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地师 第四百六十九章 戟法“九仞”

作者:岱岳峰 类别:玄幻小说
    “砰!”

    山中老人的手掌拍在秦远的肩膀上,秦远一个趔趄,差点没当场摔倒在地,他半边身子发麻,肩甲骨骼几乎碎裂,闷哼一声后龇牙咧嘴,这老头高兴便高兴是了,用这么大力气干什么?

    不过他倒是能够理解,看到了燧人城中那诸多生死悲欢,他能够理解老人那悲愤了数万年,终于看到希望之时的欣喜至极的心情。

    秦远能够理解山中老人,这山中老人却是不理解他,老人讥笑看着秦远,道:“堂堂燧人城城主,这等低微修为能成何事?既然身为燧人城主,便要顶的起天,踩得住地,如此方能将这诺大的燧人城抗在肩上,方能收拢子民,重现往日辉煌!”

    没来由又是惹来一阵训斥,秦远不回应也不反驳,他的修为不高他清楚,但是要“顶得住天,踩得住地”,却是差了不止多少个十万八千里。

    饭要一口口吃,事要一点点做,秦远自小便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并未因为老人的这几句话而热血灌顶,做那无脑热血青年。

    老人见秦远没有太多反应,又带薄怒,刚想继续说道,却是想起不久之前秦远转身而去的场景,知道这家伙看似随和,但骨子里却是刚强的很。

    “你修行至今,有多长时间?”老人转移到另外一个话题,他对秦远的修为比秦远自己还要上心。

    秦远如实回答道:“不到三个月。”

    “不到三个月?”老人微微一惊,疑惑地看着秦远,似是很不相信他的话。

    秦远点头,如实答道:“三个月前,晚辈偶然得到了一方小印,接受了一位地理大师的传承,一步步走到今天。”

    老人认认真真地看着秦远,见他不似说谎,而他更无须说谎,片刻之后笑了起来,笑声浑厚沙哑,似是老木在狂风中摇曳,粗粝的面颊之上尽是欣慰之色。

    “三月修行,便成辟谷境界,不错,不错,你老师说的果然不错,燧人城交到你手上,虽然有些委屈,但想来结果不会太差。”

    秦远听得很是不爽,翻了个白眼,满脸真诚说道:“要不您也委屈委屈,现在就认我为主?我保证也会给你一个非常好的结果。”

    山中老人直接将脑袋偏到一边。

    秦远不与他开玩笑,道:“前辈,你准备什么时候将那些孩子放出来?事先声明,我现在没时间做保姆帮你带孩子。况且,那些孩子都是天才横溢之辈,若真要放出来,必然要有些高手陪在身边培养。”

    山中老人见到秦远关心起燧人城最后的火种,面色稍显柔和,道:“现在还不是机会,燧人城民众将他们的希望交到了我手上,那我自然不会让他们在破砖烂瓦之上成长,至少等到燧人城修复大半,至于高手教导,呵呵,老夫存在了近十万年,勉强可以算得上是一个高手!”

    山中老人很是自傲,也的确如此,他便是这座城池的器灵,与那龙神之杖和燧人钻并驾齐驱,城中所有人的修行都被他看在眼中,又如机器一般的过目不忘,由他亲自教导,当然可以在最大可能上绽放这批孩子的实力。

    只是紧接着,他那股自傲之情便消失不见,不久之前,他还被人一指头戳穿了胸口,若他是高手,那位老学究般的恐怖存在,又是什么?

    “如此正好。”秦远对他的打算也是满意,又与山中老人说了几句,便要离开此地,回到地球。

    “等一下。”

    山中老人在秦远临行之前,将其叫住,道:“我观你最趁手的兵刃便是方天画戟,身体不错,膂力不错,你那股子舍我其谁的豪迈气势也不错,是练戟的材料,但是戟法太蹩脚,也就是燧人城二流货色,拿这个看看去。”

    山中老人随手扔过去一枚白玉章简。

    这套戟法是他家传绝学,年少之时吃了无数的苦头才磨炼熟练圆润,被这老家伙竟然讽刺为燧人城二流货色。

    秦远接过来,咧咧嘴,也算是因为了解他的性格,不然与他聊天真够生气的。

    他倒是了解这东西,是一些大门大派收录功法的玩意儿,叫做玉简,需要大能修者才能制作,十分的珍贵。

    可即便如此,秦远依旧不甚以为然,他的戟法他清楚,至今在白刃战中还未遇到敌手,或许较之燧人城中的顶级戟法稍有不足,但他却不相信仅仅是二流货色。

    秦远分出一丝神念沁入其中,便见到了一位手持大戟,身材修长,长发扎成一个马尾的中年男子立定于刀剑痕迹斑驳的黑色圆台之上。

    “吾之戟法名曰:‘九仞’!”

