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地师 第二百四十四章 太特么凶残了

作者:岱岳峰 类别:玄幻小说
    李追风有一双好鼻子,与他那令人嫌弃到恨不能给他缝死的嘴巴截然相反,他的鼻子让秦远爱的不得了,伏在地上嗅了片刻,便从满地的尸体与血腥之中找到了那小纪的藏身之处。

    这小子也够狡猾,要不是李追风在,还真被他蒙混过关。

    他藏在一处尸体底下,没在地面上留下任何痕迹,偏偏深入地下一丈多深,蜷缩成一团,沾染泥土砂石,与普通山石并无多大区别。

    除非长有火眼金睛,不然还真瞧不出来。

    “呵呵,原来是头变异的穿山甲!”

    本来小纪被挖出来,还想装死过关,怎么叫唤都不动弹,被大山两锤砸上,骨断筋折,七窍流血,这才用一双怨毒的眼睛看着众人。

    这目光太熟悉了, 秦远一眼便认了出来。

    “哗啦啦……”

    银甲穿山兽身体扭动,膨胀,背后骨甲发出阵阵金属相击的声响,缓缓变成一个跌坐在地上,嘴鼻流血,面色惨白的年轻人。

    明眸皓齿,粉雕玉琢,俊俏可人,除了那一双大煞风景的怨毒眼睛,其他都当得上风流俊俏美少年。

    “丫的,咋不继续装死了?山爷还没杀够,跟大长虫杀了一样的人,没有显示出实力,你就不能做次好事儿?”

    见到小纪化形,大山气哼哼的收起八棱铜锤,挠着大秃瓢,很不过瘾的说道,要不是秦远严令要留下这几个活口,他说不得就要将其一锤子抡成肉泥。

    “臭猴子,要是能杀,早没你的事儿。”常龙很不以为然的说道,他对“大长虫”这个称号也是相当不满意。

    大山快蹦起来了,指着常龙骂道:“你懂个屁,老子是山魈,在古代那就是传说中的山神,再告诉你一次,跟猴子没半毛钱关系。”

    “老子还特么四海龙王呢!”常龙极其鄙夷。

    ……

    两人骂来骂去,秦远早就习惯,来到小纪面前,掂量着一把缴获的鬼头大刀,笑眯眯看了他一眼,而后猛地一刀刺下,将他的一条大腿戳了个对穿。

    “啊啊!”

    小纪惊声惨叫,冷汗如雨,瞬间流出,将衣衫打湿,惨白的面色愈发惨白,带着惊悸的颤动,愈发显得可怜无比。

    “我说过,希望你稍后还能那么有骨气,可是你让我很失望啊!”秦远面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暖如旭日初升,可亲可近,可那小纪却感觉全身冰寒,在他眼中,秦远的笑容不亚于恶魔的狰狞獠牙。

    当初他师父便是在他这和煦的笑容之下,被活活气到昏厥,而后被贪狼卫五花大绑,送进大狱,一辈子难以翻身。

    他至今犹记得,秦远从头至尾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变化过。

    “噗嗤!”

    秦远将长刀拔出,鲜血迸射,甜腥味直钻鼻孔,他并未因此而感觉不舒服,反而竟是十分享受,甚至情不自禁的想要在其另外一条腿上,再搞上一下。

    不过,他心底的理性还是制止住了他的疯狂,**过度释放总会带来追悔莫及的后果,他觉得这是来自刚才的残酷战斗,精神紧绷,扛着生死压力走过来之后的补偿心理,但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这种失控的情绪蔓延。

    可那小纪却是被吓了个魂飞魄散,被云婆婆激发出来的那点血性,早就兵败如山倒,崩溃的一塌糊涂,惊恐尖叫:“不要,不要,秦供奉,您问什么,我全说,我全部都说……”

    此时的他再也不复往昔趾高气昂,哭喊尖叫, 像是个受了委屈而哇哇大哭的孩子,前后反差让人措手不及。

    “那你就说,若是有半点隐瞒或者歪曲,老子今天的晚饭就是穿山甲炖粉条!”秦远阴测测说道,露出一口白牙,帅气潇洒。

    小纪都讲了,一五一十,将他知道的所有所有,毫无保留地讲了出来。

    情况大致与叶长空说的差不多,不同的是,秦远知晓了他身上一直残留的古怪味道是从一种叫做蟹脚草的植物中提取出来的。

    那是一种生长在大型湖泊,终年不见阳光的淤泥湖底之下的奇异植物,一般修者很少能够知晓,也就青云宗这种常年与各种灵植打交道的势力能够获得一二。

    秦远了然,难怪连彩衣都辨认不出来。

    除此之外,他还知晓了那青云宗的背后靠山,是那四大商会之一的四象商会,青云宗每年种植的灵植,除了一部分卖给黄城人之外,另外将近一半都低价卖给四象商会,即为报答再生之恩,也是背靠大树好乘凉的保护费。

    “你被人当枪使了!”

    常龙在一边包扎伤口,听到小纪的话,冷笑不耻,极度鄙夷,“那老太婆为什么不亲自动手,为什么不派人青云宗的人来?还不是害怕得罪老板,免得跟他们一样,身死道消?”

