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地师 第五十四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

作者:岱岳峰 类别:玄幻小说
    “完啦完啦,这次真的只能做衣冠冢下葬了,尸骨无存啊!”

    陆小观带着哭腔喊道,“俺本以为俺那两把刷子还能有些用处,专门带了祖上传来的法器,不敢说杀鬼除妖,但是一般妖物鬼物也难以近身,可这些老鼠比鬼啊妖啊都可怕,吃人不吐骨头啊……”

    秦远也是大惊失色,相比起陆小观这样的普通人,他的听觉和视觉要远远强大,哪怕是程翼潇, 在这些方面也难以企及。

    他从停下脚步的那一刻,就听到了鼠潮到来,也当机立断放弃前进的路线,急速后退,避其锋芒,可还是晚了一步。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下水道两端的大量鼠群统统往中间方向聚拢。

    这显然已经不是地脉波动刺激它们精神的缘故,那只会让它们疯狂,毫无章法的四处乱窜活动,可是此时他看到的,它们仿佛是一只有组织有纪律的军队。

    一声令下,山呼海啸,狂奔而来,虽是乱叫嘶鸣,但没有一条老鼠不尊号令。

    “唧……”

    秦远耳朵一动,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传来,悠长尖锐,与这些无规则的乱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难道是有人在操控这些老鼠?”

    秦远不由讶异地想道,驱鼠操蛇,听似玄妙,但在修行界中并不罕见,而且有极多的人都会这个本事。

    南方苗族的驱蛇人,北方丐帮的某些长老,甚至茅山派的一些弟子,也可以用奇门遁甲之术,驱鼠操蛇。

    只不过,此时的他显然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太多,这些念头一闪而逝,那一米多高的鼠潮便更加近了,程翼潇已然动手。

    秦远的光焰符对这些老鼠有一定的威慑作用,可也仅仅是威慑,而这犹如结成军队一般的鼠潮,根本无惧。

    他手持一把金刚扇,猛然扇动,数十枚泛有冷光的钢镖射出,扎入鼠群之中,每一枚都力大无穷,穿透十数只老鼠。

    仅仅一扇,就有上百只老鼠毙命。

    鼠群之中的老鼠太多了,聚成一道浪涛,根本无需瞄准,箭无虚发,每一只飞镖下都有十数只老鼠死亡。

    可也正因为如此,鼠类太多,一百只左右的老鼠被打掉,就像在浪潮之上翻起几个浪花,根本无济于事。

    他又连连扇动金刚扇,钢镖一波接一波的射出去,可依旧难阻那老鼠狂潮的汹涌步伐。

    金刚扇中藏着钢镖也是有限的,再有几次,就要消耗干净,他一时有些踌躇,更有恐惧。

    死亡本就已经够可怕的,死在这么一群肮脏东西嘴下,被噬咬皮肤,吞嚼内脏,牙磨骨髓……,程翼潇不由全身发寒。

    “让开!”

    就在程翼潇惊恐交加之际, 秦远忽然将其拉开,光焰符已然起不到作用,被秦远扔在了脚下, 他摸出一张三炎火符,快速掐诀念咒,光芒万丈,热浪滚滚。

    火光之下,他站在三人最前方,高大挺拔,面对汹涌鼠潮,就如同万丈碧波之中,矗立万年而不倒的黑色礁石,坚硬而无惧。

    “疾!”

    秦远大喝一声,三炎火符倏然电射而出,划过一道刺目光亮,一头扎进了鼠潮之中,顿时有十几只老鼠被烧成焦炭。

    秦远面色不动,虚握的右拳猛地握紧,同时爆喝:“爆!”

    “轰!”

    刺眼的火光和滚滚的热浪,从鼠群之中爆发开来,火光冲天,热浪~逼人, 数不清的老鼠被掀飞出去。

    它们身上带着火焰,拼命乱窜,就如一只只火鼠,只不过它们身上的火焰可不是自身发出来的,而是能要它们的命。

    “滋滋滋滋……”

    火焰燃烧着它们的皮毛,发出恐怖的“滋滋”声响,配合着它们那惊恐而痛苦的尖叫,这声音直直钻入耳朵深处,让人产生一种发自内心的毛骨悚然之感。

    “我日,这还是符吗?简直就是手雷啊!老子画的符屁大个动静没一点,你折腾出来的都能去炸坦克了,像你这种人,飞机火车都不能坐,属于危险品一列!”

    陆小观惨白着脸,躲在秦远后面,只能用瞎贫来缓解那快要使其崩溃的紧张和焦虑之感,当然,他同时也在愤愤不平,他也会画符,可画出的符箓比秦远差太远了。

    不只是他,就是那程翼潇也是咋舌不已,一级三炎火符什么样的威力他很清楚,他自己就能制作,但是威力却远逊于秦远的这张。

    他制作的三炎火符,可以杀人也可以毁尸灭迹,但 那仅对凡人来说,在修者身上,哪怕是一品神藏境的修士,威胁也不是很大,顶多让他们手忙脚乱一番。

    可秦远这张三炎火符的威力已经快要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就是二品炼气一层的修士,都能产生极大威胁。

    同样都是修者,同样都会做符,可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程翼潇心里面满满的都是挫败感。

    “别愣着,快走,被鼠群围住可不是闹着玩的。”秦远虎吼一声,脚下箭步而去,踩在那些散开的老鼠身上,腾腾穿越过去。

    “妈的,老子连鬼都不怕,还会怕你们!”

