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 545

作者:奥丝 类别:玄幻小说
    豹哥轻轻的在乔奇的耳边问道:“你有没有将请帖寄给席城?”

    乔奇点点头:“按照您的吩咐,已经亲自交到他手中了。”

    豹哥脸上恢复了镇定,时间已经不早了,如果席城还关心安好好的话,那么他就一定会来这场舞会的。

    豹哥在那张请帖上特意说明了,会给席城一个惊喜的,为了这个惊喜,席城怎么也得放下过去的芥蒂,前来接受惊喜。

    安好好重新整理了一下仪容,从洗手间里出来,她到现在仍旧不太明白自己前来参加这场舞会的目的,但是从豹哥之前的行为举止来看,他是一个做事情目的性特别强的人,一定还会有其他的阴谋在里面啊,安好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

    无论接下来豹哥给她多么大的惊喜或者惊吓,她都不会太奇怪,毕竟这才是豹哥的做事风格。

    舞厅的中央已经响起了优美的音乐,盛装出席的人们在舞池的中央跳起了优美的舞蹈,就好像是都在庆祝这新一年的到来一般,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在酒精的作用下,和室内温度的渲染下,脸上红光满面。

    安好好到了豹哥的身边,示意豹哥自己已经回来了,以免他起疑心。

    “来,好好,和我跳一支舞蹈吧。”豹哥做出绅士的动作,单手邀请安好好。

    “豹哥,我跳的不好。”安好好想到自己怀着身孕,担心伤害到肚子里的宝宝。

    “没关系的。”豹哥像是看穿了安好好的心思一般,不理会安好好的拒绝,而是拉着安好好的手,优雅的走进了舞池,像其他的人一样,在舞池欢快的音乐中,翩翩起舞。

    周围的人都渐渐安静了下来,围成了一个圈,看着豹哥和安好好的舞蹈,安好好全力的配合着豹哥的舞蹈,她感觉到自己已经全身发热了,大概是因为人太多,而这里的空气又太闷。

    强撑着跳完了一曲舞蹈,周围响起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渐渐的又恢复了之前的常态。

    安好好对豹哥说道:“我去那边透透气。”

    豹哥点点头,没有强留,只是提醒安好好要注意安全,并且在十二点钟之前回到这里。

    安好好点头答应了,心中只希望这个舞会能够早一点结束,好让她快一点将身上的衣服脱掉,换上轻松地衣服。

    她只身一人来到了阳台上,外面的风冷冷的吹着,和里面温暖混沌的空气形成强烈的对比,安好好连忙将貂皮大衣披在身上,以免着凉了。

    上空黑漆漆的一片,在这个城市里,是极少看见漫天的繁星的,更何况现在还是冬天,安好好怀念小时候的生活,依偎在爷爷怀里听他讲故事的日子。

    从她的这个角度望过去,正好能俯瞰这个城市的繁华和夜晚华丽的灯光,在大门处,停着的都是她叫不出名字的豪车。

    安好好在心里感叹,大概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不公平,当她还在为一点生活费奔走相告,焦虑不安的时候,永远有人一个晚上就挥霍了她一生都无法企及的收入,人生太两极化了。

    正在安好好出神发愣的时候,大门打开了,安好好非常好奇,舞会已经开始这么长时间了,是谁在这个时候前来呢?

    她探着脑袋看过去,才发现来的人正是席城。

    安好好内心一惊,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又紧张了起来,很快她就明白了,这一切肯定都是豹哥的安排,否则他怎么会来这里呢?

