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 322沮丧

作者:奥丝 类别:玄幻小说
    斯密斯虽然是一个好色的人,但是因为感恩席城帮助了他,并不想给席城带来麻烦,所以有意将席城给隐瞒下来。

    “真的不能说吗?”慕初然之前都没有看出来这个斯密斯还是如此一个有情有义的人,看来以前真是低估了此人了。

    斯密斯点点头,说道:“不能说,我不想给他带来麻烦,你还是走吧。”

    斯密斯说着便将门打开,再一次对慕初然下了逐客令,慕初然要是还不识趣不离开的话,自己都觉得脸上挂不住了。

    “好的,斯密斯先生,咱们后会有期。”慕初然无奈的离开。

    “再见,慕总。”斯密斯对这次合作表示心有余悸,自己差一点就犯了大错,给公司带来损失了,还好这一切都终止了,及时终止了,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一切都是虚惊一场。

    慕初然离开酒店之后,心想着虽然斯密斯先生不愿意将背后的那个人说出来,但是他总有办法知道的,这是一个网络发达的年代,想要打听一点事情还不容易吗?

    他想到了玫瑰,那个莫名出现的明艳的女子,他立马让人找到了玫瑰,玫瑰的资料很好找到,因为她长得很有特色,让人容易记住,只要经常去酒吧风月场所的人都知道她。

    慕初然在得到了玫瑰的地址之后,便前往了玫瑰所在的酒吧,正好心中烦闷,也想去酒吧坐坐,酒吧里每个人都在忘我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有的人喝得酩酊大醉,有的人疯狂的扭动着身躯,好像要将自己的腰肢扭成两半一样,还有的人兴高采烈的喝酒划拳,好不欢乐的样子。

    慕初然坐了下来,他坐的位置比较隐蔽,既然是为了等玫瑰,自然不能够太打眼了,免得被发现,慕初然也不希望别人发现他,毕竟去酒吧也不是什么光彩照人的事情。

    他点了一杯酒,很烈,就好像是他的伤心事一样,让他整个人都为之震撼,等了好一会,终于看到了玫瑰的身影。

    这个玫瑰还真是特别的打眼,走在哪里都特别的引人注意,想不注意到她都难,慕初然还发现,玫瑰大概是他在酒吧里看到的最漂亮的女子了,那样一张面孔,的确有些撩人心魄的魅力。

    美得让人震惊,也难怪斯密斯在见到玫瑰的第一眼之后,眼珠便无法从玫瑰的身上移开了,之前慕初然因为一直惦记着的都是合同的事情,没有注意到玫瑰的美丽。

    而且白天的时候,玫瑰的出现是化着淡妆,事实证明玫瑰更适合大浓妆,就好像她此刻出现在夜店一样,巴掌般大小的脸精致可爱,五官无可挑剔,关键是她的身上散发着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美。

    玫瑰的身边已经围绕了好几个对她垂涎已久的男人了,慕初然无奈的笑了笑,男人啊都是这么贱,明明知道玫瑰对他们没有意思,那些男人却还好像是苍蝇一样围在她的身边,就怕别人不理她一样。

    慕初然将杯子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酒精穿过喉咙的刺激感,让他整个人都显得特别的兴奋,他来到了玫瑰的身边。

    “美女,咱们又见面了。”慕初然饶有意味的看着玫瑰。

    玫瑰看到是慕初然,先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但是马上脸上就出现了云淡风轻的神情,好像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意外的事情一样。

    “呵呵,又见面了,说吧,有什么事情。”玫瑰从包里掏出了一根女士香烟,姿势娴熟的为自己点上,一根纤细的手指娴熟的捏着香烟,那样子简直就好像是一幅美丽的油画一样,风情万种。

    不多一会玫瑰便身处在烟雾缭绕当中。

    慕初然看着看玫瑰身边的人,对玫瑰说道:“我想和你单独谈一点事情,放心,好处少不了你的。”

    慕初然知道玫瑰肯定是拿了人的钱办事,因为慕初然本人并不是那种流连风月场所的人,肯定是不会惹上这种女人的,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有人给了玫瑰的钱,让她去办那件事情。

