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巫医 第九六六章 面谈

作者:正派人 类别:玄幻小说
    第二天下午为张家佳父亲治疗的时候,刘湛清没有跟着一起来,他是被张家佳父亲的热情有些吓住了,宁可窝在酒店房间里看无聊的节目,也不愿意再跑去跟张家佳父亲尬聊了,尤其是还抢了林毅晨的风头,这让刘湛清同志有些不好意思。

    “张家佳他爸也就是没有感受到治疗的效果,等到他有感觉了之后,你看他对你热情还是对我热情!”

    林毅晨对刘湛清这个中年人在自己面前嘚瑟很是不屑,那么大年纪了,还一副臭嘚瑟的样子,很招人讨厌地,自己这个年龄段该怎么做事,心里没点数吗?

    这一次为张家佳父亲治疗时,张家佳的父亲态度比以往好了很多,不像以前那般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还一直摆着臭脸。今天张家佳的父亲脸色好看了一些,也跟林毅晨闲聊了几句,虽然仍然是尬聊,可是相比前两天,态度简直好多了。

    这一次林毅晨稍稍延长了一些治疗的时间,治疗完毕后,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林毅晨离开之后,张家佳收拾着房间,对半躺在沙发上的父亲唠叨着:“你看,你的态度好一些,人家林医生也给你多治疗一会儿,每次多这么一会儿,这时间积累起来可就不少呢,你的伤不是也能早一些好起来吗?!”

    张家佳的父亲也知道自己的态度有问题,这是女儿千辛万苦请来的医生,还是托了朋友的关系,他也不想让女儿为难。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心里的情绪,那么年轻的一个小青年,看起来比他的女儿年龄还要小,听说还在上大学呢,能有什么治疗的本事?在他看来,根本就不靠谱,这完全就是合起伙来骗自己女儿地,要不是他拗不过女儿,他才不会同意让这么年轻的小孩儿给自己针灸呢。

    针什么灸,认得准穴位吗?

    可是上一次当刘湛清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心里不禁有些动摇了。要说别人会合起伙来骗自己闺女,可是刘湛清绝对不会。人家是多么大的腕儿,天王!怎么会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也是因为刘湛清和林毅晨相处交谈看起来很自然,他心里才对林毅晨的态度渐渐缓和了。

    可是现在一听女儿唠叨,他这好面子也不肯在口头上认输。

    “那么年轻的一个小孩儿,我的年龄都快顶他三个了,他能治好我的病才怪呢!”张家佳的父亲就是不肯轻易地认输,嘴头上强词夺理也要强撑着自己的面子。

    张家佳听到父亲还是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气得站起身子,直冲到父亲的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张家佳父亲看到女人气呼呼的样子很凶,忍不住往后缩了缩,靠着身后的沙发靠垫好像可以让他更有安全感一些。

    “这一次要是还不能治好你的病,从今往后我全都听你的,你想治就治,不想治就不治,我再也不强迫你了,怎么样?你就听话这一次!”张家佳使劲地抿着嘴不让自己哭出来,赌气式地对父亲说道。

    她知道父亲心里面一直因为这个伤很自卑,也知道看了这么多的医生之后,对彻底治愈这件事失去了信心。可是她一直都觉得无论到什么时候,有机会就应该尝试一下,如果自己都放弃了,那就真地是永远都不可能变好了。所以她一直都坚持要找好的医生为父亲治疗脚伤,即使父亲态度很恶劣地拒绝,她也都想尽各种办法哄着他去治疗。

    可是这一次,她也感觉到累了。自己辛辛苦苦地为父亲找来医生治疗,可是他始终都是这种态度,让她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父亲的这种不理解也让她失去了信心。她在心里劝说自己,这是最后一次,无论好坏以后都不再坚持找寻医生了。

    张家佳父亲看着女儿渐渐变红的眼眶,看着那倔强的表情强忍着不哭的模样,不由地鼻头一酸,轻轻地点了下头,心里却是下定决心,无论怎么样,都不能辜负了女儿的好意,下一次见到那个小年轻,一定要好好表现。

    张家佳又去忙着自己的事情,父亲躺在沙发上双目无神地看着电视,隔在两个房间里,两人都是心力交瘁,一身疲惫。

    ……

    林毅晨从酒店里出来之后,来到学校门口接上宁小璐,然后便一同前往一号别墅赴宴。

    今天的一号别墅里十分热闹,不仅钟承军夫妻俩都在这里,连经常忙着不着家的钟振国也在家里吃了晚饭,非常难得。

    “好了,你们要谈事情,可以去房间里谈,不要在这里影响我们聊天!”钟老爷子吃完饭,便对钟振国和林毅晨摆了摆手,催促着他们赶紧离开。

    钟振国的工作很忙,许多时候都是把工作带回家里做,钟老爷子也是很清楚他的时间很少,所以才催促着他赶紧离开。

    林毅晨笑着跟钟老爷子说两句话,然后便和钟承军跟在钟振国的身后,一起来到了二楼的书房。

    “坐吧,尽量长话短说,我就不给你们倒水了。”钟振国身体靠在书桌后面的椅子上,尽量解开上衣的衣扣,不显得随意又能让自己放松下来。

    书房仿佛是钟振国最**的地方,一回到这里,林毅晨很敏锐地察觉到钟振国的情绪由绷紧的一根弦变得松弛下来,情绪相对之前放松了许多。

    钟承军很懒散地在书桌前坐了下来,还翘起了二郎腿,只是在看到面前坐着的人是父亲而不是他的朋友后,他赶紧收起了自己的二郎腿,一副规规矩矩地模样坐在椅子里。

    林毅晨坐到钟承军的旁边,看着书桌后略显慵懒的钟振国,微微笑着说道:“钟叔叔,这次给您打电话,主要是想跟您谈一下工厂方面的事情。”

    钟振国没有太过惊讶,前一天林毅晨给他打电话之后,他就猜测有可能跟y&s公司的工厂有关系。他点了点头,示意林毅晨接着说下去。

    林毅晨短短地深呼吸一口,对钟振国说道:“钟叔叔,是这样地,我们公司计划再修建一座工厂,这一次呢大家都建议把工厂设在湘江省,正好可以呼应咱们辽北省,一北一南,能够兼顾全国南北两边,对天运物流的压力也不会那么大了。”

    钟振国静静地听着林毅晨的话,始终都没有插话,由得林毅晨一直说下去。

    “我因为配方的保密事宜,一直都对这个计划有所顾虑。最近我也觉得这件事不能再拖下去了,所以想出了一个办法,想请钟叔叔指点一下。”

    “说!”

    “我想在湘江省和豫州省建两个工厂,而我们奉阳市的这个工厂,改造成为y&s精华液的原浆生产基地,由这里生产出高浓度的原浆,然后再分别运送到湘江省和豫州省的两个工厂,由他们进行配比,这样一来,既能保证出货量和辐射全国的预想,也能最大限度地保证配方的秘密。”林毅晨长话短说,把自己想出来的办法告诉了钟振国。

    坐在一旁的钟承军也是第一次听到林毅晨说起这件事,他不由地坐直了身子,好奇地问道:“为什么不把豫州省设为原浆的生产基地?这样一来,可以同时输送给辽北和湘江,时间上没有太大的差别,对有效期也就没有大的影响了。”

    林毅晨摇头说道:“我要确保配方的保密,我只能这么说。至于y&s精华液的有效期,实验室已经有了新的进展,预想这一次可以延长到半年时间,这方面的影响只会越来越小,不用担心。”
欢迎您阅读正派人所写的小说绝世巫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