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 256绝望

作者:奥丝 类别:玄幻小说
    阿正故意这么说刺激着席城,他看到席城抓狂的样子,心中暗爽。在阿正看来,这是席城应该遭受的折磨。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我不相信,安好好才没有那么早三暮四,她不会这么快就忘记我的。”席城像是在自我安慰,又好像在自言自语。

    阿正听到后大声的笑了起来:“席城,想不到你一个堂堂上市公司的总裁,竟然也这么单纯和幼稚,安好好凭什么要等着你,难道这个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吗?除了你席城,别人都入不了她的法眼了吗?您也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吧。我告诉你吧,安姐姐已经在国外结婚了,并且很快就要生属于他们的孩子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阿正一时图着心中的爽快,只管着能够刺激到席城,不管怎么说他都觉得痛快,却没有想到,就是因为他的这番话,在后来给安好好和席城带来了那么大的误会。

    “你骗我,我是不会相信的,安好好一定会再回到我身边的。”席城用不置信的眼神看着阿正。

    “随便你信不信,反正事实就是这样。”阿正说完,便潇洒的走出了办公室,很快他又重新回来,对席城说道:“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安排我进这家餐厅工作。”

    阿正很想将帽子一扔,从这家餐厅离开,他觉得这是作为一个男人最大的骄傲和自尊,但是席城说得没错,以他现在的履历,根本就不可能找到比这个更好的机会。

    在后厨磨练的日子里,他也被主厨骂得没脸没皮了,最终他想了想,还是回去将帽子重新捡了起来,戴在头上,重新整了整情绪,继续回到后厨当别人的孙子,让被人使唤来使唤去。

    他需要这个机会,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他不想欠席城的人情,可是他更不想错失这个机会,他非常的清楚,有些机遇一旦失去,便再也找不回来。

    他不是席城,不能任性的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只能咬紧牙关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至于自尊和其他的,在没有钱没有地位之前,谁会在乎呢?

    有谁会在乎一个无名小卒,连体面的生活都无法维持的人,之前过的是怎么样的生活呢?人们关心的是那些成功的人光鲜的生活,成功之后,哪怕你说一句废话,也会变成至理名言。

    阿正接受了这个现实,他仍旧回到了后厨勤勤恳恳的工作着,刚进去便遭到了主厨的一顿痛骂,但是阿正并不生气,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席城却被阿正气得不轻,因为阿正的话,席城的内心一直在纠结着,不愿意相信安好好会这么快就结婚生子,更不愿意相信安好好这么快就能忘记自己。

    但是阿正说话的样子又好像不是在欺骗自己,席城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他开着车飞快的行驶在路上,思绪不宁,电话已经响了很久了,但是他却没有察觉到。

    他不知不觉便开车到了安好好的之前所住的公寓前,每当他心情不好的事情,他都喜欢在安好好的公寓前停留一会,坐在车里抽上一支烟,让自己冷静下来,虽然安好好的房子很快就被别人租了。

    席城再次到这里来,抽了很多烟之后,仍旧心神不宁,他懊恼不已,不肯相信自己真的会失去安好好,失去安好好以后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瑶瑶的父母发现席城最近几日都没有来医院,而瑶瑶的情绪仍旧非常的低落,医生说这样对瑶瑶的病情很不利,让他们多推着瑶瑶去外面走走。

    可是他们也知道,瑶瑶在内心里埋怨着他们,也许只有席城能够让瑶瑶快乐一些,他们也注意到了,席城来的时候,瑶瑶的眼神中才能看到那种希望的光芒。

    瑶瑶的父母再次拨打席城的电话,席城这才发现了手机上的很多来自他们的未接来电,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席城掐灭了手中的烟,开车前往医院。

    内心的情绪就好像是表面平静的大海,其实早已经波涛汹涌了。

    席城到了医院,瑶瑶的父母借口离开了,这些日子,他们像是真的老了很多岁一样,公司的很多事情也交给别人来处理了,两口子一心都扑在瑶瑶的身上。

    “席城,你可算来了,我还以为连你也要抛弃我这个瘸子,不管不顾了呢?”瑶瑶开着玩笑,语气中是不满和不屑。

    “呵呵,我这不是来了吗?”席城尴尬的笑笑。

    “你说花少他为什么不来找我?我们都这么多天没见了,难道他一点都不担心我吗?难道他对我的爱是假的吗?”瑶瑶内心的这些话只敢对着席城说,她内心的煎熬,也只有席城能够理解。

