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贵 结局章六 京中大局

作者:弱水西西 类别:玄幻小说
    多方联手下,追击来得快且猛!

    就连混迹于朱常珏船队中的施平和万铭扬也一个没能逃脱。

    一时间,舆论哗然。

    尤其是曝出朱常珏的部分主力施平等人乃昔日沿海人人憎恨的海盗,还是今日沿运河所有商民个个痛恨的水匪,且这支为祸大周多年的盗匪队伍竟然得了昔日首富万家的支持后,整个大周上下对朱常珏这一反贼的痛骂和不齿达到了顶点。

    许海直急于表现,一入东海便与朝鲜水兵配合,堵住了见大势已去正逃回本土去的倭寇主力,生擒倭人首领辛四郎。

    辛四郎全招,将其部与朱常珏的合作过程全都供了出来。

    其中也包括了对程家指向物的栽赃。

    很快,洪泽大坝被做了手脚,哲王被陷害,江南善堂的投毒案,朱常珏多年的私盐买卖和海盗行为等一桩桩,接二连三被查了个底朝天。

    只几天的功夫,朱常珏便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就这样,朱常珏坐上了囚车,由康安伯负责押解入京……

    而李纯在离开前,也因着程紫玉后背的伤,将那抹了蚀骨散的箭送进了朱常珏的后背。

    当那钻心蚀骨的麻痒滋味一阵阵到来时,朱常珏的手却被镣铐束缚,连挠都挠不着,其中痛苦可想而知。

    而这只是身体上的,对朱常珏来说,更痛苦的是他每日都被人当做关在笼中的猴子一般围观和唾骂。

    不管经过哪里,行至何处,那些卑微下贱的低等人都会冲他指指点点,破口大骂,更有过分的还会拿石头垃圾甚至粪便来扔他泼他……

    他想死,却死不成。

    连咬舌的机会都没有!

    他清楚,他们是要故意折磨他,让他一点点承受从身体到精神的折磨。他想要解脱,除非等到死的那日。

    而他若想死,只能等那毒耗尽了他!

    至于那毒……他何尝不知?那还是他准备了派人拿给朱常安的!他如何会料想,有一日这药会用在了自己身上?

    哈,哈哈。

    他可以肯定,在他到达京城前,他一定都死不了。

    所以作为阶下囚,就连皇室血脉这个身份也没法为他维持最后一点点的尊严原因是,皇帝驾崩了。

    皇帝会因父子关系有所顾忌,但几乎九死一生,恨毒了他的朱常哲一定不会给他这个颜面!……

    还得回到太湖决战的那一日。

    京城方面,太子带其党羽退守逍遥王府和哲王府,拿了两家几百口人要挟皇帝。进,可以让皇帝和他们重开谈判。退,可以逼迫皇帝瞻前顾后,只要时间上能够拖延住,皇帝几日内必死。那么天下还是他们的!

    算盘打得是好,但皇帝一向是个狠人!

    他能对自己狠,何况是他人?

    皇帝决心已下,压根就没有迟疑,将手上兵力全都推了出去全力强攻逍遥王府。

    坐镇王府的太子将逍遥王世子推出来挂在了旗杆,试图拿捏。

    可皇帝的人尤若未见,只一口咬定,那不是世子,是假冒,继续强攻起来。

    见威胁没起作用,太子一咬牙,他的人一刀剁下了世子头颅送了出去。

    然而皇帝的卫兵还是脚步都没缓一下,太子便知他的计划还是要败。

    他突然想起皇室内部的传言:皇帝是基本清理了所有兄弟才上位的,之所以留下逍遥王,只是为了他的口碑和名声,仅此而已。逍遥王也是主动表示只做清闲王爷,只求逍遥,才得以保全至今。

    眼下的父皇颜面已毁,又如何还会为所谓的血亲而迟疑?更何况,他的父皇“大义灭亲”,占了个理,如何还会有犹豫?

    皇帝自然会“顾全大局”!

    与此同时,太子收到了皇帝回过来的一份礼。打开后,却是一只耳挂着翡翠耳坠的耳。太子一看就知,是母亲皇后的耳。

    送礼的侍带来了皇帝的口谕。

    说他从不惧于任何人的威胁。仇怨方面,他贯彻的便是以十还一。这是Tài子Dǎng的最后机会。若即刻缴械投降,那他便从轻发落。但若还要负隅顽抗,那他便只有斩草除根,诸族同诛,一个活口都不会留。就是皇后,也逃不开凌迟之死!……

    太子当时便坐地了。他没有长兄的狠,也没有四弟的疯,他想要的,就是顺利坐上那个永远都只离他一步的位子。血流成河从来都不是他要的,他身后的众家族也因为那过大的包袱一直都瞻前顾后……

