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地师 第二百一十五章 前倨后恭

作者:岱岳峰 类别:玄幻小说
    宴席之上,因为秦远而波涛汹涌,刀光剑影, 也因为秦远而硝烟散尽,其乐融融。

    始魔清秋气度非凡,前一刻震怒非常,后一刻笑容满面,诸人敬酒,回敬,酒桌上的场面话,丝毫不耽误,那黄麟云婆婆一流,就要差上一些,但也能起码的保持住气派,只是在那不注意瞥到桌上的那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时,眼底深处仍旧有点点阴霾残留。

    唯有始魔清兰咬牙切齿,筷子捏断三根,吃不香喝不畅。

    秦远无视几人那或明或暗的阴沉与憎恨,一如既往的大快朵颐,与芦溢小声低语,只是此时再无人敢说起丢了黄城脸面,再无人说他“童心未泯”。

    这就是拳头的力量!

    一些人心中只能自我安慰:繁华锦绣,不及疯狗一阵糟践。

    但这疯狗他们偏偏惹不起,职位比他们高,战力比他们强大,头脑更是比他们灵活聪慧,而那心胸,也要比他们更加睚眦必报!

    宴席愉快进行下去,直到末了,黄城诸人开始了酒席之后的活动,与始魔清秋以及麾下几人商谈贸易往来。

    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始魔清秋并未因为三番两次被秦远逆袭而为难他们,恰恰相反,他开出的条件十分优惠,用地下的丰富矿藏,换取地表的食物丹药布匹符箓等等,比几人原先料想的要实惠的多。

    那韦俊在此期间不由疑惑地看了看始魔清秋和秦远,难不成这两人还真能发展成不打不相识的朋友?

    一席酒后,达成了不少成果,宾主乘兴而来,中间生出点波折,但又尽兴而归。

    分别之时,众人一一寒暄。

    芦溢拉着秦远的胳膊,道:“秦供奉,下次喝酒一定要叫上我。”

    “你年纪太小,贪杯可不是好事儿。”秦远笑道,虽然芦溢的酒基本上都是与他喝的。

    芦溢撇撇嘴,不屑道:“我体质特殊,这点小酒根本不在话下,我能炼化酒中灵气为己用,只是家里人唯恐我修行太快,根基不牢靠,严禁我饮酒,只有你在的时候,我爷爷才不阻拦。”

    秦远大大翻了个白眼,感情他一肚子歪心眼都打错了地方,人家小小年纪便千杯不醉。

    芦正羲在远处摸着胡子,笑得有些猥琐。

    几人全部离开,那始魔清兰还不忘给了秦远一个恶狠狠的眼神,秦远笑脸相迎,嘱咐她别忘了去他家做客,故地重游,会别有滋味,始魔清秋赶紧拉住,他这个娇惯的妹妹已经捏出法诀,马上就要与秦远大战一场。

    “秦供奉,今日一见实属三生有幸,来日若是登门拜会,希望不是讨嫌。”始魔清秋仿佛已经忘记刚才的不愉快,粗犷的面庞上洋溢笑容,颇有城府不显露于外的枭雄气势。

    “好说好说,到时一定好酒好肉招待。”秦远没当回事儿,客气几句罢了。

    地魔空慢吞吞走过来,一只打了绷带的手臂抬起,在秦远肩膀上拍了拍,道:“今天打得痛快,我输了,心服口服,但仅仅是这一次,下次再遇到,定要讨你高招。”

    “成,到时候我就不用这凰陨铁石砸你脑袋了,跟你好好大战三百回合。”秦远大笑说道,熟人聊天一般,让地魔空好是一阵郁闷。

    他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亏得那时,他没有露出脑袋,免了被开瓢的下场。

    几人寒暄完毕,始魔清秋带着一行人,上了两辆黄城市事先准备好的迈巴赫,招摇过市,往下榻酒店快速行去。

    始魔清兰坐在左后方,窗外灯火辉煌,繁华的黄城市夜间七彩霓虹闪烁,只是始魔清兰却并非在欣赏夜景,腮帮子鼓起,闷闷不乐。

    始魔清秋坐在她身侧,哪里能不知道自己妹妹这点小心思,轻笑一声,道:“小妹,在恨三哥没有替你报仇?”

    “三哥尽力了。”始魔清兰头也不回的说道。

    两人自幼子一起长大,始魔清秋自然看得出自己这位小妹的口是心非,她还是那个没长大的小丫头,心里面想的永远与嘴上说的不一样,但若真将其嘴上说的当真,日后可就有麻烦了,这丫头非要瞅准时机找补回来不可。

    “你在埋怨三哥为何不亲自出手,对不对?要是三哥出手,以合道境修为,拿下那位秦供奉,还不是手到擒来?”始魔清秋笑着说道,一言即点出始魔清兰的心思。

    始魔清兰撇撇嘴,没有言语,算是默认。

    始魔清秋继续道:“其实三哥不是不心疼你,只是是有轻重缓急,三哥再心疼,也不敢拿千百将士的性命开玩笑,三妹受点委屈,也并没有坏处,当年三哥在地表游历,可是吃尽了苦头,到头来还要跟那几个杂毛道士推杯换盏,热络到相见恨晚。”

    始魔清兰猛地转头,咬着下嘴唇,道:“这跟我们的将士有什么关系?”

