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宠毒妃:腹黑帝尊追妻难 第422章 你是不是想和我做羞羞的事

作者:懒猫要吃鱼 类别:玄幻小说
    凤绝看向江一一微微一笑,道:“你我之间不需要说谢谢,抓住那个东西不过是顺手罢了。”

    江一一看到凤绝脸上的笑意,有些诧异,她道:“你不生气了。”

    “你是我主人,我喜欢的人,和你怄气,我至于那么小气吗?”凤绝嘴上说着不在乎,但心里还是挺难受的,因为自己喜欢的人,期盼着他消失,让另外一个人来取代他。

    他心态再好,面对这样的事,他也高兴不起来。

    “对不起。”知道这件事是她误会了凤绝,她就一直想和他说声对不起,既然人回来了,那正合适。

    听到这三个字,凤绝先是一愣,随后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下次你多信任我几分就行了。”

    江一一没有说话,她走向了昏迷在地上的白衣女子,蹲下身子,正要伸出手,凤绝叫住了她,“主人,我来吧。”

    “这种小事我来就好。”江一一话才说完,一只手就握住了她的手腕,“就是因为是小事,所以才不需要你出手,还是我来吧。”

    “这姑娘被摄了魂,把魂召回来就好,这种事我擅长。”凤绝单手结了个印,打进地上女子的眉心,“好了,修养段时间就会醒过来的。”

    江一一见这边事解决了,便打开了手心的锦囊,一股黑烟从锦囊里冒出,地上多出了一团烂肉,正是刚才逃跑的鬼玩意。

    那团烂肉,被江一一和凤绝盯着,不敢再轻举妄动,全身上下的眼睛,因为害怕,全部紧闭。

    凤绝道:“主人,你说怎么收拾它,你只需动口,我动手。”

    此话一处,那团烂肉,不安的尖声尖气道:“两位大神,我保证以后不害人了,你们就给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吧。”

    凤绝嗤笑道:“你确定你长成这样算是人?还保证,你本身就是恶源的根源,你不害人,骗你自己吧。”

    “我真的愿意改邪归正!”烂肉在地上蠕动着,不但让人生不出同情心,反叫人更觉得恶心。

    江一一忍住犯呕的冲动,淡淡地开口道:“如果你真有心改邪归正,就应该主动放开你身上还残留的冤魂。”

    地上的烂肉又蠕动了几下,很是为难的开口道:“我……我放了他们,我就散了。”

    凤绝道:“你本就应该散!”凤绝懒得和它废话,话落,凤绝直接打散了地上的玩意,同时超度了残余的冤魂。

    “主人,遇到这些东西你用不到和他们讲道理,讲不通的,还浪费时间。”其实他想说的是,主人的做派一点都不像魔。

    江一一看了他一眼,道:“我和你不同,我没你擅长超度冤魂,这么多冤魂,它不主动放了他们,最坏的结果就是被我打散,但是那样太残忍了。”

    “是是是,主人你心地善良,比我想得多。”凤绝说到这里又笑了,“那你以后去哪儿都应该带上我,再遇到这种事,由我上就好。”

    江一一道:“上次是你自己离开的。”

    “……我,我当时就是有点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以后不会再这样了。”凤绝拍了怕胸口,“我保证。”

    “算了。”江一一摇头道:“我不会和一个孩子计较。”

    “我不是孩子!”凤绝拔高声音强调道:“主人,你分明知道我已经长大了,还老对我说这话,我心里真的很受伤,难受的要死。”

    “是吗?”江一一挑眉看向了凤绝,道:“我看你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主人!”凤绝走向江一一,出其不意的抓住了江一一的手按在了他的心口上,“这里会痛的。”

    江一一一把扯回了自己的手,神色严肃的道:“正经点。”

    凤绝撇撇嘴,“我哪里不正经了。”

    “你哪里都不正经。”江一一看向凤绝,又道:“你现在这个样子看着就是个小孩子,还不准我提,你就不觉得你以这幅样子天天对我说喜欢,会把我衬托的很重口,很变态吗?老牛吃嫩草的既视感,明不明白?”