    陆小观嘴里这么吼着,其实心里怕的要死,只不过是在为自己的加油壮胆,几乎是闭着眼睛冲了过去,脚下被一个废铁锅一拌,登时摔个狗吃屎。

    秦远赶紧将其拉起来,无奈到了极点,这家伙吹皮子的功力与胆量完全不成正比啊,他也没想到有这么危险,带他来是想让他涨涨见识,好为日后成为修者做好心理准备。

    可现在他发现,他好像做错了,拔苗助长不是好事儿,真不知道此次事件,会给他留下多大的心理阴影。

    要是阴影过大,估计这小黑胖子打死都不会再嚷着抓鬼除妖了。

    程翼潇也跑了过来,三人一起前冲,路上他们又遇到了好几拨鼠潮,三炎火符数次建功。

    不过,接下来就有些麻烦了,大群的老鼠可以用三炎火符击溃,伤小半惊吓大半,他们可以从容穿过。

    但等到大波鼠潮过去,后面的五六百只,三四百只的小波鼠潮,秦远就有些为难了。

    虽然昨天夜里准备了数道三炎火符,但仅仅是一个晚上,秦远制作起来也不熟练,并没多少,几大波鼠潮之后,兜里只剩下两道,他不舍得再用。

    手有余粮,心中不慌,万一再闹出个什么幺蛾子,有两张三炎火符还能多周旋一段时间。

    “太祖棍法!”

    三炎火符留作备用,那就只能用蛮力!

    从靳刚那里缴获的这根黑铁长棍,在背了一路的情况下,终于开始发挥作用。

    秦远双手持棍,舞动如风,古代关二爷耍的一把青龙偃月刀密不透风水泼不进,秦远的本事虽然没有这么大,但也是有模有样。

    他就像不知疲倦,棍影翻飞,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带着另外两人横穿而过。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程翼潇跟陆小观几乎一样的神情,跟在他后面,看着他背影,那眼神都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这特么还是人吗?简直就是一台人肉绞肉机!

    当然,程翼潇也不是完全如陆小观一般,他还要顾及那些漏网之鱼,秦远虽是一马当先杀出一条血路,但总有顾及不到的地方,有时甚至是几十只一起往他们两人身上扑,陆小观就是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所以后方的压力就全压在了程翼潇身上。

    严格说起来,他在兵器不占优的情况下,并不比秦远省劲多少。

    因为这些老鼠十分难缠,秦远施展棍法之下,速度很慢,他们行走了二十多分钟之后,才遇到一个下水道井口。

    后面的声音仍在持续,似是有一头魔鬼紧追不停,前方阻击,后方追杀。

    “呼!”秦远停了下来,将铁棍驻在地上,长喘两口气,指着上方,道:“快,你们上去。”

    “我擦,终于要回人间了,道爷我还担心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呢。”陆小观大喜之下,迈着小短腿就往上爬去,忽然意识到什么,停下来问道:“我们上去?那你呢?”

    秦远笑了一声,道:“既然接下了这个任务,哪能半途而废,不管如何都要完成。你们先上去,我一个人去里面再瞧瞧。”

    程翼潇皱皱眉头,道:“秦道友,咱们也是一起患过难,我就多劝你一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你中途放弃,也没有任何人能说出些什么。”

    秦远拍拍他的肩膀,道:“我明白,我还有些余力,见到事不可为再出去也不晚。”

    就这么出去,他实在心有不甘,而且,他还惦记着那耿忠和山宝的事情,在没有绝对危险的情况下,他不可能放弃。

    程翼潇点了点头,知道秦远的手段极多,他们两人留下来,更多的不是帮忙,而是拖他的后腿。

    “别墨迹了,快点走。”秦远听到那“沙沙”的声音越来越近,连声催促道。

    “兄弟保重!”

    陆小观也不再废话,“蹭蹭”往上爬去。

    程翼潇本可以一跃而上,但因为体力消耗太多,也是老老实实沿着那铁梯上去。

    然而,正当两人爬到中间,秦远准备再往后继续退去的时候,不知道在此地存在了多少年的铁梯,忽然发出一声让人“牙酸”的呻吟声,“哗啦”倒下!

    那刚刚爬到一半的两人,猝不及防,纷纷摔下。

    “畜生!”

    也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一阵爆喝,一个人影从拐角之处闪了过来,正是那偷了程翼潇溜下来的耿忠。

    下水道中分叉很多,他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之中,本欲继续前行,猛然间瞥到几人的方向,一个急转就朝他们跑来。

    “妈的,这个王八蛋!”

    秦远大怒, 耿忠的后面跟了大量鼠群,黑压压一层,“吱吱”怒叫,不仅脚下,连墙壁上都是密密麻麻的老鼠!

    这王八蛋是要祸水东引,死道友不死贫道啊!

    ps:今天发晚了,出门有点事,抱歉则个。
欢迎您阅读岱岳峰所写的小说都市最强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