    她不知道这位三哥当年在地表遇到了什么,但当大哥将其带回来的时候,他身上十余处伤势,要几处差点都要要掉性命,他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整整三个月,再次出来之时,已经换了个人,言谈潇洒之下,埋藏着深深的忧虑,那微皱的眉头,似是自那时起便从未松开过。

    她在地表的这一趟玩闹之行,将东江浙三省闹得鸡飞狗跳,无数修者颜面尽失,并不是没有替他这位三哥找回场子的心思。

    而始魔清秋也自是知晓这些。

    “咳咳,与你说多了,这番话本该是父亲所言,可既然提起,我便稍稍告诉你一些。”始魔清秋小心斟酌着词句,“我们夜叉族与他罗刹族是不死不休的宿敌,每年都有万千将士战死沙场,每年都会有无数孤儿寡母失去父亲失去丈夫……”

    始魔清兰不由回想起,每年深秋季节,两族交战的修罗场上,尸骨如山,血流成河,无数麻雀大小的地下绿头蝇狂欢觅食。

    两族之间的仇怨已经持续了千百年,双方不死不休,哪怕知晓如此一来双方都讨不得好处,严重束缚彼此族群的繁衍发展,但却没有哪一方敢先停手,唯恐冷了阵亡将士的英魂,唯恐冷了那些孤儿寡母的心,更怕被对方趁机而入,一举攻入腹地。

    “哼,那地表族群当真可恶,他们就是一群上古血虱,吮血吸髓,不把我们与罗刹族榨成干尸决不罢休,说的倒是好听,双方都是朋友,贸易不可彼此偏向,要公平公正,可谁不知道他们就是在发战争财,两头都交好,两头都不得罪,恨不得我们永远打下去。”始魔清兰咬牙切齿说道。

    但旋即她又疑惑起来,问道:“可这和教训秦远有什么关系,他只不过是一个好运成为供奉的小人物,难道还真能入那些大人物的法眼?我这一路行来,不知道抢了多少豪门大户,将他们从我们地下族群吞进去的财物全部掏出来,也没见有真正大人物来阻止。”

    “呵呵,倒是与这些没有多大关系。”

    “那与什么有关系?你就不能说清楚点?越来越像父亲,一旦有点权势,说起话来,便舌头打结,吞吞吐吐,没点意思。”

    始魔清秋淡淡笑了笑,不去在意,看着窗外,叹道:“仙墟如今又在扩张,再过一年半载,我就要与大哥一起进去征战一场了。”

    “仙墟?”始魔清兰听到这两个字,不由打了个寒噤。

    始魔清秋道:“二哥便是葬身那里,至今尸骨不曾寻回,已经成了大哥的一个心结,等到过些时日,我便要与大哥一起进入,定要将二哥的尸骸寻找回来。”

    说到这里,始魔清兰终于明白三哥为何会前倨后恭,“你是说,秦远日后也会进入仙墟?”

    相比起他们地下的修罗战场,仙墟才是名副其实的吃人不吐骨头,它是一方小世界,但每年都在扩张,每年都有大量凶残异兽闯入,进入仙墟之人,不仅仅要防备同类相残,更要防备这些神出鬼没,凶残诡异的异兽凶兽。

    可是即便如此危险,但每年生活在地球上的各方族群,都会派人冒死潜入。

    打个比方,这就像是地表凡人几百年前的麦哲伦航海大发现,未知的空间中除了危险之外,还隐匿有天大机缘,谁也不想落了后手,被动挨打。

    而最关键的,是地球生物的起源秘辛,据传言,那荒废的仙墟之地,便是地球所有生命的共同发源地,若是弄清楚,必将会带来一支族群的强势崛起,傲然而立千万年。

    “不错,那秦远应该会被选入,他这种超越境界的实力,最适合在仙墟这个法外之地征战,你可以想一下,曾经过往,哪一位在仙墟之中创下偌大名声之人,不是与那秦远一般,拥有远超同等境界的战力,拥有不按常理出牌的精明脑袋,还有,那坚韧不拔的品性?”

    始魔清兰想了一下,好像还真是如此。她有些理解三哥的所作所为,多一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哪怕日后并不能确认是否能够与秦远相遇,但未雨绸缪总不是坏事儿。

    “其实吧,这秦远只是其一,真正让我忌惮的是那城主沐清雨,你知道她是从仙墟归来之人,但是你知道她在仙墟中最耀眼的一战是哪场吗?”

    “是哪场?”

    “一笔断江!”

    始魔清兰一下怔住,既有惊恐也有向往!
欢迎您阅读岱岳峰所写的小说都市最强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