    安好好不知道豹哥这次又想玩什么花招,只觉得虽然身处外面的寒风中,背上却在冒着热汗,不知道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

    “豹哥,席城已经过来了。”乔奇悄悄的在豹哥的耳边说道。

    “很好,去把安好好给叫过来。”豹哥的嘴角带着一丝笑容。

    乔奇笑着将安好好请回了舞池中,安好好的脸色很难看,她已经将豹哥的心思看穿了,人的嫉妒心理真的非常的可怕,安好好回到了豹哥的身边。

    远远看着席城像是一个童话中走出来的王子一般,优雅的脱下了外套,将名贵的衣服放在服务员的手中,仍旧是那张不苟言笑的脸,大概只有在最亲近的人身边,他才能放下自己身上的伪装,卸下高冷的外表。

    “很好,欢迎你参加这场跨年舞会。”豹哥携着安好好前去欢迎席城,给了席城这么大的礼仪待遇,席城并不是那么领情。

    但是当他看到豹哥身边的安好好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顿时奔溃了。

    “你怎么在这儿?”席城没有想到安好好真如谢安所说的那样,竟然又再次回到了豹哥的身边,难怪最近每次提起安好好,谢安就一脸不满的样子。

    “怎么?难道安好好不应该在这儿吗?”豹哥的脸上带着胜利、炫耀的笑容来,像是对席城宣布主权。

    安好好眼神躲闪,不愿意去面对席城的质问,她知道自己的这个举动,一定会让席城内心很不高兴的。

    席城带着复杂的眼神看着安好好,他将安好好拉到了一边,想要和她好好聊聊。

    乔奇欲上前去阻止,却被豹哥给拦了下来。

    “让他们好好聊聊吧,安好好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还是外面那个阳台,席城的手非常的宽厚温热,安好好被紧紧的握着。

    “你告诉我,到底为什么?”席城冷冷的问道。

    “我……我以为你在医院再也醒不过来了。”安好好咬着唇说道。

    “所以你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豹哥的身边?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你怎么那么傻?”席城心痛的对安好好说。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要插手了。”安好好不忍心席城再次被豹哥算计,至于今后的路,她会遇到什么样的苦难,她都认了,只是不想再连累身边的人了。

    “安好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不知道,我找你找你多久,找得有多辛苦,谢安说你离开了,我一直不相信,没有想到再次相遇,你竟然给了我这样的惊吓……”

    席城用力的摇着安好好的身躯,仿佛想将安好好的脑子摇清醒一点,这样一来,她就不会被豹哥所迷惑了。

    “我是有苦衷的。”安好好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对席城说道。

    “你有什么苦衷是不能对我说的呢?他豹哥所能给你的,我也可以,到底为什么,你要做出这样的选择?”

    席城实在非常的不解。

    安好好知道这么下去,两人只会闹得不愉快罢了,于是她挣脱了席城的手,说道:“现在你也看到了,我已经决定回到豹哥的身边了,今后咱们就将前尘往事都忘记,各走各的路就好了。”

    安好好突然的诀别,让席城始料未及,他以为自己找到了安好好,一定可以让安好好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的,没有想到,安好好却是这个态度。

    “安好好,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看清楚事情的真相,你跟在豹哥的身边,会把自己一辈子都毁掉的,我没有强求你回到我的身边,我只是不希望你毁了自己。”

    不管怎么样,席城都不愿意看到安好好如此践踏自己的生命,他太清楚豹哥的为人了,更何况,和黑社会中的人在一起,能有什么好结局呢?

    “我已经和你说过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路是我自己选择的,一切后果由我承担。”安好好说完便决定转身离开,她必须忍着痛苦拒绝席城的好意,不再给他希望。

    两人如此纠缠下去,何时才能了断。她知道豹哥一直在不远处注视着两人,这样的结局大概也是豹哥所愿意看到的。

    但是席城仍旧不死心,豹哥只好前来帮忙。

    “席城,我今日叫你来的目的,想必你也知道了,就是让你死心,不要再找她了,她已经是我的人了,以后你再骚扰的话,我不会像上次那样客气的。”

