佞难为 第二百四十六章 原来因为

作者:Miss故虞 类别:玄幻小说
    听见季珩的话,宋宓颇不好意思的抬起头,从季珩怀中下来。

    “喂!!!”宋宓发现自己的腰被季珩揽的紧紧,已经站到了地面上的宋宓被迫要踮起脚才能站稳。

    季珩把宋宓摁的更紧,他俯身靠近了宋宓,略带郁闷的声音从宋宓的耳侧闷闷的传了过来:“着火的时候太过匆忙,朕的衣带落下了,如今只能靠你帮朕挡一挡。”

    宋宓眼睛瞪大,极其抗议的扭动着:“才不要!反正这边因为你的喜好,宫里连个宫女都没有,中衣就算敞开也没什么!”

    “谁告诉你没宫女的?!”季珩的声音之中带了点恼羞成怒的问道,他强行让宋宓扭头,沉声道:“你自己看看,救火的那些人里,到底有没有宫女?”

    确实是有的。因为皇帝寝宫着火的事情真的太大,所以后宫里不论宫女还是内侍都跑了过来,如今手忙脚乱成一团,谁也没来得及在意季珩不喜女子过来的事实。

    “就算有宫女也没关系,我迅速离开,你赶紧找内侍给你取衣带,没有人注意这边的。”近乎是被季珩“绑”在了身上,在外面这样亲密的姿势让宋宓很是难受。

    “朕的衣带都在寝宫里,现在寝宫被烧了。”季珩毫不在意的慢悠悠说道:“新的衣带都在内务府,现在找人去拿,恐怕内务府的人也都不在。而且,没人注意?你确定?”

    没等宋宓回答,宋宓就听见了乐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皇上。”

    宋宓和季珩的姿势,冲击力实在是太强,乐启公公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惊讶的那个“皇”字上扬,然后又强行压低,百转之后,才吐出一个“上”字。

    默默的装作看不见宋宓的样子,乐启公公继续说道:“凰栖宫的偏殿已经收拾好了,尤太妃也已经把后宫中的凤藻宫给收拾了出来,不知道皇上想移驾去哪里?”

    无声的瞥了一眼满脸写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的宋宓一眼,季珩唇角忍不住一勾,冷声道:“那就去凤藻宫吧。”

    如果没有宋宓,季珩肯定就在偏殿了,毕竟凰栖宫是他自己独有的寝宫,虽然正殿被烧了,住起来也比后宫其他地方要自在。

    不过,有宋宓在,就不一样了。凤藻宫是他准备的,皇后的寝宫。迟早他和宋宓都要习惯在里面居住的,早一些晚一些都无妨。

    “奴才知道了,这就去准备。”乐启公公应了一声,快步离开了。皇上身边一旦有了宋大人,那就是个是非之地,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已经到深夜了,这一场火来的蹊跷,肯定会有人要查,但是再怎么查,也不能耽误皇帝的休息。

    感受到乐启离开了,宋宓松了一口气,然后推了推季珩,咬牙道:

    “凤藻宫都准备好了,你直接用轻功飞过去得了!那边肯定有干净的中衣,换上就是了,你我之间这个模样,像什么样子?明日朝中又要有各种乱七八糟的流言了!”

    衣衫不整,发髻凌乱,一场大火一烧,半夜从窗户里面滚出来。

    皇上和宋大人**相对,而且还将宋大人紧紧抱在怀中……

    越往下想,宋宓越觉得心抖。

    她是无辜的,她什么都没做,但是这些事情,稍微想一想,都能想出一百零八种不同的流言,然后汇成一句话

    宋大人真正,把皇帝掰弯了!

    “放心,他们不敢这样讲朕。”季珩懒懒的安抚了宋宓一句。

    闻言,宋宓有些尴尬的低了下头。想的太激动,一不小心把真实想法说出口了……

    “他们不敢讲你,但是敢弹劾我啊。”宋宓简直要哭了:“要是他们气不过,故意拿御史台公报私仇怎么办?我也怕御史弹劾啊!”

    “只要朕不在意,御史弹劾有什么用。”季珩拢了拢宋宓的浓密的秀发,将她裹的更紧了一些:“按照你的想法,那流言明明对朕更加不友好一些,朕都不担心,你个翰林承旨担心什么?”

    呵,男人。

    宋宓放弃挣扎,不无坏心的想,等到流言漫天飞的时候,你别后悔的跑过来找我哭。

    “皇上上上上!”

    胖乎乎的内务府总管在乐启公公的温馨提示之下贴心的取来了衣服,看到眼前场景的时候,吓的咬到了舌头,一连说了好几个“上”字。

    反应过来之后,内务府总管除了想真正咬掉自己舌头之外,也想把乐启公公拉过来胖揍一顿。

    都是认识十多年的拍档了!有什么仇什么怨,皇上这边是这样的情况,还让他来送衣服,而且还不告诉他实情!

    季珩没好气的白了内务府总管一眼,冷冷的瞥了内务府总管手中的衣服一眼。

    他现在抱着宋宓抱的很舒服,是谁过来找刺激,那么好心的给他送衣服?该准备的不准备,不该准备的净添乱!

    内务府总管察言观色也是一把好手,顿时就明白了皇上的意思,赶紧行了个礼,抱着季珩的衣物,一溜烟就跑的无影无踪。

    “内务府总管怎么什么事情都没说,直接就走了?”宋宓回过头,向空荡荡的身后看了一眼,有些困惑的问道。

    “一场大火把他的脑子烧糊涂了,不必理睬。”

    宋宓:“……”她总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不去纠结着件事情,宋宓把话题扯回了正事上:“凰栖宫这么多年都没有走水,今天怎么那么巧,忽然之间就走水了,而且还是在半夜?”

    “隐一已经带隐卫在查了,想必很快就能查出来结果的。”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季珩当然不可能坐视不理,朝中的人查案,都没有隐卫来的可靠。

    一瞬之间,好像有什么思绪在宋宓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但是又什么都抓不住。

    宋宓闭上眼睛,尽力去回想刚才一闪而过的思绪到底是什么,却在想起来之后,忽然之间变了脸色。

    她说她怎么感觉这一场火灾来的那么蹊跷,她怎么会一直惴惴不安,原来是因为……——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欢迎您阅读Miss故虞所写的小说佞难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