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宠毒妃:腹黑帝尊追妻难 第563章 别管这个神经病

作者:懒猫要吃鱼 类别:玄幻小说
    洛瑶是真的看不懂萧月邪,她不知道江一一生得那个小野种有什么好的,护这么紧。

    洛瑶恶狠狠的瞪了红蛋蛋一眼,小野种就应该死。

    红蛋蛋顺着洛瑶的视线也恶狠狠的瞪了回去,“看什么看,嫉妒我比你长得好看吗?”

    “我嫉妒你?”洛瑶大笑,“我嫉妒你一个小破孩,你脑子没毛病吧。”

    “我脑子才没毛病呢,有毛病的是你。”红蛋蛋盯着洛瑶继续说,“你不和小孩子一般计较的话,那你为什么会把的乐雪公主推下诛仙台。”

    “我说了那个人不是我。”说完,洛瑶意识到自己的话不妥,又赶紧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没有推她,她是自己掉下去的。”

    “到底是谁,你心里清楚,我不想和你继续讨论这个话题。”红蛋蛋说完就不去看洛瑶了,和一个变态继续讨论没营养的话题,会把她显得也很变态。

    “不和我讨论这个话题?”洛瑶看着红蛋蛋,没好气的大吼道,“是你先说我的,我告诉你,我真的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掉下去的。”

    “是她自己,知道吗?!”洛瑶声音越吼越大,“她自己不长眼睛。”

    红蛋蛋看到洛瑶用他爹爹的脸摆出这种狰狞的模样,心里更气了,小眉头皱得紧紧的。

    “你胡说八道,肯定是你。”说到这里,红蛋蛋顿了顿,然后她很肯定咬定道:“你是变态,你会做出这种事,简直太正常不过了。”

    “你才是变态!”洛瑶盯着红蛋蛋,又看了眼江一一,“你和你娘亲都是变态。”

    “你你你……你”红蛋蛋被气得都结巴了,“你说我可以,但你不能这样说我娘亲。”

    “我就说你娘亲了。”洛瑶大笑道:“你娘亲就是变态,而且还贱,她抢了我男人,然后有了你这个小野种。”

    “你才是小野种!”以前她误以为洛瑶是她爹爹,但是现在误会解开了,这种话她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说出去了。

    “帝君虽然看着不像什么好人,但绝对不是坏人,可是却有你这么个坏女儿,这说明了什么?”

    红蛋蛋反问了句,不待洛瑶的回答,她便又继续回答道:“这说明了你是不是帝君的亲生女儿,你是野种!”

    “住嘴!”洛瑶气得恨不得撕烂红蛋蛋的嘴,她冲江一一大声喊道:“杀了她,杀了这个小野种我就让凤绝回来,我说到做到!”

    这个小野种太可恨了,她当初怎么就没掐死她呢。

    见江一一将她的话置若罔闻,洛瑶继续大吼大叫道:“你是不是听不懂我的话,我让你杀了她!”

    “你不是想让凤绝回来吗?”洛瑶面目狰狞的看着江一一,“你只要杀了她,我就让洛瑶回来,我说到做到。”

    “你说到真能做到?”江一一冷笑了两声,“不过就算你能说到做到,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我女儿的命,是不可能交到你这种人手上的。”

    因为无论什么原因她都不可能伤害她的宝贝,就算她死都不可能。

    “你!”洛瑶抬手指着江一一,怒不可遏道:“你会后悔的,江一一你会后悔的!”

    江一一看着洛瑶的眼睛,无比认真的回答道:“我不会后悔的,永远都不会。”

    “永远都见不到凤绝,你也不后悔吗?”她不相信江一一会不想见到洛瑶。

    江一一神情自然,语气坚定道:“我会见到他的。”

    洛瑶大声吼道:“不会的,你不听我的,你永远都不可能见到他。”

    “我会!”江一一依旧回答的很坚定,她看着洛瑶,又道:“而且你的话也未必是真的,你说话和放屁没有任何区别,你的那些话,我一句都不相信。”

    “……可是你现在能信得人只有我。”洛瑶看着红蛋蛋,“为了那个小野种值得了吗?”

