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宠妃如命 第两百三十章 赤海来信

作者:英秀小蜜蜂 类别:玄幻小说
    冷月刚睡着没多久,窗外就传来了三长两短的布谷鸟的叫声,这声音让她瞬间睁开眼睛,想到这是中枢阁发出的紧急信号。这让她心下大骇,中枢阁一般是不会来找她的,更别说还是在妃子侍寝的时候。如今突然让人来传信,定是发生了大事。

    想到这里,冷月心里的不安就越来越大,到底是出了什么大事,让她们在这个时候来,还发出了紧急信号,她运功把自己的身体调解了一下,在身体恢复一些后,才抬头看向欧阳弃,见他已睡熟了,便轻轻的从他怀里退出来。

    冷月起身穿好衣服,快步的走到窗户边,打开窗户,身影一闪就出去了,她脚刚落地,一个黑衣立即跪在她面前。

    “属下参见主子,首领一刻钟前收到赤海尤老板传来的特级紧急信,事关重大,首领让属下立即来禀告主子。”

    赤海?冷月眉头微皱,难道是卫罟天?看来,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立即让绝翎来御书房”冷月对着暗卫说完就抬脚往御书房去了。

    “是。”黑衣人应该了一声,人也跟着消失了。

    冷月刚到御书房门口,应姌就从暗处闪出来,跪在她面前,“属下参见主子,主子,在天黑前,特务阁人在皇宫里抓住一只红色的信鸽,脚上绑着信件,可那信鸽好像很有灵性,一直拼命的反抗着,她们还没有来得及取信件,它就啄伤那个抓它的人的手,在那人吃痛时,它就飞走了,而且还不停的围着后宫上空一直打转,好像在找什么人。”

    冷月蹙眉,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便沉声问道:“信鸽呢?”

    “回主子,还没抓到,属下怕引起不必要的骚动,所以不敢大肆抓捕。”

    “不必顾虑,必须抓住它”

    无论是尤卫的紧急信还是这只来历不明的信鸽,都无不是告诉冷月,一定是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所以,当务之急,她必须尽快的把事情给弄清楚。

    “是,属下这就去办…”应姌话音落,就看到她们要找的那只信鸽,突然飞到了冷月的肩膀上停了下来。

    它这一举动,都让冷月与应姌感到不解。两人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有些奇怪,不是说这信鸽很有灵性,不易抓吗?怎么现在这么乖。

    冷月伸手试着去抓住它,本以为它会飞走,没想到那信鸽竟乖乖的不动了,好像它要找的人就是冷月一样。让冷月很轻易的就把它握在了手里。

    在冷月还没来及取下信件看时,绝翎就到了,她刚准备行礼,冷月就对她说道:“进去说话。”

    说着,冷月就拿着信鸽往御书房去了,绝翎与应姌对视了一眼,便立即抬脚跟上。

    到了御书房,冷月先是把尤卫带来的信件看了完,之后才打开信鸽脚上的信件,当看到信件时,冷月才知着这是卫亦阳给她的,虽然这是两封信,但他们说的却都是同一件事,只是卫亦阳的更详细。

    冷月看完信后,脸色开始变得凝重起来,事情如果真如卫亦阳说所,那这件事就真的很棘手了,卫独练的不就是像传说中的吸功**一样的魔功吗?可听卫亦阳的气语,卫独练得这个好像要比吸功**还更厉害些。

    因为,她练的这个功力,在与对手交战时,无论你武功多高,内力多强,她好像都可以瞬间把你吸光,占为已用,而且对她还没有副作用。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真的太可怕了,自己的龙吟决虽然厉害,但也不一定能胜得了她啊!

    一想到连卫罟天那样的高手,都会在瞬息之间被卫独给杀掉,如果自己要是真的与卫独对上,那还真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只是,如今的形势就算她不想与卫独对上,以卫独的野心,怕是也不会放过她的。再说,现在卫亦阳还在卫独手上,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对此置之不理。

    绝翎与应姌见冷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心里也开始变得不安起来,到底出了什么事,竟能让主子忧心到如此地步,她们跟着主子这么多年以来,还是第一次在主子脸上看到了这样凝重的表情。