    豹哥不客气的将席城从安好好的身边推开。

    席城哪里肯这么轻易放过安好好的手,在互相推搡之中,安好好被一双大手不小心推到了地上。

    突然感觉到腹部一阵疼痛,安好好只觉得大腿处有温热的液体似乎在往外流。

    “好好,你怎么了?”豹哥和席城都注意到了安好好的异样,即使在如此紧要的关头,豹哥和席城仍旧像是两个孩子一般在抢心爱的玩具。

    新年的鞭炮声在半空中响了起来,整个城市似乎都在热烈的庆祝新的一年的到来,大部分的人脸上都写满了期待,希望新的一年,所有的愿望都能够实现。

    可是此时的安好好却在救护车上,豹哥和席城都在救护车上陪着她急急忙忙的去医院。

    安好好知道她这个秘密是要瞒不住了,她脑袋里一片混乱,害怕流产,更害怕记下来混乱的局面。

    在医院里,经过医生的抢救,安好好非常的幸运,孩子并没有流掉。只是医生叮嘱安好好。

    “以后要小心一点,你的身子本来就虚弱,这次实属侥幸,下次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你需要住院观察一个星期,如果一个星期之后孩子没有问题,你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医生。”安好好脸色苍白无力,这段时间确实太过操劳,饮食也没有注意,所以才会那么虚弱。

    在医院的走廊上,席城和豹哥同时得知了安好好竟然怀孕的消息。

    席城表现得非常的惊讶:“你说什么?这不可能。”

    席城不愿意去面对这个现实,他看着豹哥平静的脸,对于豹哥而言,这已经不是什么大事件了。

    “你一早就知道了对不对?”席城心中无名的怒火,上前去拉扯住豹哥的衣领,和豹哥怒目相对。

    “放开你的手。”豹哥也不是那么好惹的人。

    两人在医院里的大声喧哗引起了医生和护士的不满。

    “要打架你们出去打,没看到这是在医院吗?医院内禁止喧哗。”

    “怎么样?现在死心了吧,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了,你可以离开了。”豹哥冷冷的对席城说道。

    席城心灰意冷,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他没有办法控制的局面,那么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席城最终选择了离开,他从病房的窗户外看到了安好好虚弱的躺在床上,心里非常心疼,在心里默默的祝福着她,希望她是上帝的辛运儿。

    席城默默的离开了医院,夜晚的街道冷冷清清,尽管比起平日来,多出了许多热闹,这毕竟是新年的第一天,新的开始,但是又能怎么样呢?

    每一个新的开始,不过还是有过去的痕迹,就像他没有办法从此放下安好好那般。

    看到席城如此失魂落魄的离开,豹哥很满意自己的这场策划,只是有些遗憾,如果这个孩子流产了更好,他还没有仁慈到可以让安好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的地步。

    他来到了病房,此时安好好正在虚弱的休息着,脑门上冒着冷汗,眉头深锁,似乎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做梦的样子都那么的惹人怜爱。

    “安好好,我对你不薄了,为什么还要让我如此的伤心呢?”豹哥看着病床上的安好好,自言自语道。

    大概是有感于危险信号的靠近,安好好从梦中挣扎着醒来,嘴里在胡乱叫着什么。

    “你醒了?”豹哥问道。

    安好好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豹哥,并无他人,她更希望此刻,席城就在她的身边。

    “不要看了,席城他已经走了。”豹哥总是能轻易看透安好好的心思,安好好甚至觉得绝对精通心理学,不然为什么总是刻意将别人的心思看透呢?

    安好好收回失落的眼神,对豹哥说道:“对不起。”

    豹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

    这已经是他强忍着内心的复杂的情绪才能用如此平静的口吻说出来的话了。

    安好好急忙解释道:“我并没有背叛你,这个孩子是在我和你在一起之前就有了的,我只是没有想到……”

    豹哥紧闭着眼睛,如果可以的话,他多么希望他的耳朵也有开关。

    “没有想到什么?所以你决定瞒下去,一个人远走高飞?将这个孩子生下来?”豹哥的声音在午夜的病房中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原来豹哥早已经洞穿了一切,安好好为自己的天真感到可笑,她以为自己可以瞒过豹哥的眼睛,悄悄的去完成自己心中想要做的事情,其实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小丑,所做的一切,在豹哥看来是那么的可笑。
欢迎您阅读奥丝所写的小说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