    因为席城也如她一般,正在为安好好的事情煎熬不已,也许感情就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东西,他突然对瑶瑶充满了同情,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别想那么多了,也许他正在气头上,生气你没有把钱送过去,让酒吧变成了别人的火锅店,也许他也发生了什么不得已的事情,没有办法来找你……”

    席城为花少找了很多的理由和借口,为的就是安慰一下瑶瑶脆弱的心灵,至少他比瑶瑶幸运,他和安好好还有过那么美好的曾经,他相信他们之间的爱情。

    可是瑶瑶现在腿已经变成了这样了,还要面临着失去恋人的痛苦,任谁都会觉得人生黯淡无光的。也难为瑶瑶一个小姑娘要忍受那么多折磨,却还不能对别人说。

    所以每次席城来的时候,就充当了瑶瑶的垃圾桶,帮助瑶瑶排忧解难,可惜解铃还须系铃人,瑶瑶的心病,恐怕只有花少才能治好了。

    瑶瑶的腿伤也养了那么长一段时间了,很快就要到拆石膏的时候了,瑶瑶对这个腿并没有太大的期待。

    内心的绝望没有办法对任何人说起,也只能任由着这种绝望的情绪肆意的滋长着,蔓延着,瑶瑶在经历过大哭大闹后仍旧无事于补的绝望后,人似乎也迅速变得成熟起来。

    可是在瑶瑶的父母看来,这种成熟并不是什么好事,他们更宁愿瑶瑶永远是那个无忧无虑任性的孩子,可惜这一切都回不到过去了。

    席城在医院里呆了一会,心事重重的样子,两个情场失意的人在一起,除了会让情绪更加的低落之外,并没有更好的办法。

    阿正在结束了一整天忙碌的工作之后,回想起今天和席城的见面,心有戚戚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对席城那么生气,好像是因为安好好,又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

    疲惫的身体让他没有办法想那么多,本来准备给安好好打电话,可是考虑到时差,拿起的手机又放了下来,怕打扰到安好好的生活,他甚至在想,安好好现在是不是还在睡梦中呢?

    正在犹豫着,思念着,苏杰的电话却打过来了,阿正从床上跳了起来,苏杰不会无缘无故的打电话来,该不是来报喜的吧。

    电话中苏杰非常高兴的声音:“阿正,安好好生了,是一个非常帅气的小男孩。”

    苏杰亲眼见证了孩子出生的过程,那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真的当父亲了一样,神情中充满了激动和感恩,他感叹着生命的奇迹。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阿正从电话筒中隐隐约约能够听到小孩子洪亮的哭声,那种感觉非常的奇妙,心中也有些遗憾,不能第一时间去看望孩子。

    “安姐姐还好吗?”阿正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安好好,都说生孩子非常的痛苦,要忍受十级的痛,并且如果是剖腹产的话,对身体的伤害也比较大。

    “阿正,你放心吧,安好好很好,美国这么比较普及无痛分娩,因此安好好并没有受太多的痛苦,你就安心的在国内好好工作。”

    苏杰对阿正说道,他似乎知道阿正放心不下安好好。

    阿正笑了笑,对苏杰说:“谢谢你,苏杰。”

    “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苏杰并不后悔和安好好结婚,虽然这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可是他却觉得非常的亲切,并且对安好好承诺,会拿这个孩子当亲生的来看待。

    并且如果安好好是一个单身母亲的话,这样面临的压力会比较大,对孩子的成长也不利,在生之前,苏杰便已经和安好好商量好了,让孩子把他当成亲生父亲,他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相信以后一定能够相处得很好。

    安好好也答应了下来,毕竟苏杰不仅仅对他们有恩,更何况孩子应该在一个健康的家庭环境中长大,从小缺乏父爱的话,特别是男孩子,始终是不好的。

    安好好心想着席城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了,自己的孩子已经在美国降生了,不过没关系,她知道这个孩子以后会健康快乐的长大,这就够了,她会给这个孩子最好母爱和关怀。

    她也相信苏杰会将这个孩子视如己出。安好好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她虚弱的躺在病床上,有一种有子万事足的幸福感,这是一种幸福的满足感,一种没法对外人言语的幸福感。

    大概只有当一个女人真正成为一个母亲之后才能体会到这种感受吧,安好好非常庆幸上帝给了她这个机会,她发自内心的感恩。

    挂了电话之后,阿正疲惫的躺在床上,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真是不平凡的一天,他为安好好感到高兴,同时又为安好好和席城的结局感到一些遗憾。

