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长姐持家 第九章:卖野兔续

作者:天麻虫草花 类别:玄幻小说
    张掌柜认真的打量这对姐弟,见他们两人黑瘦黑瘦,**在外面的手掌,有着一层厚厚的茧,身上的衣服虽然是破旧,补丁叠着补丁,但是衣服洗的很干净,脚下穿着一双草鞋。

    草鞋,怕是再穷的人家,也会置一双粗布鞋穿的,瞧着这姐弟的模样,怕是难民流落到文府城,这家里头没有大人出面卖这兔子,怕是家里头情况很不好了。

    “野兔按照市场价格,十八个铜板一斤,如果你们把野兔直接卖到我们酒楼的话,价钱比市场价要低,就按照十五个铜板一斤,如何?”。

    “就按照张掌柜顺的”。柳义雨闻言张掌柜的话,起初一愣,本以为卖到酒楼,怕是会给酒楼的掌柜死命的压价,给自个一个极低的价钱,逛街的时候,柳义雨也打听了野兔的价格,十五个铜板到二十个铜板一一不等的价钱。

    原先柳义雨不是不想去外边贩卖这几只野兔,只是,看到外边有着小混混收摊费后,柳义雨便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自家身无分文,哪里有钱交那摊费的,还不如直接卖入酒楼。

    原本,柳义雨心中给自个估摸了酒楼一个最低价钱十个铜板一斤的,现在张掌柜给出十五个铜板一斤的价钱,高出自个心中估算的价钱,柳义雨哪里有不答应的,连忙的点头。

    “这是二百二十五个铜板,拿好了,下次还有野味的话,送到我们香满楼来,香满楼还收的”。临走前,张掌柜取出两吊钱又二十五个铜板给柳义雨后,口中交待了这么一句话道。

    “谢谢你张掌柜”。柳义雨深看了一眼张掌柜,张掌柜没有压价,如今这世道,人都是自私自利的,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怕是这张掌柜瞧出来自家日子过得艰难了,想帮一帮自家。

    “大姐咱们有铜板了,咱家终于有铜板了”。柳义昊见自家卖了六只野兔,换来二百二十五个铜板后,兴奋激动不已的。

    这也难怪柳义昊不激动,打自从柳家一家逃难来山沟村后,便是没有见过铜板长什么样子的,由于家中没有铜板买吃的,硬生生的把爷爷和小叔给饿死了,连带小婶子病了没钱医治,也跟着去了。

    “大弟,我们去粮食店,买点米面”。

    “两位要买点什么,我们李记粮食铺子应有尽收的”。柳义雨姐弟刚刚进入一家李记粮食铺子后,一个伙计迎了上来,面上笑呵呵的问道。

    那伙计瞧见柳义雨姐弟穿着破烂,但是好歹整齐干净,也没有嫌弃,毕竟再穷的人家,也要吃食,进来粮食铺子,多少也会买点东西的。

    “这位小哥,这店里头有些啥,价钱怎么样?”。柳义雨问道。

    “价钱放心,绝对公道,不会比其他店里头贵的,李记粮食铺子里头东西杆杆的好,价钱也便宜,白面只要15个铜板一斤,玉米面9个铜板一斤,番薯面6个铜板一斤,黑面4个铜板一斤,大米15个铜板一斤,细米10个铜板一斤,糙米8个铜板一斤,要来点啥粮食,我好给你们装”。那伙计手里头拎着一个白色的布袋,一边跟柳义雨他们姐弟两人介绍道。

    “小哥,我们是啥子样的人家,怕是你也瞧出来了,贵的咱也买不起,先来十斤番薯面,十斤黑面,嗯,盐怎么样卖”。柳义雨双目环顾一圈,见着铺子里头有盐卖后,随即问道。

    “十五个铜板一斤”。

    “那给我包上一斤”。

    “承蒙惠顾,番薯面十斤六十个铜板,黑面十斤,四十个铜板,盐一斤十五个铜板,一共一百一十五个铜板,掌柜的,抹掉他们的零头,就算你们一百一十个铜板,您怎么说”。那伙计一手拿着算盘,手指噼里啪啦的在算盘上打着算珠算道。

    算完总金额后,那伙计说抹掉零头后,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那掌柜的。

    坐在柜台上收钱的李记粮食铺掌柜的,听到那伙计的话后,眉头微微一皱,抬起眼来瞧了一眼柳义雨他们姐弟两人一眼后,微不察觉的叹了一口气道“就这么办”。

    “多谢这位小哥,多谢掌柜的,这是一吊钱又十个铜板,还请掌柜的收好”。如今这世道,一文钱难倒英雄好汉的地步,省下五个铜板,又可以买上一斤黑面了,一斤黑面,可是能够柳义雨一家子吃上两天的口粮了。

    出了李记粮食铺子后,柳义雨领着柳义昊直奔布店。

    柳义雨寻了一个偏僻小一点的布店,领着柳义昊走了进去,柳义雨清楚,大些装修豪华的布店,那是走富人路线的,瞧着自个和五弟两人的衣着,怕是会当成叫花子给赶出来,二来,柳义雨清楚自个的家底,也买不起,只好去走平民路线的布店。

    “这位姑娘和小兄弟想买点什么,我锦绣布行有成衣,鞋子,绣帕,也有各式各样的布匹,价钱公道好说”。等柳义雨两人走进一家锦绣布行,一位年约四十如许风韵犹存的妇人上前一步,朝柳义雨他们两人问道。

    到时那妇人瞧见柳义雨他们两人穿着,也并未嫌弃,面上带着笑容介绍。

    “这位嫂子,看我们这样子,也买不起布行的东西,我是听旁人说,锦绣布行可以买些空白的绣帕回去,然后在空白的绣帕上绣上花样,从中赚取卖出去的差价,可不晓得是有这回事情”。

    “我夫家姓黄,你叫我黄嫂子或是黄掌柜也成,至于你刚刚说的那事,各个布行都有这么回事的”。那黄掌柜听到柳义雨直言不讳,说自个买不起布行的东西后,也没有嫌弃柳义雨,到是瞧了几眼柳义雨,见柳义雨目光清澈,没有穷人家孩子的自卑胆小之色,目光清澈如水和自个直视,没有丝毫的躲闪,黄掌柜双目闪了闪,领着柳义雨和柳义昊两人来到一个柜台上道“空白绣帕需要三个铜板,绣上里头的花样的话,锦绣布行用五到七个铜板收购,如若是绣工不到家的话,锦绣布行不会收的”。

    “多谢黄掌柜提点,我叫柳义雨,这是我家五弟,柳义昊,我家阿娘他们绣工绝对的顶顶的好,听着黄掌柜的话,如若是不是绣出了新的花样,款式新颖的来,是不是价钱可以高一点的”。

    “柳姑娘倒是个聪慧的,不过柳姑娘刚刚说的,这可是要看客人的意愿的,可不是口中随便说说的,绣得好,卖得火,嫂子自然是不会亏待你们,毕竟这是互利的事情”。黄掌柜微微一愣后,随即反应了过来道。

    没想到眼前穿着破旧的柳义雨竟然是能够从自个的话中,听出一二三来,到是有趣了。
欢迎您阅读天麻虫草花所写的小说穿越长姐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