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 208剧本

作者:奥丝 类别:玄幻小说
    “对不起,这次真的不能怪我们的人,席城他醒过来了,却一直在医院里躺着装病,他不仅仅瞒住了我们,也瞒住了其他人,所以我们根本不知道他醒过来了。”

    乔奇费力的辩解着,希望豹哥能够看在席城的狡猾的上面,不再计较他们的过错,他也知道,原本这件事情并不严重,想要打击席城,办法多得是,可是豹哥心中在怨恨席城,无非还是因为安好好那个女人。

    想到这里,乔奇在心中长叹了一声,看来哪怕是豹哥这样精明冷酷一世的男人,最后都难以过美人关,他迟早是要毁在安好好这个女人的身上。

    “你们都出去吧。”豹哥不想再和乔奇说有关于席城的这件事情,索性将他们全部打发了出去,他知道席城在他的心目中就好像是一根刺一样,每次看到安好好便会想起这么一个人来,让他非常的难受。

    他将那个跟在安好好身边的小伙子叫了过来。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豹哥从前没有将这个刚成年的小伙子放在眼里,可是从他最近完成任务的情况来看,似乎这个小伙子还挺不错的。

    “豹哥,我叫阿正。”这个叫阿正的小伙子怯生生的回答,以前豹哥从来不问他的事情的,现在怎么突然关心起自己的名字来了?

    心中疑惑,豹哥又问了一些关于阿正身世的事情,阿正不敢如实的回答,因为明白在黑社会中的险恶,于是低眉顺眼的告诉豹哥。

    “我的家人都已经去世了,没有人管我,所以我才不得不加入黑社会中……”

    “原来是这样啊。”豹哥并不怀疑阿正的说法,因为这个小伙子看上去一脸青涩老实善良的模样,他甚至觉得阿正并不应该来到这种复杂的环境,而是应该在学校里读着书,参加高考,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豹哥不自觉的想到了自己,如果他有一个好点的家庭,今日他又何尝会走上这条路呢?都是命啊。

    对阿正,豹哥又多了几分同情。

    “对了,安好好最近有什么动静吗?”豹哥这才将画风一转,转向了安好好的身上,同时阿正也松了一口气,他一直害怕豹哥是因为他没能完成任务而责怪他。

    “安小姐最近每日还是深居简出,不过在几日前,她去了一趟医院。”

    阿正的话让豹哥心中又憋了一股气,不用问都知道,安好好是去医院看望席城的,豹哥觉得今日的心情非常的狂躁,因为一个女人,或者说他作为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感觉到自己的权威受到了威胁和挑衅。

    “你会不会打高尔夫?”豹哥突然问阿正。

    阿正受宠若惊,回答道:“豹哥,我不会,但是我可以帮您捡球。”

    阿正的这句话让豹哥笑了起来,他去打高尔夫的地方,自然有人去捡球,哪里用得着他呀,不过他倒是觉得这个小伙子天真得让人不设防。

    “算了,你回去吧,继续好好盯着安好好。”豹哥站起身来,只想发泄一下心中的抑郁之情,他已经强忍了很久了。

    阿正看着豹哥,觉得他看上去也不是外面所传言的那么神通广大,大概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烦恼,无论是从来不愁吃穿的百亿富翁,还是流落在街头的小混混。

    席城的回归,让各大媒体和报纸都出了一个大乌龙,大家开始追究起当初到底是谁在微博上散播不可靠的消息,误导了大家。

    乔奇只得自认倒霉,注销了微博的账号,但是席城的消息还是布满了各大媒体和报纸,铺天盖地而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阵势。

    安好好摸着手机屏幕上席城那张精致的面孔,心中甚是安慰,席城他瘦了许多,人也憔悴了许多,大概是因为刚从医院出院的缘故,并且操劳过度,整个人都好像没有往日的精壮了。

    可是他的面孔还是那么的好看,一张脸菱角分明,好像是上帝用刀子精心雕刻过一般。

    安好好只能用这种方式望着席城,尽管心里想着念着的都是他,可是她再也没有办法回答席城的身边了,唯一让她感到安慰的是,自己肚子里的小生命,那是她和席城爱情的结晶。

    想到这儿,她又激动又难过,她必须要想办法保住这个孩子,不让豹哥发现,她思考了许久,要糊弄豹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她可以选择离开,待到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后,再选择回来。

