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狠妃 第二十章 送人来了

作者:樱染星河 类别:玄幻小说
    看来表姐和这个楼瑾是两情相悦的,只过不最后因为她,他们才不得已分离了的。

    不知道前世楼瑾知道表姐死在皇宫,还是以那种屈辱的方法死去,他会发疯成什么样。前世的他,应该是恨她的吧,如果没有她,他就能和表姐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等所有的菜都上齐了,所有人都落座了。逸萱的左边坐着安灵儿,右边,则是那尊大佛,睿王。

    大家开开心心的用完饭之后,自然高高兴兴的准备离开了。

    因为安墨在,安灵儿便和安墨一同回去了,逸萱便自己坐上马车回去,只是在上马车前,逸萱总感觉有道目光看着她。

    她顺着那目光看去,竟然是睿王,!而这时,睿王看见逸萱看了过来,目光并未躲闪,反而对着逸萱微微的点了点头,嘴角还带有浅淡的笑容,虽然非常浅,但还是迷了人的眼。

    逸萱快速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睿王的魅力,逸萱从来没有怀疑过。想起前世那风华绝代,绝世独立的样子,就算他带着面具,看不到他的脸,却依然让逸萱终身难忘!

    马车行驶途中,逸萱感觉一阵淡雅的花香划过,她透过帘子向外看去,赫然是那睿王殿下,对方也正回头看向他,逸萱也不知怎么的,就避开了。或许是觉得对方的那双眼太过深邃了吧,总感觉能把人吸进去似的。

    听说酸的可以减孕吐,逸萱便在回去的途中,高高兴兴的买了东西回去,回去后逸萱就直接去找安氏,只是看到屋子里的人,逸萱的先顿时一沉。

    前世这两人是娘亲去世后才来的,最后其中一人还成了爹的人。

    脸上的笑容敛了敛,逸萱假装不认识她们,开开心心得就走了进去,“娘,我回来了!”

    “呵呵,萱儿回来啦?”安氏看着逸萱回来了,就开心的笑了起来,只是眼底,多了一份忧虑。

    “是啊,娘亲,我还给你买了酸梅糕,酸果,你尝尝看,好不好吃!”逸萱选了一个酸果,递给了安氏。

    安氏开心的接过逸萱手里的酸果吃了,脸上尽是满意的笑容,“好吃,很好吃,萱儿怎么会想起给我买这个啊?”

    “娘亲这些日子总是吃不下东西,就算吃下一点点,也都吐了,我听安嬷嬷说酸能减孕吐,所以就去买了!”

    “乖,萱儿真乖!”安氏摸了摸逸萱的脑袋,看着女儿越来越懂事,安氏很高兴。

    至于眼前这两人,她从来不放在眼里,她还是相信相公的,如果他做不到,辜负了她对他的信任,那她也没必要为他伤心或留下。

    “嗯!对了,娘,他们是谁啊?”疑惑的看着面前的两人,逸萱当然知道她们是谁,前世的时候,娘亲去世没多久,祖母说爹爹没有个贴心的人伺候不行,就送来了她们,最后……

    没想到,这一世娘亲和肚子里的孩子都在,这些人还是来了,看来有些事情还是没能改变。

    不过,她们来她不能改变,但她们的去处她肯定能改变,她不会让她们胡作非为,破坏爹爹和娘亲的感情!

    想到这里,逸萱的笑容更大了,笑容里不自觉的带来一丝冷意;被她盯着的两人,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

    “哦!她们是你祖母派来照顾我的人,我怀着身子不方便,特意拨了过来照顾我的!”安氏跟逸萱解释道,但她觉得这两人都不是安分之人,但是女儿还太小,安氏不想逸萱为了这些事烦恼。

    “呵呵,祖母对娘亲可真好!”虽然祖母是好意,可是经过了前世今生的逸萱可是知道,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人!

    “母亲对我,自认是极好的!”虽然婆婆对她很好,但总觉得他们大房人丁单薄,再加上只有一个妻子,不肯纳妾,外面的人都说爹爹惧内。

    祖母一直觉得这对爹爹的名声不好,一直希望爹爹能纳妾,就算是通房,祖母也是接受的。

    “呀!娘,那个姐姐可真漂亮啊!”看着喜儿,逸萱想到这个人前世的所作所为,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前世就是这个人,在爹爹承受丧妻丧子之痛,无暇顾及事务,沉浸在自己的悲伤自责中,钻着空子,爬上了爹爹的床,以至于后来……

    “她啊,叫喜儿!”听到女儿的话,安氏认真的看了喜儿几眼,发现对方眼角自带着一股媚色,看来,要防着些才是。

    “哦!原来是喜儿姐姐啊,喜儿姐姐真漂亮!”逸萱看到自己的话引起了安氏的注意,就放心了。

    这个喜儿可是个有靠山的人啊,不然前世,他们整个将军府全部灭门,她和她女儿却活的好好的,最后还进宫做了皇妃。

    安顿好几人,安氏也有些疲惫了,逸萱见了,便找了个借口离开,让安氏好好休息。

    逸萱也回了凌烟阁,回到了院子,逸萱便吩咐墨儿和水儿在门口守着,别让任何人打扰她。

    逸萱一进屋里,就把挂在腰间的玉佩取了下来,“喂喂……出来出来,找你有事,快点。”

    “我的大小姐,我听到了,别敲,别敲,行不行,说吧什么事,有吃的吗?”若尘幻化出来,他饿了,要吃东西。

    “等着!”逸萱走到门口,看见墨儿和水儿都在绣东西,这两个丫头没事就绣东西,不知道这次又在绣什么。

    “墨儿,你去小厨房做碗素面来,多做点!”逸萱想了想,还是多点比较好,男子比女子吃得总是要多一些。

    “是,小姐!”

