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 230醒来

作者:奥丝 类别:玄幻小说
    席城的内心涌现出一阵酸楚,他质问管家:“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去看医生了吗?”

    管家回答道:“是老爷不让的,他怕影响了你们的工作,医生也看了,只是并没有说什么。”

    “席城,别难过,爷爷上了年纪了,身体出现衰老其实很正常,我们是普通人,能做的只是顺应这种自然规律,毕竟当年秦始皇研究了那么多年的长生不老药,最后还不是一样挂了……”

    安好好安慰着席城,不想这一天的好心情因此而破坏,虽然她的内心也并不好受,最近发生的越来越多的事情,都让她明白了珍惜眼前人的重要性。

    好在爷爷的脑子仍旧十分的清醒,尽管满头的白发,而且身子越发的消瘦,但是他还知道席城和安好好,还能将身边发生的事情条理清楚的表达出来。

    不知道有多少老人到了爷爷这个年纪,脑子已经糊涂得像个三岁的孩子一样了。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了一个午餐,安好好在吃甜品的时候,竟然吃到了一个戒指,她在笑着席城竟然用这么老土的方式求婚。

    这情节都被电视演成烂大街了,但是安好好的内心还是感觉非常的高兴,在爷爷的见证下,席城单膝跪地,在安好好的面前深情的说道:“好好,咱们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好不容易在一起了,嫁给我吧,我会给你幸福的。”

    爷爷和别墅里的佣人都满怀期待的看着这一幕,没有鲜艳的花朵,没有浪漫的氛围,更没有甜言蜜语,有的只是朴实的一顿简单的家庭团聚饭以及席城的一颗真心。

    安好好笑着瞧了瞧手中的戒指,说道:“钻石这么小,你就想骗我一辈子啊?”

    周围的人都憋不住了,大笑起来,席城尴尬的说道:“戒指咱们可以再换,我是担心砖石太大了,你吃的时候会不小心磕到你。”

    “好吧,是你说的哦,我要一个鸽子蛋那么大的砖戒。”安好好一脸得意的神情,她还记得上一次席城向她求婚的场景,以及那枚钻戒。

    时间转了一轮,似乎又回到了起点,只是现在,他们都长大了,成熟了,知道什么对自己更重要了,抛去了那些任性和幼稚,能够以一种成熟的心态去面对问题了。

    “安好好,你这是答应了?”席城仍旧跪在地上,腿都有些麻了。

    “你说呢?”安好好反问道。

    “你这傻小子,她当然是答应你了,爷爷这辈子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的婚事了,看到你成家立业的话,爷爷就算是走也走得安心了。”

    爷爷的脸上露出了干瘪的笑容,他打开了一瓶红酒,说是要庆祝。

    “老爷,医生说了不让你喝酒的。”管家提醒他。

    “没关系,今天我高兴,就喝一点点。”爷爷不顾管家的善意提醒,执意要喝酒。

    席城和安好好面面相觑,这一次,他们都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和人是可以将他们分开的了。

    新的一年开始了,这是元旦节,自然有很多为了节日而庆祝的人,夜晚,半空中升起了灿烂的烟花,这些烟花燃烧了自己,给大家带来了绚烂的光芒。

    安好好在答应了席城的求婚之后,他们结婚的日期被提上了议程,这大概是爷爷最欣慰的事情了,他真害怕自己的身体会支撑不到他们结婚的那一天。

    要不是管家提醒,他经常会忘记很多的东西,而且视线也开始模糊了,医生多次让他住院,但是都被他拒绝了。

    席城并不知道爷爷的身体状况已经如此糟糕了,他还幻想着,有一天他会带着安好好,以及他们的孩子来到别墅中探望爷爷,他们一家人会永远幸福的生活下去。

    爷爷将日期定得很近,婚礼在一个多月后举行,虽然安好好也觉得这样子太仓促了,毕竟还有很多东西都没有准备,而且结婚这毕竟是一件大事情,总不能马虎对待。

    可是爷爷兴致太高昂,她和席城都不忍心看到爷爷失望的表情,只好答应了下来,再过一个多月,也就是差不多农历的新年了。

    安好好想到这里,心中莫名的激动和紧张,这并不是她第一次结婚了,但是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像做梦一样,她真害怕这一次会不会和以往一样,半路又出现什么幺蛾子。

    她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一定要顺利,她已经觉得身心疲惫了,经不起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打击,每次生活都在给了她一颗糖之后再给她一巴掌,她早已经厌倦了这样的游戏了。

    所以她这次非常的谨慎,和席城的约会也非常的低调,不想被娱乐记者发现,被媒体抓拍到,免得到时候又在报纸上乱写,她现在终于体会到那些明星的痛苦,私生活被曝光,的确是一件非常不爽的事情。

    好在她和席城的影响力并不如当下的小鲜肉和小花旦那么强大,尽管席城也是一个很有娱乐精神的人,但是他毕竟还是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时间少。

    夜晚的时候席城送安好好回去,他看到安好好的家中竟然亮着灯光,不解的问:“你出门忘记关灯了吗?”