    凤绝摇了摇头,道:“我觉得无所谓,别人怎么看是别人的事,我喜欢你,我们怎么过关别人什么事。”

    “你又不是那头老牛,你是看得开,可我看不开。”江一一看着凤绝,道:“你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希望你能够成熟一些,不然我喊你小孩儿,你不准有意见。”

    “……我。”怎么又批评在他头上了,凤绝抬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脸,道:“主人,你是又在想我恢复成成年的模样吗?”

    “你爱变不变,但是不准叫我嫂子。”听得就跟她脚踏两只船一样。

    “我现在的身份是凤绝弟弟,你怎么就不是我嫂子了?”不准叫嫂子也不准叫主人,那他还能叫什么,这不是在为难他吗?

    “可你就是凤绝。”江一一看着凤绝不禁摇起了头,她现在真的为凤绝的智商感到着急,脑子转不过弯,还是说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凤绝点点头,“是,我是凤绝,但是也不妨碍我假冒凤绝弟弟。”

    “我这么对你说的。”江一一看向凤绝,道:“你喊我嫂子,我觉得特别奇怪,我浑身不舒服,很不自在,非常难受。”

    “真有那么难受吗?”他舍不得看到江一一难受,想了想,风绝道:“那你想要我怎么做。”

    江一一道:“我哪敢要求你,我要求你,你要生气,你还是自己看着办吧。”

    凤绝道:“你是在暗示我,变成凤绝常用的那个样子吗?”

    江一一摇摇头,道:“我可没这么说,这些全是你自己说出来的。”

    “我明白了。”凤绝看向江一一,道:“你就是希望我变成那个样子。”

    江一一没说话,凤绝深叹了口气,“我到底应该拿你怎么办?”

    随便你怎么办?江一一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她没有说出来,因为和现在的凤绝沟通,真的非常难,她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完全不知道他心里揣着什么样的心思。

    话说过了还会炸毛,有时她甚至觉得她和凤绝是不是有什么代沟,说话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为难死人了。

    凤绝又叹了口气,道:“变!”仔细想了想,这个身体也是他的,现在控制这个身体的人是他,关以前凤绝什么事,只要不恢复记忆,他就算变成成年的模样,他也还是他。

    就当是为了主人,不让她有老牛吃嫩草的苦恼,这样谈情说爱也方便。

    江一一眼睛一亮,有点受宠若惊地道:“你想明白了?”

    “嗯。”凤绝点点头,“我就算变回我成年的模样,我也还是我,主人,你别想了,我和以前的凤绝是不一样的,就算看着一样,我也不是他,但我比他更喜欢你,我对你的爱意和以前的凤绝比起来,只增不减!”

    这种话最近她都不知道听了多少,明明就是同一个人,为什么要区分的这么开,她又快忍不住说出‘你就是他,他就是你’这种话了。

    好在最后关头她深吸了口气,忍住了,不然某人又该炸毛了。

    江一一点点头,“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说不是他,就不是他,你是独一无二的凤绝,现在满意了吗?”

    凤绝笑着点点头,道:“满意,主人,我发现我好像更喜欢你。”

    江一一强忍住白他一眼的冲动,道:“那你还不变回去。”她真的不想再听到凤绝叫她嫂子了。

    “都听主人的,现在就变。”话落,凤绝变了回去,成年的模样才是他现在本来的样子,其实说不上变,他只要解除法术就可以了。

    江一一看到凤绝是她记忆中熟悉的模样,嘴角扬起了好看的弧度,她扶起地上的姑娘,道:“我们回去吧。”

    江子恒和卫铭在得知江一一房间没人后,两人就睡不着了,江子恒就是为了今晚跟着江一一一起出去找那鬼玩意,才留宿在卫铭府上。

    谁料,江一一一声不响地就离开了,准确来说应该是在房间直接消失了,因为没有任何人看到江一一离开过房间,现在能人异士都是这么牛的吗?

