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地师 第一百二十五章 这是威胁吗?

作者:岱岳峰 类别:玄幻小说
    “咚咚咚!”

    就在这时秦远大山以及玫瑰训练的演武厅中,响起了剧烈敲门声,应该说那不是敲门,而是踹门,门外有人在跟大门有仇般的狂踹。

    “什么人?”

    秦远刚刚想要炼化最后一枚地灵丹,被这个声音忽然打断,有些不高兴, 但还是起身将门打开。

    演武厅中的建筑材质都是特种钢材,包括大门的门栓也是厚重的特种钢板,在外面想要凭借蛮力将大门打开,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情。

    秦远打开门后,就看到外面站了三个人,两个牛仔裤t恤衫年轻人和一位黑色短袖唐装中年人。

    那两个年轻人面带怒意,仿佛刚刚经历过什么不高兴之事,而那位中年人则是生态倨傲,下巴高昂,目光冷冷的从秦远身上掠过,而后很不以为然的挪到了一边。

    “你们找谁?”秦远问道。

    一个个头稍高的年轻人接话,气冲冲道:“找你。”

    “我?”秦远看了他一眼,道:“我们好像不认识吧,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收拾东西,立即滚蛋!”那年轻人语气十分的冲,跟吃了枪药一般。

    秦远皱皱眉,刚想说什么,另外一个年轻人跟着说道:“难道你不知道这是我们莫爷的专用演武厅吗?莫爷不在,让你用两天,莫爷现在回来了,你该把地方让出来了。”

    秦远愣了愣,仔细回想了一番,他好像没听说过这里的演武厅也有专属,满天羽等人告诉他,演武厅是为了修者修炼不闹出太大声响,引起凡人注意而修建的,只要里面没有人,谁都可以使用。

    既然是谁都可以使用,那这位莫爷为什么说是他专属的呢?

    修行界中也不缺恶霸啊。

    “莫爷?请问这位莫爷是?”秦远笑笑问道,他不卑不亢,没有因为这两人的态度蛮横而恼怒,当然也没有因为这个什么莫爷的出现而卑躬屈膝。

    他就那么站在那里,带着淡淡的笑容。

    在这几天里,秦远认识了很多修行界中的人,也知道他们很多人背后都有根深错杂的关系网,他不想扯动这些关系网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麻烦总是让人分心分神也浪费时间,但他也不害怕任何麻烦,如果这些麻烦非要蛮横的爬到他头上,他不介意给它们来上一记封眼锤。

    “哈哈,小子,新来的吧?连莫爷都不知道?”高个年轻人大笑不止,嘲弄意味明显。

    另外一个年轻人也说道:“你洗干净耳朵好好听着,莫爷是咱们这里最高深的炼药师父,二阶,二阶炼药师傅知道吗?下次贪狼卫的选拔中的有力竞选之人,你小子若是识相,乖乖道歉滚蛋,若是不识相,就等着日后有苦果子吃吧?”

    秦远听到这些后,笑了起来,问道:“那我要吃什么苦果子呢?跟我说说,我也好有个准备。”

    “呵呵,小子,你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只要我们莫爷一句话,你小子别想在这尚贤苑待下去。”

    “这还是轻的,若是我们莫爷成为十八贪狼卫中的一员,想要办死你,那还不是跟玩一样?”

    两个年轻人你一言我一语,极不把秦远放在眼中,十分嚣张。

    “吼,放,放屁!”

    就在这个时候,大山挤了过来,用晦涩不明的语调骂道。

    这几天里大山和玫瑰在陪秦远对练的时候,也没忘学习人类的语言,只是这两人脑袋太不灵光,学起来很慢,三天时间里仅仅学会了几个简单的词句。

    不过,虽然他们学的少,但却能学以致用,“放屁”两个字放在这里再为恰当不过。

    “傻大个,你特么说什么?”高个年轻人勃然大怒。

    他跟在莫平飞身边狐假虎威,也可以说是狗仗人势,尚贤苑中居住的人谁敢不卖他面子,被当面呵斥已经是很久都见不到的事情了。

    “我,说,放屁!”大山非常实诚, 语调生涩,一字一顿地说道。

    可落在那高个年轻人的耳朵中却不是这个味道,他感觉大山故意一字一顿的向他挑衅,浑然不将其放在眼中。

    “傻大个,你特找死。”

    高个年轻人勃然大怒,根本不管是谁先出言不逊,挥起拳头就往大山脸上砸去。

    “砰!”

    高个年轻人的拳头重重打在了大山脸上,可大山却没有丝毫痛色,拂皮擦痒般轻松接下,他咧嘴一笑,举起蒲扇大小的巴掌,就朝高个年轻人兜头盖脸扇了过去。

    “砰!”