    安好好摇摇头,说道:“我一般都会关灯的。”

    “那家里进小偷了?”席城不放心起来,虽然这个小区的物业看上去还可以,但是难免总会有一些不法贩子,想尽一切办法去犯罪。

    安好好笑着打趣道:“哪里有什么小偷,我估计是阿正一个人没有地方去了,在我家里玩游戏吧。”

    “是这样子吗?”席城的语气听上去怪怪的。

    安好好凑到了席城的身边,打趣的说道:“咦,你该不会是在吃一个小孩子的醋吧?”

    “我哪里有?不过阿正他始终也是一个正值壮年的年轻小伙子,这样在你家不太合适吧,况且咱们已经有婚期了,你是不是应该避嫌一下呢?”

    席城嘴上说着没有吃醋,事实上他就是恨不得安好好只属于他自己一个人,他强烈的占有欲在内心隐隐不安。

    “你别多想了,我一直把阿正当成亲弟弟一样看待,那些日子,多亏了他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可是他呢?他也这么想的吗?”席城太了解男人了,对不感兴趣的女人,男人才没有那个精力和功夫去关心和爱护,至少他就是这样。

    “他是怎么想的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不过他一直叫我姐姐,我相信他的人品,大家都孤身一人,不容易,大概是惺惺相惜吧,你真的不要想太多了,阿正这个人挺不错的,想想他以前是怎么帮助我们的……”

    安好好始终相信,阿正和其他那些想要打她主意的人不一样。

    席城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但是他还是不放心安好好一个人上去,万一屋子里的那个人不是阿正呢?于是他陪着安好好一起上了电梯。

    还没有开门,就听到了屋子里传来的“霹雳巴拉”玩游戏敲打键盘的声音,安好好笑着对席城说:“现在你可以放心了,是阿正在玩游戏。”

    “不行,我得看着你安全进去才能放心。

    阿正在屋里听到了钥匙开门的声音,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游戏,一个箭步冲到了门锁旁边,欢呼道:“安姐姐,你可算回来了,饿死我了,给我带好吃的了吗?”

    打开门,发现席城也在,并且面色似乎不太高兴,阿正觉得自己的出现可能有些多余,于是尴尬的说:“你们回来的正好,我肚子饿了,正要出去吃东西。”

    安好好拉住阿正,说道:“这么晚了,外面也没啥好吃的,我煮点东西给你吃吧。”

    席城心中一阵醋意,他和安好好在一起这么久了,还以为安好好只为自己做宵夜,没有想到,这个特权还要和别人分享。

    阿正看了看席城,识趣的说道:“算了,安姐姐,你煮来煮去都是那些花样,今天我想去吃点其他的,不打扰你们了,再见。”

    说完便匆匆的告别了安好好,独自一个人消失在黑夜之中。

    “安好好,我不高兴了,原来你对他还那么好?”席城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赌气的说着生气的话。

    “我哪里对他好了?”安好好不得不耐心安抚席城的情绪。

    “我不管,以后你只能给我一个人做饭吃,我不准你再和别的男人这么暧昧。”席城说道。

    “暧昧?天哪,席城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呢?我和阿正真的一点暧昧的关系都没有,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安好好就差发誓了。

    男人吃起醋来原来也这么不可理喻,安好好算是见识到了。

    “好好,我不是不相信你,但是咱们现在毕竟是有婚约的人了,结婚也是迟早的事情,不如你搬到我那去住吧,咱们也可以提前磨合一下。”

    席城坏坏的看着安好好,眼神漂浮不定,他内心隐隐不安,真担心安好好会拒绝他。

    安好好果然拒绝了他,说道:“我可不想这么快就变成你这只大灰狼的猎物,在结婚之前,坚决和你保持距离。”