    如果有人问起来,就说这个孩子是捡回来的,是被别人抛弃的,她见可怜所以才将孩子带回来的。

    安好好知道这个办法比起糊弄豹哥似乎更加的有效,只是豹哥这个人神通广大,她不知道要躲在什么地方,才能瞒天过海,不让豹哥发现。

    这又是一个难题,这些日子,安好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深居简出,全部都是在思考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去思考除这之外的任何事情。

    看到席城已经安然无恙了,安好好也放心起来,未来她不知道会怎么样,也许席城的身边最后还是会有另外的女人出现,会给他生儿育女,但是安好好仍旧执意要将这个孩子生下来。

    既然要离开,那么安好好就要准备很多钱,她需要钱,但是她不能向豹哥要,更不可能对席城要,而喜宝因为开销太大,之前在娱乐圈里赚的钱都花在了穿衣打扮和美容上面了。

    现在她唯一能指望的,就是手中的剧本了,她一定要将剧本卖个好价钱才行,这样她才能保证离开之后的生活,至少那个时候,她不用大着一个肚子去为生计发愁。

    她联系了不少导演和制片,可是大家都表示最近有些忙,暂时没有时间去谈新剧本的事情,问她能不能再等等。

    安好好也理解身处娱乐圈中的人的现实和无奈,毕竟她已经远离那个圈子有一段时间了,没有人卖她人情和面子,她实在觉得再正常不过了,以前她还是喜宝经纪人的时候,大家都争相着取悦和讨好她,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了。

    自己身为一个助理尚且如此,可见喜宝所承受的必定比她的更多,安好好难过起来。

    因为急需要钱,肚子等不起,不想被人发现的时候再离开,因此安好好决定,就算价格不是那么的理想,只要能卖到钱,只要能保证一定的生活,她就决定卖出去算了。

    正是因为安好好的这种心理,现在大半个娱乐圈都知道她急需将手中的剧本出让了,自然那些人也就因此而压低价格,乘虚而入。

    安好好已经被这些人打击得体无完肤了,,企图用非常低的价格,就将这个剧本尽收囊中,这让安好好断然接受不了,这不仅仅是对她的不尊重,更是对她剧本的侮辱。

    她不接受这样的结局,不到万不得已的这一步,她还是不愿意贱卖自己的劳动成果,她也坚信,她的劳动成果远远不止这个价格。

    这时候她想到了林导演,她知道这个林导演之前和喜宝有几分交情,并且这个林导演在娱乐圈里绝对是一股清流,他这个人作风正直,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不想别的人那样拥有那么多花花肠子。

    安好好在家里翻到了林导演的名片,希望这个林导演不会让她失望,她已经被拒绝了很多次了,心理承受能力加强了许多,大不了最坏的结局就是再被多拒绝一次罢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安好好的脸皮已经被磨厚了,人都要穷途末日了,哪里还顾得来那么多。

    安好好拨通了林导演的电话,林导演的声音仍旧是那么的和蔼可亲,这大概是安好好拨打了那么多电话以来,最让她觉得舒服的一次了。

    安好好对林导演说明了来意,其实就算安好好不说,林导演也知道她此刻打电话来的目的,但是林导演还是耐心的听她说完,并且不惜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

    “安好好,我知道你最近好像缺钱用,但是我很抱歉,我现在手头已经谈了一个剧本了,并且已经准备签约了,真的非常遗憾,帮不了你了。”

    林导演礼貌而又客气。

    安好好最后的一丝希望也落空了,心中很不是滋味。

    “林导演,您真的不再看看吗?也许您看过了我的剧本之后,觉得我的剧本更适合呢?”安好好没有放弃说服林导演。

    “你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我既然已经答应了要和对方合作,那就要信守承诺,真的非常的抱歉。”

    林导演也觉得有些遗憾,不能和安好好合作,之前她的剧本在影视圈取得了良好的口碑,林导演就看出了安好好是一个可塑之才,只是之前一直没有机会合作罢了。

    “哦,是这样子啊,那对不起,耽误您宝贵的时间了。”安好好失落的声音在电话中显得特别的让人心疼。

    林导演知道安好好这个小姑娘也挺不容易的,心生同情,于是对安好好说:“你等等,我呢一直很欣赏你的才华,不如这样子吧,如果你信任我的话,你把剧本寄给我,我帮你引荐引荐,总比你在娱乐圈里大海捞针要好。”

