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 328难过

作者:奥丝 类别:玄幻小说
    突然他好像听到了思蕊在叫自己是声音,虽然也许这只是幻觉,但是一想到阿正要和思蕊谈论的话题,他便再也没有心情看风景了,连忙朝着餐厅的方向跑来,还没有到餐厅,便看到了溃不成军的思蕊。

    “思蕊,你还好吗?”程浩然走到思蕊的面前,问道。

    思蕊见程浩然终于来了,也不顾自己脸上的眼泪和鼻涕,一把扑在了程浩然的身上,将眼泪和鼻涕都蹭在了他名贵的西装上。

    “没事的,我在这里,哭出来就好了。”程浩然已经预料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边拍着思蕊的背,一边为思蕊的难过而难过着。

    虽然阿正和思蕊分手了,从某一个方面说,这是对程浩然有利的,但是程浩然看到思蕊如此痛苦的样子,突然就有些痛恨阿正了,真是一个绝情的人啊,怎么说得出口呢?更何况面对的是自己曾最心爱的女人。

    “浩然,你快带我离开,快走。”思蕊急促着说着,好像这里有一个猛兽正在追赶着她一样。

    “好的,思蕊,我马上就带你离开,我们走吧,再也不来这里了,再也不要想起那些伤心的往事了。”

    程浩然第一次感觉到思蕊是那么的需要他,原来被需要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程浩然也第一次明白了爱情的真谛,就算是得不到思蕊,哪怕是陪在她的身边,在她每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开解她,在她无聊的时候为她解闷,在她遇到苦难的时候帮助她,也是一种爱情的表达方式,并不是一定要那个名分。

    所谓的守护,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就好像是天使一样,默默的守护着,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大概就是所谓的骑士精神了。

    程浩然在那一刻下定了决心,今后再也不勉强思蕊了,以后她如果还要和别人谈恋爱,或者是有了其他的对象,他也不会这么难过吃醋了,再也不会做出像以前为难阿正那样的愚蠢的行为了。

    因为他知道思蕊会一直在自己的心目中,别人是无法抢走的,谁也没有办法从他的心中将思蕊夺走,这是属于他内心深处的秘密,他的心底里会永远的保留着思蕊的位置。

    一路上思蕊都在哭,她把自己的眼睛哭成了一个核桃一样,和来的时候心情是完全不同的,来的时候很开心,可是现在却变成了伤心欲绝。

    车子开到了一半,程浩然有些无措起来,如果就这样将思蕊送回去的话,思蕊的母亲一定会问原因的,思蕊哭成这个样子,思蕊的母亲还以为自己欺负了思蕊,所以不能将思蕊送回去,就算是问起来也不能解释。

    还得继续撒谎,程浩然不想再给自己挖坑了,撒了一个谎言之后便要再撒无数个谎言来圆之前的那个谎话。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能带思蕊上哪里去呢?思蕊最好面子了,如果被她的好姐妹知道了的话,她一定会非常的难受的。

    “思蕊,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实在没有办法将你带回家去,不如你先上我那里坐会吧。”程浩然斗胆将思蕊带回去,以前他非常的顾虑思蕊的想法,担心思蕊觉得他这么做有些乘人之危。

    可是现在他管不了那么多了,而且他自己问心无愧就好,一切都非常的坦荡,小人长戚戚,君子坦荡荡,原来是真的,因为内心感觉很平静,对思蕊没有非分之想,而让程浩然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思蕊并没有反对,对于她来说,现在去哪里都一样,但是去程浩然那里可以避免一系列的麻烦和问题,至少可以不用去面对家人的盘问,何乐而不为呢?

