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挽唐 第四百六十二章 盗琴

作者:王拾肆 类别:玄幻小说
    明夷此次来,原本是想在这个还能抽出一丝闲暇的下午,和洪奕说会儿话。关于石若山,关于七炼琴,关于晚晴,她所想的计划,总还是想与洪奕商量下,未必需要她提出什么多有意义的建议,只需要她听着,自己说了出来,也就心里安定许多。

    虽然洪奕心大,而她的心重,看事情的深浅缓急常常有异议,但至少,毕竟来自同一个时空,又互相了解,洪奕总能最快get到她的目的和手段,不需要费力解释。

    但现在,明夷把这个想法生生咽了下去。算了,说不说,事情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她眼里焦虑担心的事情,在洪奕眼中常常会觉得杞人忧天,莫名其妙。她惯了这样不问前程地过,就由她吧。

    明夷向邢卿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记得明日之约,而后和洪奕简单说了句,要赶回承未阁看着,下回再来,不等她多问,就出了门。

    她听到洪奕在里头唤她,犹豫了下,还是假作没听到,一骑绝尘。

    承未阁中乐声悠悠,绫罗见她回来,笑着相迎,与她汇报现下的状况,四君子分别占了一个雅间,都有客人愿意花重金单都听曲或清谈,今天这四间房官眷、商妇各占两间,都是三两成群来的,概因是第一次光顾,不好意思单独前来。十东和百西各招呼一位客人在做脸部护理,她们的来意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过前一日未预约,今日便只能等着,看前头客人走了能不能晚上与小郎共饮一杯。

    明夷点了点头,叮嘱道,这陪酒陪宴席价格要更高些,取自酿的酒,价钱大半加在酒上。小郎们哄客人多喝一壶,便多一壶的酬劳。

    这不过是现代公关店的套路,不值一晒。

    明夷要与绫罗谈的,是当务之急,石若山的问题。至于七炼琴,只说是邢卿的传家宝,名声在外,石若山想私吞。

    明夷早就有了计划,今天夜里,绫罗引路,成言带着他们去石若山私下租的民宅,先探下路,找到七炼琴所在的地方。如果寻不到琴,一切都是白搭。

    明日拿到赝品七炼琴,就由成言带着邢卿去把琴换过来,并将琴上装饰一并换上。这主要是考虑到成言不善琴艺,怕他粗手粗脚伤了琴。

    而绫罗这边,就得暂且搬回行露院居住,伺机给晚晴下套。明夷会安排成言扮作马车夫,通过殷妈妈,安插到行露院中。绫罗会假作不经意,谈及看到石若山偷偷摸摸把一把琴藏起,觉得十分讶异,他并不通音律,为何如此在意这琴。晚晴定然会再三试探,绫罗再透露曾听石若山梦话说到七炼。

    晚晴得到这消息,势必按捺不住,会想办法告知自己背后之人。绫罗便需观察她用什么方法放出消息,希望能顺藤摸瓜找到幕后主使。有任何风吹草动,及时通知成言蹲守或跟踪。

    若未逮到接头之人,则绫罗私下约见石若山,晚晴定会得知,想办法跟踪绫罗,得到他们私会的地址。

    之后的事,便不用他们动手,应当会有人出手夺琴。到时石若山必定会追究此事,知道他所在的人只有绫罗。绫罗便透露晚晴向她打探……到时候,等着他们狗咬狗就是了。

    事情是乱,但面对自己难以解开的困局时,有个非常的办法,就是把局面搞得更乱。到时,或者反而会出现生机。

    明夷并不担心这乱局,自己已经立在不败之地,至少将七炼琴取回来了。石若山不会把这把琴的事告诉桃七帮,一旦说了,琴即使找回来,也绝不属于自己,他还没那么傻。没有桃七帮的后盾,石若山现在不过势单力孤,她好歹有成言和邢卿,怕他什么!况七炼琴在手,如果他用邢卿身份相威胁,以邢卿的性格,定然会使出最高阶的琴控技,到时,石若山不死也再难清醒开口说话。

    如果一切顺利,能顺藤摸瓜找出晚晴背后之人,那就更好。知道对手是谁,才能对症下药。

    就让这事儿,更乱些吧。

    绫罗听得有些懵,但并未有疑问,只说:“虽然我不懂为什么这把琴有这么大吸引力,但明夷你想好了,我就按你说的去做,我相信你。”

    明夷心内一暖,站在她身边的何止成言和邢卿,未必需要多高的武力,人心所向同样是利器。

    成言回到新昌坊时,戌时只差一刻钟,日月各悬一边,尚有天光,正宜夜行破户。

    石若山租下的民宅在立政坊,离新昌坊并不算远。成言载这绫罗,明夷自骑一马,片刻即到。只是天色暧昧,绫罗又只是夜晚来过两次,并不十分熟悉,一道道门一棵棵树认过去,倒找了快半个时辰。

    成言翻墙进入后,打开里头闩着铁门闩的后门,让明夷和绫罗进去。里头较为局促,并无很多可以藏匿东西的地方。稍稍翻找,明夷便发现一张长长的书案里头,拍起来像是中空。掀开桌面,果然里头躺着的就是那张装饰俗艳的“怜卿”。

    绫罗和成言都凑过来看,二人表情如出一辙,盯着这张镶金带玉的琴,一脸嫌弃。

    成言忍不住说道:“师娘,你不会是为了这装饰的金玉来的吧?要不要我替你拆下来?”

    绫罗也搭腔道:“这不就是邢卿平素常用的那把吗?”

    明夷笑倒:“正是,虽然俗艳,但是邢卿的传家之物,绝不能随意落在外面。”

    成言伸手要去拿:“带回去给他就是!”

    明夷将他手背狠狠打了下:“明天邢卿会带一把琴过来换了它。好歹石若山还是名义上的上官帮主,总要给点面子。”

    成言皱了皱鼻子,不以为然。

    三人既寻到了琴,任务完成,便将方才翻找的痕迹抹去,还从后门退出,让成言从里闩上,再翻墙出去。

    明夷让成言确认清楚,认识了这间宅子,才安心离开。琴,明日就会到手了,她更期待的是,弄清楚晚晴是何来历。
欢迎您阅读王拾肆所写的小说锦衣挽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