,“哥,你差点打错人了!你没事儿吧!有没有打到哪里?”

    逸萱把手中的石子扔掉,笑了摇头,“我没事,毕竟我爹是将军嘛!”

    李大少爷以为坐在窗边的是李溪,才想着小小教训一下,谁曾想打错人了。虽然最后并没有打到,但就算这样,李大少爷李晨也还是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他急忙走进屋,正好看见逸萱扔掉手中的石子,阳光透过窗照射在她身上,在她周身晃出各色光晕,还有她浑身那无意间散发出来的王者气息,让人觉得她高不可攀。李晨立马走上去,辑礼道歉。

    “李少爷不必如此,我并未受伤……”逸萱起身看着李晨回应着。

    “哥,你太过分了,不就偷了几次你的酒喝吗,你现在居然拿水骗我,还对古小姐出手,我要告诉娘亲,哼!”

    李晨看着自家妹妹这样,又看了逸萱一眼,再次对逸萱辑礼道歉,然后对着自家小妹说道:“那可不是一般的水,那是我去年收集的桃花晨露,本来打算拿来酿酒喝的,一直没时间,现在你喝了半坛,你还想怎样?”

    嗯!桃花上的晨露,不是白水?那还好,李溪又看了逸萱一眼,“那你去挖几坛果酒出来,给萱儿赔罪。”

    李晨看着逸萱,连忙回应道应该的,应该的,然后吩咐小厮去挖五坛果酒出来。很快小厮就抱着酒坛进来了,李溪一看见就把酒坛抢过去打开闻了闻,很显然,是怕再次上当。

    李晨看着自家妹子那样,很是无奈,只觉得今天他的脸算是丢尽了,他有那么小气吗?然后自己又在心里默念到,忍忍吧,没事儿的,这是他亲妹子,是他的亲妹子。

    李溪拉着逸萱往回走去,快未到花园,就听到花园里传来的热闹声,李溪停下脚步望着逸萱道:“这四坛酒你让你丫鬟先拿上马车,这一坛我们待会儿喝。”逸萱便让水儿和李府的另一个丫鬟把其余四坛酒拿去了马车。

    花园里,那群大家闺秀们正在玩投壶,见着她们过去,李怡迎了过来,“你们去哪里了,好半天没看到你们俩了!”

    李溪把手中的酒坛拿出来晃了晃,“去找哥哥要了一坛果酒,大家都来尝尝!”玩了半天,大家也都有些乏了,听说有果酒,都坐了过来。酒坛子不大一人就只有一杯,还没喝过瘾就已经没了,但大家都对果酒赞不绝口。喝了果酒后,大家用了些糕点,又聊了一会儿,见时辰不早了,就起身告辞了。

    护国公府钱,李溪拉着逸萱的手依依不舍的,“过几日,我去找你玩,还有啊!你要常常梦到我。”逸萱对于李溪的话,都微微一笑,并未回答。在门前笑闹了一会儿,逸萱才坐上马车离开。

    回到府里,逸萱让水儿把其余三坛酒抱会了凌烟阁,她自己抱着一酒坛去了樱花院。樱花院内,安氏正在绣一直老虎鞋,那老虎憨憨的,甚是可爱。“娘,护国公府小姐送了我几坛果酒,味道很不错,我给您拿来了一坛,我问过翠柔了,她说果酒喝些是没什么事的。”

    安氏看到逸萱过来,就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听到她说的话,忍不住戳了戳她的脑门,“你啊,总是这般毛躁,什么时候才会收敛点,今天怎么样,玩得可开心?”

    “我只在你们面前这般,外人面前,娘放心我有分寸的!”接着,逸萱便安氏出去散步,几乎每一天逸萱都要过来陪安氏散会儿步,等安氏犯困不想走了,逸萱便会把安氏送回樱雪院,然后自己回凌烟阁,今天也不例外。逸萱回到院子后,突然想弹琴,就让墨儿把她的琴拿来,在房间里谈起了琴。又去给逸萱端了些水果点心回来,刚把东西放下,墨儿就吓了一跳,她正巧看见睿王和一个黑衣人跳了进来,睿王靠在窗户上好整以暇的听着她弹琴,他来得悄无声息,他已经在这有一会儿了,她也没有发现房间里多了个大活人。

    墨儿看着逸萱还若无其事的弹着琴,忍不住提醒道,“小姐,有人来了!”因为墨儿只听说过睿王,但没见过,所以她不认识,也不知道这人就是传说中的睿王,她也没想到逸萱会和睿王有关系,自然也就没往睿王头上想。

    逸萱自然知道有人,只是已经习惯玄翊的突然出现,突然消失,所以有人来她并未停止弹琴,还想着等这一曲弹完,在和玄翊聊,没想到墨儿这丫头沉不住气,先开口了。平时不很沉稳的吗?今天怎么就沉不住了呢!逸萱依然若无旁人的弹着,当她把一曲弹完,便想回头问问玄翊,觉得她的琴弹的如何。谁知一转身,看到的是一张银色的面具,所有的动作都僵住了,随有立马恢复正常,“不知睿王殿下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睿王慢慢得走了过来,一步步的靠近逸萱,在离她很近很近,仿佛一低头就能亲上逸萱的位置停了下来,因为睿王带着面具,逸萱看不清他的脸色,一时也无法知道他在想什么。睿王看着这个抬起头直视着他的女子,没有害怕,也没有惊慌失措,“受兄弟所托,给古姑娘送书,玄!”说完,睿王便自行去桌子旁坐下,倒了杯茶,喝了起来。而那叫玄的黑衣男子把书放在桌上,又站回了睿王身后,从始至终,一言不发。

    “墨儿,去拿坛果酒来!”逸萱也坐回了桌前,兄弟?送书?玄翊!没想到堂堂睿王,既然和江湖之人是兄弟,就是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认识的,不过,玄翊是出什么事了吗?不然为何会让他送来。

    “他出什么事了吗?”逸萱还是打算问一下,毕竟认识也这般久了,算是朋友了吧!突然间不来,她还真有些不习惯。正在这时,墨儿将酒拿了进来,随便还有两个小炒。墨儿把酒给他们斟满,就站在逸萱身后去了,在她眼里,不管小姐做什么,都有小姐自己的道理。而逸萱则是在想,为何睿王和玄翊身上的气息这般相似。

    “你这是在关心他?放心好了,他没事,只是今天有事要办,不方便露面,我和他亲如兄弟,不分你我,所以他的事就是我的事!”睿王想,如何讨得佳人欢心,才能将其娶回家,这是个很大的问题,他得好好研究研究。

    睿王那几句话,让逸萱心里闪过一种异样的感觉,但是一闪而逝,让她抓不住,她也就没有纠结了。她也没有回答睿王的话,睿王也不恼,他们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喝着酒,谁也没有在说话,等把酒喝完,逸萱头已经有点晕了,虽说是果酒,但喝多了也会醉人。墨儿把逸萱扶上床躺着,回头已经不见了睿王他们的影子。

    玄看着这个今晚莫名心情很好的王爷,从将军府出来,王爷嘴角的笑就没散过,这一切都和将军府的小姐有关,看来,他们快有王妃了了。可是……大家闺秀会不会太弱了啊!不过没关系,只要王爷能开心,保护王妃他们还是没问题的。
欢迎您阅读樱染星河所写的小说邪王狠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