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宠毒妃:腹黑帝尊追妻难 第417章 你不难受我心里还就不舒服

作者:懒猫要吃鱼 类别:玄幻小说
    凤绝似笑非笑的看着洛瑶,“不是口渴吗?来喝水,喝了继续骂。”

    碰在她嘴上冰凉的东西正是一只茶杯,这个时候洛瑶不觉得渴,她只觉得毛骨悚然,咽了咽喉咙,她声音发颤的问道:“你多久回来的。”

    凤绝道:“你猜?”

    “你、你是不是全听到了?”洛瑶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都不敢正视凤绝的眼睛,心虚得不得了。

    现在她唯一希望的就是凤绝能少听点,最好是只听到了一点。

    如她所愿凤绝摇了摇头,她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凤绝又开口了,他道:“我走了三天,你肯定也骂了我三天,刚才那一两句话,肯定不是全部,来,再骂两句给我听听。”

    “我……”洛瑶心虚的埋下了脑袋,嗫嚅道:“凤君,我那些都是气话,当不得真的。”

    “气话?”凤绝笑了,“气话咒人给我戴绿帽子?我就爱宠着她,喜欢她,也碍着你了。”凤绝抬手一挥,洛瑶面前出现了一面水镜,他道:“对着镜子好好看你那德行。”

    洛瑶看到镜子里蓬头垢面的女人,下半身的衣裙上全是排泄物流下的痕迹,一股难以遏制的臭味钻进了她的鼻子里,洛瑶‘啊’的一声尖叫了起来,这不是她,镜子里的人不是她!

    “你也被你的鬼样子吓到了,别说现在的我接受不了你,以前的我更接受不了你。”他听粉玲珑提到过,以前的他有很严重的洁癖。

    这充满屎尿味的山洞,换成以前的凤绝估计连进都不会进,也就只有他不计较这么多。

    凤绝抬手一挥,水镜便消失不见,他和洛瑶拉开一定的距离后,她身上的散发出的味道仍难受的让人刺鼻,他抬手施了个清洁术,味道总算好闻了很多。

    “臭死了。”凤绝抬手在鼻子前扇了扇,又施了个清洁术,直至洞里没有了异味,他才停下来。

    “洛瑶,你骂我可以,但是在骂我的时候,我希望你不要把我主人扯进来,这让我听到了,我会很不高兴。”他看向洛瑶,继续道:“小家伙就是我的孩子,以后不许再说小家伙的坏话,他连壳都没破,你骂一颗蛋有意思吗?”

    “也不要再让我听到我为什么没有选你这种废话,选你,你当我眼睛瞎啊,外在内在一样不占,你说你有什么资格质疑这种问题?”他极度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脑袋有问题。

    “凤君,你别说了。”洛瑶大声吼道:“我求你别说了!”

    凤绝不说了,洛瑶抽泣道:“是,我是不如江一一,她是魔君,而我只是天界被贬的公主,现在我什么都不是,我不配提你,也不配说她,我什么都不是,但你能不能……”

    她话没说完就被凤绝给打断了,他道:“你不是提我和说我主人,你是在咒骂我们,说话的时候请你实事求是,不要说得跟我冤枉了你一样。”

    “是,我知道了!但你能不能先……”

    “说是,语气就要好一点。”凤绝看向洛瑶,“好了,你继续说。”

    这次说话前洛瑶深吸了口气,压低声音道:“凤君,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你能不能给我弄些吃的来。”

    “不能!”凤绝看向洛瑶,道:“你又饿不死,吃什么东西啊浪费粮食知不知道。”

    “你……”气得洛瑶直想骂人,她赶紧做了几个深呼吸,道:“我现在就是个普通人,你不给我吃饭,你想难受死我吗?”