    两人心里虽然很好奇是什么事,但是谁都不敢开口问,只能默默的站在一旁,静静的候着,等着冷月接下来的命令。

    冷月沉默了很久,也在心里想了很多方法,但是每一种似乎都不是那么的有效,最后,她干脆放弃了,她想,与其在这里胡思乱想,还不如亲自去一真趟赤海,这一来可以亲自去试探一下卫独的虚实,二来,她也必须要去把卫亦阳给救出来。

    冷月抬手,把信件递给绝翎两人,让她们也了解一下这件事,毕竟,她此去吉凶难料,所以,在她走后,这后宫,还需要她们来守护。让她们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也好提前做准备。

    绝翎两人接过冷月手里的信,然后分别看了起来,只是在看过后,两人都心下大骇,应姌直接惊呼道:“如此说来,那卫独现在不是已经天下无敌了吗?”冷月点点头,“嗯!也可以这么说,毕竟像卫罟天那样的绝世高手,她都能在瞬息之间给除掉,我想,这天下,应该很难找出可以与她匹敌的人了。”

    绝翎心下一沉,担忧道:“如今她有了如此厉害的武功,还在赤海称皇,如果她要是有心跟主子过不去,那我们该如何是好啊!”

    冷月摇摇头,有些不以为然的道:“如果她卫独要是单打独斗,或许朕不会是她的对手,但如果她要是想与朕来个兵戎相见的话,朕倒未必怕她,她武功再高,她也是人,只要她是人,就一定会有可以杀她的方法。只是,现在怕就怕她不会与朕战场相见。”

    听她这样说,绝翎和应姌都松了一口气,两人齐声道:“如果她要是不来招惹我们,我们也就当她不存在就行了。”

    冷月摆摆手,语气坚定的道:“就算她不来招惹朕,朕不会与她相安无事的,这世上,朕与她,只可以有一人生,所以,不是她死,便是朕亡。”

    她与卫独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所以,她怎么可能会让卫独好好的活在这世上,即使明知不敌,她也一定要找卫独拼个你死我活,就算最后是同归于尽,她也再所不惜。

    再说,她要对付卫独,并不一定要与卫独硬拼,除了武力,她还可以智取。只是,现在她已没那么多的时间去思考对策了,如今,她必须要去赤海一趟,无论如何,她都要把卫亦阳先救出来再说。这是她欠他的。

    绝翎与应姌一听她的话,两人的心顿时就提到了嗓子眼,主子这是要与卫独不死不休啊!可如今卫独有魔功在身,主子该如何杀她?

    冷月见两人面露惧色,便拍拍两人的肩膀,笑着对她们说:“不用这怎么悲观,武功的高低,只有在单打独斗时才会有用,如果是面对千军万马,就算一个人的武功再高,那也是没多大用的。所以,要胜她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我们能用好计策,就一定可以打败她。”

    两人心想,话虽如此,但是要真的实行起来,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再说,我们有千军万马,可卫独现在是赤海的女皇,她也有千军万马啊!如果想杀她,又谈何容易。

    冷月对于她们心里的不解,她并没有解释,因为她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方法,会这样对她们说,也只是让她们不要那么悲观而已。

    现在,就算她心里有再多的恐惧,她也绝对不会表现出来,更不会在自己手下面前,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

    她对着两人道:“卫独的事不足为惧,就算她的武功再高,朕也有至她于死的办法。只是目前比较困难的事,是要怎么样才能安全的把卫少主从她手里救出来。这事,朕决定亲自去一趟赤海,所以,在朕走后,这宫皇的安全就交由你们负责,朕要你们记住,无论如何,一定要保证后宫主子们的安全。明白吗?

    两人立即跪下领命,异口同声的道:“请主子放心,属下定不负主子所托,誓死守护各位主子安会。”

    冷月扶她们起来,神情严肃的说“从现在开始,朕要你们全力在皇宫里设计一条安全的逃离路线,这是以防万一,朕不在是,你们必须保证,如果在强敌打入皇宫时,你们可以带着所有主子安全撤离,绝对不能让他们任何一个人出事。朕要他们每一个人都毫发无损,明白吗?”

    “是,属下一定誓死保护好宫里的所有主子,决不让他们少一根头发。请主子放心。”

    面对冷月的重托,两人神情也变得沉重起来,但语气却是异常的坚定。因为保护主子的安全,这是她们的天职,所以,在危险来临时,即使是丢掉性命,她们也会守好她们的职责。
欢迎您阅读英秀小蜜蜂所写的小说女皇宠妃如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