    “卫铭,我们要不要出去找找江姑娘,这么晚了她还没回来,你说她会不会遭了那玩意的黑手。”想到有这个可能,他心莫名的就悬了起来。

    “我也有这个想法,可是这么晚了,我们应该去什么地方找人。”卫铭也很担心江一一会不会出了意外,就算再厉害那也只是一个姑娘,让一个姑娘去面对那种玩意,他觉得自己太不是男人了。

    江子恒道:“我们就去今天出事的地点。”

    卫铭点头,“好。”

    两人商量好,一刻不耽误就出发了。

    才走出大门口,远远得就看到有三个人向他们这边走过来,江子恒最先认出江一一。

    卫铭见江子恒跑了出去,忙跟了上去。

    “江姑娘你没事吧?”江子恒跑上前就将江一一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那个鬼玩意有没有将你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伤?”

    她身上连点血污都没有,江子恒却一脸紧张的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看到江子恒焦急的模样,她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但笑了两声,她就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她轻咳了两声,然后摇头道:“我没有受伤。”

    江子恒松了口气,这才开始打量江一一身边站着的陌生男子,道:“这位是?”

    “他就是江姑娘的夫君。”说话的人是卫铭,他凑近江子恒又轻声说道:“是不是特别帅,特别好看,还特别像六皇子。”

    江子恒默默的点点头,止不住又打量了凤绝几眼,真的特别像,但却比六皇子更俊逸,气质也不同,所以说他们两个绝对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两人说话声虽小,但江一一和凤绝却听得清清楚楚,不过两人仍然装作什么都没听见。

    说话的两人也很快意识到了这样不礼貌,卫铭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视线落在了江一扶着的身着中衣的女子身上,不是很确定的道:“这位姑娘不会就是那团烂肉的原型吧?”

    江一一听到这话就笑了,“我说卫铭你到底是什么眼神?如果那玩意能幻化成这个样子,你觉得他还会顶着那么丑的样子吗?”

    “难道她不是?”卫铭诧异的问道:“那她是谁?”

    江一一道:“受害者,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姑娘。”

    “她这是怎么了?”问话的人是江子恒,“我医术还算勉强可以,如果是受伤了,我可以帮她看看。”

    “什么可以啊。”卫铭抬手揽住了江子恒的肩膀,道:“恒儿可是我们京都最好的大夫,你们别听他谦虚,我看那位姑娘昏迷不醒,不是受了很重的内伤就是中了毒,让恒儿给她看看吧。”

    江一一道:“她没受伤也没中毒,修养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

    “原来是这样。”卫铭将视线从那位身着中衣的姑娘身上收回,道:“那快把人扶进去吧。”

    安顿好那位姑娘,凤绝就跟着江一一回了房间,都说了是夫君,最开始江一一也没反对,现在再赶人也说不过去。

    江一一只好任由凤绝跟她回了房间。

    “我给你在地上铺床被子,今晚你就打个地铺,明天我再让卫铭帮你准备一个房间。”江一一说着就要将床上的被子放在地上。

    凤绝及时接住那床即将接近地面的被子,道:“我和你睡床上就好了,还打什么地铺,夫妻都是要同床共枕的,主人,你就让我和你一起睡吧,只要你不愿意,我保证不会对你做奇怪的事。”

    “什么事?”她真的很想知道,现在凤绝的脑袋里到底都装了什么。

    听到这话,只见凤绝脸上浮出一抹绯红,他抬眼看向江一一,娇嗔道:“主人你坏,明明知道还问我。”

    江一一看到凤绝这个样子,真想一巴掌给他挥过去,还她那个高贵高冷高岭之花的凤绝!

    “主人。”凤绝看着江一一,犹豫了片刻,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你是不是想和我做羞羞的事,才故意问我的,那个……嗯……”凤绝咬了咬唇,“只要主人需要,我随时都可以……”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笔下读(),更多精彩阅读,哦。
欢迎您阅读懒猫要吃鱼所写的小说爆宠毒妃:腹黑帝尊追妻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