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宠妃如命 第两百二十五章 八年圆梦

作者:英秀小蜜蜂 类别:玄幻小说
    晚饭后,冷月便抱着云轻轻回云闲宫,从知道云轻轻有孕开始,只要冷月在他身旁,冷月便不会让他走一步,不管他要去哪里,她都是抱着他去。

    对此,云轻轻特别开心,倒不是他不能走,而是他特别享受这种被捧在手心里疼的感觉。尤其是看着宫人们眼里羡慕的目光,让他觉得整个人都快飘飘然了。

    冷月送云轻轻回宫,直到他睡着后才离开,离开云轻轻的宫殿,冷月走到御花园,在石桌旁坐下,用手支着下巴,抬头看着天空,开始感叹这个世界的奇妙,要是在现代,这男人生孩子,那一定会成为天下奇闻,分分钟上头版头条。可在这里却成了常态。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

    冷月在御花园坐了半响,眼看夜已深了,她却一点睡意也没有。睡不着,她便开始在宫里转悠起来。

    只是,在她经过青竹园的假山时,好像感觉竹林深处传来一阵轻微的哭泣声,那声音特别的小,要是不会武功的人根本就听不见,这让冷月有些好奇,心想:大晚上的,谁会在那里哭呢?

    想着便抬脚随着声音方向走去,当她走近时,便在河边的一个低洼处,看见一个人正坐在地上,双肩一抽一抽的正在哭泣着,虽然他把哭声极力的压着,可还是发出了轻微的哭声,而他身旁还放着几个酒坛,空气有着淡淡的酒香味,看样子,他应该是有喝了不少酒。

    虽然只是个背影,但冷月还是知道他就是欧阳弃,此时此景,让冷月心里有些奇怪,他这是怎么了?晚饭时还好好的,现在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呢?谁欺负他了吗?可这不应该啊,他每天都待在宫里,这宫里的主子就他们几位,这种事应该不会发生的才对,如果真有这事,雨尘也不会不管的。

    可如果没人欺负,他为什么会在深更半夜一个人躲在这里偷偷的哭泣?突然,冷月似乎想到了什么,瞳孔一缩,难道是因为失恋了吗?也对,他早就到了该嫁人的年龄了,之前一直没听他说这方面的事,还以为他是没喜欢的人呢。

    想到这里,冷月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哎!这傻瓜,有喜欢的人了也不知道跟自己说一声,如果说了,自己可以帮他出出主意嘛,干嘛一个人在这里暗自伤神啊!哎!也不知道是那个女人有这样的好福气,可以得他一颗真心相付啊!

    看着欧阳弃伤心难过的面容,冷月走上前去,在他的身旁坐下,温柔的问:“小弃,你怎么了?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一个人在这里为情伤神啊?”

    欧阳弃已经醉得有些神志不清了,他只觉得有个很温柔,很好听的声音在和他说话,还闻到了那让他最迷恋的竹香。本能的点点头。

    见他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冷月心里突然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但还是很快被她给压下了,心想;还真让自己猜对了。也不知道是那是个什么样的女子,竟然可以得到他如此青睐。

    冷月努力忽略心里那份不舒服的感觉,轻声问道:“那小弃告诉我她是谁,我让她娶你为夫好不好?”

    欧阳弃双眼一亮,视线有些蒙胧却带着期盼的看着冷月,“真的吗?你真的能让她娶我吗?”

    不知道为什么,他这种期盼的眼神让冷月觉得很刺眼,但在看到他脸上还挂着未干的眼泪后,冷月便把那份不舒服的感觉给强压了下去,对他点点头道:“真的,我可是天上的月老派来的,专门负责为人牵姻缘,你只要把她的名字,身份,还有家住在哪里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实现,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她娶你的,好不好?”

    说这话时,冷月虽然心里有些难过,但她想:如果他真的很爱那个女子,那她即便是用权压人,她也一定会帮他完在这个心愿。现在小弃已二十多岁了,在这个时代,早就过了嫁人的年纪了。

    这几年,她一直忙于政,便把他的终生大事给忘了,即便有时会想起,也会被她刻意的忽略掉。有些事,原以为自己不提,就可以当作不存在,可现在看来,有些事不是不存在,而是她太过自私,故意忽略了而已。

    如今,就算她再想逃避,想来也已是不可能的了,既然这样,那还不如勇敢的面对。只是,胸口为什么会那么闷呢?

