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 607

作者:奥丝 类别:玄幻小说
    合伙人的行动非常的迅速,很快酒吧的门口就贴上了酒吧暂停营业并且转让的消息,并且在他们的那个圈子里,这件事情也传开了。

    花少一直都在酒吧,他没有心情吃饭,甚至没有心情去理会外面的人会怎么看待自己,他沉浸在自己的悲哀当中,好像失败一直在追随着自己一般。

    合伙人利用他充分的人脉和资源,很快便有人上来看酒吧了。

    那是一个脖子上戴着黄金粗项链的暴发户,满脸横肉的样子,合伙人一边殷勤的在一旁介绍着,一边带着他四处看看。

    花少在一旁静静的观察着,他甚至不能理解,这样一个土冒,盘下酒吧是要干什么呢?这种一点情调都没有的暴发户,能经营好一个酒吧吗?

    花少的内心充满了不甘心,他多么希望,这个寄托了他太多希望的酒吧能够重新运转起来,而不是变成别人手中的一块无所谓的资产。

    可是他最终还是没有办法左右别人的想法,也没有办法左右酒吧的命运,在暴发户看完酒吧之后,他便爽快的答应了把酒吧签下来。

    合伙人的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来,尽管他和花少用低于市场的价格迅速的将酒吧转让出去,但是早一天转出去就少一天的风险和损失,这对大家来说是一件双赢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花少的心似乎空了一大块一般,心中像是想要抓住什么,可是却什么都抓不住,他突然觉得自己不能失去酒吧,他还想再用尽全力争取一下。

    既然手机找不到瑶瑶,那么他决定去瑶瑶的家里找她,他飞奔的去找瑶瑶,此时天空布满了乌云,一场大雨似乎马上就要侵袭这个城市。

    但是花少顾不上那么多,他没有带伞,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豆大般的雨点拍打在他的身上,瑶瑶家的别墅就在眼前,他整了整思绪,朝着那栋金碧辉煌的别墅走过去。

    可是管家却把他拦在了门外。

    “你好,请问你找哪位?”管家看着这个浑身湿透的好看的男子问道。

    “我找瑶瑶,请问她在吗?我有急事找她……”花少冒着雨前来,便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找到瑶瑶。

    管家立刻就明白了,这大概就是瑶瑶喜欢的那个男子,他在赵家当了多年的管家,也知道一些他们争吵的事情,瑶瑶就是因为这个男子而从窗户上摔下来的。

    “对不起,小姐不在家里。”管家没有丝毫的犹豫,拒绝了花少的问题。

    “那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花少不死心,仍旧满怀着期待的问道。

    管家摇摇头,说道:“我不清楚,大概是出去了吧。”

    管家非常的清楚,不能让他知道瑶瑶现在在医院,如果知道了,赵家的人肯定要责怪自己的,将来出了乱子,他可不想去担这份责任。

    花少的眼神黯淡下来,他来到了瑶瑶的房间窗户下面,不断的大声呼唤着瑶瑶的名字,倾盆大雨仍旧落在他的身上,早已经浑身湿透了。

    管家看着都有些动容了,他对花少说道:“你不要费尽了,瑶瑶真的不在家里,你就算在这里喊破了嗓子也是白费力气,倒不如回去换一身衣服,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要紧。”

    花少看着管家诚恳的眼神,知道管家肯定没有骗自己,而且如果瑶瑶真的在家里的话,一定会不忍心如此拒绝自己的。

    花少失魂落魄的走到路上,任凭雨水打落在自己的身上。

    当他费力的回到酒吧的时候,合伙人已经在和暴发户准备签合同的事宜了,看到花少终于来了,合伙人才长嘘一口气,说道。

    “花少,你可算回来了,我们都已经谈好了,就等着你签字了,赶紧签了吧,签完咱们早点拿到钱,也早点了却这么一脏心事。”

    合伙人拍了拍花少的肩膀,尽管此刻的花少非常的狼狈不堪,身上的雨水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板上,他像是一个从水里被打捞上来的落汤鸡。

    花少麻木的拿起合同看了一眼,突然他哀求道:“酒吧能不能不卖了,我买。”

    暴发户和合伙人听到花少这么说,都急了起来。

    “合着我今天花了这么多功夫,就是来陪你们玩的呀。”暴发户生气的质问道。

    “花少,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这么任性呢?要知道我已经在合同上签字了,而且,你买下来,你有钱吗?你哪里来的钱?”

