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宠妃如命 第四十九章 冷月的绝望

作者:英秀小蜜蜂 类别:玄幻小说
    大夫刚进屋,冷月就把刚的事对她说了一遍,大夫立即为梦星晨把脉,见她眉头深锁,好像不确定般又从重把一遍,冷月死死的握住拳头,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真的是她想的那样吗?

    好像为了验证她的想法一样,大夫一脸遗憾的对她说“贵夫郎小产伤了*,以后可能都很难再孕了。”

    这晴天霹雳般的噩耗,让冷月整个身体都瘫软在地上,眼神呆呆的,嘴里还不停的念着“不…不会的…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

    然后发疯似的站起来,抓住大夫的问“他不是只是小产吗?怎么会无法生育了呢?你骗我的对不对?你检查错了是不是?你再去看啊!你告诉我他只是小产。只要好好调养就会好的,你说啊…”

    大夫看着这个撕心裂肺的女子,也为他们感到婉惜,但事实就是事实,不接受那也是事实啊!

    便开口解释道“我上次来的帮他看的时候,他可能就有孕了,只是当时他身体太虚弱,加上月份太小所以才没能把出来。我也是刚刚通过细细把脉才发现,他已经怀了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撞到腹部,而严重伤了*,但他确实很难再孕了。”

    大夫说完;便退下为梦星晨开药去了,一边走还一边婉惜的摇摇头。

    大夫不知道,冷月知道,她为他换衣服就看到他腹部很多於痕,再想到他下身亵裤全是血时,她就怀疑孩子可能保不住了,但没想到事情竟然严重到这种地步,这种等同于直接判了他们死刑的地步。

    以后小呆瓜知道了该怎么活,他怎么能接受得了这样的打击。自己又该怎么办?

    梦星晨有多喜欢孩子,冷月比谁都清楚。自从他们在一起后,他就一直在调理自己的身体,虽然他嘴上不说,但她知道,他内心是特别渴望能怀上一个孩子的。

    可现在他怀上了,却不想,孩子还没来得及在世间看一眼,就这样没了。最残忍的是还绝了他做父亲的资格。小呆瓜那么喜欢孩子,如果他知道这一切后,该如何承受得了这样残忍的结果?

    越想,冷月就越绝望,她不停的打自己耳光,甚至用头不停的撞墙壁,可即使如此,也没办法减轻她心里万分之一的痛苦。

    这刻,她真的好无助,她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她像一个孩子悬挂在了万丈深渊之上,心里全是恐惧和绝望。

    她看着梦星晨那张苍白死寂的脸,吓得猛的往后退,她怕,她怕他就这样离开了,她怕她最爱的那个人再也回不来了。

    她想大声的哭,痛苦的哭,绝望的哭,可是,她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发出一点点声音。

    她张着嘴,掐住自己的脖子不断的往后退,在后退时拌到椅子上,身体狼狈的摔倒在地上,她趴在地上,并没有起身,而是用手使劲的捶打地面,像是在发泄,又像是在惩罚自己,就算手上的鲜血染红了地面,她就像是没有感觉一样,继续不停的捶打着。

    她无声的哭泣着,把所有悲伤化成力道,用来不停的惩罚自己,她恨自己,心里好恨好恨,恨自己为什么没保护好他,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的言而无信,明明说了要给他幸福,要让他做世最幸福的男人,可最后,她不仅辜负了他的深情,还让他失去了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剥夺了做父亲的资格,毁了他的幸福快乐。

    心里的痛苦和悲伤让她的陷入了绝境,她不停的责怪自己,折磨自己。双手已变得血肉模糊了,她还是像没有感觉一样,继续打着。

    捶打完地面后,她开始坐起来,用力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好像这样做,就能驱散她内心的恐惧一样。直到嘴里喷出一口口鲜血,她的手也没有力气了,她才停下来。

    她静静的坐在地上,眼神空洞,整个人毫无生气,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像一个木偶一样一动不动,整个房间里压抑着浓浓的痛苦和绝望。

    当梦雨尘和欧阳弃赶回来,走到门口就看到这样的冷月,他们本来还在外面找梦星晨,是下人去告诉他们说;冷月已经把梦星晨找回来了,他们才赶紧跑回来,没想到走到门口看到的是这幅景象。

    冷月额头胸前全是血,整个人狼狈的坐在地上,眼里毫无生气,就连双手也变得血肉模糊,这些伤一看就是她自残留下的。

    看着梦星晨安静的躺在床上,梦雨尘和欧阳弃的脸色大变,整个人都变得恐慌起来,梦雨尘立马跑到梦星晨床边,看到他呼吸平稳才放下心来。

    他蹲下来,把冷月搂在怀里问“妻主,告诉我怎么啦?”