    程浩然有些窃喜,庆幸他出门的时候把家里已经堆积成山的脏衣服扔到了洗衣机里面,虽然家里不算太整洁,但是也不会太乱七八糟,不会将自己的脸面全部丢干净。

    程浩然的父亲很少回家,程浩然索性便在外面找了一个小公寓住了下来,不会让自己觉得家里空荡荡的,他不喜欢别人动他的东西,因此并没有找保姆,他也喜欢将东西放在自己顺手的地方,家中更是乱中有序。

    以前他从来不带任何人去他住的地方,他将自己住的地方当成是最神秘的领域,现在他要将思蕊带回来了,想想都觉得激动和不可思议,思蕊是他带回来的第一个人,也是唯一的一个人。

    好不容易将思蕊带回家了,程浩然以为思蕊会对他精心布置的小公寓感到意外和欣喜,并对此进行评价,但是思蕊并没有,她对程浩然公寓的复古的工业装修风格好像并不是那么感兴趣的样子,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悲伤当中。

    程浩然有那么一丝丝的失落,毕竟他为了改造这个公寓花了不少心血和精力,多么希望能够得到思蕊的一点赞美和欣赏啊,但是思蕊因为失恋了,根本就没有心情关心其他的事情。

    程浩然安慰自己不要紧,以后还有机会,以后一定会好起来的,以后思蕊一定会注意到自己的,其实一直站在她身后的那个人,是他。

    思蕊眼泪早已经流干了,她的眼睛红肿干涩,木然的坐在程浩然特意选的沙发上面,呆呆的看着地面,一言不发的样子。

    程浩然小心翼翼的问道:“思蕊,你肚子饿了吗?我给你找你吃的?”

    出来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吃东西,程浩然担心思蕊的胃会被饿出毛病的,思蕊只是像没有听到程浩然的话一样,半响才摇摇头,仍旧不说话。

    程浩然叹了一口气,冰箱里没有吃的,他一个人在家的时候除了喝酒就是吃泡面,所以就算是思蕊真的要吃东西,他也只能煮一碗泡面给她吃而已。

    不管思蕊的想法,程浩然擅自去厨房煮了一碗方便面给思蕊,方便面散发着它特有的清香,程浩然将这碗热气腾腾的方便面放在了思蕊的面前,但是思蕊却好像是没有看到一样,只是木然的摇摇头,表示自己不吃。

    程浩然好说歹说,一点都不起效,思蕊还是不愿意吃东西。

    程浩然也没有办法了,只能看着思蕊这么折磨自己,关于她和阿正的感情,程浩然没有资格说什么,只能默默的陪着思蕊发呆。

    天色渐渐黑了,思蕊的母亲见思蕊还没有回来,有些担心,于是打电话问程浩然,程浩然一看到是思蕊母亲的电话,吓了一大跳。

    果然是做贼的人会心虚啊,程浩然决定继续撒谎。

    “喂,伯母,是您啊。”程浩然笑着礼貌着接电话。

    “浩然,都什么时候了,你和思蕊怎么还不回来啊,天黑了不安全,快点回家吧。”思蕊的母亲担心思蕊是不是去见阿正了,只想快一点将思蕊叫回来。

    程浩然看了一眼思蕊那个呆呆的样子,心想着这样怎么能将思蕊送回去呢?

    “伯母,您放心吧,思蕊在这里很好,我们玩的可开心了,好不容易出来玩一下,所以想要晚一点才回去,都怪我忘记提前和你们打招呼了,让你们担心了,真是不好意思。”程浩然回答着。

    程浩然的心里也没有想好接下来怎么办才好,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现在已经很晚了,以后还有机会玩,快回来吧,你要是真的不希望我们担心的话,就把思蕊送回来,现在立刻马上。”思蕊的母亲好像感觉到了事情有什么变化,她执意让程浩然尽快将思蕊送回来。

    程浩然还想要作最后的挣扎,他对思蕊的母亲说道:“伯母,您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将思蕊送回去的,就玩上一会便离开。”

    听到程浩然这么说,思蕊的母亲已经确定不对劲了,她心里想的是程浩然肯定是带着思蕊去做了其他的事情。

    她突然用非常严厉的口吻问程浩然:“浩然,思蕊在你的旁边吗?我想和她说说话。”

    程浩然听到思蕊的母亲竟然这么问,心里猜测她已经起了疑心,他不得不将电话放在了思蕊的面前,小声的告诉她这是她母亲的电话。

    思蕊下意识的拒绝和自己的母亲沟通,但是程浩然执意让思蕊说话,思蕊只能无力的接过电话,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道:“很快就回来,不用担心了。”