    玫瑰将身边的男人打发走,表示自己要和慕初然谈事情,那些男人对慕初然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来,然后不情愿的离开了。

    “好了,他们都走了,现在可以说了吧。”玫瑰笑了笑,不正经的对着慕初然吐了一口烟圈,慕初然伸手将烟圈打散,不让那些烟雾冲进自己的呼吸道。

    “是这样子的,我想知道昨天到底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慕初然问完这句话之后,懂事的将一把钱放在了桌子上,玫瑰的眼前。

    玫瑰笑了笑,并没有因为这些钱就表现出感恩戴德的样子,她不慌不忙的将钱收到了自己的包包里面,甩了甩头发,说道:“你很聪明,知道从我这里打听,其实我在见到你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你是来干什么的。”

    慕初然没有说话。

    “怎么样?我也不笨吧,放轻松一点,别那么紧张”玫瑰说。

    玫瑰和慕初然白天见到的样子太不一样了,简直判若两人,如果不是慕初然亲眼所见,他真怀疑自己见到的人是假玫瑰,又或者是玫瑰的亲生姐妹,否则她们怎么会有如此相似的面孔却又如此迥异的性格特征行为处事呢?

    都说女人是最善变的,慕初然见识了那么多的女人,他所在的公司女艺人也非常的多,还真没有几个像是玫瑰那样那么善于演戏,她的脸好像有几种面孔一样,让人捉摸不透。

    “没错,你的确也很聪明,之前是我太小看你了,呵呵。”慕初然无奈的说,他感觉自己有些时运不济,自从得到了席城的公司之后,他的人生就挫折连连,好像做什么都不顺的样子。

    听到了慕初然这么说,玫瑰也哈哈大笑起来,她这个人就是这样,在夜场的时候没个正经,反正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了。

    “你在笑什么?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了,到底是谁策划了昨天的一切,还有我的那个助理。”

    慕初然的助理在医院里陪着男子在医院里转了老半天,最后男子将自己的身体都检查了一个遍,都没有发现什么毛病,健康得很,简直可以参见三千米长跑了,跑完马拉松绝对一点问题都没有。

    男子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关键是天色已晚了,他这才让助理回去。

    助理一大早就对其他的同事抱怨,说自己昨天遇到的男子有多么的奇葩,慕初然不小心听到了,一开始慕初然还没有太在意,直到后来斯密斯先生拿出那些资料看了之后,联系前后发生的事情,慕初然才彻底的想明白。

    玫瑰见慕初然仍旧是一副严肃的样子,一点都不好玩,于是索然无趣。

    她对慕初然说道:“你这个人还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你放心吧,我既然收了你的钱,就会告诉你的,不过这么快告诉你太没意思了,我猜你们这种成功人士和精英一定很少到这种场合来玩吧,不如你陪我玩几个回合,我就告诉你啊。”

    玫瑰好像执意要将慕初然拉下水一样,她玩心大起,想要知道眼前的这个道貌岸然的男子是不是和其他的男人一样,只是一个伪君子,还是说他和席城一样,是一个难得的好男人。

    玫瑰似乎已经将鉴定男人变成了一个习惯,她喜欢男人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的样子,但是却对他们不屑一顾,她只是非常享受那种勾引男人的快感,喜欢那种被人追捧的感觉。

    慕初然对玫瑰的游戏一点兴趣也没有,他继续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钱放在了玫瑰的面前,那是厚厚的一塌钱,玫瑰的脸终于笑了起来。

    “收下吧,我没有兴趣玩你们夜店的那些游戏,我也不会,我的时间很宝贵,”慕初然冷冷的说道,他在斯密斯的身上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了,不想再在玫瑰的身上浪费时间了。

    再说了夜场里玩来玩去不就是那些游戏,慕初然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他也不喜欢喝酒,如果不是为了应酬,他是恨不得烟酒不沾的。

    “哎,你这个人还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一点情趣也没有,我猜你肯定没有女朋友吧?”玫瑰失落的对慕初然说。

