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凰为后 第二百二十章 凤翔宫

作者:云月颜 类别:玄幻小说
    防盗章------亲们待会儿来刷-------------------

    方槐花自幼性格泼辣爽,又在边城生活了半辈子,行事从未有过这么不干脆的时候。

    阮棉棉眨巴着眼睛,像是没听懂她的话一般:“你就像当年教我一样教她不就得了。”

    方槐花白了她一眼:“小妞妞要像你一样皮实,我立马儿就去教她!”

    阮棉棉顿时有些心塞。

    她知道自己长得不如小凤凰那般精致秀美,气质更不像她那般斯文贵气。

    可她也不像槐花大姐形容的那样粗糙好吧?

    当年她出嫁的时候,年纪比小凤凰现在还小一岁呢!

    那时槐花大姐怎的就好意思把夫妻间的那点事情说得那般详尽?

    以至于后来她和死渣男成事那一回,明明他都喝得半醉了,他们还是非常顺利地做了夫妻。

    方槐花按了按眉心:“二妮子,小妞妞是我最喜欢也是最心疼的外甥女。

    换作其他事,哪怕再困难再危险,我方槐花也是义不容辞。

    可这件事……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怕拿捏不好那个度。”

    阮棉棉总算是明白了。

    槐花大姐担心的不是小凤凰,而是皇长孙。

    毕竟她和阿福接触的次数十分有限,根本谈不上了解。

    ※※※※

    阮棉棉的呼吸很快变得均匀绵长。

    这次却轮到司徒三爷睡不着了。

    因为他想起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自从阿福成了他的准女婿,在某些事情上他一直是严防死守。

    当然,那小子也的确是洁身自好。

    不仅对京中所有的贵女们都是不假辞色,就连皇宫里那些美貌的宫女也一直视而不见。

    所以那臭小子直到现在还是个未经人事的童男子。

    对女儿来说,女婿身边干干净净是件好事。

    可对于一个新娘子而言,一个毫无经验的新郎就意味着洞房花烛夜要吃苦头。

    谁都有过第一回,那种生涩无措的感觉,想起来都是泪……

    所以说,大家子里的少爷,到了一定的年纪长辈们就会赐几名教他们通人事的通房丫鬟。

    一是不让少爷们被外面那些心思不正的女子勾了去。

    二是为了少爷们将来娶亲时,洞房花烛夜能顺利一点,也有不让媳妇吃苦头的意思。

    千百年来大家族里都是这样的规矩,几乎从未有人质疑过是不是合理。

    换作从前,他根本不会去关心女婿有没有经验这种无聊的事。

    可重活一世,他对这种事情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女儿是一定不能吃苦的。

    女婿也绝不能去别的女人那里学经验。

    那么,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做才能皆大欢喜呢?

    推翻了无数个想法后,司徒三爷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炸了,一时没控制住,翻身的动作就大了一点。

    他正后悔,果然就听阮棉棉嘟囔道:“你又在折腾什么了?!”

    司徒三爷索性把嘴唇凑到阮棉棉耳畔,把方才想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股脑倒了出来。

    听着听着,阮棉棉的睡意就没有了,一双眼睛都瞪圆了。

    那边司徒三爷还在喋喋不休。

    “……棉棉,我觉得还是后一个办法好些。

    让阿福去亲眼瞧瞧人家都是怎么办事的。

    虽及不上前一个办法,但比起看那避火图自学强了不知多少倍。

    我这几日就托人去联系,等下一个休沐日……”

    话音未落,屋里又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司徒三爷完全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一夜之间竟被媳妇儿第二次踹下床。

    这一次他的动作显然没有上一次那般利索,坐在地上竟忘了站起来。

    阮棉棉这一次却没有后悔。

    瞧这死渣男想的都是些什么馊主意!

    让她的女婿去观摩别的男女做那种事?

    这和千年后那些男人看某种东西有什么区别?

    她好好的女婿,才不要被死渣男给教坏了!

    好半天司徒三爷才回过神来。

    他哭笑不得地看着犹在气鼓鼓瞪着自己的媳妇儿。

    阮棉棉终究还是有些心疼他。

    她轻声催促道:“地上寒凉,你还不赶紧起来。”

    司徒三爷又看了阮棉棉那硕大肚子一眼,把想说的话默默咽了回去。

    他站起身走回床边,温声道:“你就算是觉得我的办法不好,也别动这么大的气啊。”

    阮棉棉白了他一眼:“你那办法是不好么,那完全就是馊了啊!”

    她抿抿嘴又道:“阿福是个聪明人,再说这种事情你们男的不是天生就会么?”

    司徒三爷叹道:“是谁告诉你这些话的?”

    就算这种事情天生就会,可也讲究熟能生巧好不好?

    横冲直撞的,哪个新嫁娘受得了?

    阮棉棉不以为意:“你也别想那么多了,圣上和贵亲王都是十三岁大婚,也没见他们什么都不懂。”

    一面又拍了拍枕头,示意他上床睡觉。

    “你确定自己这次要睡了?”司徒三爷笑道。

    阮棉棉道:“废话!”

    “那我这次要把灯给灭了,太亮了睡不着。”

    说着就把案几上的一盏宫灯灭了,这才再次躺下。

    然而,夫妻二人却还是没有立刻睡着。

    良久后,黑暗中传来的司徒三爷悦耳的声音。

    “是我钻牛角尖了,姑娘出嫁前,做母亲的人肯定是要教她的。”

    阮棉棉有些别扭道;“难道你是想让我去教女儿?”

    司徒三爷道:“哪家姑娘的母亲都得经过这一遭。

    咱们箜儿聪明,夫人随便点拨一下就行。”

    阮棉棉努力回忆了一下,当年嫁给这渣男的时候,老娘是怎么给她启蒙的。

    她很快就想起来了。

    老娘就是个不负责任的,这么要紧的事情居然做了甩手掌柜。

    她的启蒙老师居然是彪悍的槐花大姐。

    阮棉棉只觉脸上一阵发热,即使是依葫芦画瓢,槐花大姐的那一套她还是弄不了怎么办?

    呃……

    她突然笑了起来。

    槐花大姐和老娘一起回京了!

    与其自己别别扭扭把事情搞砸,索性就请槐花大姐把这事儿给办了!

    突如其来的笑声让司徒三爷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夫人又怎么了?”

    阮棉棉笑道:“这是秘密,绝对不能告诉你!”

    司徒三爷无奈,只好伸手轻轻揽着她:“时辰不早了,睡吧。”

    阮棉棉轻轻嗯了一声,终于闭上了眼睛。
欢迎您阅读云月颜所写的小说引凰为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