    虽然打心底里,他是不喜欢席城的,不希望安好好和席城在一起的,但是一想到孩子,阿正又觉得太残忍了,虽然他相信苏杰会将孩子视如己出,能够照顾好孩子,但是每个孩子都希望在自己亲生父母的身边长大吧。

    这对孩子来说,无疑是一种无形的伤害,如果他在席城的身边长大,是不是会更好呢?阿正竟然开始动摇起来,他的脑子变得非常的混乱,索性将头埋进被子里,闭着眼睛大睡起来。

    还好每日的繁重的工作任务让他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想那么多,他很快便入睡了,并且在餐厅的工作还如从前那般,席城果然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并没有因为昨天的那一番话对他进行打击报复。

    虽然阿正也很清楚,以席城的能力,要对他进行打击报复实在非常容易,只要一句话的事情,他就没有办法在这家餐厅继续做下去了,可是他没有。

    在这一点上面,阿正还是非常欣赏席城的,至少他不会是那种小肚鸡肠的男人,要是换作豹哥的话,可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阿正摇摇头,嘲笑自己,豹哥都已经去世那么久了,怎么还会想起他来呢?以前豹哥简直是阿正的偶像,心狠手辣,想要的东西一定要得到手才罢休。

    如果不是遇到了安好好,也许阿正便会变得如豹哥那般残暴吧,毕竟之前的生活经历了太多坎坷,总是想要以一种捷径,能够迅速的摆脱那种对生活无力的掌控感,想要成功,想要有很多的钱。

    但是遇到安好好之后,便被她那温暖的笑容给治愈了,因为觉得所有的命运其实早已经写好了,人生不需要太强求了。

    正当阿正思绪一片混乱,飘散的时候,突然头被一个胡萝卜给重重的砸了一下,他吃痛的回过头去。

    “臭小子,大早上的在这里发什么呆,叫你半天也没有反应,不想干了早点滚蛋,我分分钟找到比你能干的人……”

    主厨又在开始教育阿正了,阿正赶紧站了起来,来到主厨的身后,小心翼翼的听从他的吩咐。

    这种生活阿正已经习惯了,从一开始内心的愤怒和反抗,到后来的敢怒而不敢言,到现在的麻木,这整个后厨的人并不是只有他一个这么窝囊的活着,哪一个人不是在主厨的各种辱骂和蹂躏下成长起来的呢?

    而且这个后厨就好像是一张巨大的社会人际关系网一样,阿正作为一个新来的学徒,被人欺负实在正常不过了,大家都把又脏又累的活推给他,为了生活下去,阿正只能默默的接受。

    日子并没有因为各种问题接踵而来便结束,瑶瑶终于到了拆石膏的日子,瑶瑶的父母既激动又忐忑。

    在医院养伤了那么长时间,两个人都瘦了好大一圈,就连席城也仿佛比以前憔悴了不少,终于到了验证结果的时候,他们甚至在前一天专门去了一趟泰国祈福。

    希望瑶瑶的脚能够尽快好起来,让她还能像从前那样健康快乐的生活。

    瑶瑶的内心也有些忐忑,在未拆石膏之前,她还可以哄骗自己,还可以对自己的腿抱着一丝侥幸的心里,可是一旦石膏拆掉了,就是验证结果的时候了,她也没有办法像鸵鸟一样,逃避现实了。

    这种关键的时候,席城怎么能够缺席呢?现在他也搞不懂,为什么对瑶瑶的关心越来越多了,大概是内心深处的同情,又或者是为了做好这个未婚夫的本分,反正他很清楚,这并不是爱情。

    只是他也需要将自己所有的时间都占用起来,这样就没有那么多的闲情去难过,去想念安好好,这仿佛变成了他一贯的作风和行事态度了。

    一群关心瑶瑶的人围在瑶瑶的病床前,看着医生小心翼翼的将瑶瑶腿上的石膏给拆了下来。

    大家似乎都在等待着开奖一般,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医生在拆完石膏之后,敲了敲瑶瑶的腿部,对瑶瑶说道:“现在腿有知觉了吗?”瑶瑶眉头深锁着,对医生摇摇头。

    瑶瑶的母亲连忙安慰道:“也许是刚拆下来,过一会就能感觉到了。”

    她真是担心瑶瑶会有什么意外,瑶瑶却一脸委屈的样子,好像要哭出来一样,自己的腿是什么样子,她自己内心再清楚不过了,刚才医生在拆的时候,她一点知觉都没有。

    “完蛋了,以后我是不是再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了?苍天啊,我应该怎么办啊?”瑶瑶在内心里呼唤着。