    欧阳弃听了冷月的话,高兴地猛然从地上站起来,因为喝了太多酒,身体站不稳,一下就向冷月扑了过去。

    冷月伸手把他接住,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欧阳弃抓住她胸前的衣服急切的说:“好,我全告诉你,神仙姐姐,只要你可以帮我,我什么都告诉。只要你能让她娶我,你要让我做什么都行。我可以用我的一切,来换取可以在她心里留下一席之地。”

    冷月看着醉得满脸通红的欧阳弃,心下一痛,把他紧紧的抱在怀里,沉声问道:“你真的就那么爱她吗?如果我说:你嫁给了她,你就会从此离开你的亲人朋友,你也愿意吗?”

    欧阳弃似乎没想到她会这样问,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语气坚定的道:“我愿意,如果你能让她爱上我,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去换。”

    听了他这话,冷月整个人都僵住了,半响,她才深吸了一口气后道:“好,只要你开心,我一定帮你,你说吧,她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身份,家住何处。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越详细越好,我…我一定会让她娶你的。”

    说到最后,冷月感觉除了心痛外,连视线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了。抱着他的手,也在不断的收紧。似乎只有这样,心里才不会那么难过。

    欧阳弃虽然被勒得有些不舒服,但这个怀抱有他最喜欢的味道,所以他不仅没有拒绝,反而还伸手回抱着她。同时开口认真的回答着她的问题。

    “她叫冷月,是共弥国的女皇,住在皇宫里,她有四位容貌绝美的夫郎,我是八年前被她无意间救下的,那时,她对我说,如果我到了二十岁还没有出嫁的话,她就娶我,也是在那时,我就把我的一颗给了她。只是之后不到一年她便出事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等着她。我对她的爱并不比她的夫郎们少,只是,我没想到,她回来后好像已经忘记了当年对我的承诺,我虽然很想嫁给她,但是我不敢提,因为我知道,我配不上她。我怕一旦我说了,我就连留在她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了,我可以接受她不爱我,但是我不能接受离开她,那会让我比死还要难受一万百倍。虽然已决定了就这样默默的守着她辈子,可当我看到她与她的夫郎恩爱时,心里还是会痛得如刀绞,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此生我能得到她的疼爱,那怕就是只有一天,我也死而无憾了…”

    欧阳弃趴在冷月的怀里说了很多很多,直到泪水把冷月胸前的衣服完全沁湿了才停下来。

    而冷月却在他说的第一句话时就愣住了,现在听他说完,她心里除了震惊以外,剩下的全是欣喜,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些年她会自动忽视掉欧阳弃的终生大事了,也知道为什么当知道他心里有了别的女人时,心里会那么的不舒服甚至难过了。

    其实,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她早在八年前就已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夫郎,也因此,她才会不想他嫁给别人。因为,她从始至终,都只想他嫁给她一个人而已。

    冷月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也许是在这个世界待久了,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方式,现在,她对自己的多情并不会刻意去逃避,喜欢上了,她便会好好去珍惜。此生,她也许注定是会多情,但是,她绝对不会滥情。对身边的人,她会用尽全力去守护,也会竭尽全力去给他们快乐。

    欧阳弃说完,久久得不到冷月的回答,有些难过的从她怀里起身,看着她问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我配不上她?”

    冷月心头一酸,捧着他的脸便吻了起来,欧阳弃似乎被他吓到了,想用力的推开她,冷月紧紧的抱着他,在他唇边轻声说道:“乖,把眼睛睁开,好好看看我是谁?

    欧阳弃听后,把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开了一点,用力的甩了一下头,然后睁大眼睛看着冷月,半响,不些不确定的出声道:“姐姐?你真的是姐姐吗?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冷月没回答他,而是看着他问道:“小弃刚才说你想嫁姐姐,这是真的吗?”

    欧阳弃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在做梦,但是对于冷月的问题,他还是坚定的回答道:“是,我已爱了姐姐八年了,嫁给姐姐,是我此生最大的愿意。”

    冷月听后,便没再说什么,而是抱着他狠狠的吻了起来。对于她的吻,欧阳弃没再反抗,而是积极的配合着她,他想,如果只能在梦里才可以得到她的疼爱的话,那他便在梦里好好的享受着。
欢迎您阅读英秀小蜜蜂所写的小说女皇宠妃如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