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地师 第四百九十一章 千门千计

作者:岱岳峰 类别:玄幻小说
    侯俊缓步走下看台,与李浩不同,他没有刻意展现自己的任何身法,沿着一侧的白石台阶,缓步走上,来到李浩对面,拱手致意。

    “哼!”

    李浩却是冷哼一声,简单回应,双手捏成剑指,两道漆黑光芒自储物手环之中飞出,停留在他身边,嗡鸣颤动,随着他剑指前伸,两道黑色小剑如电般射将出去。

    “呵呵。”

    侯俊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并未动容太多,微微冷笑,储物手环绽放光彩,两只白玉环出现在手中,那白玉环直径约莫海碗碗口大小,有拇指粗细,光芒内敛,间或有块块深白瑕斑,似是街头小摊之上,那些石灰底子的劣质玉镯放大版。

    当然这只是观感上的印象,并非是说侯俊的武器只是劣质玉环,他是十方宗的核心弟子,而且还是地位极高的核心弟子,所用法宝,即便不是神兵利器,那也不可能是随随便便百十块钱就能从小摊上买来的劣质石灰底子玉环。

    事实也的确如此。

    两道灰色小剑电射而来,阵阵爆鸣之声发出,那是超过音速之后发出的音爆之声,去势迅疾,在空中肉眼能够看到的,只是两道连成一体的黑线。

    一只白玉圆环飞了起来,恰好挡在两道黑线的必经之路上。

    那圆环之后拇指粗的一圈是玉石制成,中间则是一个海碗大小的空洞,飞剑来袭,似是可以轻松破空而过。

    可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白玉环在飞起之时便不断旋转,期初便达到了一个极快的速度,摩擦着空气,竟是发出了“嗤嗤”声响,而且还在不断增速,一瞬间的工夫,等到那两道飞剑电射至侯俊身前之时,那白玉环已经因为与空气的摩擦变得赤红灼烫。

    而那白玉环的中间,则是发生了奇异的变化,竟是变成了深灰之色。

    那深灰之色区域时而大时而小,变幻不定,似是极其不稳,秦远已经开启了竖瞳,勉强看清楚,那灰色区域与玉环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道道符文快速从中闪烁而过。

    “嗤嗤!”

    也就在这时,空中的那两把小小飞剑已经袭来,两把飞剑以电光般的速度,直刺入玉环中央的灰色区域。

    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两把快到极点的飞剑刺入那玉环中间区域,并未能够一穿而过,而是被一层薄膜状的东西包裹住,牢牢固定,难以前进分毫。

    李浩面色急变,念力喷涌,死命要将那两把飞剑撤回。

    两把飞剑被包裹在灰色区域之中,嗡嗡颤鸣,左右摇摆,之前刺杀的力道有多大,如今后退的力道就有多强,甚至要更强更大。

    然而,任凭李浩如何催动飞剑,那纤薄到了极点,仿佛可以切割任何东西的飞剑,竟是难以割开那薄薄的灰色薄膜,如两只困兽一般在其中徒劳挣扎。

    李浩的面上流露出了惊骇和痛苦的神色。

    那两把小小飞剑正在被缓慢腐蚀。

    灰色的剑身渐渐失去光泽,一层极薄的金属片页缓缓翘起,就如阴暗潮湿之地被侵蚀的墙壁,层层鼓起。

    “唉,这李浩也就这般手段,恐怕是要输了。”

    清秀做在秦远身边,以手托着下巴,看着场中那刚刚出手,便似是要分晓胜负的两人,微微叹息一声,“其实这李浩从最开始就输了,高手对决,除了修为手段,更重要的是心态,哪怕对方是一座大山,也要气定神闲,用滴水穿石或者太极推手将其打垮,可是他那般浮躁,轻易将本名法宝送到对方手里,不输还等什么?”

    秦远却是摇头,道:“不一定啊。”

    清秀侧脸看着秦远,道:“你认为这李浩还能赢?”

    “想要赢下来,肯定没有那么简单,但是他也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就输的。”秦远笑道。

    清秀皱皱眉,看不出那李浩在本命飞剑被困住之后,还能有其他什么办法,于是蹙着小眉头,问道:“那你说这李浩还有什么办法……”

    话音未落,场中突发异变。

    那被困住的两把小飞剑,忽然之间,猛地炸开,巨响生出,化成数十片金属碎片,四散崩飞,将那灰色薄膜撕扯拉开,穿透而过,疾袭侯俊面门。

    侯俊的另外一只白玉环飞了起来,瞬间变化,迎风而涨,如盾牌一般立在眼前,同时快速旋转,中间又生出一片灰色薄膜。

    所有的金属残片都被拦截了下来,没有一片能够伤其分毫。

    可是,那李浩并未因此而失望,他反而笑了起来,瘦削白皙甚至看起来有些苍白的面颊上浮现的笑容,是那般得意。

    “嗤!”