    合伙人煞费苦心的说道。

    “钱我先欠着,你要是相信我,我一定会还给你的。”花少眼神坚定的看着合伙人,合伙人的心中有那么一瞬间动摇过。

    花少此时的固执和他年轻时候一样,只是那是不现实的,现在都是利益往来的社会。合伙人很快便恢复了理智。

    “花少,你让我怎么相信你?酒吧的生意已经如此惨淡了,而现在外面关于你的传闻又是那么的不堪,你自己得罪了那么多人,以后还怎么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你拿了钱去做点别的,都比在这里死守着这个酒吧要强,你相信哥,我不会害你的。”

    合伙人一方面因为利益,另一方面也确实不想再看到花少走弯路了,他得罪了君哥,哪里这么容易在这个圈子混下去。

    “你们这酒吧到底还卖不卖,两个大男人做事情还这么婆婆妈妈的,老子也是服了,不卖老子就走了,没工夫和你们在这里耗着了。”

    暴发户不耐烦的看着花少和合伙人,他是一个做事情风风火火的人,哪里看得惯他们这种做事情的风格,因此特别的不爽。

    “卖,卖,咱们这就签合同。”合伙人连忙安抚暴发户的情绪。

    在合伙人的劝说下,花少拿着笔,颤抖着双手,终于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暴发户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爽朗的和合伙人握了握手,说道:“我就知道你们是爽快人,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暴发户打算将酒吧重新改造一下,他对开酒吧可没有什么兴趣,他打算在这里开一个火锅店,因为这个酒吧的地理位置非常的好,又处于交通发达的地方,所以生意肯定能火爆。

    花少听着他和合伙人之间的谈话,心中竟然没有一丝波澜,以后在这里,再也看不到灯红酒绿的场景了,取而代之的,将会是一阵阵火锅味的清香,混杂着各种人群,

    “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花少觉得自己一刻也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再这么待下去,他肯定要窒息而死了。

    他拿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钱,然后潇洒的离开了酒吧,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理由到这个地方来了,心中竟然充满了感伤,同时也有一丝轻松。

    从前总是害怕不成功,害怕再一次失败,每日诚惶诚恐,像是被人抓住了软肋一般,现在终于最坏的结局已经来了,好像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了,还不会死,便还是继续活下去,撑下去是唯一的办法。

    花少跌跌撞撞的回到了自己的公寓中,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只想让自己好好静静,外面的大雨早就已经停了,身上的衣服却被风吹干了,凉凉的贴着皮肤,让花少感觉不到任何一丝的温暖。

    酒吧被改造成火锅店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圈子,君哥和他的一班兄弟在另外一个灯红酒绿的酒吧里面,一边喝着酒一边解气的庆祝着。

    “君哥,还是你有办法,这么轻易的就将花少给打垮了,他还想跟你较劲,简直是不自量力呀。”

    君哥的周围围绕着拍马屁的人群,到处都在宣传着他的手法实在太高明了。

    “我跟你们说,这人和蛇是一样的,正所谓打蛇打七寸,这对付人也是一样,得抓住地方的弱点,便可以一招致命。”

    君哥在大家的赞扬声中愈发显得洋洋得意,觉得自己是一个人物。

    “我当时就知道,花少这个人其实没什么能耐,他之所以那么横,还不是因为有瑶瑶这个富家女在背后默默的支持着,要是没有瑶瑶,他啥都不是,很多人去那个酒吧,也是冲着瑶瑶以及赵家的面子。

