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 344证据

作者:奥丝 类别:玄幻小说
    慕初然思量了许久,终于还是决定这么做了,虽然他也知道这么做会给喜宝带来很大的影响,可是也能给席城带来很大的伤害。

    想要得到就总是会有所牺牲的,慕初然和喜宝早已经没有联系了,而且当初喜宝因为慕初然一直忽视对他的爱,黯然离场,两人早就已经比陌生人还要陌生人了。

    席城知道再和慕初然交谈下去也只是会让自己更加气而已,他挂了电话之后,一气之下便将手机砸在了地上。

    在一旁的温婉看到了他这么生气的样子,好奇的问道:“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失态呢?”温婉还是第一次看到席城这么凶神恶煞的样子。

    “没什么,遇到了一个伪君子,让你见笑了。”席城尴尬的对温婉笑了笑,掩饰自己内心的焦躁。

    “看来你今天的心情似乎不太好,今天的工作还要继续吗?”温婉担心席城被自己的情绪影响,会影响到工作。

    席城连忙摆摆手,说道:“不必了,我可以的,我很快就能重新调整好情绪的,放心吧,不会让情绪影响到工作的。”

    席城对温婉保证道,因为温婉是顾总身边的红人,席城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温婉的眼中,那么顾总到时候肯定也会知道的,不能表现得太差了。

    “那就好,我还担心你会受到情绪的影响。”温婉松了一口气,将手中的文件展开在席城的面前,两个人开始展开讨论工作。

    席城和温婉的距离挨得很近,闻到了温婉身上的芳香,并不是香水的味道,好像是她身体中散发出来的一样,那种淡淡的青草味道,就好像是少女身上特有的青春的气息。

    席城闻着这种味道,仿佛看到了自己单薄的青春岁月,因为一直忙着强大,别人的青春是多姿多彩,而他的青春只有不断的成长和学习,越来越多的工作和知识。

    温婉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席城在看着她,她仍旧在低着头给席城讲解着文件上的内容,修长的手指在文件上点来点去,一举一动就好像是一帧一帧的油画一般美好,席城都有些陶醉起来。

    温婉见席城没有反应,抬头问他:“你听清楚了吗?我解释的你明白了吗?”

    恰巧撞到了席城的眼光,见他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温婉的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席城也发现自己的这个举动被温婉发现了,很不自在,他想到了安好好,他想到了自己的身份,顿时内心充满了内疚。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温婉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脸。还以为席城这么看着是因为自己的妆容花了。

    “不好意思,我走神了。”席城失态的说。两人继续讨论工作上的事情,但是席城的内心一直不太平静,他感觉到了一阵危机感,他不是不知道慕初然这么做的目的和会给他造成的影响。

    而温婉的身上也自带危险的气息,席城越来越觉得,和她呆在一起的时间总是会被她吸引,就好像她身上有磁场一样,席城自问见识过不少漂亮的女人,却从来没有因为一个女人而陶醉过。

    哪怕是安好好也没有让他如此沉醉过,对安好好的感情就好像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块,但是对温婉,却总是不受控制的被她吸引着。

    席城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思绪,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一个男人首先要承担的是责任,他不能辜负安好好和小宝,不能走错任何一步路。

    温婉在和席城交流了一阵子之后,接了顾总的一个电话,席城见到温婉看了他一眼便朝着外边走去接电话了,似乎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一样,内心咯噔一下,该不会又出现什么变故了吧?