    安好好想到过去和席城发生的一幕幕,脸上莫名的染上了红晕。

    “哎呀,你怎么能把我当成大灰狼,要知道,我可是马上就是你老公的人了,你怎么还能如此防备着我,真是太伤我心了。”

    席城为自己感到不值,也就他和安好好这么奇葩了吧,明明两人相互之间纠缠了这么久,但是却一直保持着距离,唯一的一次都已经那么长时间了。

    “反正现在不是还没有结婚吗?”安好好顾左右而言他,把这种事情放在台面上来说,她还真是感到非常的不还意思。

    “我不管,今晚你是不从也得从。”席城看着安好好一副娇羞的模样,这简直就是最大的诱惑,比起那些光着身子的场景更加让人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

    “诶,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我还没有答应呐……”

    安好好的话还没有说完,席城的唇已经将她的声音覆盖住了,两人在沙发上缠绵起来。

    夜色清凉如水,不知不觉便悄然而逝了。

    就在婚期将近的时候,圈内的好友都收到了安好好和席城要结婚的请帖,安好好并没有忘记给喜宝也送一张,至于喜宝有没有收到,安好好就无从知晓了。

    尽管两人想尽了一切办法低调,但是仍旧还是没能逃过媒体的报道,毕竟席城的影响力太大了,而他身边的朋友又都是些非富即贵的生意人,圈子就那么点大,因此,这场即将举行的婚礼还是闹得人尽皆知了。

    安好好尽管心中有些不满,但是也没有办法,这是她嫁入豪门的代价吧,如果今天她选择的是一个平淡无奇的男子,没有什么娱乐性的人,那些媒体也不会纷纷争先恐后的报道了。

    可是那样一个男子,安好好又会觉得太过平淡了,她没有办法爱上那样的人,所以事情有利就有弊,她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席城办公室的电话这几天都要被打爆了,因为婚礼的消息一传出来,好朋友和生意上的合作伙伴都纷纷打电话致贺,席城不得不邀请了许多人。

    也许这些人并不是真心的想要祝福他的婚礼,只是想和他拉进关系,又或者是想要挤入这个圈子,沾沾他的光,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和原因,席城都不介意了,只要婚礼能够如期顺利的举行,那就行了。

    至于婚礼上有多少宾客,他现在已经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谢安也为他结婚的事情忙晕了脑袋,因为太多人了,将来场面一度会非常的热闹,但是这也意味着,到时候难以控制的事情会更多。

    席城忙着将公司的事情处理好,这样便能腾出更多的时间去筹备婚礼了,礼服和婚纱还有婚纱照等等,还有安好好结婚要佩戴的首饰,结婚的场地布置等等,一大堆的琐事都等着他去处理。

    他不希望将婚礼上的事情交给别人来处理,这是属于他自己的婚礼,他要亲自负责,打造安好好心目中最完美和浪漫的婚礼。

    这个时候席城却接到了一个医院的电话,席城下意识的感到恐慌,医院的这个号码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打过了,难道是爷爷……

    “席城是吗?你的母亲醒过来了……”电话中传来的声音,让席城愣了好长一段时间。

    “我的母亲醒过来了?我的母亲醒过来了?……”细细的琢磨着这句话,席城花了不少时间才反应过来,简直和做梦一样。

    席城开着车飞奔去医院,留下谢安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还有什么事情会让席城如此的神魂颠倒呢?

    谢安也尾随席城去了医院,大家都以为是爷爷生病住院了,后来才知道,原来事情不是这样子的。

    一路上席城都非常的激动,这么多年了,他已经对自己的父母不抱希望了,他以为自己的父母会永远的躺在冰冷的床上,靠着冰冷的机器维持着生命,默默的走完这一生。

    他也曾经无数次想过,父母再次醒来会是什么场景,但是他失望太多次了,因此再也经不起这样的失望了,索性将所有的希望都毁灭,如此一来就不再抱着希望,不让自己难受了。

    他也曾在黑夜里默默的埋怨自己的父母,为什么要那么的狠心,将那么大的重担交在了小小年纪的自己身上,让他从小就过得和别的小朋友不一样的生活,让他从小便见识到了人性。

    后来他都一步一步挺过来了,甚至已经做好了和爷爷相依为命的准备,他觉得这样生活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好的。父母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符号罢了,他已经接受了这样的现实。

    可是现在,医院竟然突然打了这么一个电话,自己的母亲真的醒过来了吗?席城快到医院了,仍旧觉得像是做梦一样。

    他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叫过“妈妈”这个称呼了,这个称呼对他来说是那么的陌生,他内心慌乱,真的见到自己的母亲,应该怎么和她说话呢?