    “为山九仞,层层累叠,一仞山一式戟,加山岳之力于戟锋之上,或劈或刺,皆为山岳……”

    那中年男子语气极大,对自己的戟法极是自信,单单几句话语,其豪迈之情尽显无疑。

    “吾之戟法只传有缘之人,无一往无前心志者不传,无坚韧如铁意志者不传,无吃苦耐劳干受寂寞者不传,品行不端者不传,自鸣得意者不传……”

    他一连说了七八个“不传”之后,这才开始演练戟法。

    “九仞”第一式,没有名字,只叫做“第一式”,起手简单,双手持戟,竖劈而下,似是与寻常武馆师父教授的戟法并无太大区别。

    然而,秦远却是目瞪口呆发现。

    大戟劈下之后,稳稳定于半空,并无锋芒外露,仅仅激起了一道冷冽寒风。

    那极细的一道冷冽寒风瞬间来到他脚下的圆台,圆台当即炸响,一道极细却极深的裂口出现在了圆台之上,深达三四米。

    秦远能够分辨的出,这寒风不是灵力,也不是通过大戟而生出的神通术法,仅仅是被方天画戟激起的一道寒风,那就是这道寒风,却是将那圆台深深切割出三四米深的裂缝。

    “练武场是燧人城的角斗场,那圆台的材料不算特殊,就是些寒铁。”山中老人淡淡的声音在秦远耳边响起,虽然清淡,可里面却是充满了自得与骄傲。

    刀剑痕迹斑驳,不知历经多少场决斗的角斗场,从未损毁,却被那马尾男人大戟所激起的劲风,切出一道三四米深的裂缝。

    这等修为,这等戟法,的确比秦远的真武大戟高上那么几分……或者是好几分。

    “人体之中有气海骨山,调动气海骨山,集一山之力于戟锋,不泄一丝,不外显一分,所有力量,尽在纤薄戟锋之上……”

    中年男人演练完这一式,便开始讲解,将第一式戟法细细拆开,从最细微的经络到最微小的肌肉,一一分解清楚,丹田气海与骨肉筋膜的共同配合,还要加之灵识的焦距一点,才能发挥出这一戟之力。

    当然,他的修为也是极高,不然的话单凭戟法,决计不能仅仅是激起的寒风,便将寒铁圆台斩列出数米深的裂口。

    秦远不得不承认,与这“九仞”相比,他的真武大戟的确只是二流货色。

    不过他倒也没有因此而否定真武大戟,毕竟那才是真正契合他血脉的功法,二流法门也可以发挥出一流威力,当然,跟这超一流的法门相比,终究还是要差上许多的。

    他将神识收回,把玉简放到储物手环中,看着山中老人,深深一礼,道:“多谢前辈赐予,此等戟法可斩鬼神。”

    “不用谢我,我也只是看你这燧人城主修为实在寒碜,出去死在那个小鱼小虾手中,我也平白跟着丢人。”

    山中老人目视远方,硬邦邦说道。

    秦远后槽牙一阵火辣,倒抽凉气的声音响起。

    他没有再多与老人说些什么,告辞了一句,便往朱红小楼处走去,他在地球之上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将那范超凡和谢青芒几人喂了巨猿的事情还未了解,麻烦估计还在后面,沐清雨做下那等大事,哪怕与他没有太多关系,毕竟也会有所牵连,上面必然来人调查。

    还有那与周啸虎联手屠杀监察使的事情,虽然做的隐秘,但保不准会不会被人抓到蛛丝马迹。

    都是一堆麻烦事儿。

    小时候的他不是幻想成为八仙那样的神仙,便是想着可以成为乔峰杨过那般飞来飞去的大侠,如今他的梦想实现了,却是没有料到,这麻烦事一件接一件,多到他都开始虱子多了不怕痒的程度。

    而如今除了这些之外,他又多了些事情,那就是这“九仞”。

    一旦他掌握,那么他的战力必将再上一层楼。

    这般想着,秦远却是依然不满足,他如今的修为实在太低了,与战力远远不符,山中老人虽然说得难听,但却是事实。

    他总要加快些修炼脚步。

    他想着,一旦回去,若是没有麻烦事上门,他一定要好好闭关,将修为大大提升几个层次。

    看着秦远匆匆离去的背影,一直都对秦远冷冰冰的山中老人,却是罕见地流露出了一丝笑意,“这个小家伙有些意思啊,遇到那等戟法,竟是毫不贪多,看完一式便结束,呵呵,这心性总算是凑合了,没有给燧人城主丢人!”
欢迎您阅读岱岳峰所写的小说都市最强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