    席城的内心忐忑不安着,只能等温婉回来之后问下到底出什么事情了,直觉告诉他,一定和他有关。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砧板上的咸鱼,任人宰割一样,生命不能被自己主宰。

    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席城坐立不安,就好像是过了好几个世纪一样漫长,终于温婉从外面打电话回来了,脸色凝重,席城预感自己的预感要变成现实了。

    “怎么样?没出什么事情吧?”席城担忧的问道。

    温婉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顾总说这个项目还不着急,让我们先停一停,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还需要我去做,所以,我要先走了。”

    温婉无奈的说着,对席城表示自己也很无奈,对于顾总的突然改变主意,席城理解温婉,也知道顾总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垂头丧气的看着温婉离开,仿佛自己是那个被抛弃的人一样。

    想不到才没有高兴几天,事情却突然来了个这么大的转变,实在太让人伤心和郁闷了,席城越想越生气,他恨不得立刻去找慕初然,将他丑陋的嘴脸揭露出来。

    但是席城又担心安好好的情绪,他带着沮丧的心情回去餐厅,原本以为大家会迎来新的开始,却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餐厅的生意冷冷清清的,好像又回到了当初的时候。

    安好好和阿正早已经在等候着席城回来了,他们见到席城神情沮丧的样子,连忙问道:“席城,到底怎么回事啊?顾总不是已经答应开发投资了吗?”

    “搞砸了,都是慕初然这个小人,竟然将喜宝的事情给说出来了,害得我也被顾总重新怀疑了,真的太可恶了。”

    席城恶狠狠的说着,阿正恍然大悟,难怪慕初然来到餐厅像是心有不甘的样子,安好好连忙安慰席城:“算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大不了咱们把餐厅关了,不受这个窝囊气了。”

    安好好心疼席城在顾总那里受了那么多委屈,更心疼席城因为慕初然而前功尽弃,她也担心喜宝的状况,不过可能是因为部长的权利,这个新闻被很快就撤了下来。

    虽然行动非常的迅速,可是由于报纸已经卖出去了,新闻上也报道了,就算是现在禁止了也无济于事,还是有很多人知道了,并且开始传播这件事情。

    喜宝的情况大家都不知道,只能等待着接下来到底还会有什么暴风雨发生。

    三个人都非常的沮丧,打不起一点精神来,最怕这种原本充满了希望和期待,到最后却落空了,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安好好感觉自己的内心像是有一个黑洞,不停的在旋转着,焦虑着。

    终于到了晚上,难熬的一天总算过去了,餐厅里却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

    是喜宝,安好好远远的看着她,虽然她的样貌早已经因为整容变得面目全非了,可是她的神态和行言举止骗不了人,安好好太了解喜宝了,所以哪怕是她的一个小动作,她也能够认出来。

    席城也认出来了喜宝,愣在那里一言不发,他知道自己愧对喜宝,只有阿正不知道对面来的漂亮女人是谁,非常郁闷的对她说道:“对不起,咱们餐厅已经打烊了。”

    “我不是来吃饭了,我是来找席城的。”喜宝漠然的看着席城,就好像是看着一个敌人一样,那眼神简直可以让席城冷冻成冰。

    安好好听着熟悉的嗓音,内心莫名的激动了起来,这是喜宝,真的是喜宝,虽然分离了好些日子了,可是再回首从前,仍然可热泪盈眶啊。

    “喜宝,是你吗?真的是你啊。”安好好激动的朝着喜宝的方向走去,很显然喜宝并没有表现得那么激动,而是很平静的说:“我现在不叫喜宝,不对,我早就不叫喜宝了。”

    这话像是说给安好好听的,好像特意和安好好划清界限,又好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告诫自己不要回头,不要去回首过去的事情。

    安好好被喜宝这种冷漠的态度吓了一大跳,之前席城这么告诉她的时候,她还抱着怀疑的态度,觉得喜宝不会这么绝情,现在看来,果真如此,安好好的心失望极了。

    “喜宝,不管你现在改名叫什么了,在我的心目中,你永远是我曾经的好闺蜜喜宝。”安好好说着,她感觉她和喜宝的感情早已经渐行渐远,回不到过去了。

    “你也说了是曾经了,别自欺欺人了,没有我这个闺蜜,你不是一样很快就找到其他的闺蜜了吗?安好好,我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我最讨厌你惺惺作态的样子,总是表现出自己是一副高尚的圣母形象,以后请在我面前收起这一套吧,我实在不喜欢。”