    这么多年的距离,不是想要横跨过去就能不存在的,席城的脑子非常的乱,关于母亲醒来的事情,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爷爷,但是爷爷年纪大了,遭受不了这样突如其来的信息。

    脚步声在走廊里响起,近了,越来越近了,席城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紧张,他所有关于母亲的记忆都停留在十多年前,他不知道自己的母亲见到了自己后会有什么反应。

    他多次看着自己的母亲躺在床上,一脸安详的样子,现在她竟然醒过来了。

    席城的脚步在病房的门口停了下来,他调整了一下呼吸,作好了应对各种可能出现的状况的心里准备,他觉得自己第一次去公司面对那么多股东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紧张。

    席城走进了病房,病床上他的母亲正在接受着医生的检查,只见她虽然在床上躺了这么多年,但是身材和容貌依然保持得非常的好,看上去仍然如二十多岁的少女一般。

    席城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这个人就是自己的母亲。

    席城上前去,用一种非常生疏的语气叫道:“妈妈,我来了。”

    病床上的人也听到了席城的声音,连忙张望了过来,两眼泛着泪花。

    “儿子,你就是我的儿子……”席城的母亲恨不得将席城搂进自己的怀中,在她的记忆中,席城还是七岁的模样,可是等她醒来的时候,席城已经变成了一个年近三十的成熟的男性,充满了男性的荷尔蒙。

    这怎么能让她不感伤呢?她拉着席城的手,目不转睛的盯着席城上下打量,她的儿子长得如此的精致和帅气,心中实在感到非常的安慰。

    两人互相对视着,一句话也没有说。

    “儿子,你过得好吗?”席城的母亲两眼泛着泪花,这么多年的缺席,让她不知道该如此去面对自己的儿子。

    席城点点头,他连忙问医生:“医生,我母亲的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面目表情的回答道:“已经做过初步的检查了,你母亲的身体恢复得很好,在床上躺了这么多年还能醒来,这简直是医学上的一件非常奇迹的事情……”

    听到医生的话,席城才终于放心下来,既然身体无大碍,席城觉得自己的母亲可以出院了,但是医院非得再留院观察两天。

    母亲也欣然接受了,而席城的父亲仍旧在床上,他似乎并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当初在案发现场的时候,席城的父亲为了保护他母亲,所以受的伤比较严重。

    想到自己的老公现在还昏迷不醒,席城的母亲又难过得眼泪直流。

    “对了,妈妈,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席城想到自己的父母在床上躺了这么久,可是凶手现在却还在逍遥法外。

    他曾经还因此误会过安好好的父母,现在既然母亲已经醒过来了,一切都应该水落石出了。

    席城的母亲在回忆起当年的事情的时候,眼神中透漏着仇恨的光芒。席城也从母亲的口述中,得知了当年所发生的事情。

    原来安好好的爷爷奶奶曾经是席家的管家,生下两个女儿,安好好的母亲和慕初然的母亲,这两姐妹长得出水芙蓉,清新丽人,姐妹两与席城母亲是同学,也是好闺密。

    可是造化弄人,这三个优秀的女人却同时爱上了在学校出类拔萃的席城父亲,席城的父亲不仅仅人长得高大帅气,家里也非常的有钱,而且各方面都比同年人要优秀,

    在和三个优秀女人的相处中,席城父亲渐渐的爱上了席城的母亲,并且两人很快便确立了恋爱关系,举行了婚礼。

    安好好的母亲比较淡薄,她见自己所爱之人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虽然心酸难过,但是她还是忍痛割爱,放弃了追逐,与席家的保镖也就是安好好的父亲结婚。

    两人倒是也过着幸福的日子,在后来的相处中,感情越来越好,还生下了爱情的结晶安好好。

    但是慕初然母亲不甘心,她是一个个性非常要强的人,性格强势,不喜欢别人过得比她好,于是她在强烈的嫉妒心的驱使下,教唆安好好母亲帮她追回已经结婚的席城的父亲。

    安好好母亲不愿意破坏他人幸福,并且劝慕初然母亲收手。但是已经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姐姐,哪里听得进妹妹的劝告,慕初然母亲爱席城父亲已经成为了执念,非要得到席城的父亲不可。
欢迎您阅读奥丝所写的小说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