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符医小军嫂 第二百零六章 救命的水

作者:孤孤 类别:玄幻小说
    对于住在偏远乡镇的农村人来说,夜晚赶路完全不是啥奇怪的事儿。

    苏建武追上自家儿子闺女后,瞅着他们不高兴的小脸就知道两个小家伙是生自己的气了。

    他嘴巴又笨,不知道该怎么逗他们俩高兴,只能小心翼翼的问他们奥不要坐自行车。

    看他这模样,苏茹也不由觉得头疼。

    幸亏他们兄弟姐妹几个的性子没有一个是跟自己老爹一样的,要不然这闷声打不出一个屁来,急都要把人给急死!

    虽然对那个苏建安看不上眼,不过苏建武作为大家长没有逼着他们兄妹俩给那个奇葩道歉已经有很大进步了,这未来日子还长着呢,有的是时间慢慢调/教。

    兄妹重新坐上了自行车打算先送父亲回家后再去一趟镇上。

    回头天黑了,再去镇上收拾万建平帮桃花婶报仇。

    为了赶快回家,苏茹悄无声息的捏碎了一个风系符文贴在了自行车上。

    但不想引起父亲的怀疑,她并没有把速度加的太快,不过比起平时的速度,还是快了0.5倍。

    三人回到家的时候,夜幕已经彻底降临,繁星点缀着星空,看上去美丽又神秘。

    苏建武蹬自行车蹬的满头大汗,根本没有注意到实际上他们回家的时间缩短了不少,先去了一趟周建军家把自行车给还了,才匆匆带着两个孩子回去。

    张杏花已经在家里点上了煤油灯,等着他们三人回来呢,苏小弟跟小妹吃了晚饭后就被她给哄睡着了,这会儿在屋里睡得可香了,梦中还砸吧着嘴。

    苏建武一进门,看着媳妇孩子的模样这心里就暖暖的,仿佛再多的疲惫都被一扫而空,高高兴兴的跟张杏花说起棉花的事情。

    “爸爸妈妈,我困了,我先回屋睡觉啦。”

    苏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满脸疲惫的冲着父母说道。

    苏建武顿时心疼了,“丫丫,要爸爸给你洗脚不?”

    苏茹一怔,暗暗叹了口气才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的。再说,还有二哥呢!”

    苏文翔也非常配合的一把抱起她,跟夫妻俩丢下一句话就带着苏茹走人了。

    兄妹俩自然没有真的打算睡觉,而是在苏茹的房间里先休息了一会儿,便带着之前稀释过的符文液去了窝棚那边。

    今天王崇易他们都受了伤,白天有人盯着他们不能过来送东西,但晚上就用不着那么警惕了。

    兄妹俩小心翼翼的进了窝棚。

    今晚上王崇易他们七人并没有点上煤油灯,窝棚里面乌漆墨黑的,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所幸兄妹俩在夜里也能视物,虽然没有灯光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首先去的便是伤的最严重的艾叔叔面前。

    一向存在感很弱的艾叔叔现在给人的感觉更加弱小,就连气息也时有时无。

    郑老头面无表情的守在这个中年人身边,尽管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静寂的有些发寒,可苏茹兄妹俩仍旧感觉到了这老头儿平静无波的表情之下,那隐藏极深的怒火。

    “再不治疗艾叔叔就真的危险了。”

    苏茹小心翼翼的靠近艾叔叔,一边看着郑老头。

    这七个人虽然都没说话,可实际上也没能睡着。

    谁都没想到都把他们下放到这种穷乡僻壤来劳教受苦了,万建平那伙人居然还不放过他们!

    小艾在万建平他们动手的时候死死的护住了郑老头,因此也是他们几个当中受伤最重的一个。

    那些乡里人明知道他们受了很重的伤,也一直盯着他们不准白志春过来给他们看伤,明显就是想让他们去死啊!

    苏茹兄妹俩不在的这个下午,他们想到了很多,如同柯虎这样的更是害怕,害怕自己就真的死在了这个山疙瘩里面,那自己藏着的那些宝贝儿们不就白藏了嘛!

    一下午没看见苏茹他们俩,就连王崇易也以为他们是不是怕了,直到这会儿两小孩偷偷的进来,他们才悄无声息的松了口气。

    至少……至少他们唯一的希望还没有被吓破胆,还能暗地里接济他们。

    这一刻,估计苏茹兄妹俩也没想到他们的地位一下子在这几个人心里就不一样了。

    “能救得了吗?”

    郑老头声音嘶哑,却带着一丝隐含的颤抖。

    众人都听得出来,这个气场强大,一看就不是什么简单人物的老头儿此时此刻是真的怕了。

    平日里他很少跟人交流,要么盯着某处发呆,要么就是闷声干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哑巴呢!

    “放心吧郑爷爷,只要艾叔叔还有一口气在,就不会有事的。”

    苏茹拿起一个碗,小心翼翼的把符文液给艾叔叔喂了进去。

    他受的伤势严重的超乎她的想象,若是今晚她没过来,只怕这个人绝对撑不到明天的太阳升起。

    前世她年纪小,已经不记得那些下放的人里面是不是有这几个人在,可她却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的确有人死在了东乡,当然,这种情况不仅仅只是在东乡存在,这十里八乡的几乎都有这种人死亡。

    在众人的眼里,他们这些人就是新国的罪人,哪怕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人情冷漠到了极致,当然,也不排除像桃花婶这样的人也有,只是碍于当时的社会情况,不敢表现出来,哪怕有半分的不忍心也不敢表露出来。

    这个艾叔叔喝了一整碗符文液之后,气息顿时平静了不少,变得舒缓起来。

    离他最近的郑老头立即感觉到了他的变化,沉默了一会儿才对苏茹哑着声道,“丫头,我又欠你一个人情。”

    苏茹咧嘴一笑,根本没把这个所谓的人情放在心上,只是又倒了一碗符文液递到郑老头的手中,“郑爷爷,赶紧喝了吧,你也受了不小的伤。”

    郑老头二话没说就把整碗的符文液喝了进去,明明感觉跟白开水似得,可是喝下肚子就能够感觉浑身都变得暖和起来。

    他又不蠢,自然知道这东西肯定是个好东西,哪怕就是当年他上战场时用的那些所谓的特效药也没这个来的效果好。
欢迎您阅读孤孤所写的小说六零符医小军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