    逸萱又把们关上,回到桌前,“好了,我问你,为何我的血能解百毒?”

    “这我怎么知道,你的血生来就能解百毒的,我不清楚,你自己的身体你不知道吗?”

    对此他也觉得很奇怪,虽然他很多事都忘记了,但他却很清楚的知道。

    这解百毒之体,应该是凤主才对,凤主是天下之主,应该不会这般弱才对。

    “我也不是很清楚,而且我家里人都不知道,我娘中毒时,我放血给她,她比我知道时还震惊,而我之所以会知道完全是意外!”

    她是前世在战场上,一个将领身中剧毒,所有军医都判除他死刑,她舍不得这么好的将领就此陨落,便亲自给他配了药煎给他,在弄药时,她不小心划破了手指,血滴在了药炉里。

    那药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解毒药了,她很清楚不是药的原因,是以,她还用小动物做了实验才得以证实。

    所以前世,柳初夏也是给她下过毒的,只是她百毒不侵,而柳初夏却认为是她运气好,躲过了而已。

    “咚咚咚!小姐,素面好了,我给你端进来吗?”就在这时,门口响起墨儿的询问声。

    若尘听到声音,正准备变回玉佩,但逸萱阻止了,“没事,进来吧!”

    墨儿听到逸萱的话,就推开门把素面端了进来。

    看见桌旁坐着一个人时,怔愣半晌,然后平静的将素面放下,站在逸萱身旁。

    “哎!美人儿,你这丫鬟不错啊!”若尘看着这个只是楞了一下,便接受了他存在的小丫头,有些惊讶。

    “吃吧,吃了做事!”逸萱则只是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便低着头继续看书。

    若尘两三下便吃完了,“说吧!要我做什么。”

    “墨儿,过来坐下!”逸萱吩咐着。

    “从现在开始,你教她医术,把你会的,都教给她!”逸萱需要一个人替她打进皇宫。本来打算让莫净白去的,但她不会医术,又不能暴露若尘,只能从身边人下手了。

    “墨儿,我瞒着家里人开了一间药铺,需要人去打理!”逸萱说完这句话,便不再言语。

    房间里顿时只剩若尘的讲解声和墨儿的提问声,还有逸萱的翻书声。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左右,房间里突然多了一个人。

    “你来了?今天不忙吗,比往常早了些。”逸萱看着突然出现的玄翊,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啊!红烧肉,我的红烧肉来了!”若尘看到玄翊来了,就丢下了墨儿,直接跑了过来。

    墨儿也放下手里的书,走了过来。

    看着玄翊手中的食盒,墨儿对着玄翊福了福身,“公子!”然后接过他手中的食盒,一一的摆放好。

    “怎么每次我来,你都在看书啊!你都在看些什么?”玄翊拿过逸萱手中的书看了一下。

    “游记,这有什么好看的?”写的都是些山水之类的,没什么特别的啊!

    “没什么,就是无聊,打发时间的!”逸萱现在没事儿就看书,看到书就忘了时辰。

    “嗯!下次我给你带些有趣的书过来,今天带了你喜欢吃的桂花鱼,尝尝!”说着,就往逸萱的碗里夹了好几块鱼肉。

    “墨儿,你也坐下吃点吧!这里没有外人,没关系的!”逸萱突然对墨儿说道,这么晚了,多多少少有点饿,吃点东西也好。

    “是,谢小姐!”墨儿也不矫情,直接就坐了下来。

    难怪,她总觉得小姐最近似乎圆润了不少,她还觉得疑惑呢!原来小姐每晚都有用宵夜,只是她们不知道而已。

    吃好之后,玄翊就该走了,逸萱将他送到窗户边,“路上小心!”

    “嗯!”玄翊笑了笑,便跳出窗户离开了。

    若尘也变回了玉佩,墨儿看到若尘变成玉佩还揉了揉眼,以为自己眼花了,刚刚可是一个人站在这里啊!

    “呵呵!好了,别揉了,你没看错,他就是一块玉佩,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收拾好了就去休息吧!”逸萱看着墨儿的举动,一阵好笑,说完之后,逸萱就爬上床休息了。

    而墨儿觉得,今晚发生了太多的事,她需要好好睡一觉,冷静冷静。

    另一边,玄翊除了逸萱的屋子,便往暗阁走去,想到刚刚临走时逸萱说的话,玄翊就微微笑了笑,虽然只是扯了一下唇,但他的暗卫可看得一清二楚。

    “主子这般开心,可是古小姐说了什么?”玄翊身旁的黑衣人问道,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主子笑,刚开始他还以为眼花了呢!

    “嗯,还不错!”玄翊说完就消失在了原地,而一却楞了,主子刚刚没反驳。
欢迎您阅读樱染星河所写的小说邪王狠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