    可他喊了几声,问了几次都没有得到回应。他放开冷月,走了出去,决定找大夫来帮她看看伤势,也顺便问清楚梦星晨倒底怎么啦,欧阳弃也跟着他一起去。

    他们来到厨房,大夫正在煎药,看到他们,便把事情说了一遍,听完两人都身体一愰,眼泪忍不住就流出来了。

    难怪她那么的绝望,她以他的幸福快乐为人生目标,可一个不能生孕的男子,怎么可能会幸福快乐呢?流掉孩子就很惨了,还绝孕,还不等于是判死刑吗?老天怎么能这么残忍呢!

    梦雨尘叫大夫把梦星晨绝孕的事先瞒下来,不要再让任何人知道了,特别是梦星晨,他怕他接受不了做出什么傻事,小产的事肯定是瞒不了的,到时候再想办法把伤害将到最低。然后让她去帮冷月看看伤势。

    梦星晨昏迷了三天,冷月就在房里坐了三天,这三天来她不吃不喝,脸型瘦了一大圈,衣服皱巴巴脏兮兮的,整个人都憔悴不堪。

    谁来劝她都不理,整个人死气沉沉,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只有她在喂梦星晨喝药时,才能从她身上看到一点点生气。

    月府上空笼罩着一片乌云,好像在宣誓着主人的悲哀,府里也死气沉沉的,下人们做事也都是小心翼翼的…

    梦雨尘真怕她再这样下去,梦星晨还没醒她就倒下了,他走到她面前,摇着她双肩“妻主,我求求你,吃的东西吧!你想要星晨醒来后,看到你现在颓废的样子吗?”

    只有说到梦星晨时她才有点反映,嘴里呢喃着“小呆瓜!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说着就不停的抽自己耳光,梦雨尘心疼的死死抱住她道“妻主,你别这样,星晨醒来看到你这样他会心疼的,你要好好的振作起来,为星晨报仇好不好?”

    报仇?冷月身体一震,眼里有着滔天的恨意“对!你说的对!报仇!我要为小呆瓜报仇,我要把宰相府变成人间炼狱。”说完;起身向门外走出去…

    梦雨尘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这样的冷月让他感到陌生和害怕。他走到梦星晨床前对着他说“你别再睡了,快醒来好不好?妻主她真的很需要你…”

    冷月离开王府后,一路施展轻功往郊外去。她知道从答应和向梦月国女皇展示‘铁甲雄兵’后,就又多了几路高手跟踪她,有一个轻功特别厉害,她感受她的气息,去感觉不出具体的位置。

    她一路用尽全力往前跑,终于甩掉了好几个,可还是有一个在后面紧追不舍,轻功应该在她之上,那人只是不远不近的跟着她,这让冷月恼火,她走,后面的人走,她停,后面的人也停。

    最后。她干脆坐下来休息,后面的人也坐下来休息。

    冷月等休息够了,就慢慢放轻呼吸,侧耳聆听后面人的状态。感觉她呼吸放松后,才凝聚起全身的真气,身形一闪,瞬间向前方跑去。

    她知道前面有一个湖,走到湖边,她抱起一块大石头向湖里扔去,然后迅速跑到草丛里趴下,把呼吸放到最弱…

    没一会儿,她就看见一个黑衣人跑到湖边,看到湖里的水纹,她身影一闪,往湖的下游去了,冷月知道她可能还会回来,果然,没一会儿,她又回来了,没看到人又走了。

    但冷月还是不敢动,她在等,等天黑…

    那人来来回回跑了几次,才终于死心的离去。

    冷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只感觉到四肢僵硬,轻轻动一下就会传来锥心的痛,看着天渐渐的黑了,她才慢慢的开始挪动自己的四肢。

    拿出包裹里准备了东西。一套黑色的夜行衣,慢慢的换上,然后她凝聚起全身的真气,侧耳倾听周围的一切气息,除了昆虫鸟兽的叫声,没有听到人发出来的呼吸声,她才慢慢的走出草丛,一路施展轻功向山下的一间茅屋走去…

    走到茅屋旁,她没有立即进去。而是在屋外待了一刻钟,确定了没有任何异动,才向里面走进去。

    她走到一个不显眼的烛台旁,轻轻的转动烛台,旁边就慢慢的开起来一道暗门。走进去后,暗门就自动关闭了,让整间屋子看起来没有一丝异动,就好像没有人来过似的。
欢迎您阅读英秀小蜜蜂所写的小说女皇宠妃如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