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长姐持家 第四十七章:蝉蜕壳卖钱了

作者:天麻虫草花 类别:玄幻小说
    “大妹,今天你下午那法子成呢?娘瞧着,许多蝉蛹都爬不过你涂抹猪油那块地儿呢?”。一家子躺在山洞的石坑上,柳李氏道。

    “娘,女儿正想说这事呢?女儿发现大多一些蝉蛹没有爬过大树后,掉落地面上的蝉蛹大多都自动褪壳了,女儿心里盘算,咱明天都把猪油带上,把咱家山洞周围的大树上,都抹上猪油,之后,第二天一大清早,咱家就去摸了猪油的大树下去捡蝉蜕壳就成了,这样省时省力,又保证了安全呢?”。

    “大妹这法子成,明日就按照大妹的法子去做就成了”。柳张氏拍板敲定道。

    “大妹,这蝉蜕壳子,当真是能够卖钱的”。柳李氏心中还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现在需要把家里头的猪油拿去抹大树,万一弄些不能够卖钱的东西回来,这可不亏大了,以前是没有投入成本,只是,投入一些劳动力而已,就算卖不成钱,柳李氏也只是会觉得有些可惜,现在要把猪油投入进去,万一弄些不能够卖钱的东西回来,柳李氏可是会心疼死的。

    所以,柳李氏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这,阿奶,娘,咱今日和昨日都弄了不少蝉蜕壳回来,要不咱明日早点起来,洗干净晒干这些蝉蜕壳,明日就拿到镇上的德仁堂去问问,要是这些值钱,咱就按照大姐说的法子去做就成了,阿奶和娘亲,咋看”。柳义昊对自家大姐十分信任的,但是也晓得自家阿奶和娘亲还不放心后,柳义昊想了一个折中的法子道。

    “阿奶,娘亲,女儿也觉得五弟这法子成,这些蝉蜕壳能不能够卖钱,咱现在也不知道,明日就拿去德仁堂问问看,也可以让咱家放心”。柳义爽也道。

    “成,明日大妹带着五郎去镇上德仁堂问问成了”。柳张氏道。

    “阿奶,明日就让二妹、三妹和五弟去就成了”。

    “大妹你咋了,莫不是不舒服了,让娘瞧瞧”。柳李氏听见大妹说,明日让二妹、三妹和五郎三人去镇上后,还以为大妹身子不舒服,顿时,柳李氏想要起身点燃油灯瞧瞧大妹这是咋了。

    “大姐,你没事吧!你要是不舒服的话,这几天你好好在家休息,再不成,咱去看大夫的”。睡在另一张石坑上的柳义昊听到柳李氏说柳义雨身子不大好后,柳义昊连忙的爬起身来,伸出小手摸了摸柳义雨的脑袋,小手又往自个脑袋上摸了摸,只听见柳义昊口中喃喃的道“大姐,这没发烧的啊”。

    就连睡在一旁的寻儿,听到柳义雨说身子不适后,寻儿小手紧紧的握着柳义雨的手,寻儿也不晓得想到了什么,握着柳义雨的手,越来越紧,伴随着有些粗重的呼吸声音。

    柳义雨另一手轻轻的拍了拍寻儿的手,示意自个没事。

    寻儿方才把握紧的手缓了缓力道的。

    “是啊,大姐,你要是不舒服,得和我们说,可不要强撑呢?”。

    “大姐,你可不要像咱爷、小叔和小婶子一样,丢下我们呢?我舍不得大姐呢?”。

    “呸呸呸,六妹,你胡说什么,咱大妹一看就是有福的人,以后阿奶还要享大妹的福呢?六妹尽是说一些胡话,菩萨不要见怪啊,小孩子胡说八道,千万不要和小孩子家家计较的”。阿奶见柳义萌说这话后,连忙的训斥了一顿六妹,随即,双手合拢口中念叨菩萨道。

    “阿奶、娘,二妹、五弟,六妹,我没事,我就是,就是肚子不舒坦,娘,我‘那个’来了,有些不舒服而已”。柳义雨见一家这么关心自个,心中涌起一股暖流,有家人的感觉真好。

    “大姐,你”。

    “五郎,成了,大妹是啥子病,阿奶也晓得了,你大姐没事儿的”。

    “都快点儿睡儿,明早都要起得早,你们大姐没病着呢?这都好着呢?”。这时,柳李氏也接着道。

    第二天一大早的,天还蒙蒙亮,大概早晨四点左右的模样,柳家一家子就起来,挑水的挑水,洗蝉蜕壳的洗蝉蜕壳,一家子都在忙碌着。

    倒是柳义雨想要下水洗,被自家阿奶和娘亲拉着,说自个来了初潮,沾不得冷水,柳李氏还拉着柳义雨去山洞内,细细的交待了柳义雨来了月事的那几日,要注意的,要不是柳义雨内里是成人灵魂,被柳李氏这么一说保证是羞红了脸。

    随着太阳缓缓的升起,蝉蜕壳洗净,晒干后,装在麻布袋里头,吃完早饭,柳义飒、柳义爽和柳义昊三人背着去镇上。

    柳义雨估摸着三人背着的东西,也只有七八斤重左右,只是,不晓得这东西到底能够买上多少钱一斤,但是,柳义雨估摸着,在古代蝉蜕壳这东西,古代没有养殖技术,一切的来源,怕是和柳义雨他们这般,到晚上去树上捉,或者是其他的法子,弄到来源。

    这蝉蜕壳,比不金银花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可以大批量的栽种所得,此消彼长之下,怕是,这蝉蜕壳要比金银花贵上许多呢?。

    柳家一家子翘首以待的等着柳义飒姐弟三人归来,当然柳义雨例外,只是,柳义雨有些无聊的用手撑着下巴,望着几个小的追逐耍闹。

    感觉,这样的日子也错,虽然过得清贫,但是至少的是幸福快乐温暖的。

    快到中午翘首以待的众人见柳义飒姐弟三人归来后,阿奶、娘亲等人迫不及待的围上了上去。

    “二妹、三妹、五郎这东西卖的咋样了”。阿奶瞧见二妹几人背后背着蝉蜕壳的麻布袋不见后,阿奶笑的合不拢嘴的问道。

    “阿奶你猜猜看,卖了多少一斤”。柳义昊也不说,咧开嘴笑得欢的道。

    “瞧着五弟这样,怕是不便宜了,能够八十个铜板一斤了”。柳义雨把这蝉蜕壳的价钱,在没有**金银花的价钱上多加了一倍的铜板一斤试探的问道。

    “嘶,能够买这么多”。一旁听着的阿奶和娘亲,顿时吸了一口气。

    “不止呢?”。

    “能买一吊钱一斤不成了”。
欢迎您阅读天麻虫草花所写的小说穿越长姐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