    “嗯。”凤绝理所当然的点点头,“要的就是你难受,你不难受我心里还就不舒服了。”

    “凤君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路遥说完这句话就咬紧了下唇,她怕她一个忍不住会骂人。

    凤绝看向洛瑶,笑着答道:“你也说的是以前,但现在我就是这样的人,这是你骂人的代价,算轻的了,好好反省吧。”

    “我反省什么了?”洛瑶忍不住问道:“把我带到这里的是你,把我绑在这里的还是你,你到是告诉我,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不干什么,就想绑着你。”主人已经找到这里来了,要不是他先来一步,洛瑶此时就落到她手里了,那关于他记忆可恢复的事,大家就全知道了。

    “凤君,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洛瑶见凤绝不为所动,她只能来软得,吸了口气,放软声音,哀求道:“凤君我求你了,你放我离开吧,我现在这样对你们造成不了任何伤害。”

    “现在还不能放,你会不会对我们造成伤害,你说了不算。”凤绝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自己会判断。”

    “那你不放我,能不能先给我弄点吃的。”话题绕着绕着,又绕了回来,没办法,她实在太饿了。

    洛瑶望着凤绝,可怜巴巴的道:“凤君,你听我这肚子叫得都快打雷了,我真的实在是太饿了,你就给我点吃的吧。”她不吃是饿不死,可惜她难受啊。

    肚子已经叫了三天了,再咕噜咕噜的叫下去,她会崩溃的。

    “我听到了,你再等几天,再等几天我就放你离开。”主人他们再找几天,找不到人估计就会离开。

    “为什么?”洛瑶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还要我再等几天?”她现在一天都等不了。

    “不为什么,就是不想现在放了你,这个解释你接受吗?”凤绝回道。

    “我不接受!”这分明就是在折磨她,见凤绝毫不动容,她退而求次,道:“凤君,你不放了我,那你能给我些吃的吗?”

    “凤君我求你了,什么东西都可以,我不挑的,只要是吃的,我都要。”她都快饿疯了,偏偏她还和普通人不一样,普通人饿成她这样,早就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可是她有,她身上所有感觉都是正常的,所以她才会比普通人更难受,更痛苦。

    这辈子她就没这么饿过,渴过。

    凤君看了洛瑶一眼,很认真地道:“这是对你的惩罚,所以不能给你吃的,为了不继续加饿,我给你条有用的建议。”

    洛瑶问道:“什么建议?”只要能不让她感受到饥饿,她什么建议都接受。

    凤君道:“我的建议很简单,那就是睡觉,你乖乖的睡上几天,醒来就有吃了,你看这样多好是不是?”

    听到凤绝这个建议,洛瑶整个人都抓狂了,她大声吼道:“不好,一点都不好。”

    凤绝摊摊手,“既然你不听,那我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你有的。”洛瑶睁大眼睛盯着凤绝,道:“你给我点吃的不就解决我的问题了吗?”

    “可问题是我不想给你吃的。”凤绝道:“你看你又饿不死,为什么一定要吃东西呢?难受忍忍就过去了。”

    “我忍不了。”洛瑶破罐子破摔道:“凤绝,你都已经恢复神力了,你给我弄点吃的对你来说就是动动手指的事,我就这么一个小要求,你都不能答应我吗?”

    “都说了不能,你怎么老揪着这个问题问我。”凤绝的视线落在了洛瑶的脸上,“你脸上连肉都没少一点,这叫饿吗?”

    “可我真的饿,凤君我求你了。”洛瑶望着凤绝,道:“你就给我弄点吃的吧。”

    “不可能。”凤绝施法封住了洛瑶的声音,“吵死了,这么对你说吧,因为对方是你,所以我连动动手指都不愿意。”

    “小家伙是我儿子,你有什么资格叫他野种,一一是我心爱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那样玷污她,野男人?我倒想让你尝尝野男人的滋味!”他就没见过这么没自知之明还不要脸的女人。

    “瞪什么瞪?”凤绝好笑的看着洛瑶,“要骂就在心里骂,别让我听到,最好把你那双恶毒的眼睛闭上,不然我担心我会忍不住,真送你去找野男人。”

    听到这话,洛瑶瞬间老实了,她赶紧闭上眼睛,直觉告诉她,现在的凤绝和以前的凤绝不是同一个人,不对,是同一个人,但性格不像是同一个人。

    她毫不怀疑他话的可信度,他说带她去找野男人,那就极有可能带她去找野男人。

    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她是天界唯一的公主,怎么能让普通人占了她便宜。

    洛瑶偷偷的虚开眼睛看了凤绝一眼,见他注意力没放到她身上,似乎在想什么东西,她这才松了口气。

    叫是叫不出来,洛瑶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又是一阵咕噜咕噜,饿死她了,可是她却只能干听着。

    凤绝和江一一两个没一个是好东西,都是贱人!