    林导演有意帮安好好一把,让她从困境中解脱出来,也希望这是他对艺术做的一点贡献,毕竟现在还能潜心写剧本的人不多了。

    “真的吗?那真是太感谢林导演了。”安好好喜出望外,如果有林导演的帮助引荐,她这个剧本必定能够落到有心人的手中,林导演结交的人,自然是和他一样高风亮节,为艺术献身的人。

    正所谓谈笑有宏卢,往来无白丁,安好好觉得,如果被一个有缘人相中此剧本,就算价格并没有获得预期的那么高,她也是愿意成交的,没有什么比遇到知己更让人激动的事情。

    “嗯,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全力帮忙的,但是我不能保证,我的那些朋友对你的剧本感兴趣。”林导演将丑话说在了前头。

    “林导演,有您的引荐,我已经万分感激了,至于其他的,都是缘分。”安好好心中仿佛落下了一块巨石一般,她对自己的剧本有信心,同时也相信林导演的人脉。

    安好好毫不犹豫的便将剧本寄到了林导演的工作室,因为害怕耽误时间,她还特意用的顺丰快递,到第二天的时候,林导演肯定能收到她的剧本的,心中也安定了下来。

    只要剧本一出手,兜里有钱了,安好好便决定立马和豹哥摊牌,找个理由去外面躲上一段时间,直到把孩子生下来为止。

    可是安好好着急着卖剧本的事情还是没能逃过豹哥的眼睛,他不明白安好好既然那么缺钱的话,为什么不对他要呢?

    她的那个剧本卖的那点钱,在豹哥眼中看来,就好比一块塞牙缝的肉一样不值一提,这个安好好到底在搞什么鬼?

    豹哥决定还是要打电话给安好好,他不喜欢事情不受自己掌控的发展,之前有了席城的事情,已经让他憋火了好几日了,现在他不想重蹈覆辙了。

    安好好正在屋子里收拾一些简单的行李,她的心已经止不住的雀跃起来,迫切的希望离开,从来没有那么焦虑过,好在她的东西并不多,平日里也没有养成像喜宝那样挥霍无度的生活习惯。

    因为她喜欢的极简生活,让她整个人都省去了不少麻烦。

    冬天的风越来越寒冷了,新的一年马上就要来临了,安好好突然发现,自从爷爷去世之后,她对新年便不再有过什么特别的期待了,没有了仪式感,每年还不是照样那么过。

    而今年,她算了算,希望能够在新的一年到来之前离开这里,也让自己有一个新的开始,这大概是她唯一的新年愿望了。

    冷风刮着,窗户的玻璃上结着雾气,安好好听到了外面车子的声音,她伸出手来将玻璃上的雾气擦干净,透过玻璃朝外面看去,竟然发现是豹哥的豪车。

    “他怎么突然来这里了?”安好好心中一惊,连忙将刚整理好的行李收了起来,不能让豹哥发现,否则他未必会愿意放自己离开。

    豹哥从车里出来,抬头望了望山的那边,抖了抖落在身上的小雪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空中竟然飘起了小雪,落在地上很快就融化了,还好不是鹅毛大雪,不然安好好就要被困在这个荒郊野岭了吧。

    听到了敲门的声音,安好好整了整自己的衣裳,确定现在并没有失态的地方,才放松心情去开门。

    “豹哥,您怎么来了?”安好好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

    “天气冷了,我来看看你这里还缺不缺什么东西,不要冻感冒了才好。”豹哥进屋来,四处打量了一下安好好布置的房子,心中百感交集。

    这个屋子在安好好的打理下,彻底变了样子,不再是过去他熟悉的样子了,往事历历在目,好似在提醒着他,其实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一直都没有忘记过这里,一直都还记得自己曾经在这里和白露生活的点点滴滴。

    “对了,之前的那些旧家具呢?”豹哥不经意的问道。

    “哦,你是说那些旧家具啊,我看它们年代久远了而且破破烂烂的,就让阿正搬出去一把火烧了。”安好好回答道,不明白豹哥为何执意于过去的旧家具。

    “这样也好,这里焕然一新了。”豹哥自言自语道。

    安好好看得出来,他似乎很熟悉这里,聪慧如她,心中也猜出了一个大概,那日在酒店里,老师的话犹在耳边,这个房子肯定和白露有关,所以才会让豹哥三番两次露出如此忧伤的神情来。

    “豹哥,您先坐,我去给您倒杯茶。”安好好走进厨房去拿茶叶,她这里的茶叶比不上豹哥酒吧里的名贵,豹哥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