    “嗤!”

    两声轻响在这诺大的演武厅中响起,是那般的细微,却又是那般的震撼人心。

    数十枚洒落的金属碎片之中,忽然亮起了两枚光点,那两枚光点借着数十枚飞剑碎片的掩护,穿透了灰色薄膜,直刺侯俊双目。

    众人发出阵阵惊呼之声。

    已经料定李浩必败无疑的清秀霍然起身。

    秦远同样惊讶,因为竖瞳的关系,他比别人看的更加清楚,那两枚光点是两枚银针散发光芒而成,秦远隐隐猜到这李浩的真正手段。

    他本命法宝并非是那两把纤薄飞剑,而是深深隐藏在飞剑之中的这两枚银针。

    千门以机谋立足,古之强者可以做出天局,将王侯将相玩弄于鼓掌之中,这李浩虽然不能与前辈有那般天人智计,可是千门的机谋之道依然深入到了他的骨髓之中。

    将真正的本命法宝隐藏于纤薄锋利的小剑之中,这很难做到,可是也不是罕见,可是如果能够通过前面的一场竞逐,让所有人都相信他的本命法宝就是那两把小剑,做的没有丝毫纰漏之处,这恐怕就不是多少人能够做到的了。

    “土鸡瓦狗尔!”

    那侯俊面色猛地一变,极是惊讶,但在那惊讶之后,又露出了强烈的自信,他一声低喝,双手已然掐动出诀印,一道氤氲雾气在其面前出现,氤氲雾气快速聚集,竟是形成了一道水波般的屏障。

    这屏障秦远见过,但是不一样,曾经在燕归楼上他与人对决之时见到过,当时那位左姓修者想以卵型屏障抵挡秦远攻击,可是却被秦远找到阵法灵枢节点,轻松破开。

    而这侯俊防护屏障较之他的那位师弟要更加高明,如水波动,灵枢节点快速变化,并非是固定在一处,秦远若是突然见到,想要破开,也是要好生费上一番手脚。

    “噗嗤!”

    “噗嗤!”

    两枚银针刺进了那流动的屏障之中,以极高的转速前进,流动屏障发挥出了它应有的作用,死死拦住,哪怕被银针顶得凸起如两个小帐篷,可依旧如坚韧牛皮般支撑,并未有破裂的痕迹。

    “藕根生莲,灼灼其华!”

    李浩大吼一声,双手掐印,周身那洁白衣衫忽然鼓胀而起,似是充了气一般,可那气息在绸布之下竟是不外露丝毫,仅仅是瞬间的功夫,那鼓胀而起的衣衫又猛地干瘪下去,皱皱巴巴地贴在了李浩身上。

    再去看李浩之时,他哪里还有那削瘦风流之样貌,整个人像是待宰的羔羊,被充气鼓胀至手脚难以活动,像是大了两倍有余。

    他那细腻白皙的皮肤,经过这迅猛的鼓胀,开裂出无数细小裂纹,殷红的鲜血顺着裂纹流淌而出,使其看起来随时都会爆裂开来。

    李浩没有爆开,恰恰相反,那鼓胀的身体又在瞬息之间收缩,变成了正常模样,甚至相较之前要更加削瘦。

    秦远在竖瞳的帮助之下,看得清清楚,他那身白色绸布袍子并非简单衣衫,而是一件不可多得法宝,可以快速吸附周边的灵煞之气,因此看起来鼓胀如充气。

    那李浩不仅仅只是有这么一件袍子,而且还有相应的秘术配合着这件袍子,在周边灵煞之气被吸纳而入之后,他发动秘术,又将这些灵煞之气全部吸纳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这也是他的皮肤被迅速撑开撑胀的缘由。

    至于如此之多的灵力被吸进身体之后,流到了哪处,又有什么作用,秦远即便是开启了竖瞳,也是看不见的。

    不过他相信,接下来马上便会有分晓。

    果然,就在他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之时,前方那两道银针忽然大放光彩,盈盈遥遥之间,经似是生出两棵银白之色的荷花。

    紧接着,那荷花光芒骤敛,所有光芒重新隐匿回两枚飞针之中,飞针去势大增,旋转之速度更快,一分一毫缓慢前进,顶着流水般的屏障,距离侯俊的双目竟是越来越近。

    只要那银针破开这道水帘,那侯俊的双目必瞎!

    然而,便是在此时,秦远却是不由叹息一声,“李浩是高手,可惜的是,他碰到了克制他的对手,这一场,输定了!”

    “输定了?”周啸虎微微一怔,看着秦远不解问道。

    “继续看下去便好。”秦远指了指台下。
欢迎您阅读岱岳峰所写的小说都市最强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