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狠妃 第八章 中毒

作者:樱染星河 类别:玄幻小说
    回到院子后,逸萱便一直站在院子里看着天空出神。翠竹笑着看着逸萱:“小姐在看什么?”

    “只是在想,人人都说野兽险恶,会吃人,可谁又知道,真正险恶的事人心。”逸萱轻声道。

    逸萱又发了好一会呆就回房间了,“翠柔,你进来一下,翠竹守在在门口。”

    逸萱吩咐好所有事就爬上床休息了,上半夜,逸萱睡得不是很安稳,总是梦见秦鸿飞和柳初夏,还有那黑漆漆的密室,在梦中,眼泪湿透了枕巾。

    到了下半夜,她又梦到少时,有一次爹爹和娘亲都回来了,爹爹带着他们一家四口上街,逸萱要吃糖葫芦,娘亲觉得她年纪太小,容易吃坏了牙,不许她多吃,逸萱就背着娘亲,缠着爹爹,一声声软软糯糯的叫着爹爹。

    最后爹爹心软,偷偷的又给他买了一串,高兴的她那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眯成了小月牙。

    不过,刚刚舔了两口,娘亲就发现了,嗔怪爹爹道:“好啊!你们都不听我的话了,你知不知道小孩子吃多了糖,牙齿容易坏,你还敢背着我给她买,今晚你睡书房。”然后娘就抱着她,另一只手拉着大哥走了,爹爹一脸苦逼的跟在身后,不敢再随意搭话。也就是那会儿,传出来,爹爹宠溺妻子,疼爱子女,让其他夫人个个羡慕不已。那会儿他们一家其乐融融,天伦叙乐。她回过身……

    就被翠柔给摇醒了,“小姐,该起床了”

    她这才发现,天已经大亮了。想到方才被翠柔搅了的美梦,颇为不快,但一想到今天要做的事,那点不快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起床洗漱完毕后,她就急匆匆的往樱雪院跑去。

    樱雪院内,安氏也刚刚洗漱完,桂嬷嬷陪站在一边。

    逸萱快步上前,扶着楚氏,歪着脑袋说道,“母亲,我是来你这用早餐的,母亲不会嫌弃我烦吧。”

    安氏用手戳了戳她的脑门,笑道,“怎么会呢,至从身子不好之后啊,我不能陪你爹再去边关,也鲜少出门,这段时间在屋子里闷着,也是很无聊啊。”

    也许是因为有人陪着,心情就好了,楚氏比平常吃得要多一些。逸萱看楚氏吃得差不多了,

    在没人注意的时候,逸萱吃下了一颗药丸。片刻钟,药效便发作了,“娘,我头晕。”逸萱有些虚弱道。

    站在一旁的桂嬷嬷快步上前扶住逸萱,安氏看着逸萱小脸苍白,“萱儿,你怎么啦?快把小姐扶进我房里。”

    “翠柔,快来看看,萱儿这是怎么了。”把逸萱扶进屋里躺下后,翠柔就上前给逸萱切脉,可是翠柔切脉后,表情慢慢的就变得有些古怪。

    怎么不古怪,这药是她亲自研制出来的,还有谁比她更清楚。可是…好端端的,小姐为什么要装病呢?

    逸萱早已看出翠柔的疑惑,可很多事情她并不想解释,“什么都别问,出来娘亲和你,让所有人退出去,然后让翠竹在门口守着,不准任何人靠近。”

    翠柔为人医者,脾气温顺,心思玲珑剔透,只醉心研究医学,对于逸萱的要求从来不会有异议。既然小姐都这样说了,她也就不在多问。

    翠柔照着逸萱的话安排好,又进来给逸萱吃了解药,过了片刻,逸萱就恢复过来了,除了脸色还有些苍白外,便没什么事了。

    “我没事儿了,你去给娘亲看看吧,看看娘亲的病有没有办法治好。”逸萱坐在一旁看着楚氏,其实他早就看出来,娘亲的脸色比前两天她刚回来的时候,还要苍白一点。

    其实从刚刚翠柔古怪的表情,安氏就觉得不太对劲,到女儿接下来一连串的安排,安氏听得一愣一愣的,也觉得出什么事了。

    以前逸萱天真烂漫,善良却冲动,做事只凭一股子倔劲,完全不计后果。即使是做错了,她也绝不会低头。可这次出门,身上那些菱角似乎一下子就磨平了说不出这嗜好还是坏,可就是一下子让人有些难以适应,莫名的还有一些难过。

    如果可以,古浩云夫妇希望可以一辈子都保持着天真善良,可以任性,可以冲动的性格。

    安氏心疼女儿,这一次出去肯定是遇上了什么痛彻心扉的事,不然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改变。

    “小姐,病容易治,毒却不容易解。”翠柔悠悠的说道

    闻言,安氏和逸萱都是一愣,蓦然抬起头“你的意思是,我娘她中毒了。什么时候的事?”虽然是早就知道的事,但该惊讶的还是要惊讶,不然一下子改变太多,他们都会怀疑的。

    “三个月,或者,更早,而且,夫人现在已经一个多月的身孕了,要想把孩子生下来,就必须在两个月内把毒解了,不然不但孩子保不住,连夫人的命也保不住。”翠柔一脸担忧,夫人这么早就中毒了,身边竟无人知道。

    “什么,是什么毒?”逸萱一惊,嘴角一牵,划过一抹阴狠冷厉。安氏也是惊异不已,她一直以为是上次战场受伤后留下的病根,从未想过会是中毒

    “现在还看不出来,需要看一下夫人吃过什么东西!”翠柔皱着眉说道

    逸萱眨了一下灵动的双眸,命令翠柔道“去,让翠竹盯紧点。”

    “是!”翠柔点头,虽然觉得不太可能是樱雪院的人,毕竟都是家生子,知根知底的,但是小心谨慎些总不会有错。

    “会是谁呢?毒死了我又有什么用呢?”安氏一脸的迷惑,她除了跟随相公上战场,在这莫大的京城也没得罪过什么人,她一个后宅妇人,也没有威胁到谁吧,她死了,又有什么好处呢?

    “娘,你想的太简单了,你想,如果你出来事,爹爹和哥哥会怎么样,尤其是爹爹,他会发疯,伤心欲绝下很容易被人钻了空子。”逸萱一脸严肃说道。不管下毒的是谁,最好别人她查出来,若是她查出来,她一定会让那人把翠柔研制的毒,都尝个遍。

    安氏还想说什么,翠柔已经吩咐好回来了。翠柔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从白饭开始,一一检验了一遍,她一直紧锁眉头,盯着银针的变化,却始终查不出什么来,银针并无异样

    “咦?奇了怪了,莫非我看走眼了?”翠柔小声嘀咕道。

    “或许不是在食物呢?”古逸萱冷声的提醒这翠柔。

    “不可能啊,这是一种*,夫人脸色之所以比前两天摆了很多,这是夫人最近服用了才会有的结果,而且是最近几天才开始接着服用的。”翠柔分析的说道。

    “会不会是水?”古逸萱的眼睛看着桌子上的茶壶说道。

    “水?”翠柔眼睛一亮,迅速的拿着银针朝着水杯中残留的几滴水试一试,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翠柔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

    “不是谁,也不是食物,还能是什么啊?”逸萱眸光闪动,巡视着房间里的每一样东西,并没有多添什么东西啊
欢迎您阅读樱染星河所写的小说邪王狠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