    高个年轻人迅速收手阻挡,可他那点力气哪里能与大山相提并论,只听“嘎嘣”一声,他的手臂弯曲,嘴眼歪斜,惨叫着,喷着学就飞了出去。

    “哎呦,泥煤哦……”

    等到落在地上之后,他才发出杀猪般的痛呼之声,声量虽然很大,但音节依然模糊,大山一巴掌不仅仅拍断了他的手臂,也把他的下巴拍错了位。

    “傻~逼!”

    大山嘴里又蹦出来两个生涩字腔,这是他跟秦远学到的另外一句话。

    高个年轻人倒在地上,十分愤怒,挨了揍不说,还要被骂,他很想骂回去,但下巴是真不听使唤,就算是听使唤他也不敢真的骂回去,谁知道这个傻大个会不会再给他来上一巴掌。

    另外一个年轻人大惊失色,刚才他也想动手,想拍莫平飞的马屁,可他的同伴抢了先,也替他挡住了这次灾祸。

    他色厉内荏的喊道:“你们,你们敢在尚贤苑动手?不想活了是吧?”

    “傻……”

    大山又想要展示他学到的不多的人类的高大词汇,但被秦远挥手拦住,只吐出了一个字,另外一个字使劲咽了回去。

    “不知道你是脑残还是眼瞎,谁先动手的没看见吗?这里有规定不定动手打架不假,但是并没有规定挨打了不能还手吧?瞧瞧,我兄弟的脸都被打红了,不还手能成吗?你们啊,太嚣张了。”秦远摇头说道,跟他们讲道理。

    站着的那两人在大山脸上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那个高个年轻人,两张脸同时都黑了下来。

    那肤色黝黑放光的傻大个,脸上确实有一道红印,但那道红印分明在这之前就有了,而且是应该是掌刀之类的打红,而非拳印,怎么能说是他们打红的呢?

    倒是他们的人,倒在地上,骨断筋折,下巴都错了位。

    “当然,你们要是不服,尽管往上捅,这里都有监控,咱们瞅瞅到底是你莫爷名头更值钱,还是贪狼卫会秉公执法。”

    秦远指了指头顶上的一个电子眼说道。

    他们先动手不错,而且是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大山的脸上。

    至于大山半根毫毛都没有伤到,而他们的人却倒在地上起不了,只能说老鼠找猫咪pk,活该如此!

    果然,秦远这话说出来之后,那个还站着的年轻人屁都放不出一个。

    莫平飞倒是笑了起来,道:“敢问兄弟高姓大名,今天偶遇,甚觉投缘,日后必然还有见面的机会,到时候一定会好好照顾兄弟。”

    “呦呵,这是威胁吗?”

    秦远翻着白眼,才不会吃他这一套,“有心进入贪狼卫的人,就这点胸襟?强抢演武厅不说,动手打人不说,还想要日后报复?啧啧,要不要我去跟虎哥说说,看看你的人品到时候能不能胜任贪狼卫的位置?”

    莫平飞像是吃了一粒老鼠屎还吐不出来般的恶心加憋屈。

    他是看出来了,这个面生的小子那是油盐不进,软硬不吃。

    他眯缝起眼睛,道:“小兄弟,做人要懂分寸,知进退,今日所赐,我莫某铭记在心,他日定当报还。”

    看得出来这莫平飞不是善茬,有恃无恐,哪怕事关他的名声,他也无所谓,依旧放言威胁。

    “慢走不送!”

    秦远咣当一声将铁门闭上,差点没把那个站在前面的年轻人的鼻子撞塌了。

    “莫爷,您瞅瞅,他这是什么态度啊,太嚣张了,一点都不把咱们放在眼里啊。”那个年轻人将还倒在地上的同伴扶起,很是不忿的说道。

    莫平飞冷笑一声,道:“少年得志,目中无人,不奇怪。”

    “难道咱们就这么算了吗?要是传出去,您的名声往哪里放?必须给他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那年轻人又说道。

    “奏似,莫爷,恁可喂额坐住啊!”断了手臂错位下巴的高个年轻人也含糊不清的说道。

    莫平飞刚想答应,但旋即一想,唯恐秦远也如他一般有着不一般的后台,还是小心为好。

    他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很快知晓了秦远的来历。

    主要是大山和玫瑰两个山魈化形的大妖实在太扎眼了,一打听便打听到了秦远的头上。

    片刻功夫,他差不多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挂掉电话,道:“果然有点能耐,就是他,害的廖爷身死。”

    “他,他就是秦远?”没受伤的那个年轻人有些慌乱。

    秦远的名声最近可是非常之劲,尤其是他们背靠叶家这一系的人,更是如雷贯耳。

    “哼,传言不可不信,但也不可尽信,若不是借了周啸虎的力,就凭他怎么可能扳倒廖爷。日后找机会再收拾他,我们先去办正事,找于兴凡把那块‘地炉’拿下”,莫平飞说道。

    ps:第三更到,今晚还有一更,估计会很晚,大家早点休息,明天再看。
欢迎您阅读岱岳峰所写的小说都市最强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