    而且我听说赵家非常的反对女儿和花少在一起,没有瞧得上花少那个落败的富家子弟,因此才有了和席城订婚这件事情,要不是因为席城每日那么忙着日理万机,我估计她和花少的事情,早就传到了席城的耳朵里,只是人家不在意罢了。

    所以我当时也没有去找席城,而是用了另外一个办法,我找人将瑶瑶和花少在一起的视频和照片寄到了赵家的公司里,让瑶瑶的父母知道,他们肯定会回家好好管制自己的女儿的,而我们的目的也神不知鬼不觉的便达到了,简直是一箭双雕呀……”

    周围爆发了一阵响亮的掌声和笑声,好不热闹的样子,和花少一个人在房间里顾影自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席城想要联系瑶瑶的时候,发现瑶瑶的手机怎么也打不通,他觉得非常的奇怪,联想到那天晚上赵家的父母突然打电话问她瑶瑶的下落,那时候他正在忙着准备文件,根本没多想。

    现在想来却有些后怕,该不会是瑶瑶和花少的事情被败露了吧?席城第一个想到的人竟然是喜宝,但是他很快就否决了,他相信喜宝不会这么做的。

    而且现在喜宝肯定正在她那张已经崩坏的脸忙活着,哪里会做这么缺德的事情呢?

    一下班,席城便飞奔去酒吧,有些日子没来了,大老远便发现酒吧似乎换了一个样子,门前冷冷清清的,都已经接近夜晚了,以前门庭若市,今日怎么会如此的冷清呢?

    只见门口上挂着的招牌已经被拆下来了,而且好像还有工人在里面敲敲打打的样子,席城不明所以,走了进去,不解的问道。

    “请问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席城不明白,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一个好心的工人给席城解释道:“这个酒吧要改成火锅店,咱们现在在这里施工,你要是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那么请不要在这里逗留,出了安全事故咱们可是不负责任的。”

    席城惊呼:“酒吧改成火锅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哪里知道这么多,我们只是负责监工的,你要是想要知道的话,还是去问当事人吧。”

    说完,席城便被赶了出来,席城想一个丈二的和尚一般,摸不着头脑。

    他不得不向赵瑶瑶的父母打电话询问瑶瑶的下落,电话响了很久,瑶瑶的母亲才接了电话。

    原本她是不愿意接通这个电话的,毕竟现在瑶瑶的这个情况,也不好对外人说,更何况还是席城,她真担心席城会因此而嫌弃瑶瑶,担心席城和瑶瑶的婚事会因此而解除……

    “席城?有事吗?”瑶瑶的母亲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非常正常的样子,可是席城还是从语气中听出了她的身心俱疲。

    “伯母,您怎么了?没事吧?身体不舒服吗?”席城关切的问道。

    瑶瑶的母亲更加心酸了,她一想到这么好的女婿,又聪明又能力,现在还这么体贴入微,可是很可能就要失去了,她便觉得心中一阵难过,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她很快便擦干了眼泪,回答到:“我没事,就是最近太累了。”

    “伯母那您要多注意休息才是,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去看医生,不能拖着,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一定要保重好身体。”

    席城说道,瑶瑶的母亲点点头。

    “对了,我打瑶瑶的电话,她的手机怎么关机了,您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她吗?”席城的话语中充满了焦急和关心,让瑶瑶的母亲很是安慰。

    但是她非常的犹豫,要不要将瑶瑶摔下来的事情告诉席城呢?虽然她已经对家中的管家和佣人都吩咐过了,谁也不能将瑶瑶从窗户上跳下来摔断了腿的事情说出去,否则的话,便要解雇和开除。

    因此她相信席城此刻肯定不知道瑶瑶正在医院,而瑶瑶的父亲却示意她把真相告诉席城,毕竟他们也不能瞒着席城一辈子,至于其他的,且听天由命吧。

    瑶瑶的父母仿佛一瞬间就苍老了起来,身上也少了成功人士的那种意气风华,现在的他们,只是一个为女儿操啐了心的父母,担惊受怕。
欢迎您阅读奥丝所写的小说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