    这种脆弱,她不想在父母面前表现出来,她只能无助的憋着,希望还有奇迹,虽然这种奇迹实在太渺小了。

    医生又检查了一下瑶瑶的腿,并且开了很多检查的单子,瑶瑶坐在轮椅上,任由着父母推着她在医院四处转悠着。

    “瑶瑶,你别担心,虽然现在你的腿不见得那么好,但是医生也说了,需要复健,慢慢的总会好起来的。”

    席城苍白无力的安慰着瑶瑶,就好像在安慰着自己安好好还会回到自己身边一样。

    瑶瑶脸上是一种视死如归的神情,仿佛这条腿的好坏,对她来说已经一点都不重要了,反正横竖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席城仿佛看到了瑶瑶对生活的绝望,他真不希望看到瑶瑶这个样子,检查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虽然瑶瑶的身体上没有其他的毛病,但是腿确实是没有好起来。

    瑶瑶的父母心底里难过不已,却不能在瑶瑶的面前表露出来,只能背着他们偷偷的抹眼泪,更是在内心后悔不已。

    “当初要是不阻止她和那个花少在一起,她也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了,都怪我。”瑶瑶的母亲埋怨自己。

    “你别在这里想这些没用的事情了,悲剧已经发生了,现在我们要做的是面对问题,解决问题,咱们这样自责又能有什么用呢?”瑶瑶的父亲也懊恼不已。

    钱对于他们家来说,就跟纸张一样,虽然他们一直认为花少接近瑶瑶,不过是为了赵家的钱,可是就算是为了钱,那又怎么样呢?当初为什么要用那么极端的方式去反对呢?导致了女儿现在的悲剧,毁了她一辈子。

    两位老人内心深处,一直无法原谅自己,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他们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瑶瑶出院了,再呆在医院也没有什么意义,但是瑶瑶的内心始终快乐不起来,因为花少和腿的缘故,她将自己关闭在房间里,不见任何人,也不和任何人交流,脸上看不到一丝任何表情。

    为了防止瑶瑶会想不开,瑶瑶的父母将她房间里所有能造成对人伤害的东西都悄悄的拿走了,藏了起来,并且还专门请了一个保姆照顾瑶瑶,说是照顾,换一种方式来说是看着她,不让她做出什么傻事来。

    窗户已经重新改造过了,盯上了厚厚的防盗窗,瑶瑶再也不可能爬窗户了,但是这些对她而言又有什么意义呢?

    在瑶瑶出了这件事情之后,赵家的人一直将这个消息给封锁了起来,不让外人知道,更何况以瑶瑶的性子,要是被别人知道自己变成了一个瘸子,她肯定要寻死觅活的。

    她那么爱面子,在她的那个圈子里,她的姐妹们和爱慕者,知道瑶瑶已经变成了一个残疾人,谁还会和她玩呢?那是一个非常势力而又现实的圈子。

    瑶瑶的父母都非常的清楚,可是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瑶瑶不那么难过呢?医生建议让瑶瑶多出去走走,去散散心,这样对腿有好处。

    但是瑶瑶每次都拒绝,她每日都躲在房间里,像是一个麻木的病人一样,失去了自己的思想,每日盯着窗外发呆,除了必要的每周复建,其余的时间她都不愿意出门。

    家里来了客人,她也不愿意相见,一开始还有瑶瑶之前的朋友来家里探望瑶瑶,并称不知道瑶瑶去哪里了。

    瑶瑶的父母都是告诉别人,说瑶瑶去了国外旅游,也许要很长时间才会回来。

    朋友们无不羡慕而又遗憾的说道:“竟然一声不吭的就去国外了,太不够意思了。”

    瑶瑶在楼上听着父母撒谎骗着那些昔日的好友,她的内心很不是滋味,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件事情,这个时候,她应该正在酒吧里和这些所谓的好朋友喝着红酒跳着舞蹈吧。

    又或者一起逛街,买了当下最流行的口红和包包,在一起吹牛,吹自己的男朋友又送了多么名贵的礼物和钻石……

    席城没有找到花少,真的非常的奇怪,花少好像突然人间失踪了一般,席城觉得这是唯一能够为瑶瑶做的事情了,如果能够找到花少,至少她会高兴一点,也不至于这么绝望了。

    他能够感觉得到,家里每次来了客人,瑶瑶都希望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不管怎么样,他不能这么消失,不能将瑶瑶放弃,就好像随手扔掉一块用过的抹布一样。
欢迎您阅读奥丝所写的小说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