    当然值得,红蛋蛋是她的女儿,不是什么野种。

    江一一正要开口。

    但是萧月邪比她先说话了。

    “洛瑶,我看你是真的听不进去我的话。”萧月邪看着洛瑶,脸色很难看,声音冷得能掉渣。

    洛瑶听完萧月邪的话更气了,她顾不得那么多了。

    “我什么都听你的,但是我讨厌的人和事你干预不了!”洛瑶大吼道:“萧月邪我也讨厌你!”

    他竟然为了一个小野种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她没有好口气,她到底把她当什么了。

    “很好。”萧月邪看着洛瑶,冷笑道:“我一直知道你这个女人自私又自利,还好我有对你留了一手。”

    话落,萧月邪单手结了一个印,嘴里念了几句咒语。

    洛瑶的头再次毫无征兆的痛了起来,并且越来越痛。

    她再次痛苦抱着脑袋大叫了起来,“萧月邪你对我做了什么?”

    又是那种感觉,身体里的凤绝又开始沸腾了,明明已经克制住了,为什么这种感觉又出来了。

    一定是萧月邪对她做了什么!

    萧月邪淡淡地道:“不想和你当同伙了。”

    洛瑶大吼道:“萧月邪你想过河拆桥!”

    萧月邪道:“你从来就不是我的桥,要不是你求着我,你觉得我会留下你?”

    “你敢说你没有利用过我?”洛瑶大吼道:“你就是在过河拆桥,利用完我,就不要我了。”

    萧月邪依旧淡淡地回答道:“你本来就是一个死人,我现在看着你碍眼,所以你可以消失了。”

    “我不!我不要!”洛瑶抱着脑袋大吼大叫道:“我不要,我不想死。”

    都走到这里了,眼看着她已经掌控了一切,这个时候她怎么能死呢。

    她不能死,不能!!

    萧月邪看着洛瑶,眼底却没有丝毫的感情,他道:“你做的那些事,我真的接受不了了。”

    “我做的那些事?”洛瑶吼完,视线落在了红蛋蛋身上,“就因为她吗?我不过说了她几句不好听的话,你用得着这样对我吗?”

    “我给你说了无数遍,她不是小野种,你怎么就不听呢。”萧月邪看向红蛋蛋眼底全是温柔,他道:“多么可爱乖巧的一个小朋友,你怎么就是看不到呢,还偏偏想要她死了,她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看她顺眼,我就是想让她死!”萧月邪的话彻底激怒她了,“在你眼里你觉得她乖巧可爱,但是在我看来她就是格外的碍眼,我想她死,我恨不得她死。”

    说完,洛瑶又大吼道:“我还讨厌江一一,就连他……”

    洛瑶低头看着自己,“就连他我现在也是讨厌的,他的眼里没有我,他留在这世上毫无作用。”

    因为她得不到的东西,她也不想让别人得到。

    “可是我毁不掉他。”洛瑶面上全是痛苦,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愿意和他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她不想让江一一得到他,一点也不想。

    “是的,你毁不掉他。”粉玲珑看着洛瑶,又道:“所以你应该放手。”

    “我放手?”洛瑶大笑道:“哈哈哈哈,凭什么是我放手。”

    洛瑶看着江一一,边笑边哭,脸上的表情很是扭曲,“你不是喜欢他吗?你们的爱不应该很伟大吗?那你牺牲啊!”

    “你为了他去死啊!”洛瑶笑了笑,“但是你却不敢,你什么都做不到,所以你才不陪得到她。”

    红蛋蛋见洛瑶这么说他娘亲,她心里很不舒服,想都没想边怼了回去。

    “你都快玩完了,怎么还这么多废话。”她望着洛瑶,继续道:“我看你现在的样子,你应该坚持不到多久了吧。”

    “要你管!”洛瑶大声吼道:“你以为你爹爹马上就能回到你身边吗?”