    “好好,你不会怪我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来看你吧?”豹哥脱掉了身上的妮子外套,一脸愧疚的样子。

    安好好摇摇头,端着茶上来,对豹哥说道:“我不会,我知道豹哥很忙,是我之前不懂事,还去打扰您,不过您放心吧,今后不会了。”

    听到安好好如此懂事乖张的话语,豹哥一时之间还真难以适应起来。

    “怎么?还说没有埋怨我,我听你这语气,心里对我的怨气很深重嘛。”豹哥半开玩笑的说道。

    “豹哥,您言重了,我哪里敢啊。”安好好现在是真的不敢在豹哥的面前放肆了,她变得小心谨慎起来,就怕一个不小心得罪了豹哥,也因此失去了那种天真浪漫的气息。

    豹哥知道是自己把她从一个天真浪漫的小姑娘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安好好的成长速度很快,她的眼底再也不是纯真的小女孩模样了,现在,她的眼底有了秘密和颜色。

    “对了,我听阿正说你最近似乎缺钱,也怪我疏忽,置办这个屋子里的东西哪一样不需要钱,听说你还买了一个车,也难怪你会缺钱了。”豹哥说着便将一张写满了很多零的支票放在了茶几上。

    安好好盯着支票上面的零,嘴巴张得大大的,这上面的数字,大概是她这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豹哥,我不能要,您还是收回去吧。”安好好内心里非常的渴望这笔钱,可是她知道自己真的不能要,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她已经在这上面翻过跟头了,不想再错第二次。

    “为什么?难道你宁愿低声下气的去求人买你那个辛辛苦苦写的剧本,也不愿意接受我的好意?”豹哥的声音有些情绪。

    安好好心中一惊,她就知道,她所做的事情,豹哥全部都了然于心,不然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正在卖剧本呢?

    不经又为自己捏了一把汗,如此看来,豹哥应该也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了吧?可是他为什么不说出来呢?为什么还在这里打哑谜呢?

    安好好恨透了这种猜来猜去的感觉,他更愿意豹哥将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出来,反正他爱怎么处置都是他的事情。

    “豹哥,那个剧本是我辛苦写的,我拿来卖也是我自己赚的钱,爷爷去世后,我花的每一分钱都是自己的,我还能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

    安好好对自己颇为骄傲,她希望豹哥能够明白,她和外面那些取悦他的女人是不一样的,她虽然迫于无奈成为了豹哥的女朋友,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从豹哥的身上得到什么。

    从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这是她为人处世的底线和对自己的要求,她不希望将来有一天,变成一个让自己都鄙视的人,变得像喜宝一样,迷失在物质中。

    豹哥欣赏安好好的刚烈和骨气,但是对于安好好拒绝自己的帮忙又耿耿于怀。

    “如果这张支票是席城的,你也会拒绝吗?”豹哥挑着眉头问道。

    安好好愣了一下,这个问题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而席城也深知她的性子,从来都不会拿钱来收买或者说是侮辱她。

    哪怕是送昂贵的礼物,又或者是从内心深处的关怀,席城从来都不会这么**luo的将金钱摆在桌面上,像是谈论一场交易一样。

    安好好笑了起来,回答道:“席城他从来不会拿钱给我。”

    豹哥突然便觉得释怀了,也许和席城相比起来,自己的确不如他了解安好好,也没有在安好好身上花那么多功夫,可是心里到底不甘。

    “支票我放在这里了,至于你收不收下,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豹哥送出去的东西,哪里有收回来的道理。”

    豹哥霸气的将支票塞回了安好好的手中,虽然这张支票到最后也许只是变成一张没用的废纸罢了。

    安好好笑着将支票放在了一旁,她已经下定决心了,就算是山穷水尽,她也不会用这张支票的,两人之间早已经生分,安好好不似其他女人那般对豹哥投怀送抱,豹哥坐了一会,觉得无趣,便起身离开了。

    安好好松了一口气,否则她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和豹哥相处下去。

    林导演收到了安好好邮寄的剧本,本着对剧本负责的态度,他翻看了一下剧本,这才发现了一个大问题。

    安好好的剧本竟然和赵清欢的剧本一模一样,林导演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戴上眼镜,再三观察起来,发现确实没有弄错,她们两人的剧本一字不动的没有修改过。

    林导演陷入了沉思当中,这其中一定有一个人是抄袭的,一定有什么误会。
欢迎您阅读奥丝所写的小说鲜妻买1送1:宝贝,叫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