    他们没底气和实力继续争。

    太子降了,也放过了逍遥王府上下人等。

    可他还没来得及将哲王府的兵力撤回,便听闻太子妃和文兰杠上了。

    哲王府的一把大火烧红了天。

    文兰死了。

    据说,是太子妃一心想要自证价值,对文兰进行了逼迫。文兰宁死不从,带着她的人手进行了抵抗。最后文兰退守主院,被太子妃的人团团围住。文兰不愿低头,便自己点了一把火……

    待大火扑灭时,文兰早已香消玉殒。

    北上刚到京畿之地的朱常哲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文兰倔强的笑时不时闪现,心头酸楚滋生,似也跟着有大火烧过……他久久没法回神,心间空了一块,缺了一角。此刻后悔,到底晚了。

    遗憾没有珍惜的滋味,原来是这般……

    京中的这场乱子,死者尚不过千,但其中差点翻天的凶险,却只有为数不多之人知晓。

    一晚上的功夫,京城几大衙门牢房均人满为患。

    皇帝在第二日收到哲王不日将抵,太后尚平安的消息后,终于倒下了。

    那夜,他在御医们的全力救治下,醒来了两个多时辰。殿外百官皇亲守候,都以为他要有很多安排和示意。

    可皇帝既没有任何发落和决策,也没见任何人。

    皇帝决定,所有的扫尾和后续,不管是施恩,还是致歉,又或是弥补或是惩罚和发落,他要将所有的决策权都留给老五。他的时代该结束了。一切回到原轨,后事早已安排,他已经满足了。

    皇帝就这么陷入了时间越来越长的昏迷里。

    御医们都知道,也就是这两天,皇帝便将陷于永远的昏睡之中。

    朱常哲回京后,皇帝醒了一会儿。

    亲耳听着御医表示哲王身体无大患后,皇帝才松下那口气。他握着朱常哲的手,只说出了两句。

    第一句是:“对不住”。

    既对不住眼下的局面,也对不住儿子所受的苦,当然也有文兰的因素。

    这三个字让朱常哲瞬间红了眼。从他骄傲的父皇口中出来的抱歉,何等珍贵。皇帝再狠,对他也一直是维护的。他是真伤心。

    第二句是:“做个好皇帝”。

    朱常哲当即便跪地发誓,绝不会让他失望,定会按着他的意志,努力争取成为流芳百世的千古一帝!

    皇帝很满意。

    他做不成千古一帝,但他若教出了千古一帝,也算是大功一件!

    在和太后又说了几句后,皇帝再次昏迷。

    两天,一直没醒的皇帝到底还是提着一口气。

    太后知道,他是在等李纯。

    他等到了。

    李纯到后,皇帝奇迹般醒了来。皇帝动了动手指,于公公会意,挥退了所有人。整个内殿,只留了他父子俩。

    李纯半个时辰后才出来。

    他出来时,也是宣布皇帝驾崩的那刻。

    没人知道皇帝死前握着李纯手说了什么,但谁都知道,就冲他死前见的最后一人是李纯,也足可见李纯还是他最放在心上之人……

    而事实上,皇帝已经没法开口了。他连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倒是眼泪,接连淌了好几颗。

    李纯被皇帝拉着,心里不是滋味,低低在皇帝耳边说了不少。

    至少,皇帝是嘴角上扬,平静安逸地离开的……

    太后强忍悲恸,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圣旨,先将朱常哲的大势给定了下来。随后名正言顺让朱常哲作为储君负责料理皇帝的身后事和大周战事局势的扫尾。

    朝臣心一定,一切都有条不紊。

    由于内乱刚刚结束,所以一切从简。

    皇帝一死,皇后便服了毒,跟着皇帝去了。当晚一道去的,还有田婉仪。

    皇后和田氏,作为谋害皇帝的直接凶手和主谋之一,朱常哲自然不会让她们死后依旧得意。皇后没能与皇帝同陵,而是被葬入了普通的妃陵。

    田婉仪的去处则是普通宫人们的墓地,一代宠妃最后连块石碑都没得到,一个坑一张席和一块谁都不敢上去留字的木牌,仅此而已……她的娘家也受到了牵连,石贵人和石家均被彻查,一代大盐商走向了没落。

    于公公主动要求陪葬皇帝。

    最终,他被安排去了给皇帝守陵。能陪着皇帝,他心满意足。在离开前,他把所有产业全都捐给了国库……

    至于那个香云,于公公没再提,朱常哲也没继续追究……

    逍遥王那里,朱常哲亲自登门,带去了最大诚意的抚恤。逍遥王心里虽不痛快,却也明白当时形势下,这一选择是最大程度的保全。朱常哲承诺了不少,又在好一番相求后,逍遥王点头,继续负责宗室事务,并以长辈身份主持朱常哲的登基大典……
欢迎您阅读弱水西西所写的小说掌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