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狠妃 第十六章 会说话的玉佩

作者:樱染星河 类别:玄幻小说
    逸萱一直看着医书,感觉收益匪浅啊!但现实中却是作用不大,对于不懂医术的她倒还行,但懂医术的就不行了,这就是普通的病和治的方法,不堪大用。

    “小姐,夜深了,该歇息了,你也看了很久了,明天再看吧,太晚看书眼睛容易坏!”墨儿走进来劝着逸萱,小姐从回来就一直在看书,到现在都没有要停的样子,所以她才进来劝。

    “哦!这么晚啦!我在等等,你们先去歇息吧!不用服侍我了,我一会儿就睡。”逸萱回头看了看沙漏,确实不早了,就算她不睡,也不能让丫头陪着熬夜,反正她也没什么事要她们做了。

    “是!”看着逸萱没有休息的打算,墨儿也不在劝,现在小姐想做什么,一旦决定了,谁也劝不了,退出房间后,墨儿把其他丫鬟都打发下去休息了,她在门口侯着,等小姐看累了,饿了,她还能帮小姐准备宵夜。

    房间里,逸萱看着医术烦恼着,“怎样才能提高医术啊!这医术上的外面大夫都会,没用啊!根本没办法让净白扬名!”逸萱一个人嘀嘀咕咕的,满脸的烦恼。

    “想学医,我会呀!我会的他们都不会,保证绝世无双!”正在逸萱烦恼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即使逸萱多活了一次,也被吓了一跳。

    “谁?是人是鬼?给我出来!”逸萱马上弹了起来,刚所有的疲惫感都给吓跑了,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左看右看 到处都找了,什么也没看到,难道刚刚她出现错觉了。

    “你找什么?我就在你怀里啊,你得把我拿出来不是!”就在逸萱以为自己出现错觉听错了的时候,那个声音都突然冒了出了。

    它说它在她怀里,她把怀里的东西都掏了出来,一个钱袋,一条丝絹,一个墨笛,还有块玉佩,这些东西可不像会说话的啊。

    “啊!舒服,有呼吸到新鲜的惊奇了,就是,好饿呀!”逸萱正聚精会神的看着这四样东西的时候,突然,那玉佩自己跳了起来,把她吓得够呛,还说饿了?这是什么鬼东西。

    “喂!你是个什么鬼?待在玉佩里做什么?”逸萱看着那块玉佩道。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连块玉佩都能说话了。

    “哎!你会不会说话,什么叫鬼,想我这样风流倜傥,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美男子,怎能用鬼那般丑恶的东西形容,那东西,给小爷我提鞋都不配。”那玉佩听逸萱说它是鬼,它马上就跳起来指责逸萱。

    “那好吧!你不是鬼,那你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在玉佩里?”逸萱看着这个自恋的玉佩,颇为无奈的问道。

    “喂!你怎能用东西二字形容小爷呢?小爷我不是东西,哎!不对不对,小爷我是东西,也不对,也不对,小爷我……算了,告诉你吧!小爷我是灵,不是小爷躲在玉佩里,是小爷本来就是玉佩衍生出来的,剑,有剑灵,玉,自然也有玉灵咯!”玉灵好心的和逸萱解释道。

    “那你叫什么名字,能不能出来。”逸萱好奇的问道,总不能以后叫他喂!嘿!那个谁吧!

    “名字?我没有名字,我们都统称为灵,我可以化形,可是只能维持一会儿。”名字?他记得以前他有过主人,主人也给他取过名字,但是他忘了,以前的事他都忘了。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在里面待了很久很久了,他在等他的主人,虽然他不记得谁是他主人,但他相信,他一定会等到主人的。

    “那我给你取个名字吧!就叫……若尘,这个名字怎么样!”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名字自己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

    窗外,突然传来了一阵轻咳声,有些熟悉,有些陌生。

    逸萱转头妄想窗外,就见一身着玄色锦服的男子跳进闯来,身姿矫健,冷酷和邪魅,本不应该综合在一起的词语,被他展示得淋漓尽致,一双眸子让人目眩神迷,正是这玉佩的主人。

    你怎么来啦!我记得我没有吹笛子吧!

