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 第1055章 终章(4):曲未终,人已散,奈何情深缘浅

作者:芊霓裳 类别:玄幻小说
    这一双儿女,是妈妈最放不下的牵挂。

    现在交代好了所有的事情,林璇玑双手交叠,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浑身的力气都在散尽,她的视线渐渐模糊。

    谁在哭,谁在说话,这边唱罢那边方登场,这世界所有的纷纷攘攘慢慢的离她远去。

    如此的入夜时分,她梦回繁华。

    寺庙里,香客缓缓不绝,“咚咚咚”的木鱼声就像是远古的一首赞歌,一段爱情故事就此拉开了序幕。

    潋滟风华的明媚少女跪在蒲团上,“苍天啊,求你赐我一个老公吧。”

    她摇着手里的签筒,很快一支签掉了下来。

    上面一句梵文——曲未终,人已散,奈何情深缘浅。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她现在才真正懂得。

    林璇玑缓缓的闭上了眼,两滴热泪从眼角滑落,很快没入了发梢里。

    满世界都是那一幕,她小手里拽着签文,蓦然回首,远处,一袭卷珠帘被几根修长的手指挑开,他站在那里,天之骄子,一身风华。

    陆先生!

    嘻嘻,陆先生啊!

    林璇玑缓缓的勾起了唇,呼吸停滞。

    xx年xx日,璇玑夫人在自己的笑容里,安然离开了人世,结束了她的传奇。

    佳人远去,外面“噼里啪啦”的下起了朦胧细雨。

    ……

    飞机上。

    “先生,你的咖啡。”叶管家将一杯热咖啡递了过来。

    陆瑾文看着手里的文件,然后抬手,不小心打翻了咖啡。

    咖啡落到地上,碎了。

    陆瑾文俯身去捡,杯子的碎片割到他的手指,在他的指腹上拉出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里面的鲜血迅速冒了出来。

    他英俊如刀刻的眉心微微一蹙,见血,是不好的征兆。

    “先生,你没事吧,快点让我包扎一下。”叶管家惊叫道。

    陆瑾文将手递过去,他侧眸看了窗外,嗓音幽幽的问,“下雨了么?”

    “是的,先生,下雨了。”

    怪不得,他觉得好冷。

    四肢都是冰的,没有一丝的温度。

    脑海里又浮现起他临别的那一幕,他在后视镜里看着,她一直站在回廊的宫灯下看着他,目送着他。

    她在等他回家。

    就像是做梦一样。

    他现在只想将事情办好,然后早点赶回去,他想抱抱她,亲亲她,他心里有说不完的话想说给她听。

    她在家里等他,这感觉真好。

    ……

    z国。

    一辆豪车缓缓停在了一个破寺庙前,叶管家拉开了后车门,陆瑾文下来了。

    他一身黑色薄呢大衣,带着夜间的寒霜雨露,幽深的凤眸淡淡的扫了一眼这个破寺庙,他抿了一下薄唇。

    “今天有贵客到,玄奕就不远迎了,陆先生,请!”这时寺庙里传来了玄奕高僧的声音。

    “先生,这个和尚最喜欢故弄玄虚了,我怕有诈,不如让几个保镖将他抓出来。”叶管家低声道。

    陆瑾文没什么表情,他轻轻抬了一下手。

    叶管家迅速闭嘴,退到了一边。

    陆瑾文拔开长腿,一步步的上了台阶,进了寺庙。

    他蹭亮的皮鞋踩在了落叶上,发出了“沙沙”的声响,沉稳而从容。

    如帝王亲临。

    寺庙里,玄奕坐在一堆稻草上,面前一堆篝火,他在烤鸡吃。

    陆瑾文走过去,摘了手上的黑手套踹进大衣的口袋里,然后缓缓在篝火面前蹲下身,两只大掌送到篝火前搓了搓,取点暖。

    “给你十分钟的时候把这只鸡吃了,时间够不够?”他漠声道。

    玄奕高僧看着陆瑾文,笑道,“都快三十年了,陆施主当真一点都没有变,我都老了,陆施主却一点都不老,还如当年那般,惹得寺庙里的香客频频回顾,都道谁家少年郎,如此光彩耀人。”

    玄奕高僧已经满脸皱纹了,不过他眉眼里一股道骨清风,很有仙气。

    陆瑾文淡淡的勾了一下薄唇,然后起身,他退到了一块门板边,将英挺的后背慵懒的抵靠上去,拿出一根雪茄叼在薄唇里,他微微勾腰,将打火机点燃。

    幽幽的抽了一口烟,然后将嘴里的烟雾吐出来,他淡淡的看了玄奕高僧一眼,“两分钟过去了。”

    玄奕高僧:靠!

    他迅速将火架上的烤鸡拿了下来,撕了一块放嘴里,真香了,这世上唯有美食不可辜负啊。

    “陆施主,要不要来个鸡腿?”

    陆瑾文单手抄裤兜里,单手抽着烟,“谢谢,不用。”

    玄奕高僧笑了一声,“陆施主,你找了我这么长时间,现在将我活捉了,你想干什么啊?”

    青烟缭绕模糊了陆瑾文的俊颜,他染着几分笑意掀动薄唇,“听说玄奕高僧知过去,通未来,我找你,自然是想物尽其用,玄奕高僧不要藏着掖着,有什么通天的本领尽管拿出来,要不然,我活捉你…煎炸烹饪都有可能。”

    “…”

    玄奕高僧心里念了一句,衣冠禽兽,还是继续吃**。

    十分钟,他搞定了一只鸡,随着陆瑾文一起出了寺庙。

    “陆施主。”玄奕高僧突然开口。

    “怎了?”

    “你可知…下雨了?”

    陆瑾文不说话,就看着他,看的人头皮发麻。

    玄奕高僧觉得跟这人打交道太累了,就好像是他有几把刷子一下子被他给看穿了。

    玄奕高僧尴尬的讪笑两声,“陆施主,我随你走吧。”

    ……

    陆瑾文连夜赶了回去,走出机场大厅,加长版的商务豪车疾驰在回家的路上。

    外面阴雨连绵,这雨竟是下了一整夜。

    “停车。”陆瑾文突然开口。

    商务豪车缓缓停了下来。

    后车门拉开,陆瑾文走了下来,叶管家撑起一把黑伞,支在了陆瑾文的头顶。

    陆瑾文走进一家店铺,拿了一根棒棒糖。

    她很爱糖。

    送她一根棒棒糖,她一定会很开心。

    陆瑾文英俊如刀刻的面容上露出了缱绻的柔情。

    玄奕高僧看着车外的男人,叹息的摇了摇头,“人都走了,还送什么棒棒糖?”

    ……

    一天的雨,加长版的商务豪车驶进了庄园的草坪上,佣人慌慌张张的打开了别墅大门,陆瑾文风雨兼程的赶了回来。

    “璇玑…”

    他跨进门,叫了一声。

    璇玑…

    璇玑…

    他的叫唤声响彻在整栋别墅里,激起阵阵空寥的回音,最后慢慢消散,没人应。
欢迎您阅读芊霓裳所写的小说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