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地师 第三百七十一章 收了一个大侄子

作者:岱岳峰 类别:玄幻小说
    “砰!”

    “砰!”

    接连两道沉闷响声,秦远与那变化巨大的梅花铜锤先后落地,一个在涂丘左边,一个在其右边。

    铜锤砸进地面三尺有余,将此片沃土上茂盛生长的花草辗轧成了一片烂泥,秦远双脚陷入地面直至脚踝,双膝微曲,面带笑容。

    “你,你……”

    涂丘嘴角流血,满头冷汗,指着秦远期期艾艾说不出几个囫囵字眼儿,秦远走到他面前,伸手一招,三十六把大铁剑飞起,密密麻麻悬停在他身体上方。

    “你要心不服口也不服的话,咱们就再打上一场,刚才只是热身,我还没怎么用全力,更没过瘾呢。”

    秦远如是说道,不是装逼,更非自大,而是真的没有过瘾。

    将那块毕方血肉全部炼化,他心脏中的火苗成大到了极限,继而又将整个心脏连同身体所有血管包裹,他的心脏血脉就像是一副跳跃火焰的阵法图文,十分玄妙。

    而这份玄妙也给他的身体带来了极大的增长,最主要的便是爆发力,强大了数倍不止,现在的他,全力施为之下,仅仅是肉身便完全可以媲美法宝轰击!

    猝然得到如此之大的提升,随之而来的愉悦感是无法言喻的,而这种近乎蛮横的暴力美学,更是将这份愉悦感发挥到了极致。

    唯一可惜的就是这涂丘太不抗揍,几个呼吸之间就被干翻在地,刚刚开始便结束了。

    “咳咳,不来了,不来了,我认赌服输,输得心服口服!”

    涂丘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拱手作揖,洒脱说道,接连咳嗽,刚才的几下可是伤的不轻,也幸亏他抗击打能力超强,换成其他人恐怕已经站不起来了。

    他这辈子还没有输到这么惨过,被人一记劈挂腿从天打到地上,紧接着又有三十六把飞剑直冲而下,实力辗轧,战斗意识也惊人的高,迅猛如惊雷,密集若暴雨,在全方位的都落后的情况下,他不服都难,甚至还有些心有余悸。

    “老板牛逼!”

    大山和常龙几乎跳了起来,刚才的他们可是捏了一把冷汗,但紧接着又看到秦远以辗轧的姿态取胜,这让他们连同之前受到的那股郁闷之气全部喷吐出来。

    “呼!”

    白肖薇紧握着的双拳松了开来,但紧接着又不由有些恼火,恼火这家伙不能干净利落一点,非得玩的那么玄乎,也恼火自己为何会这般担心,她还从未为一个男人这般牵肠挂肚过。

    “多谢秦先生手下留情。”

    涂山也走了过来,拱手说道,言辞恳切真诚,他与众人一样都捏了把汗,若非秦远手下留情,自己这傻儿子已经变成一具尸体。

    他又转头看向涂丘,斥道:“现在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还不快向秦先生道谢?要不是人家手下留情,你小子就交代在这里了!”

    涂丘咧咧嘴,倒是不感觉丢人,只是十分的无奈,可还是道歉道:“秦先生,多谢您手下留情,我有眼不识泰山。”

    “嘿,大侄子,刚才是谁说的认赌服输?咱们的赌注是什么来着?”大山走过来,热情地拍着涂丘的肩膀,一副长辈关心晚辈的热络模样。

    常龙也“嘿嘿”笑道:“你应该叫叔!”

    涂丘欲哭无泪,肠子都悔青了,之前咋惹上这俩人了呢,又为何自己作死跟他们打这个赌呢?

    涂山也是哭笑不得,无语至极,平白看着自己儿子比同龄人小了一辈,又好气又好笑,他转头板起老脸,道:“该怎么做你应该清楚,我们涂氏虽不说是什么豪门大户,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还是要做到的,这也是给你一个机会,要你记住日后心存敬畏。”

    最终,在一圈人眼巴巴看着,涂丘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捏着鼻子叫了三声“叔”,看他那样子,活像是生吞了一碗死苍蝇。

    即便是那清冷的秋玄月,也抿着嘴唇不觉莞尔,事情发展到现在,很出乎她的意料,但不得不说非常有意思,而更有意思的她管中窥豹,看到了秦远的真实实力的一角,这足以让她惊讶。

    “海叔叔,姜还是老的辣,这位秦小先生的确有两把刷子,不是等闲之辈,侄女为刚才的固执向您道歉。”

    海展柜摆摆手,示意无妨,脸上掠过一丝神秘,看着她说道:“这只不过是他露出的冰山一角,真正的秦远会让你更加惊讶。”

    “这还不是他真正的实力?”秋玄月惊讶道。

    海掌柜笑道:“你忘了他的身份,除了黄城市供奉之外,他还是一位天才地理师傅,而他的点龙术应该是他所有手段之中最高明的。”

    秋玄月若有所思,看着海掌柜半晌之后,这才说道:“那海叔叔能不能帮侄女将他拉进我们三奇门呢?这等人物留在民间太过可惜了。”