    因为从慕初然到了她身边开始,玫瑰便有意无意的对着慕初然暗送秋波,希望能够俘获慕初然的心,但是慕初然却好像是一个傻子一样,将她的情谊视而不见。

    当然玫瑰也并不是真的爱上了慕初然,只不过是试探,而慕初然一心想着自己公司的事情,想着自己应该怎么破局面,哪里有闲情和玫瑰**,他内心非常的清楚,玫瑰就是一个危险的女人,谁接近她谁危险。

    她就是那一团熊熊燃烧的火苗,而那些爱上他的男子就好像是飞蛾一样,不顾一切的往火苗上面撞击着,这是需要勇气的。

    慕初然还不想这么牺牲自己。

    “没错,我的确没有女朋友,你还有其他的问题吗?”慕初然只想尽快从玫瑰这里问出事情的真相。

    玫瑰瘪瘪嘴,摇摇头,说道:“没有了。”

    “好了,你可以说了。”慕初然见玫瑰将桌子上的钱放在了自己的包包里,这已经是他的底线了,不想再和玫瑰绕圈子了,玫瑰既然收了他的钱,就应该办事,而不是在这里磨磨蹭蹭的。

    玫瑰也深知慕初然对女人似乎没有兴趣。再这么下去也没有意思,于是她将那天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慕初然。

    “你是说那个让你前去勾引斯密斯先生的人是席城?”慕初然大惊,他不可置信的问玫瑰。

    玫瑰点点头,虽然觉得自己这么做可能对席城不太好,但是在金钱面前,其他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不重要,更何况席城作为一个大男子,不应该有自己的担当吗?做都做了,还会怕被人知道吗?

    “这就对了,他一直对我怀恨在心,也只有他有这个能力弄到这份资料。”慕初然联想了很多的事情,知道公司里肯定还有席城的眼线,也难怪慕初然会一直失败,原来是一直有人在背后搞鬼。

    “该说的我可是全部已经说了。”玫瑰摊摊手,表示自己已经很真诚了。

    “我知道了,谢谢你。”慕初然又非常大方的给了玫瑰一叠钱,玫瑰毫不客气的收下来了。能用钱收买的女人,其实是最容易搞定的女人了,慕初然的内心里还是对玫瑰这样的风月场所的女子充满了鄙夷。

    她长得再没,再怎么风情万种,也还是让人不耻,让人看不起。

    慕初然起身离开了酒吧,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将公司的内鬼给揪出来,不能再让他祸害公司了。

    毕竟这个公司还残留着很多之前席城的老部下,特别是那个谢安,慕初然最怀疑的就是他了,毕竟他曾经和席城的关系那么密切,但是现在没有切实的证据,一切都还只是猜想。

    慕初然想到了那日在餐厅为难席城的样子,现在却被席城将了一军,心中非常的不痛快。

    慕初然不是这么容易就认输的人,在那次的事情上面他输给了席城,心中一直耿耿于怀,想着总有一天要重新让席城输在自己的手上,一直在为这一天寻找着机会着,他相信席城一直想要重新取回公司,一定还会继续在纠缠下去的。

    他们还有机会重新交手的,慕初然想到这里便放心了下来。

    阿正因为思蕊的事情一直寝食难安,再加上餐厅的惨淡业绩,让他整个人都非常的颓废,短短几天的时间里,阿正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他瘦了很多,也憔悴了不少。

    让阿正这么难过的无非是自己双双失利,无论是爱情还是事业,他都一塌糊涂,他不能和安好好比较,安好好毕竟只是一介女流之辈,她就算是这个餐厅倒闭了,钱都一无所有了,但是她的身后还有席城,阿正的身后却空无一人。

    更何况他一直惦记着自己的理想,惦记着自己曾经对思蕊说过,一定要让她过上想要的生活,会让她的父母接受住自己,不会让思蕊跟着自己吃苦受难的。

    可是目前的状况对他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他一个人的时候常常思前想后,越来越觉得安好好说的话也许是对的,以他目前的这种状况看来,根本就不可能让思蕊拥有幸福的生活,思蕊跟着他只会是辛苦而已。
欢迎您阅读奥丝所写的小说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