    “啊!红烧肉,叫花鸡,红烧肉,红烧肉……”那男子还未回答逸萱,若尘便化形了,就差扑上去了

    听到落尘的话,逸萱果然看到那男子手上有个食盒。

    “这是来送餐的啊,你知道这货会饿?”逸萱有点疑惑了,这人送的东西真奇怪。

    “嗯!还有些素,你也可以吃些!”那男子把食盒里的东西一一摆了出来,两副碗,三副筷子。

    逸萱也不客气,直接就吃了起来,正好她饿了。

    如果逸萱和那男子是优雅型的,那若尘就是粗鲁型的,三下五除二的就解决完了。

    吃完东西后,那男子对着逸萱说道,“以后把他挂在腰间便可,但是让他换个颜色,这颜色不安全。”

    “好!”逸萱虽有疑惑,但也没有多问,反正她怎样都无所谓

    若尘看着那男子撇了撇嘴,切!小气的男人,他又没对她怎样,小爷可是很有节操的人。

    “美人儿,你喜欢什么颜色,只要你喜欢,我都能换。”

    “你自己看着办吧!根据每次的衣服颜色搭配,这样也方便,还能每天都带着!”

    “好!没问题,那你们聊吧!我先休息啦!”若尘打了个哈欠,就又变回玉佩样子了。

    “你身体可要紧?”逸萱看向这个脸色还微微有些白的男子,感觉他很容易受伤,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

    这句话让男子一怔,也许是没想到逸萱会关心他吧。

    “没什么了,只是刚解完毒比较虚弱而已,其他都还好!”男子平静的回答道。

    “那你上次在竹林是因为什么中毒啊!没见有伤口啊,感觉你像睡着了似得!”

    “那次是意外!”

    看他似乎不愿多说,逸萱也不在多问,毕竟这是别人的事,她就是随口一问,并不在意。

    “那你这么准时送吃的过来,是他每天这时候都会吃东西吗?”没办法不疑惑,简直太准时了,若尘刚说饿,他就来了。

    “你不知道他不是普通玉佩!”

    所以……因为我不知道,不会给若尘准备吃得,他才来送的?

    “他是每天都要吃?还是吃一次隔一段时间在吃啊?”他若每天吃,那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让他吃到东西。

    “他和正常人一样,吃喝拉撒睡一样不少!”

    那她得想个政策了,她用膳的时候都有人伺候着,不可能叫他出来光明正大的吃。

    只吃糕点也不行,吃不饱啊,拿进来墨儿会问,不拿进来用没法让他吃,还吃红烧肉这么油腻性的食物。

    “以后没有必要,暂时别去惹那定王了,那人阴邪狠毒,容易送死!你要是和他有仇,我可以帮你,别那么鲁莽!”逸萱突然想到这人那日中毒的样子,好心提醒到。

    能从秦鸿飞手上逃脱,说明此人武功极高,以后有个武功高强的人帮忙,那就轻松多了,所以她不希望这男子死得太早。

    上一世怎么没听说有这么一个人啊!武功高强,长相俊美,还是秦鸿飞的敌人,没道理她不知道啊!

    这只能说明,这男子前世并不存在,是今世才出现的。

    这是不是说明,历史改变了,前世发生的那些事,也会有所改变,看来,她以后得更加小心才是。

    这男子没想到,她不但关心他,还说要帮他,不是说她喜欢那人吗?

    这古家小姐真奇怪,就好比之前和现在。

    在马车里挟持她时,她不但没吓得大叫,还及时阻止她侍女出声,然后很平静的帮他解围,解毒,包扎伤口!

    就他现在突然出现在她闺房,她依然平静如水,还和他闲聊。

    有趣!真有趣!这可和外面的传闻一点都不相似啊!而且差别很大,果然,传言不可信啊!

    “玄翊,我的名字!你休息吧!”男子突然强制逸萱抬起头看着他,说完就跳窗离开了。

    玄翊走后,逸萱连忙双手捂着脸,只觉得自己的脸都能煎蛋了,她两世加起来,都没有刚刚一瞬间那么花痴过。

    不过还好,还好他走了,没看到就好!也不能怪她花痴。

    秦鸿飞容貌俊朗,无人可出其右,她见惯了他那张脸,还没被别人惊艳到过。

    但是方才,玄翊的容貌如画,漂亮得根本就不是真人,这种容貌,根本就是超越了一切人类的美丽。

    还有他的厚重,内敛,沉稳,还带有一点邪气,那一瞬间,看得逸萱的心都漏了几拍。

    逸萱深吸几口气,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然后走到门口,“墨儿,去休息吧!我睡了!”

    “小姐,我服侍你吧!”墨儿走进来,把逸萱头发打散,服侍逸萱休息下,就走至外间榻上休息。
欢迎您阅读樱染星河所写的小说邪王狠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