    他指着不远处那些横七竖八的尸体,笑眯眯说道。

    小纪听到此言,微微一愣,而后颤抖的更加厉害,惶恐到了极点,他在那老婆子的三言两语之下便热血灌顶,却忘记考虑后果,更忘记秦远这么一大块肥肉,那云婆婆为何不自己独吞,反而要捎带着他们呢?

    小纪惊惧欲死!

    “你就是个傻逼!”大山很不屑的说道,连他都能一眼看穿的骗局,这小子竟然还当成救世主一样死死抱住,不是傻逼又是什么?

    “噗嗤!”

    秦远一刀废掉了小纪的丹田,小纪痛苦哀嚎,惨叫打滚,秦远毫无怜悯,仅仅是废掉他的丹田,却留下他的性命,秦远已经相当仁义。

    若是按照他们的心性,他应该将这些人点天灯才对。

    “老板,您应该杀了他!”大山感觉不过瘾。

    秦远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人不能因为禽兽的狠毒而像禽兽一般狠毒,要有底线与坚守,不可因外物而随意移动!”

    大山使劲点头,觉得老板这番话太特么有道理了,但旋即又觉得哪里不对,认真想了想,他觉得老板在骂人,话里存在着严重的种族歧视!

    “妈的,我是打个比方懂不懂,你们现在不是禽兽,是人,老子的属下,兄弟,正儿八经在廉贞院登记入册的修者,自己不拿自己当人,谁特么能拿你们当人?”

    秦远看见大山那哀怨的神情,没好气骂道,玫瑰经常骂他是憨货,还真没冤枉他!

    “呜呜,对,我们是在廉贞院登记如此,正儿八经的修者!”大山鼻子有些发酸,声音哽咽,用力重复道,像是不重复就会不真实一般。

    也许在秦远看来,禽兽与人类相差不大,只要心底向往光明,那么深处黑夜也能亮若太阳,可是对这些刚刚化形成人,却依旧被众多人族修者瞧不起的大妖来说,这一番话无疑是对他们极大的认可与认同。

    “老板,以后常龙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常龙单膝跪地,这个话语不多,杀伐果决的汉子双目之中也有晶莹闪烁。

    秦远看着这俩人,没想到自己无意中的一番话,竟然起到了出奇的效果。不过那倒不是他为了收买人心而故意言之,他的确就是这么想的,也就这么说了出来。

    李追风也是感动,瘪着个小嘴:“老板,你是好人,老板娘也是好人,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偷吃您给老板娘留下的灵果和丹药……啊呀,老板,住手,别打了,老板娘其实早就知道,她故意不揭穿俺,就是看俺可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啊呀呀……”

    李追风得意忘形之下,嘴巴没个把门,将一些不该透露的事情说漏了嘴, 而换来的结果就是挨了秦远狠狠一顿抽。

    秦远是发现了,大山常龙等人还好点,这小李子就不能给他半点好脸色,给点阳光就灿烂,一天不打绝对上房揭瓦!

    折腾了片刻之后,秦远带人打扫战场,刮地三尺,所有的法宝法器还有芥子囊,甚至连一些残破的法器碎片,都被他们挖了出来。

    满满东西堆积如山。

    这一次的收获非常巨大,尤其是那叶长空和叶二爷的空间手镯,里面装了满满的宝贝,叶家搜刮民脂民膏数百年的小半,全部装进了秦远等人的腰包。

    半晌之后,人人心满意足,丹药与灵璧塞满了他们的芥子囊,法器法宝随便他们挑选,而警长和玫瑰功劳最大,一人还得了一件空间手镯。

    两人一个站着一个躺着,俱都傻笑不止,这才多长时间啊,他们现在已经有了暴发户的感觉,放在几个月之前,要么生活在深山之中,昼伏夜出,唯恐被人抓走,过着野兽般的生活,要么就是被关在笼子里, **取药,过了今天没明天,那时的两人哪里敢想这么多。

    哪怕没有领到空间手镯的常龙大山等人,也都笑得咧着大嘴。

    老天爷对他们不薄啊,若不是跟对了老板,哪里能有今天这般吃香的喝辣的,用最顺手的兵刃,杀最有挑战性的敌人,修为更是一日千里,勇猛精进。

    “老板,这些人怎么处理?要不活埋了吧?”大山匪性严重,上来一句话就把那几个叶家之人和小纪吓得屁滚尿流。

    太特么凶残了!

    秦远冷冷一笑,道:“活埋?呵呵,怎么能做这么残忍的事情,留着他们,让叶家派人来接!”

    一众大妖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秦远打的什么算盘,但也不去多问,老板的脑子可比他们蔫坏着呢,听他的准能吃饱饭!

    ps:本来想昨天回家,今天好好写书,可人倒霉放屁都能砸折脚后跟,昨天从丈母娘家打了个顺风车,狗日的司机半路上把我们扔下来了,今天早晨又打了个顺风车,司机老先生跑错了两次路,明明两个小时的路程,硬生生观光旅游了四个小时,吃完饭后紧赶慢赶到了现在。

    pss:晚上应该还有两章,前提是俺没跟老爹喝大了,哈哈。
欢迎您阅读岱岳峰所写的小说都市最强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