    “哈哈,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不过我先给你泼一盆冷水,这位秦小先生早就是沐清雨盯上的肥肉,你若是想要从她手中抢人,可是要好好准备一番。”

    秋玄月眼神闪烁几次,露出一个微笑,道:“那还是算了,跟那个疯丫头抢人,就是自找麻烦。”

    “那也说不定,据我所知,沐清雨一直想将秦远收入麾下,可秦远却并不怎么甘于人下,这让两人之间还有些不大不小的不愉快,那黄家和叶家以势压人,将秦远往死路上逼,虽然最后他们相继垮台,可其间秦远也经历了几次险象环生,而沐清雨自始至终没有出手。或许她不想出手帮秦远,或许是她想着让秦远去求她她才帮忙,可无论是什么原因,要说秦远心中没有点芥蒂,那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的。”

    “哦?海叔叔你是说叶家和黄家是秦远一人搞垮的?”秋玄月目光一凛问道,关于秦远的一些事情,她之前听海掌柜说起过,但仍旧不怎么相信的原因,就是因为沐清雨在,她很清楚沐清雨的实力,如果沐清雨出手,别说是黄家和叶家,就是整个黄城市的势力绑在一起,也不够她看的。

    海掌柜笑着点头。

    秋玄月怔了怔,目光闪烁不定,这个精明的女人心中有着自己的一个算盘,打得很漂亮,比起绝大多数人都打得漂亮。

    海掌柜从她的样子中瞧出了她的内心所想,补充了一句,道:“你不要以为这样就能简单一些,恰好相反,连沐清雨那丫头都不能使其折服之人,必然不是屈居人下之人,所以啊,不多动点心思是不成的,很有可能是动了很多心思也未必成。”

    秋玄月认真琢磨了一番这话,做了个晚辈礼,道:“多谢海叔叔指点,侄女铭记在心。”

    ……

    秋玄月心中真有将秦远收归麾下的心思,而且非常强烈,因为她正是缺人使用的时候。

    而接下来的一天时间,秋玄月的这个心思更加坚定。

    秦远刚刚将那毕方血肉炼化完成,心脏血管强化到了他目前的极限,修为和身体整整提升一大截,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熟悉。

    这就如一台很顺手的车子,忽然间换上了一台超大功率的发动机,若是再达到人车合一的水平,那就必须好好摸索熟悉一番。

    秦远面临的就是这个情况。

    一整天的时间,他都在与人交手对战,有时会是新收的“大侄子”涂丘,有时又会是大山常龙还有陆小观联手,而最精彩的一次则是与那将境界压制在合道境的涂山对战。

    直到那个时候,秦远知晓这位连儿子都管不了的老头子竟是一位辟海境高手,而也是到了那个时候,秋玄月才发现秦远的潜力有多么巨大。

    哪怕将境界压制在合道境,可涂山的经验与战斗意识却没有削减半分,依旧老辣,依旧无可挑剔,可即便如此,两人仍旧打了足足一个多小时,秦远虽说最后落败,可虽败犹荣,他输在了灵力不足之上。

    他辟谷境的修为与辟海境的高手比拼灵力浑厚程度,那即便是再天才,可还是要差了许多许多。

    “此子不是池中物啊。”

    与秦远交战完之后,涂山擦着满头的汗水,用那肿起的嘴角勾动出一个欣赏的笑容,对秋玄月感慨说道。

    没有人比他更真切地感知秦远的可怕,刚才数次他都险些落败,尤其是到了最后眼看秦远灵力近乎枯竭,稍稍放松准备结束战斗之时,忽然被秦远的双臂如蟒蛇般缠住,贴在他的身后勒住了他的脖子,涂山差一点就要“拍地板”认输。

    秋玄月与白肖薇坐在一起,喝着从大山储物手镯中拿出来的鄱阳梨、星月果以及龙竹笋混合榨出来的果汁,甘甜爽口,滋味美妙。

    她看似无意,实则有意的说道:“白姐姐,秦先生的功法和身法都不多见啊,不过很霸道,更是精妙,尤其是最后的几次肉身博山,招招凶险,次次直奔要害,没有丝毫拖泥带水,若非涂叔叔经验无比丰富,非要马失前蹄,输掉一场。”

    白肖薇看了她一眼,笑道:“是啊,他的师门很隐秘,极少在这世间行走,所以很少有人见过这些招数。”

    她说的并非是秦远凭空捏造出来的所谓隐秘世家,而是指的邵连山,秦远是邵连山的学生,那邵连山自然便是他的师门,或者说是师门之一。

    秋玄月却是会错了意,眨眼问道:“哦?这个时代还有如此隐秘的门派吗?我三奇门也算是商贸颇大,也却从未听说过有哪个不世出的实力能够培养出秦先生这般天才。”

    “看来妹妹在三奇门地位不低,竟是大小事务都能知晓,以后我们这种低微之人,说不定还要沾沾你的光,跟三奇门交易的时候讨些优惠呢。”

    白肖薇大有深意地看着她说道。
欢迎您阅读岱岳峰所写的小说都市最强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