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狠妃 第一章 不世之仇

作者:樱染星河 类别:玄幻小说
    “真是的,也不知道这下面关的是谁,每天就这么一碗参了沙的粥,一个馊菜,居然还活着。”

    “喂喂喂!吃饭了,快点,这下面这么阴森,我可不想呆的太久。”

    听到铁门被敲得直响的声音,古逸萱皱了皱眉,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步步的响铁门挪去,身后发出一阵阵沉重的铁链声

    铁门上的一个窗口被打开,刚刚好够一个碗进来。窗口传进的意思烛光,让古逸萱觉得刺眼非常。

    她在这暗无天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已经整整3年了,因为常年见不到光的原因,那些从窗口偶尔透进来的一丝微弱的光,让她无从适应。

    “哎呦!臭死了,臭死了,你快点拿着,这味道这让人作呕。”

    恶心吗?臭吗?古逸萱不这么觉得。这3年来日日如此,她早已习惯了这黑暗和臭味。

    当她接过碗,窗口便迅速的关了,门外的婆子语气特别的不耐烦,骂骂咧咧的走了。密室再次恢复了安静。

    古逸萱看着那晚清汤寡水还有沙的饭,慢慢的蹲了下来。这段时间越来越冷了,应该是冬天了吧。每当饥寒交迫时,她的四肢就越发的无力。床上的棉被已经用了整整3年了,盖着已经没有暖和的感觉的。

    端起那碗粥,古逸萱大口大口的喝着,那些沙子咯着喉咙疼,她也没有吐出来。她要活着,必须活着,她已经害死了爹和哥哥,她不能再害死外祖父一家。

    喝完那碗粥,她就慢慢的站了起来,练习着简单的拳法。运动让她本来冻得有些僵硬的身体热了起来。只有这样她才能熬过这寒冷的冬天。

    又过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密室里来了两个华服的人,男的俊女的俏,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妹妹,姐姐和皇上来看你了。”

    古逸萱被打开了铁链,从密室中压了出来,让她跪在了两人面前。因常年不见光的原因,突然的光让她闭上了眼睛,好半晌后才睁开眼开着眼前的人

    柳初夏看着眼前头发又长又脏腻在一起,瘦的皮包骨活像女鬼的女子。谁又能知道,这个女子是曾经那个拥有倾国倾城之貌,才气过人的镇国大将军的女儿古逸萱呢?

    柳初夏身着大红色的抹胸长裙,裙上用丝线绣出来一朵朵富贵不已的牡丹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一根浅金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身段窈窕,外披一件同色波棉袄,既不显得臃肿也不失华贵。而旁边的男子一脸嫌弃的看了她一眼,脸上厌恶的表情一览无遗。这是她曾经痴恋了6年的男子,为了能讨他欢心,她努力的学习着琴棋书画,只为了他的目光能在自己的身上多停留一瞬间。为了让他夺得皇位,她求哥哥和爹爹站他这边,为了他她从一个闺阁娇娇女成为了一个女将军,她的家族更背上了不忠不义的骂名。这一切的一切只为了他那句“他日我若为皇,你便为后,我唯一的妻。”

    这个男人,在看到她手中没有了利用价值后又是怎么对她的?

    若不是为那暗卫禁军符,也许她早就把她当成货物般送人了吧。

    “你们都有退下吧。古逸萱,看在我们的情义上,朕再给你一次机会,把暗卫禁军符交出来,我留你个全尸。”

    3年了,他们屡屡要她交出军符,但古逸萱知道,只要她交出来,等待她的,就是她和外祖父一家地下跟爹爹他们团聚。

    她不能死,不能交出去,她要报仇,她要活着从这里走出去,她还要保护外祖一家,她必须活着

    所以,她对自己狠,真的非常狠,她用刀在大腿内侧划出一条口子,在军符藏好之后把伤口缝了起来,3年的时间军符已经和肉连在了一起,要想拿到军符,就必须把肉撕裂开,从皮肉中剥离出来

    “让我见我外祖一家,只要我见到他们,把他们送出天圣,确保他们安全后我就给你。”古逸萱平静的说道。

    “古逸萱,你一直苦苦支撑,只是为了救你外祖一家吧?可是……他们因通敌卖国的罪名已满门抄斩,因为他们不相信你已经死了,所以一直在暗中查探你的消息,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柳初夏浅笑嫣然,而一旁的皇帝秦鸿飞也并未反驳她的话

    古逸萱怔楞在原地,忽然用一种森冷的语气问道:“你……你说什么?外祖父他们……外祖父他们已经死了……”

    “对,一年前就死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真可怜,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柳初夏笑得五笔的恶毒

    古逸萱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目露狰狞,她一直苦苦支撑着,忍受着一切的屈辱活着,就是为了保全外祖父一家。这是她活着的唯一理由,可这一切……都是假的,全是假的,她真是可悲,可笑

    “柳初夏,你好歹毒,我待你如至亲,你为何要如此狠毒的待我?你们想要军符,3年前我能让你们找不到,想在我也能让你们求、而、不、得。”古逸萱一字一句地道,每一字都带着刻骨的恨意。一个是她曾经最亲密的闺中挚友,一个是她曾经的爱人。可笑这一切不过是个骗局。

    “古逸萱,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皇上已经稳坐皇位了,有没有那个军符已经不重要了,历史都是由胜利者来写的。”柳初夏在他的怀里巧笑倩兮的看着她。

    此时,古逸萱觉得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现在,她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她看向了柳初夏了肚子,想着应该五六个月了吧。在战场上死人堆里摸爬打滚了5年,一份狠劲她还是有点的。

    当年为了他,上战场杀敌,在军营一待就是五年,从一个人人都瞧不起的小兵开始,到人人都敬畏的将军,哪怕她四肢以废,对付她柳初夏还是绰绰有余的。

    在秦鸿飞转身倒茶没注意的时候,古逸萱猛地用力冲了过去,没人会以为一个已经废掉的女人还有反抗能力。在秦鸿飞还未回过神的时候,古逸萱用拳头对着柳初夏的肚子锤下。

    “啊……我的肚子……我的孩子。”秦鸿飞被柳初夏的哀嚎声拉回了现实,毫无保留的拍了古逸萱一掌,抱起柳初夏跑去,这样紧急的情况下也不忘安排她的下场“给她喂下软筋散,扔去乱葬岗,我要让她亲眼看到自己的肉被野兽一点一点的吃掉。”

    古逸萱看着地上那摊血迹,这是她3年里第一次这么开心。
欢迎您阅读樱染星河所写的小说邪王狠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