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挽唐 第七百零八章 注定

作者:王拾肆 类别:玄幻小说
    缪四娘所说的,正是明夷已经了解的真相。

    她从缪神医留下的信中,得知,光王府四虎卫,大哥是韦澳,已入军中,二哥无名,是光王近侍家臣,非常神秘,手中养着不少间者,三哥令狐,是令狐老家主派到光王府的,老四,就是缪神医自己,出师之后由师父推荐到光王身边照顾饮食平安。

    光王有夺位之心,第一个发现的便是缪神医,他有占卜之能,知此行凶险,且耗费经年,更有死伤无数。因此起了退意,在光王筹划之前,便提出要退居山林,研修医学,希望有日能找出长生延寿之方,再献于主上。此时,经三哥令狐介绍,他已与四娘结成连理。光王乍听无疑,放他离去。

    不久,令狐纶找来,他才知令狐家有暗藏家主一事,并允诺代为照顾二嫂。二嫂其实病入膏肓,他未敢与他人道。二嫂曾有轻生之意,被他劝下。

    二嫂服毒自杀那日,令狐纶刚来过信,他心有怀疑,但未敢与四娘说,此信也一直无踪,应当被二嫂销毁。

    二嫂之死,使得想不问世事的缪神医夫妇不得不为令狐家所用。数年后,令狐带了令狐前来,缪神医开始研究能使令狐身体康健并能提高内力的药方。也是此时,韦澳受伤求医,三兄弟再聚。

    韦澳与令狐一同劝缪神医回光王府,言有要事相托。缪神医卜算到,若回朝中,全家皆丧。便知光王是想要利用他绝世医术,送入宫中,行篡位之事。他决计不肯回去,并已看出,两位兄长起了杀心,因此将事情原委写入信中,不想死得不明不白,也不想太快被四娘知晓,她贸然复仇。

    明夷深深吸了口气:“四娘的意思,确信缪神医之死与令狐、韦澳有关?”

    缪四娘哼了声:“夫君堕崖,尸骨无存,若非被人所害,他熟悉山路,岂会有此意外。我大哥是个优柔寡断之人,他带儿来,是家主的意思,要我夫君的命,也一样。韦澳与我无亲无故,他为主上而杀我夫,我憎而不怨,只恨自己无力复仇。但家主杀我夫,他可是我嫡亲的大哥,可以让亲妹陷于一生孤苦,我决不能原谅。”

    明夷有些后怕:“你有很多机会可以在时之初身上找回来。”

    缪四娘叹了声:“我终究不是家主那样的心肠,做不到杀自己有亲情之人。既然我杀不了他儿子,至少我能让他绝孙。”

    明夷不解:“即便他认为我对他不忠,也不认这个孩子,你又如何保证他不会与其他女子生儿育女?”

    缪四娘摇了摇头:“孩子,你可能并不如我了解他。我早就看出,他对你痴心一片,情根已深,到了过于执着的地步。他或许难以原谅你背叛于他,但也无法割舍对你的感情。纠结于此,哪还有什么别的女子能在他身边出现。”

    明夷干笑道:“这怎么可能,我们已经反目为仇,他对我只有憎恨罢了。”

    缪四娘呵呵了一声:“究竟如何,你心里比我明白。”

    她该明白,她也不敢明白。

    她从不认为自己是那种主角命,是什么大侠客对自己念念不忘,爱也因她,恨也因她的祸水红颜。既然已经不爱了,她宁愿时之初也把她丢在脑后。倘若回想起来,还能偶而有些浅淡的遗憾或怀念,那就很好了。

    这么想,有些薄情。但感情这种事情,错过了,消散了,再秉着什么深情,不是误人误己吗?但回头看,如果一切都是因为胤娘从中作梗,还有家族上一代的恩怨,那时之初,似乎还真是挺无辜的。

    他没有变心,没有丢下她,即便他逃不过家主的责任,想来,也是想与她一同面对的。但如今得知,还有什么意义呢?心变了,就是变了,感情哪怕曾多么浓烈如酒,一旦变质,那便只是一坛子不能下咽的酸醋而已。

    回不了头。

    她不是没想过,他所做的这些幼稚又偏激的行为,在胤娘身后夺走她的上官帮派、承未阁、拾靥坊,一半是为了泄愤,另一半,或者真是为了想让她一无所有,让她看清楚伍谦平的面貌,不过是想利用她的帮派和人脉而已。

    时之初没想到,这么做,反而让她和伍谦平成了正果。

    下一步,如果他的执念未放下,而又成了令狐家的家主,甚至控制了令狐,会做出什么事来?

    明夷出了一身冷汗,目前在官场本就摇摇欲坠的伍谦平,经不起令狐家的针对。她必须早些与伍谦平商讨对策。

    明夷勉强笑了笑:“他总有天会放下的,倒是四娘,你放下没有?”

    缪四娘叹了口气:“不放下,又如何?我一时糊涂,做了错事,已经害了我自己的侄孙。令狐纶对不起我,而我对不起你和儿。尤其是你,我知道一个女子,遇到那样的事,身心有多苦。”

    明夷淡淡一笑:“都是命数。我现在很好,不用为我担心。你若能放下,那就最好,此事,我们都不必再提了。我也不想再让他知道所谓真相,反倒更让他放不下。恨便恨我吧。他总有天会放下,也会有自己的妻儿,即便为了家族,他也会去做的。”

    缪四娘依旧愁眉不展:“有件事,我还是想求你。不知明夷信不信命中注定?”

    明夷想了想:“以前不信,但亲历了那么多,不得不信。”

    “先夫医卜皆独步天下,医我学了七成,卜则只学了两成,但我算了许多次,你与儿命中注定纠缠一生,他将来的大劫亦与你有关。”缪四娘看来说得很认真。

    明夷不明白:“是我会害了他?我根本不会再主动与他往来。”

    缪四娘摇头:“你不杀伯仁,伯仁因你而死。这是命数。但也只有你,能破此大劫。若有一日,他的存亡在你手中,我求你网开一面。”

    明夷心神恍惚:“我与他虽已无缘,但终究有义,绝不会刻意害他性命。你放心。”

    缪四娘恳切道:“你答应我,能救,便救他。”

    明夷眼前浮现时之初的样子,心中无怨,反倒有一丝愧疚:“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会出手相救。”

    缪四娘方才展颜:“谢谢你,明夷。”——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欢迎您阅读王拾肆所写的小说锦衣挽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