    之前程浩然和自己母亲的对话,思蕊都听到了,在这个时候,她才觉得只有家人才是最值得信任的人,那些说得再好听的言语和誓言,都比不上亲情来的靠谱。

    思蕊的母亲听到思蕊的声音才放心下来,至少在这一刻,思蕊是安全的,她没有和阿正在一起,让思蕊的母亲放下了心底里最担心的一件事情,她就怕思蕊和阿正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就算他们反对也来不及了。

    思蕊的母亲已经后悔让程浩然将思蕊带出去了,这一天她就没有安心过,总是担惊受怕着,害怕思蕊会和阿正在一起,潜意识里她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思蕊不会乖乖的听程浩然的话。

    但是既然现在思蕊已经答应马上就回来了,那么她也就放心了。

    程浩然问思蕊:“你疯了吗?你现在这个样子回去怎么跟他们解释?”

    思蕊用幽怨的眼神看了一眼程浩然,说道:“现在我不回去难道在你家过夜吗?再说了我不回去他们会担心的,既然已经发生了,我自会交代,放心不会将你说出去的,我就说是我自己要去的,胁迫你带我过去的。”

    “不妥,你这么做无疑会让自己的处境更加的难,我不允许你这么做。”程浩然知道思蕊一旦坦白交代,她的父母今后肯定会对她更加的严加看管,以后再要做什么事情就更加的难了。

    但是思蕊的态度却是无所谓,反正今后不会再见阿正了,也不会再有想要出来的念头了,关在家里和在外面又有什么却别呢?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么我也只好把你送回去了。”程浩然无奈的说道,他让思蕊在洗手间里洗了一把脸,虽然眼睛仍旧是红肿得厉害,但是希望能够借着夜晚的昏暗蒙混过去吧。

    一路上无话,程浩然和思蕊的心中都在想着各自的心事,终于到了家里了,思蕊的父母早已经在客厅里等候多时了,听到了车子的声音,连忙从窗户中探出头去,看到女儿思蕊平安回来之后才放心。

    “伯父伯母,不好意思,我们回来晚了。”程浩然走在思蕊的前面,让思蕊躲在自己的身后,不被她的父母看出异样。

    “回来就好,以后可不能再这么晚回来了,我们会担心。”思蕊的父亲说道。

    “以后一定不会了,伯父。”程浩然保证道。

    思蕊本想着趁着程浩然和自己的父母谈话的时候悄悄的上楼去,但是没想到她的脚才刚刚迈上台阶,就被她的母亲给叫住了。

    “思蕊,你等等。”思蕊的母亲严肃的说道,那目光好像早就已经将思蕊看穿了一样,早已经洞察了思蕊和程浩然出去是去了什么地方。

    “伯母,思蕊她今天可能有些累了,不如就让她早些休息吧。”程浩然有些心虚,欲盖弥彰。

    思蕊的母亲冷漠的看了一眼程浩然,眼神中充满了不信任,程浩然吃了一惊,这还是她第一次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好像他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浩然,你是不是带思蕊去了那个餐厅,去见那个厨师了?”思蕊飞母亲严肃的问道,像是在盘问一个犯罪的犯人。

    程浩然大吃一惊,这个女人是怎么看出来的呢?难道她在自己的车上装上了追踪器吗?还是有人看到了他们,所以向她通风报信的?

    程浩然的大脑在飞速的运转着,到了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还应不应该继续撒谎下去,又或者是直接将真相告诉思蕊的父母,他内心非常的纠结,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他能做什么才能给每个人的伤害减少到最低呢?

    程浩然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能做,他沉思的片刻,思蕊却开口了。

    “是我让程浩然带我去了,你们要怪就怪我吧。”思蕊的声音有些干涩和嘶哑,因为哭得太伤心的缘故,声音中透着绝望,让人听了都觉得难过。

    “思蕊,你怎么了?”思蕊的父亲问道。

    思蕊没有回头,只是平静的说道:“你们放心吧,我以后都不会再见那个厨师了,你们可以不必为了防止我和他见面就小心翼翼的生活了。”

    思蕊说完便不顾一切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这些话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还是觉得很艰难啊。她曾经以为自己有勇气也有耐心,会和父母抗战到底,一定会争取到父母的同意和祝福的。
欢迎您阅读奥丝所写的小说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