    洛瑶闭上眼睛,气得咬牙切齿,等她翻身后,这两个贱人最好不要落在她手里,不然她定会让那两人生不如死。

    凤绝单手托腮,他在想到底应该怎么解决洛瑶这个大麻烦,封印她的记忆吧,不是行不通,但太冒险了,主人已经在她身上加了一道封印,他再加一道的话,主人一看就会觉察出来。

    那他的封印就毫无意义了。

    所以把洛瑶绑在这里果然是最有用的方法,听不到她说话,舒服多了,他决定了,以后就这样绑着她了,直到主人放弃找人,他再悄无声息的放人。

    只是好久没待在主人身边,他有点想她了,他想守在她身边,无时不刻的闻着她身上熟悉的味道。

    既然这么想他为什么要坐在这里呢?

    “我找个理由去看她不就行了。”想到这里凤绝当即就坐不住了,他忙站起身,看了眼洛瑶,临走前他在她身上多加了道结界,这样就不用担心有人误闯进来了。

    洛瑶感觉到凤绝离开,就睁开了眼睛,看到空荡荡的山洞,忍不住在心里咒骂。

    “这个破地方根本就不会有人来,外面有结界,里面还又加了一道结界,至于吗?”洛瑶听到肚子传出的咕噜声,肚子瞬间更饿了,前胸贴后背的饿。

    不知道她还要被关在这里关多久……

    凤绝为了直接见到江一一,当天晚上天一黑就猫在了江一一的房里,坐等主人回来。

    等人的时间过得很缓慢,他把房间打量了无数遍,江一一才从外面回来。

    感知到江一一的靠近,凤绝忙收起了自己的气息,他要给主人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于是他隐去身形,站在了一个不起眼的墙角边。

    江一一进了房间,反手就将房门关好了,也不知道视线是有意还是无意,正巧落在了凤绝站脚的那个地方。

    看得凤绝连大气都不敢出。

    他暗吸了两口气,心想,主人一定发现不了他。

    然而就在这时,江一一的手突如其来的就扣在了他的肩膀上,“都被我抓住了,还不打算现行吗?”

    “主人。”凤绝眨巴着眼睛望着江一一,“主人,你真的好厉害哦,不对,这应该叫做心有灵犀一点通。”

    江一一看着面前的少年的凤绝,松开了他的肩膀,道:“气这么快就消了?”

    “我哪有生气啊。”凤绝抬手去牵江一一的手,江一一却甩开了他的手,凤绝道:“我当时离开,不是怕气到你吗?你看你现在都还生着我气,手都不给我牵。”

    “呵,我不给你牵手就是在生你气,你到底哪来的这种想法?”江一一看着凤绝,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你神力也恢复了,身体也早已经长大了,你要维持这幅模样,维持到什么时候?”

    “你不喜欢我现在的样子吗?”凤绝眉宇间划过一丝黯然,他苦笑道:“是因为那个模样更接近你心目中的凤绝吗?那我偏不变成那个样子。”

    江一一看着凤绝,心情很复杂,良久才道:“那随便你。”

    “主人,我不想听到这两个字,什么叫随便我,因为我不是你熟悉的那个凤绝,你就要这样敷衍我吗?”凤绝越想越觉得委屈,他搬了一张凳子在桌子前坐下,幽怨道:“以前我叫凤绝,现在我也叫凤绝,就连这身体都是同一个人,你为什么就那么介意我是不是以前的那个我呢?”

    江一一道:“别和我扯这些,我和你说不通,反正你记住这一点就对了,不恢复记忆的你,就不是我心目中的那个凤绝。”

    凤绝不服,大声争辩道:“怎么不是了,感情我就不是小家伙他爹了吗?”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笔下读(),更多精彩阅读,哦。
欢迎您阅读懒猫要吃鱼所写的小说爆宠毒妃:腹黑帝尊追妻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