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俏佳人 第835章 醋瓶倒了

作者:颜小宛 类别:玄幻小说
    盛夏非常感激老天爷给了她重活一世的机会,她不仅改变了父母和兄长的命运,同时也改变了她自己的命运。

    今生,她守护了家人,遇到了可以携手一生的伴侣,过上了前世可望不可即的幸福生活。

    “我也是。”贺建军将她搂得更紧,他继续说:“如果真有下辈子,我希望我能更早遇到你。”

    他大致猜到了盛夏前世的生活轨迹,这让他心里妒忌的同时,又忍不住心疼盛夏。

    贺老太那样的人,指不定怎么欺负了盛夏,她上辈子一定过得特别艰难。

    他们是命定的夫妻,贺建军对此深信不疑。

    如果前世的他们能够早一点相遇就好了,他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爱护她,带她跳出贺家那个火坑,不让贺家人欺负她。

    盛夏又哭了,这一次不是伤心,而是感动。

    贺建军听到了她压抑的啜泣声,用拇指轻轻拭去她的泪水,问道:“媳妇,你哭什么?”

    盛夏光顾着哭了,没有回答她,只怕她一出声又要忍不住嚎啕大哭。

    贺建军轻轻叹口气,随即捧着她的脸,亲吻她的泪水:“傻媳妇,你不高兴哭,高兴也哭,你让我怎么办啊。”

    盛夏窝在他的怀里,又哭又笑的,她都觉得自己是个疯子了。

    贺建军哄了她好久才把她哄好了,“媳妇,睡吧。”

    第二天,贺建军傍晚下班回来,很是淡定地宣布他要去出差几天。

    盛夏问了,他只说是秘密任务,不能说得太详细。

    他这么说,盛夏自然不好再问,问他去几天,就帮着他收拾行李。

    结婚这些年来,贺建军每次出远门都是盛夏给他收拾的行李,日常生活的搭配也是她来负责。

    贺建军早习惯了她这么照顾她,可这会儿看着盛夏围着他,忙着团团转,忍不住又想到前世那个好命的男人,喝了一大缸醋。

    晚上睡觉的时候,贺建军的情绪就带出来了,不是气盛夏,而是气他自己。

    贺建军越想越生气,像烙饼似的,翻来覆去的。

    盛夏敏锐地察觉到他的不对劲,问道:“建军哥,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她脑子里闪过了几个猜测:这任务是别人不要的差事?人家硬是逼着贺建军去完成的?不然怎么解释她男人气到睡不着觉呢?

    贺建军瓮声瓮气地回答:“我没事。”

    盛夏一听就知道这男人说谎了,不过他不想说,她也不逼问。

    贺建军等了一会儿,没听到他媳妇追问,更生气了。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也知道他没什么资格冲他媳妇发脾气,自己气自己。

    五分钟过去了,贺建军仍在烙饼,盛夏索性从里头爬下床,开灯,倒了杯水给他:“喝水。”

    贺建军一口喝光。

    盛夏看着他:“说罢,到底遇上啥麻烦了?”

    贺建军的眼神躲闪:“没啥。”

    盛夏哼了哼:“你骗不过我。”

    贺建军闷闷不乐:“我就是,想到要走那么多天,心里堵的慌。”

    盛夏哭笑不得:“真的假的?你什么时候这么儿女情长了?”

    这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黏黏糊糊了?

    贺建军听到这话,当即闭上眼睛,摆明了不想搭理盛夏。

    盛夏无所谓地笑笑,关了灯,从他身上爬过去。

    “呀!贺建军,你干嘛呢?”

    一只大手突然拽住了她,盛夏吓得叫出声,男人非但没有半点愧疚,反而是将她拽到怀里,压在床上,之后没了动作。

    盛夏没好气道:“我刚刚问你,你不肯说。这会儿跟我发什么脾气?”

    她之前给了他倾诉的机会,是他自己不想说。这狗脾气,不能惯。

    “媳妇,你是我的。”

    贺建军压着她不动,半晌才憋出一句话。

    盛夏不理他。

    贺建军最先憋不住:“媳妇,你说话。”

    “你让我说什么?”

    盛夏忍着怒气回了句。

    她不知道这男人是在发什么疯,之前没半点预兆。难不成男人也有更年期这玩意儿?还提前了?

    贺建军噎住了,半晌从唇齿间说了三个字:“我爱你。”

    盛夏怔了怔,那股子火气散了大半,同样回了三个字:“我也是。”

    “媳妇!”

    贺建军很不满,他想听的不是这个!

    盛夏强忍着笑,故作不知:“怎么了?我不是在么?”

    贺建军脱口而出:“你快说我爱你。”

    “哦。”盛夏拉长了音,下一秒:“我知道你爱我。”

    贺建军有些抓狂:“媳妇,你知道我要听的不是这个。”

    盛夏抱住他的脖子,主动亲他:“呆子,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够了吗?”

    “不够,你要每天都跟我说一遍!”某人得寸进尺。

    盛夏无奈道:“我们都是老夫老妻了,天天说这么肉麻的话,你不觉得不合适么?”

    贺建军有对策:“有什么不合适的?我觉得非常合适,又不是当着别人的面,我们私底下说不就好了吗?”

    盛夏困了,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她想睡觉,不想跟他扯这种没营养的话。

    她敷衍道:“行行行,你是一家之主,说什么是什么。”

    贺建军不满她的敷衍,但他也知道盛夏犯困了,不舍得再闹她。

    凌晨三点多。

    贺建军从噩梦中醒来,他侧头看向靠着墙睡的盛夏,抹了把额头,一手的冷汗。

    梦里,他看到盛夏十岁大的小姑娘,失去了所有的家人,到了贺家之后吃不饱穿不暖,半大的小姑娘被贺老太当成仆人使唤,在贺家过着凄惨的生活。

    梦的最后,贺建军看到盛夏在冬夜里冻死了,顿时就把他给吓醒了。

    贺建军靠了过去,贴着盛夏温热的身体,小心地将她揽入怀中。

    安静的夜里,他可以听到她的心跳声,那么稳健有力,她没事,还躺在他的身边。

    贺建军心中涩然,他的眼眶湿热,眼泪猝不及防地冒出来,掉在盛夏的脸颊上。

    盛夏动了动,她嫌热,想要退出男人的怀抱。

    贺建军下意识地把她抱得更紧,注意到她的不适才松开手。

    他就这么一直睁着眼睛看盛夏,脑子里乱糟糟的,似乎想了很多事情,又似乎什么都没想。
欢迎您阅读颜小宛所写的小说六零俏佳人