    红蛋蛋道:“难道不是吗?我看你现在这个样子绝对坚持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洛瑶扯着嘴角拧笑道:“那你还真是想多了,因为我是绝对不会让你爹爹回来的。”

    听到这话,红蛋蛋内心有些动摇,她忍不住看了萧月邪一眼,萧月邪回了她一个放心的浅笑。

    于是红蛋蛋放心了,她对洛瑶说话也更有了底气。

    “我才没有想多呢,你绝对活不了多久,等你一死我爹爹就回来了。”她看着洛瑶又说了一句,“总之我爹爹一定会回来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哈哈哈哈!”洛瑶大笑道,听了红蛋蛋的话,她仿佛听了一个笑话,越笑越大声,“放心吧,你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你爹爹了。”

    洛瑶咬紧牙关,将众人全扫了一遍,视线最后锁定在了萧月邪身上。

    “萧月邪你认为我对你就是绝对信任吗?”洛瑶看着萧月邪,冷笑道:“我最不相信的人就是你,所以我也留了一手。”

    萧月邪看着她,没有说话。

    洛瑶因为这个眼神又大笑了起来,“是不是很吃惊,想知道是什么吗?”

    萧月邪皱了下眉头,心想他不会真被这个蠢女人给骗了,但是他又觉得不可能。

    洛瑶见萧月邪皱起了眉头,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她道:“你难道一点都不好奇是什么吗?”

    怎么可能不好奇,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很好奇。

    要说洛瑶是一个没手段的女人,谁都不会相信,如果她不是一个有手段的女人,她不可能做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还活到现在。

    萧月邪难得到耐着性子,顺着洛瑶的话,问了句,“是什么?”

    此话一问出来,在场的人神情不由的都紧了几分。

    洛瑶听到这话,笑了,过了良久,她才不紧不慢的开口道:“你封住了凤绝的神力,是当真以为除了你没有其他人能解吗?”

    听到这话,萧月邪眸子一沉,他道:“接着说。”他到要看看洛瑶到底玩什么把戏。威胁竟然威胁到他面前了。

    “我说得这么明白,你都还没听懂吗?”说完她又扫了眼江一一等人,问道:“他没听懂,那你们听懂了吗?”

    大家各自都有了猜测,但不愿意相信那是真相。

    所以没一个人吭声。

    洛瑶很不满足这种现象,她没好气的问道:“你们不是很聪明吗?这会儿怎么不说话了,哑巴了吗?”

    还是没有人回答她的话。

    洛瑶看向了红蛋蛋,道:“你来说,你平时话最多,这会儿你来告诉他们。”

    红蛋蛋不解道:“告诉他们什么?”

    “我不相信你什么都不懂。”洛瑶皱起眉头看着红蛋蛋,“你平常不是聪明完了吗?这会儿怎么可能什么都不懂了。”

    红蛋蛋道:“可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江一一轻拍了拍红蛋蛋的背,道:“别管这个神经病。”

    “我神经病?”洛瑶盯着江一一,怒道:“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江一一冷声道:“我凭什么?”江一一抬眼看向洛瑶,“论身份地位,我哪点都比你高,你说我凭什么。”

    “天界唯一的公主,你只有像你这种不要脸的人才好意思天天把这句话挂在嘴边。”江一一看着洛瑶,眼里全是讽刺和嘲弄。

    洛瑶表示不服,“我刚才没有说我是天界唯一的公主。”

    江一一冷笑了两声,一副看穿一切的神情,她淡淡地道:“你会说的,如果我刚才没帮你说,这会儿你应该已经说出来了。”

    因为她对洛瑶这个人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特别是那句‘天界唯一的公主’,真的是他们每次见面,洛瑶基本上每次都会说。

    想必她应该是打心底在乎这个称谓。

    “我……我才不会说呢。”洛瑶看着江一一,“别说得你有多了解我似的。”

    要是江一一真的了解她的话,江一一这会儿就应该去死,因为她现在最想的就是看到江一一死。

    不过这种事不可能发生,因为江一一不会去死,所以说江一一并不了解她。

    江一一笑了下,道:“我可能没有多么的了解你,但是有一点我还是可以肯定的,你一定很在乎你公主的身份。”

    闻言,洛瑶不说话了。

    怎么可能不在乎,那可是爹爹给她的最宝贵的东西,可惜现在已经没有了。

    她不再是天界唯一的公主,她也不可能再做回天界唯一的公主。

    已经来不及了,她已经回不了头了,而且她也不想回头。

    这时江一一开口了,“你还有机会的,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帮你。”

    她现在是真的怕洛瑶了,不管她是不是真的留有后手,她都想先稳住她。
欢迎您阅读懒猫要吃鱼所写的小说爆宠毒妃:腹黑帝尊追妻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