    喜宝对安好好说着,在她的心目中,还惦记着以前的事情,安好好明白喜宝仍旧没有办法放下过去,她也便不再多说什么了,有些人要远走,是怎么都留不住的。有些感情会随着时光和岁月的流逝而消失,无法阻挡。

    “席城,今天我来是找你的,你应该知道我为何而来。”喜宝冷冷的看着席城,就好像是要和席城算账的样子,这些年喜宝变得越来越凌厉了,也许是过去的经历太过于苦了,让她变成了现在的这幅模样。

    “我们换一个地方说话吧。”席城将喜宝带到另外一个房间里,不希望安好好和阿正也参合进来,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席城对安好好说起喜宝的时候,只说是喜宝帮忙了,并没有将自己的狼狈告诉她。

    席城希望安好好永远都不要为他担心,在她的记忆中,自己永远是那么的无所不能,让她感到安心。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这件事情变成了这样,我也不想的……”席城说着,还没有说完就被喜宝给打断了。

    “既然你知道对不起我,那么现在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吧,我因为你被人把过去的事情都给扒出来了,部长知道了非常的不高兴,并且一直不愿意搭理我……”

    喜宝是真的慌张了,才会来找席城,因为手足无措,身边又没有什么值得信任的人,思来想去,就只想到席城了,想着他怎么说也是一个聪明人,说不定可以为她想一个办法。

    席城没有想到喜宝会向他来求助的,他以为喜宝是来兴师问罪的。

    “你不怪我吗?都是因为我才造成了你今天的局面,但是你要相信我,这件事情绝对不是我做的。”席城担心喜宝误会自己,着急着澄清这个误会。

    “你放心吧,我知道不是你做的,在这件事情上,你我都是受害者,而且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还是想办法尽快将问题解决吧。”

    席城听了喜宝的话大感欣慰,发现她变得成熟起来了,果然困难会磨练一个人,让从前性格冲动大大咧咧的喜宝变成了一个凌厉的女子,思想成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勇敢的追求。

    “这个嘛……我暂时也不知道,部长他有什么把柄在你手中吗?”席城思索着,要让部长回心转意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其实关键还是要看部长对喜宝的感情到底有多深了。

    如果部长觉得喜宝比他的仕途更加的重要,那么自然不会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相反,如果部长认为仕途比较重要,那么冷落喜宝也就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了。

    “把柄?我能有他什么把柄,我倒是希望有,可是他这个人做事情非常的谨慎的,就算是有也不会让我们知道,更何况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并不是那么长,还没有到他可以将自己犯罪的证据交到我手上的地步。”

    喜宝思索着,靠别人得来的幸福始终有些惴惴不安,一个不小心就会失去,这种不安全感让喜宝很不高兴,她多么希望她能够一直拥有幸福,这得之不易的幸福。

    “他自然是不可能会让别人掌握他犯罪的郑钧,这就等于自己让别人抓住了五寸,但是他是一个部长,位高权重,一定有不少人行贿的,我觉得你倒是可以从这一方面入手。”

    席城给了喜宝一个思路,虽然他心里明白,感情不是靠这样子来维系的,可是如果从一开始就出于利益关系才和部长在一起的话,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使用一些手段也无可厚非。

    “让我想想,我好像记得他的确有收过别人的东西。”喜宝思索着。

    “那你有没有证据记录下来呢?”席城紧张的问道。

    “记录,我当时哪里会想那么多,再说了,他也不会让我记录的。”喜宝失落的说道。

    “那你说了还是等于没说啊,贿赂的人肯定也不愿意承认自己行贿,我觉得你还是算了吧,是自己的总是自己的,如果不是的话,勉强也没有用。”
欢迎您阅读奥丝所写的小说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